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巧遇

“三大帝国,呵呵呵,是该给你们点苦头尝尝了。”教皇眯着眼睛,阴沉着说道。“如果我猜不没错的话,魔族现在是在等援军。他们想要攻下整个大陆,那么整个大陆上的强者就是他们的首要目标,三大帝国的护国战神肯定在他们的攻击目标之列,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的护国战神受到袭击的事就会传来。魔族现在还不敢承受我们教廷的怒火,所以我们暂时会没有麻烦,现在要做的只是等,等他们来求助,呵呵。”教皇浑浊的眼神中充满了智慧的光芒,对情况的分析充满了透彻。

“教皇陛下,那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用了做了吗,只用等到混乱起时,再开始行动是吗?”

“不,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你去通知各大军团,让他们加紧时间训练,另外将魔族的藏身处也告诉三大帝国皇室,相信他们会感兴趣的。另外你去一趟宗教裁判所,告诉古德,有一个魔族已经出现了,让他秘密的去查一查,不要张扬。你下去吧萨拉尔,我要去祈神塔向光明神祈福了。”光明教皇起身,从一侧的小门离开,萨拉尔思索良久才转身离开,形式越来越恶劣了,真不知道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子。三大帝国现在会是这样的态度,和光明教廷的专横是分不开的,如果教廷能对三大帝国再宽容一点,再放松一些,也许现在的情况会好很多也说不定,最少不会弄到为了各自的利益而相互猜忌,人心不齐,这会使更多的人受到伤害。大局为重这种说法已经不存在了,或者说已经变形了,自己的利益就是大局,自己的利益要高于一切,这就是现在所有人的想法。但是有一点萨拉尔想的太天真了,只要有一点利益的冲突,三大帝国和教廷之间就永远不会真心的和睦,所以即使光明教廷真的放宽了政策,现在的结果也是不会改变的。

不过现在有一点是令人欣慰的,那就是魔族也没有准备万全,他们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准备,他们需要等待强者的到来,需要军队的传送,这并不容易。巨大的魔法阵,特殊的魔法水晶,这都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所以现在时间成了最宝贵的东西,所有知情的人都在争分夺秒,有备无患嘛。

再说魔族的传送阵被帕奇里斯毁去之后,就明白已经暴漏了身份。教廷无论如何也会得到消息,找上门来事迟早的事。但是令他们担忧的是,魔族攻入大陆的计划只处于初始阶段,就是先派一批强者来到阿兰德大陆坐镇,了解这边的情况,方便与魔界联系。却万万没想到等来的不是教廷与各国的大军,而是光明教皇的诚意。光明教皇带着合作的诚意而来,而目标却是一个少年,那个破坏了他们计划的少年,这也让魔将军放心了不少。拥有了更多的时间,才能带来更多的准备与谋划,这是魔族当下最缺少的东西了。

黑夜,月明星稀,徐徐的寒风吹来,使得周围凉爽了许多。树上枝叶摇摆,林间偶尔传来风的吼啸,又使周围的气氛阴森了许多。高峰之上,帕奇里斯抚摸着头,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左顾右看,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来这里,我的头好痛啊。”周围没有一点灯火,那就证明这附近是没有人居住的。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快速从半山腰飞掠而上,帕奇里斯吓了一跳,快速的躲在了一颗大树后面,不敢吱声。“今晚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休息吧,跑了这么长的时间了,累死我了,咦?”赫黛拉伸了个懒腰,再定睛一看,前面怎么会有那么大的一个坑,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撞击出来了,情不自禁的上去查看情况。帕奇里斯心虚的后撤了一步,随即就听到咔嚓一声,赶忙扭头一看,原来是踩断了一根干枯的树枝。

“谁,出来。”赫黛拉眼中寒光一闪,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把四十厘米长的短刀,盯着帕奇里斯面前的大树喊道 。帕奇里斯小心翼翼的伸出头来,身子还躲在大树的后面,一脸畏惧的看着赫黛拉。谁知道帕奇里斯刚伸出头来,倒是把赫黛拉吓了一跳,头发乱蓬蓬的披在肩上,黑呼呼地脸也被当住了一部分,赫黛拉乍一看还以为是遇到幽灵了,再一看更是不得了哇,难道是野人,这可是受重点保护的原生态文化遗产啊。赫黛拉当下舒了一口气,收起了手中的寒刀。

“我叫你出来听见没有。”赫黛拉双手掐腰,目露凶光,狠狠地说道。帕奇里斯像是一个不愿意见人的大姑娘一般,扭扭捏捏的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畏畏缩缩的来到了赫黛拉跟前。紧张的看着面前这个凶恶的小姑娘,好像很害怕她会突然出手打他一样。赫黛拉一看,还真是个野人,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衣服也破烂不堪,一条一条的,身上到处都是泥土,头发上还扎着枯草,要是连话都不会说那就更有意思了。赫黛拉玩心上来不禁两只小眼一瞪,掐腰问道:“姓嘛,叫嘛,从哪来,到哪去,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牛是公的还是母的,有没有人证、物证、暂住证,是南下还是北漂,东来还是西往,说说说说说。”头随着小手一阵乱点,很是有趣。

