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世纪婚礼,洞房

时间到了,卡塞尔学院内顿时响起鞭炮的声音。

除此之外,震天如雷鸣般的声音响起,宛若是上百门巨炮在开火。

不,并不是像,而是装备部真的准备了上百门巨炮,对空开火。

特制的礼弹被打向空中,即使是白日,五色的光芒依旧璀璨耀眼,估计史上从未有过如此华丽的婚礼礼花,如此的排场。

这是马突尔研究员的杰作,这个炸弹专家,今天终于把自己的才能用到了正途上,虽然他原本是想做威力更大的礼花,比如万一在婚礼过程中遇到突发状况,还可以用于防空,但被陆晨严肃的警告了。

即使是马突尔研究员已经很收敛,但这些礼花如果实际打到生物,也还是致命的,同时虽然他精密的计算过火焰坠落时降温的速度,可仍旧不能完全保证不会失火。

毕竟卡塞尔是在山林中,所以还预备了消防队伍。

耀眼的“污染性”礼花齐鸣过后,随后冲天而起的是一个个极大的圆球,这些球体到了高点后,轰然爆开,漫天的彩带落下,如同纷飞的大雪。

校园内每隔一段距离都有着礼台,上面放着喜糖和各种点心,本以为会是铺张浪费,毕竟卡塞尔学院的精英们,如今就算是路明非也不会恬着脸埋头去吃糖和点心。

可实际上基本上每处礼台都被取用一空,即使是不吃糖的学员,也会拿一些,想沾沾狮心会长的喜气。

毕竟这可是传奇屠龙者的婚礼,学院中的两位至强者结婚,受中国风俗的影响,卡塞尔学院的学生都还是很信某些事的,这种吉利的事,当然要沾一下。

新娘千呼万唤始出来,登上了迎亲队伍的花轿。

而抬轿的“人”也有些特殊,可以说是卡塞尔学院如今最大的壮丁了。

大到新娘想上花轿,都要走一段“路”。

芬里厄乖巧的趴在地上,背上扛着一个对他来说十分迷你的花轿,祂脖子间挂着长长的红布,昭示着祂是迎亲队伍光荣的一员。

祂不太清楚今天的仪式的内在含义,但大家好像都很开心,祂也就很开心,脸上挂着人都能读懂的憨笑。

当起轿声起,芬里厄欢快的站起身,在学院的大路上迈开小巧的步伐,小心翼翼的操控力量,避免破坏公共场地。

学院中的大多数学员还是第一次正面好好端详这位大地与山之王,一些人此前心中最后对龙王的忌惮也不存在了。

毕竟谁会讨厌一个看起来乖巧,蠢萌的大个子呢?

