旅游的滋味-最不想去的地方

以前旅行会勤而不倦的把旅游指南所写的景点一一造访齐全,几乎可以去领全勤奖。不过领全勤奖不见得会玩得比较开心,总有一些看了会后悔的景点,也有一些地方实在是平淡的只能说无聊,还有一些地方看了之后全身不舒服,不好的感觉甚至会在脑海里停留好一阵子,造成心理创伤。和战争有关博物馆纪念馆,就属于后遗症很大的景点,是我最不想去的地方。

武器留后世 杀人工具

对军事冷感的我,每看到展示武器、装备的战争博物馆就昏昏欲睡,真不晓得这些坦克、战车、枪械飞弹有什么魅力,它们不都是杀人工具(说好听一点是防御工具),有需要神圣的供在一个场地宽阔的地方,让人瞻仰拍照留念吗?每当看到小男孩兴奋的爬上坦克车要拍照时,都有不舒服的感觉,不晓得会不会在潜移默化中出了一个好战份子。

■人骨做拼图 血泪的控诉

古时候军械更是让我的兴致降到冰点,尤其参观欧洲古堡时,总会看到一间兵器室,光荣的展示过去骁勇善战的气势。紧接着还会看到一间囚禁犯人刑求室,灼烧法、乱刺法、或吊或绑法,人类折磨人的天性从过去到现在似乎都没有改善过。

大多数被害国的战争博物馆都充满了让人恐惧的怨念单单是照片与大型输出的文字看板,就让人觉得受害者尸骨未寒。在柬埔寨金边波布罪恶馆是我看过最惊悚的人性本恶极限版,该博物馆对赤棉暴政提出最严厉的控诉,各式各样的刑具、一张张失神的照片已经让人看得心慌慌。最不寒而栗的画面则是那张用人头颅拼出的柬埔寨地图,那张人骨拼图让我连做了几晚恶梦

越南胡志明市的战争博物馆也是要有心理准备才能去看的恐怖战争场景,这个博物馆主要是控诉越战期间美军的恶行。刑具当然是必展品项,然后是上百张断手断脚的照片,最挥之不去的梦魇就是在展览馆正中央有畸形婴儿被泡在福马林中,控诉美军使用化学武器造成越南诞生上万名畸形儿

我来不及感受越南人的控诉与血泪,眼角余光扫到那个婴儿标本,就立刻溜之大吉、急窜到街头,心神不宁时刚好看到KFC门口大型的球星Messi立牌,Messi的笑容稍微疗愈了被婴儿标本震撼到的冲击。糟糕的是,现在只要一想到Messi,接着就会想到那个婴儿标本。

至于我看过最沈重的纪念馆,则要数耶路撒冷犹太屠杀纪念馆(Yad Vashem),这个当代建筑大师Moshe Safdie设计的纪念馆,并没有因为建筑风格简约而降低它对参观者心灵的冲击。

■孩子被屠杀 只剩下名字

我每逛完一个馆,都要冲到户外,面对苍绿的山谷透透气,纪念馆的气氛实在太悲伤。尤其走到最后的名字馆(Hall of Names)空气瞬间沉了下来,在这黑色剧场空间里,广播吟诵着大屠杀期间丧生的小朋友名字,每念一个名字,就有一张小朋友笑得灿烂的照片,接着黑色穹苍就亮了一颗星。这些来不及长大的小朋友们,纷纷变成天上的星子,徒留人类的无奈。

■提醒了仇恨 和平在哪里

几乎所有的战争纪念馆都会提醒和平的重要,甚至在一开门的导言都会写着「促进世界和平」之类的崇高字眼。然而,看了那么多和战争有关的博物馆,再对照当下的现实情境,会讽刺的发现,纪念馆多半提醒了仇恨,但并没有指引和平的道路,自古的城堡到现在林林总总的纪念馆,只是更明白的告诉我们战争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美国仍然在中东搞七捻三、以色列仍然以猖狂受害者之姿一下轰炸贝鲁特机场、一下子对巴勒斯坦人开火,和平之路遥遥无期。

我不想再看任何「新」的战争纪念馆了,它们只是提醒旅人:战争仍然没完没了、惨剧从来没有停止过,参观纪念馆的人,永远是旅行的人,加害者依旧不屑一顾,而受害者不是身亡就是没有勇气再检视伤口。

希望这个世界上,不要再兴建战争纪念馆了。(更多黄丽如的旅游报导,请上http://blog.chinatimes.com/nom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