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走火入魔

旅店风波之后,帕奇里斯一个人走在街道上,想着那十二个人该怎么安排的事,但这件事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想好的,但是让他们的实力能够提升,却是刻不容缓的。而让帕奇里斯头疼的就是这些人良莠不齐,不在一个起点上,所以不能进行统一的指导,训练,所以这个问题就比较难了。帕奇里斯决定先放一放走一步算一步,自己的实力要尽快提高才是最重要的。

晚上,帕奇里斯一个人回到房间里,紧闭房门,谢绝有人进入,一个人盘腿坐在床上,提起内元,运行圣龙心法,进入入定状态。内元走遍全身,四肢百骸得到了内元的滋润,帕奇里斯感觉全身的舒爽,所有的疲劳一扫而光,与大地战神贝吉塔一战后,所受的内伤也好了许多。帕奇里斯静下心来,慢慢的回忆起师傅传授心法时所说的话:“小帕,你听好了,夫龙者,鳞之王,可驭雷雨,腾于九天,伏于神海,存于本心。天地之精,吞厚土之气,吸日月之光,汲葵水之源......此法直指本心,见性成圣,不立文字,切记不可强求,讲究顺其自然,时机一到,犹如顺水推舟,事半功倍,你要好好牢记。”圣龙心法共分九层:脱胎、换骨、练气、化神、聚元、心动、出窍、成圣,直到最后修成刀龙。练到极致,可化身成龙,与日月争辉,与天地同寿,有撼天动地之威,翻江倒海之能。帕奇里斯现在只修炼到了聚元,吸取天地精华修成内元,还没有到心动这一境界,只要帕奇里斯有所感悟,突破到心动一境,就能够对天地有所感应,借助部分天地之力为己所用,到那时候,像战神一样飞行,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本心?见性成圣?顺其自然?难道真的要这样一直等到自行突破吗?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一年,两年,还是永远都停留在这个境界。我已经在这个阶段停留了两年了,为什么还不能突破到心动的境界,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心动呢。什么是神海?本心又是什么,我想要变强,这难道不是我的本心吗?吞厚土之气,吸日月之光,汲葵水之源,这难道是师傅所说的五行之气,可是师傅说过,天地生于五行,合于阴阳,五行之气就蕴含在这片天地的每一个角落,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接触五行之气。这个世间的魔法也是五行之力的一种运用。那么我到底还缺了什么,难道是我资质愚钝,不能够领悟,可是如果我资质愚钝,那么根本就不可能修炼成圣龙心法。难道真的要等待时机,我的时机究竟什么时候才来,师傅也说过时机要靠自己把握,光靠等是等不来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又要等时机,又要自己去把握呢,既然时机是等不来的,那为什么还要等到时机到来才能突破,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随着帕奇里斯在入定中对自己发自内心的一声声提问,他内心的波动越来越强烈,流动的内元开始变得躁动不安,在全身经脉中乱窜。周围的气息也开始变得狂乱了起来,帕奇里斯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好像在忍受莫大的痛苦一样。

帕奇里斯停留在聚元的境界已经有两年了,以前师傅还在的时候,他还可以慢慢的等下去,师傅也告诉他,不让他太心急,该突破的时候,自然就会突破的。可是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师傅也走了,没有人能告诉他现在该怎么办,也没有人能为他讲解心中的疑问,一切只能靠自己摸索了。但是已经过去两年了,自己的内元越来越强,实力也越来越高,但就是无法突破。在与战神贝吉塔一战后,他就问过贝吉塔怎么样才能与天地融合,实际上帕奇里斯就是在寻找能够对天地有所感应的技巧。但是遗憾的是贝吉塔没能够解释清楚这种奇妙的感觉,而且由于自己所练心法的特殊,恐怕即使贝吉塔说清楚了,帕奇里斯能不能借鉴他的方法,还是以个未知数。

所以,帕奇里斯在那一战后心中就不免急躁了起来,但是一直隐藏在心里,再加上想要变强的强烈思想,使帕奇里斯开始变得心浮气躁。在今天晚上,闭门修炼的时候,随着回忆的加深,意识也开始慢慢深入脑中,不断地对自己提问,又不断地自我回答,即使找到了答案,也是十分的矛盾体现。这就更让帕奇里斯迷惑,使他心境的起伏越来越大,在逐渐的反省中,一点一点的迷失了自我。

就在帕奇里斯内心的挣扎越来越激烈的时候,强大的内元因为控制不住,在体内不断地撞击,最后冲出体外。本来温和绵长的内元变得十分的暴躁,帕奇里斯猛然睁开双眼,透露出凶狠的目光,整个人的气质在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同恶人一般凶狠。最后一声长啸,冲出屋顶,飞离了多泽小镇。爱丽丝等人也感受到了帕奇里斯释放出来的狂暴能量,赶到了时候,只看到了变得非常邪恶的帕奇里斯破开屋顶,飞离而去时的一瞬间。

“不~~~,帕奇里斯哥哥,你怎么了,你去了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好害怕,呜呜呜呜。”爱丽丝跪在地上,看着帕奇里斯冲天而去,既是害怕,又是担心,帕奇里斯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变成那个样子。爱丽丝看着被帕奇里斯撞破的屋顶,只能无助的哭泣。

“怎么回事,大哥他,他居然是战神,天啊,太不可思议了。我们的大哥居然是战神,嫂子,大哥他是大陆四大战士之一吗?这是怎么了,他要去哪里。”一起过来的十二个人中,其中的一个人问道。

“闭上你的臭嘴,没看到事情有些不大对头。大哥一定是在修炼的时候出了差错,才会变成那个样子的,你没看到刚才大哥的样子有多恐怖吗?再说了,大陆的战神那个不是几十岁了,大哥一定是新晋级的战神,太强悍了,偶像啊。”比特在一旁训斥道,这个人长个眼睛是干什么用的,难道只是为了看美女,没看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儿吗?