何况这个大个子很友好,还是和他们同一阵营的。

陆晨今天穿上了大红色的礼服,胸前挂着喜庆的红花,走在前方。

一路上无论是何等家世的学员,都恭敬的向他行礼,送上最诚挚的祝福。

沿路两侧,有些学员们拿着自装备部不限量供应的礼花筒打着小型礼花,只是由卡塞尔学院学员的专业性,面无表情神情严肃拿着礼花筒的样子,简直像是准备发射火箭筒。

走过湖畔,穿过奥丁广场,经过英灵殿,最终陆晨在卡塞尔学院的教堂前停下。

可此时原本的教堂已经被临时翻修的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上面更是张灯结彩。

这就算是到了婚礼执行的地方,芬里厄将花轿放下,蒙着盖头的新娘被夏弥牵着手,带到陆晨身边,迈入礼堂。

其实原本传统的婚礼流程是要更加繁琐的,但陆晨和绘梨衣商议了下,有些地方还是从简比较好,毕竟在学院办的话,要招待的人太多。

即使自认为酒神的陆晨,也不敢说能把学院的所有混血种都喝到位,他需要时间来周旋,所以白天的繁琐流程还是缩减些好。

礼堂内,今天是由昂热充当司仪。

楚子航、芬格尔、路明非是陆晨的“御”,也就是今天所说的伴郎。

凯撒和源稚生因为已经结婚了,所以就无缘这个身份,只能在外围以目光送上祝福。

而路明非今天格外的神采飞扬,他没想到有一天还能当上陆师兄的伴郎,这是何等荣光。

当然,实际上他也知道自己是“捡漏”了,如果凯撒师兄没有结婚,这种好事是轮不到自己的。

夏弥、零、米兰拉,是绘梨衣那边的“全美人”,意喻着十全十美,其实也就是现在说的伴娘。

米兰拉今天脸上带着笑,好像一直都没停过,搞得好像新娘子不是绘梨衣,而是她自己一般。

她看向蒙着盖头的绘梨衣,又看向那个穿着礼服的少年,顿时有种完满了的感觉,无憾了。

而零即使是在这样的日子,也就是冷若冰山,和伴郎组的楚子航合并起来,简直像是两尊冷面门神。

婚礼照常进行,上杉越乐呵呵的坐在高位上,他还没享受过今天这种待遇,毕竟那个臭小子虽然对自己恭敬,可内在里骨头硬着呢。

昂热作为一个英国人,却对婚礼流程出奇的熟悉,若不是他的容貌,会让人误以为是自古代穿越过来经验丰富的司仪。

校长脸上带着笑,聆听者校园内此起彼伏的礼花和鞭炮声,对陆晨调侃的开口:“看来我们的新郎等不及了,那就准备拜堂吧。”

施耐德在一旁看着也有些感慨,没想到自己这个学生入学还不到两年,不仅把四大君主都摆平了,如今更是要迈入婚姻的殿堂。

原本他作为陆晨的导师,勉强也算是“师傅”,按照古礼,陆晨父母不在,他是可以坐在高位的,但他拒绝了昂热的建议。

主要是觉得自己不配……所以也就没跟陆晨提过。

陆晨脸上这会儿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是硬挤出来的,毕竟是第一次,不知为何,还有些紧张。

他和绘梨衣之间有着红色的丝绸系带,走上前去,等待着昂热的发话。

吉时已到,外面炮声再次轰鸣而起,同时礼堂内卡塞尔学院最精英的乐队开始奏乐。

“一拜天地——”

由于提前预习过,绘梨衣和陆晨表现的很熟练。

他其实并不太信天地,但这是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婚礼,希望已经去世的父母在天之灵,能够看到,他们的儿子没有死在战争中,要结婚了。

шшш⊕ ttκΛ n⊕ c○ “二拜高堂——”

上杉老爷子终于享受到了当世混血种第一强者的拜服,尽管是作为岳父,这种体验仍旧很特殊。

“夫妻对拜——”

由于紧张,陆晨在转身时,差点转错了方向,还好他的反应力和对身体的掌控力非常人,立马改了过来,应该没有人能看出异样。

他看着对面盖着红盖头的可人儿,心绪激荡,感慨万千,即使隔着红色的丝绸,他似乎也能感受到女孩儿和自己的对视。

这一拜,便是……夫妻了。

昂热眼中藏着笑意,“送入洞房——”

陆晨拉起绘梨衣的手,就准备跑,前往学院紧急帮他盖的新院子,但被凯撒拦下了。

“陆兄,还不到你跑的时候吧?”

凯撒脸上带着不还好意的笑,他那天可是被众人灌到半死,陆晨和楚子航说是帮他挡酒的,可后来等他迷糊后,又跟他喝了不少,导致他后来都没状态了……

今天就是“复仇”的好机会,怎么能让陆晨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跑路?

夏弥在一旁脸上憋着笑,拉起绘梨衣的手,“那我先送新娘子入洞房喽~”

陆晨脸色苦了下来,目光扫视礼堂内的学员们,狮心会成员们各个眼神狂热,而外面还有几千名学员,想想就可怕。

“陆师弟,你不会是,怂了吧?”

芬格尔在一旁贱笑道。

“呵,不就是喝酒吗,来。”

陆晨睥睨四周,他还就不信了,你们能灌倒我?

他拎起一坛学院专门找地方精制的老酒,拍开泥封,转身环视礼堂内的众人,“陆某先敬大家。”

说完,他便拎起来,吨吨吨吨吨——

这下给刚拿着小酒杯上前的楚子航和凯撒看楞了,这可不是古代的那种酒,酒厂特制,五十度的啊!

陆晨一番豪饮后,擦了擦嘴角的酒液,“我这样一次算百人,可以吧?”