赫黛拉这一问不打紧,却是问道帕奇里斯心坎里去了,帕奇里斯用行动回答了她的问题。帕奇里斯迷惑的看着赫黛拉又抬头看了看天上闪亮的星星。“我,我是谁,我,我......”帕奇里斯喃喃自语,越是回想,就越是头痛欲裂,最后不禁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撕扯起头发来了。

赫黛拉一看就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这家伙肯定得了失忆症了。哎,真是可怜的家伙,这么倒霉的事情都能让你给碰到,你的运气还真够背的。“不过,这个人居然能躲在树后面没有让我察觉,看来是点能耐。”赫黛拉暗暗思忖道,她没有认出帕奇里斯这并不奇怪,首先帕奇里斯随身佩戴的宝刀已经不再身上了,在暴走那一刹那就留在了多泽旅店中,随后被爱丽丝带走了。而其现在的帕奇里斯浑身上下的衣服与之前完好的衣服相比,万全走了形,看不出一点相似之处,还是破烂不堪的。脸上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没有一点干净整洁的样子,失去记忆之后,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全然没有了赫黛拉在暗杀者的精神世界中看到的那种潇洒帅气的风度,而且现在还是晚上,赫黛拉就更没有仔细的观察了。

“你听好了,本小姐现在要睡觉了,你最好离我远一点。你要是敢趁机动我一下,我就砍掉你一只胳膊,就见没有,野人。”赫黛拉一边恐吓帕奇里斯,一边走到一棵大树旁,坐了下来,靠在树干上闭着眼睛休息了,一点也没有对帕奇里斯设防的意思。

帕奇里斯看了看赫黛拉,又看了看四周,走到赫黛拉对面的一棵树下也坐了下来,两条腿弯曲并拢,双手抱着膝盖,头放在膝盖上,可怜兮兮的盯着赫黛拉。赫黛拉双眼紧闭,虽然没有看,但还是感受到了帕奇里斯火辣辣的目光,眉头皱了起来,老脸不禁一红,哼哼了两声,也没有管帕奇里斯。又过了一会,赫黛拉终于忍受不了帕奇里斯**裸的目光骚扰,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左手掐腰,右手指着帕奇里斯吼道:“看看看,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睡觉吗?你还看,再看老娘就把你的眼睛给抠出来,把脸扭到一边去,对,不许再看了听见没有。”赫黛拉说完还向帕奇里斯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以示警告。然后又坐了下去,靠在了树上,把身子一侧,不再正面对着帕奇里斯了。

帕奇里斯斜着眼睛看到赫黛拉睡下后,又慢慢的把头扭了过来,把头埋在膝盖中,眼睛向上翻着,偷偷地看着赫黛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能是因为赫黛拉是帕奇里斯失去记忆后看到的第一个人,所以会有些亲切感,又或者是想从赫黛拉那里找到一些和自己有关的线索。总之,现在的帕奇里斯对赫黛拉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怎么说呢,依赖,对就是依赖。帕奇里斯有点害怕这个自己醒来后第一个看到的,凶狠的小姑娘会抛下自己不管,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又对这个赶在夜里独自赶路,且伸手不错的小姑娘感到好奇,帕奇里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凶狠的小姑娘很强,有一种危险地感觉,这难道是直觉?帕奇里斯摇了摇头否决了这种想法,这种感觉很真实,自己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这要是直觉那才叫怪里。

第九回 选择第七回 初露锋芒第十五回 爱与被爱第十四回 火拼第一回 五个菜鸟第十五回 爱与被爱第十七回 风雨欲来第十七回 风雨欲来第二十一回 观望第九回 选择第十回 托付第八回 传说中的情敌第七回 初露锋芒第二十二回 巧遇第十九回 与魔交涉第十回 托付第十九回 与魔交涉第二十二回 巧遇第八回 传说中的情敌第十四回 火拼第十三回 较量第十七回 风雨欲来第二十一回 观望第九回 选择第五回 追查第十三回 较量第九回 选择第一回 五个菜鸟第十六回 如此小人第二回 结识第三回 新的开始第九回 选择第二回 结识第九回 选择第十五回 爱与被爱第四回 意外之变第十五回 爱与被爱第七回 初露锋芒第十六回 如此小人第十四回 火拼第十三回 较量第九回 选择第十三回 较量第十回 托付第七回 初露锋芒第十六回 如此小人第七回 初露锋芒第三回 新的开始第九回 选择第十七回 风雨欲来第一回 五个菜鸟第十五回 爱与被爱第一回 五个菜鸟第七回 初露锋芒第十回 托付第五回 追查第十七回 风雨欲来第六回 光明中的黑暗第十一回 野心第十三回 较量第一回 五个菜鸟第九回 选择第十四回 火拼第九回 选择第四回 意外之变第二十一回 观望第五回 追查第九回 选择第十九回 与魔交涉第十三回 较量第十回 托付第三回 新的开始第十八回 交易第七回 初露锋芒第十四回 火拼第十八回 交易第十回 托付第四回 意外之变第十四回 火拼第九回 选择第十七回 风雨欲来第九回 选择第十八回 交易第六回 光明中的黑暗第一回 五个菜鸟第二回 结识第十二回 女人真能哭第三回 新的开始第十五回 爱与被爱第十九回 与魔交涉第三回 新的开始第六回 光明中的黑暗第三回 新的开始第十八回 交易第十七回 风雨欲来第十五回 爱与被爱第二十一回 观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