“比特,你也给老子闭上你的臭嘴,一群没用的蠢货。”亚力给他们使了个眼色,嘴巴朝爱丽丝的方向努了努,瞪了他们一眼。真是一群饭桶,爱丽丝都坐在地上伤心成那个样子了,这群人还有心情七嘴八舌的聊天,说点什么不好,偏偏把帕奇里斯的情况说的那么严重,这不更让爱丽丝担心吗,真够白痴的。不过有一点,他们倒是说对了,帕奇里斯确实是在修炼的时候出了差错,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差错,有点小小的严重。

“大嫂,你先起来吧,这样哭也不是办法,我们要快点找到大哥才行,不能让大哥那个样子出去不管,不然会出事的,万一,万一......”亚力走到爱丽丝身边,把爱丽丝搀扶了起来劝说道,现在也只能出去寻找帕奇里斯了,待在这里等也不是个办法。

“对,你说的没错,我们不能不管帕奇里斯大哥,他这个样子出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们要尽快找到他。”爱丽丝坚强的站了起来,拿起帕奇里斯留下的宝刀,擦去了眼泪,俨然有了一股大姐头的风范。

“大哥刚才应该是往北方去了,我们要快点才行,比特,快下去准备马去。”就这样,爱丽丝与比特一行人趁着夜色浩浩荡荡的追着帕奇里斯向北方赶去。

而第二天一早,莫西就来到了多泽小镇,看到了前边围了一大群人,就走到正在指挥人修补房屋的老板旁边问道:“老板,你这里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屋顶上破了那么大一个洞,不会是让老鼠啃的吧,哈哈哈哈。”莫西风趣的提问引起了周围人的一阵哄笑,就连老板也被说的心情好了许多,这才无奈的向莫西解释道。

“还不是昨天晚上的事,大家睡的好好的,不知道怎么搞了一声轰响,惊醒了店里的好多客人。一群人围着那个破洞的房间讨论了半天,然后付了钱就匆匆忙忙的连夜离开了。我记得那个房间里住的是一个年轻人,不过那群人离开的时候我好像并没有看到那个年轻人,屋顶那个洞大概就是那个年轻人给弄得。”

“哦?那你还记得那个年轻人的名字吗?”莫西心里莫名的有些悸动,于是就问起了具体的情况。

“你说那个年轻人啊,好像是叫帕奇里斯,错不了,难道你认识他?”老板有些奇怪的问道。

“哦,他是我一个朋友,我一直在找他,老板你知道他们离开后去哪了吗?”

“我看到他们骑着马从北边出了小镇,至于要去哪我就不知道了。”

“谢了,老板。”莫西从口袋中掏出一枚金币,拇指一弹,赏给了老板。

第二十一回 观望第五回 追查第八回 传说中的情敌第十二回 女人真能哭第六回 光明中的黑暗第六回 光明中的黑暗第十五回 爱与被爱第二回 结识第二十一回 观望第八回 传说中的情敌第十五回 爱与被爱第一回 五个菜鸟第三回 新的开始第十回 托付第四回 意外之变第二十回 走火入魔第十一回 野心第十八回 交易第二十回 走火入魔第七回 初露锋芒第十七回 风雨欲来第九回 选择第十四回 火拼第二十回 走火入魔第一回 五个菜鸟第十回 托付第十二回 女人真能哭第十七回 风雨欲来第一回 五个菜鸟第十五回 爱与被爱第二十回 走火入魔第十六回 如此小人第二十回 走火入魔第二十二回 巧遇第五回 追查第八回 传说中的情敌第十六回 如此小人第五回 追查第二十二回 巧遇第五回 追查第五回 追查第二十回 走火入魔第十七回 风雨欲来第六回 光明中的黑暗第七回 初露锋芒第十七回 风雨欲来第四回 意外之变第七回 初露锋芒第七回 初露锋芒第十四回 火拼第二十回 走火入魔第十三回 较量第七回 初露锋芒第八回 传说中的情敌第十二回 女人真能哭第十九回 与魔交涉第一回 五个菜鸟第十七回 风雨欲来第四回 意外之变第十三回 较量第三回 新的开始第十九回 与魔交涉第十回 托付第十回 托付第十九回 与魔交涉第十五回 爱与被爱第十二回 女人真能哭第四回 意外之变第十五回 爱与被爱第八回 传说中的情敌第十八回 交易第十八回 交易第四回 意外之变第十七回 风雨欲来第二十回 走火入魔第六回 光明中的黑暗第三回 新的开始第十九回 与魔交涉第三回 新的开始第四回 意外之变第一回 五个菜鸟第三回 新的开始第二十回 走火入魔第十四回 火拼第十四回 火拼第十九回 与魔交涉第六回 光明中的黑暗第十五回 爱与被爱第十二回 女人真能哭第二十二回 巧遇第六回 光明中的黑暗第十三回 较量第二十二回 巧遇第十回 托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