凯撒嘴角抽搐,“行,陆兄你真行。”

他忽然意识到,这家伙貌似是无底洞来着,他反正没见陆晨喝醉过。

一坛老酒下肚,陆晨也感觉身体有些发热,心中豪气顿生,又拎起一坛,“这一坛敬我的岳父,感谢祂传下绘梨衣这么好的女孩儿。”

因为上杉越的情况怪异,陆晨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了。

上杉越今天开心,见陆晨豪爽,也将手中的酒杯扔到一边,拎起一坛酒,拍开泥封就是对着干。

礼堂内的学员们一脸震惊和感慨,心说要不人家咋是超级混血种呢,这喝酒就非人类啊。

“这一坛我敬源兄,感谢你对绘梨衣的照顾。”

陆晨的确感谢源稚生,某种意义上来说,以往在蛇岐八家,也就只有源稚生照顾绘梨衣了。

源稚生在老爸和弟弟的注视下,有些犯难,但觉得今天在卡塞尔学院,他不管是作为陆晨的大舅子,还是这些学员眼中的师兄,都不能怂了。

于是乎也提起一坛近两升的酒,咬咬牙,“陆兄,干。”

仰头吨吨吨之后,源稚生脸上浮上红意,樱在旁边扶了一下他,低声道:“要回去休息吗?”

源稚生摇摇头,含糊道:“我还能继续呢。”

之后陆晨又依次按照同样的方法敬了凯撒、楚子航,考虑到芬格尔和路明非的承受能力,他放过了对方。

礼堂内搞定,陆晨一幅豪气洒然的样子大步走向外面,像是要去搞定卡塞尔全校的学生。

但实际上在他迈出大门的那一刻,就以他的极速消失了,十几秒后才在礼堂拐角若无其事的走出去……中途他去上了个厕所。

一连六个小时,直到天色昏暗,陆晨才发现自己的承受能力也是有极限的,走路都有些微飘了。

好在他终于把所有人都喝到位了,不,岂止是到位,到第二轮他再见到源稚生是,对方简直要起飞了。

拉着樱非说要生个双胞胎,即使以樱的定力,也忍不住面带桃红,拉着源稚生的袖子,要把他带走。

一切搞定,陆晨终于可以摆脱“烦人”的大家,前往自己温馨的小屋,入洞房了。

夜幕降临,烛光点点。

推开门前,陆晨的心跳忍不住加快,甚至停顿了好几秒,都没动作。

他深吸一口气,神之秘血和龙血分解着体内的酒精,思绪清明了许多,推门而入。

女孩儿静静的坐在床前,足抵红莲,红衣素手,看似平静,但她微微攥紧的小手暴露了她的紧张。

陆晨关好门,缓步走向绘梨衣,心跳声简直要盖过脚步声。

拿起桌上的玉如意,轻挑开红纱,在烛光下打量着女孩儿,一如他在那场游戏中看到的那样,莞尔娇羞,美艳不可方物。

一袭红色嫁衣映着她桃花般的容颜,目光流盼之间闪烁着绚丽的的光彩,红唇皓齿,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动人的少女初长成的娇媚。

白皙的皮肤如月光般皎洁,纤腰犹如紧束的绢带,十指好似鲜嫩的葱尖。

头戴的凤冠和身上点缀的明珠在烛光下熠熠生辉,好像十五是满街的花灯,红唇皓齿,寐含春水脸如凝脂,带着几分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

“G……”

绘梨衣朱唇轻启,却又闭合,最终面带樱红,改口道:“夫君~”

那濡穤美好的声线带着两分怯,五分欣喜,三分娇羞,声音婉转令人骨酥。

陆晨感觉自己可能是在外面喝太多酒了,口内十分干涩,“我……我们先喝交杯酒吧。”

在桌子上,早已经准备好一个切开的瓠瓜,里面盛满苦酒。

陆晨和绘梨衣相对而坐,各自端起一卺,四目相对,含情脉脉,手臂交错而挽。

然后在一片温情中小酌一口,合卺而笑,性诉衷肠。

绘梨衣面带樱色的红晕,想起米兰拉师姐告诉自己的事,怯生生开口道:“夫君,夜深了~”

她将手放入衣衫,让陆晨不禁咽了口吐沫,但也总有些不祥的预感,不会和我那次看到的一样吧?

然而下一刻,他脑海中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红扣落下,解放束缚,衣衫轻褪。

他不知道是谁给绘梨衣做了婚前教育,但他真想好好感谢一下对方。

他站起身来,挽住绘梨衣的纤腰,抱起她走向……

他的身形一顿,忽然又扫到桌面上还放着一本册子,上面写着“安全手册”,而手册上,还放着一个红盒子,貌似是上杉越友情赠送的新婚礼物。

陆晨顿时酒意完全清醒了,又侧手拿起岳父的礼物。

之后携手。。。。。

第四百八十章:赤须长老,长城被破第七章:学院内的谈话第二百零二章:你管这叫不太齐整?第六十章:狮子带领的鬣狗(为舵主加更)第二百七十五章:疯起来的路明非第一百零二章:富士山勘探第三百零九章:梦前尘,返校(三合一)第三百七十六章:战后,恢复第二百四十章:夏弥的生日计划第二百九十三章:古老的活祭第二百二十一章:是谁的死亡倒计时第八十六章:噩梦第三百三十六章:开门,最古老的英雄史诗第三百六十二章:史诗级装备,冈格尼尔!第一百零八章:神话史诗第四百八十一章:怕死的大臣们第四百四十五章:诸天观光团,摆摊第二百五十七章:所谓初代皇第三十一章:炼金刀具,红枫第三百一十五章:麻生真(二合一)第六章:陆晨:我没跑第二百七十六章:路鸣泽:我只会心疼哥哥第二百二十四章:他不会是灾难使者吧?第四百九十四章:绘梨衣的危机第五十一章:师弟你这一看就老家暴了第四百六十六章:西境告急,初升的朝阳第三百三十七章:吉尔伽美什,汇合第四百七十四章:试炼开始第二十二章:黄金瞳,上课(求推荐票)第一百九十八章:成长性武器,弑君第三百八十三章:EVA也来玩游戏,凯撒归来第一百一十六章:何为武神第四百九十九章:无私的龙之谷?第三百五十二章:所谓守望者第三百三十三章:陆晨急了第一百三十章:如果正义的奥特曼……第一百零六章:生死之门第一百六十九章:哇,身材好棒~(感谢愿做你的温柔打赏的盟主)第四百三十四章:个人详情第二百六十一章:请让我独享经验第二百七十九章:奥丁,返校第二百七十九章:奥丁,返校第一百四十二章:校长:他们想找你接班第一百四十九章:好消息坏消息第一百三十章:如果正义的奥特曼……第六十一章:落幕(求推荐票)第一百二十章:黑日第三百三十三章:陆晨急了第三百二十三章:楚子航:别特么叫我楚兄!第三百六十三章:窗外的金发女孩儿第一百零三章:绘梨衣想出来玩第三百五十六章:温汤斩天骄第五百零五章:愿随死战第二百二十四章:他不会是灾难使者吧?第三百二十三章:楚子航:别特么叫我楚兄!第一百四十六章:洛朗家族的晚宴第一百零六章:生死之门第五百零一章:弑君向南第三百一十八章:是什么给了你们自信?(二合一)第三十三章:咬钩(求推荐票)第八十五章:求你们别再出谋划策了(求推荐票)第一百零五章:金伦加回廊第二百零一章:传奇返校,冰窖第四百二十四章:至强的皇帝第二百一十六章:上杉越:就是你想拱我家的白菜!第七十七章:蛇岐八家大家长第一百三十三章:哥哥,出轨不好哦第二百九十六章:陆晨:好弱的神第二百七十二章:你们那表白失败还要进监狱?第四百九十八章:破晓之战第三百六十四章:谁才是钓鱼人第四百八十六章:苦(二合一)第五百零一章:弑君向南第三百章:车夫又见车夫第三百一十二章:斗智斗勇的表白(虚假的四合一,感谢盟主十蔑丶的打赏)第四百二十四章:至强的皇帝第二百七十七章:入学,社死第九十一章:惊变(求推荐票)第二百三十三章:我抓到了什么?第一百六十二章:开战,隐身的刹那第四百三十五章:大采购,大出血第八十二章:源稚生:老爹,高啊!第四百二十二章:床还是塌了第三十六章:图穷匕见(求推荐票)第三章:龙族世界第四百三十二章:圆满第二百四十七章:路明非:今天有个好兆头第四百九十三章:御北大将军之死第四十三章:那个卖拉面的一定是大师吧?(第三更)第十八章:上一个S级怎么了?第二百八十五章:这是女版芬格尔吗?第五章:卡塞尔学院第三百九十五章:白嫖白王是什么操作?第一百九十六章:绝对的暴力,终局(感谢Qi点只看Da象盟主的打赏)第三百四十一章:陆晨:走,去瞅瞅龙王第二百二十九章:终将以残暴而结束第四百三十章:我好富啊!(感谢盟主高速公鹿的打赏)第四十一章:主线任务,封神之路第一百零七章:尼伯龙根第四百八十九章:天灾残忍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