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八十四章 陇右蛮夷亦思归

苟林嬉皮笑脸地说道:“老弟,这么严肃做什么?神教神教,你是神教的人吗?”

朱超石的眉头一皱:“我乃神教的青龙分坛坛主,四镇将军之一,统领五千兵马,怎么就不是神教的人了?”

苟林笑着摆了摆手:“两个月前,你也还是晋国的南康司马,横野将军呢,大家心知肚明的底细,说破了多伤感情哪。”

朱超石胀红了眼,怒道:“那你呢?你这个秦国的后将军,就真的是秦国的大将了?不也就是个凉州部落的大人,加个将军名号,领着上百个部落的族人当雇佣军的嘛。我好歹现在是神教正式的将军,而你在神教,在后秦,甚至在桓谦那里都挂不上名,所以你就想着抢一把就跑,对不对?!”

苟林冷笑道:“没错,那又如何。你以为我傻吗?你们卢教主让我到处抢钱抢粮抢女人,让我的兄弟们吃香喝辣睡娘们,这么好的事情,岂会没有回报?这回报,不就是跟你一样,拖在后面送死吗?”

朱超石的眉头一皱:“这怎么叫送死?我们合起来两万五千步骑,都快要超过江陵的全城晋军数量了,怎么就是送死了?”

苟林咬了咬牙:“我的兵马是客军,甚至名义上都不归他姓卢的指挥,而你的部下,嘿嘿,不过是最近新投降天师道的那些原晋军降卒,俘虏,你的亲军中军,也不过是以前的那些死剩下来的南康民兵,卢循连自己的道士都没留一个给你,不就是摆明了把你们这些死不足惜的家伙扔后面拖住晋军追杀的?你还真以为是重用你哪。”

朱超石心中感慨,看来这个蛮子也不是头脑简单,只知嗜血好色之无能之辈,能在陇右群蛮中当到头人,还是有点过人之处的,也就几天时间,便把天师道内部的事情打听得一清二楚,自己还真的有点对他要刮目相看呢。

想到这里,朱超石冷笑道:“作为新入神教的,自然得冲锋在前,断后争先,不然如何得到老道友们的信任呢,再说这些天来,晋军可并没有来进攻,说明他们畏惧我军的兵威,那何无忌的首级让他们吓得不敢出城野战了,我们才可以在这里不战而得功劳,林子,我劝你眼光放长远点,这中原花花世界,这才哪跟哪儿啊。”

苟林的眼睛眨了眨:“你的意思,是别的地方,比这荆州之还要富裕,有更多的女人和粮草?”

朱超石哈哈一笑:“这荆州这几年可是打了无数的仗,早就把人都打没了,堂堂一个大州,户口也就十万出头,还没我以前呆着的江州人多呢,江州的百姓,哪怕是比较穷困的南康那一带的居民,都可以家家收很多的木料在院里存着,人人的粮仓都堆了个满,所有的女人都是又白又嫩,你看你这一个多月来,抢了这么多地方,才找到两三千女人,还多是又黑又瘦的,人家有点条件的好姑娘,早就逃到别处啦。要不然神教为何放着荆州不打,要去别处呢?”

苟林张大了嘴:“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朱超石冷笑道:“你觉得卢教主有这么傻吗,放着好地方给你,自己去啃硬骨头?看你是北边来的不太懂行情,这些天咱们合作也算愉快,我不妨告诉你,只有建康那里,才有大晋积累了上百年的财富,高门世家的那些全身上下,从头到脚都香喷喷的女人,满大街都是,你看一眼保管就走不动路了呢。”

苟林的嘴角边又开始泛起了口水,大黄牙也随着大嘴的一开一合,不停地映入朱超石的眼帘:“乖乖,听你这么一说,敢情他卢教主是故意让我们呆在这乡下,自己要进大城市了呀。”

朱超石哈哈一笑:“我说,林子,你这回来的时候,进过什么大城?长安去过吗,洛阳去过吗?”

苟林摇了摇头:“后秦境内,城池不让俺们进,前一阵去过的巴陵,算是最大的城池了,但那里也只有粮仓,没什么百姓,更没啥女人啊。”

朱超石冷笑道:“那是卢教主把年轻漂亮的女人都收为女弟子,带着东征去了,你不肯跟着大军出力,自然没这些好处。算了,跟你说这么多也没用,人各有志,你想带着现在抢来的东西回老家,那就请便吧,我得带着我的部下抓紧赶上卢教主了,别的地方还有的是粮草,军械和女人在等着我呢。”

说到这里,朱超石拨转马头,作欲走状。

苟林连忙说道:“石头兄弟,且慢,且慢啊。”

朱超石心中窃喜,暗道这回有戏了,把这帮祸害带离荆州,刘道规也能松不少气,不然这些骑兵四处劫掠,想消灭并不是容易的事,跟到卢循那里,以他们的纪律性,没准会直接和妖贼们起了内讧,而徐道覆也很可能起了兼并这支部队之心,到时候没准又是妖贼两大头目之间分裂的一个诱因呢,不管怎么说,只要能哄得苟林早点上路,对荆州百姓,对于困守江陵的刘道规,都是大功一件。

但他仍然没有回头,装作余怒未消的样子:“怎么,苟将军还有什么要说的话吗,咱们好聚好散,桓谦就在当阳长坂那里,你可跟他会合,商议回后秦之事。我得提醒你一句,来的时候鲁宗之没拦你,放你过境,这回去可不一定了,毕竟带了抢来的钱帛和女子,在这乱世之中,可会引来眼馋的。”

苟林笑着凑了过来:“这个嘛,石头兄弟,我刚才不过是开开玩笑罢了,我不是一直跟你说嘛,咱们老家比较穷,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吼,看家基本靠狗,发财基基本靠赏,吃饭基本靠想,女人基本靠抢,而且四周还是各路强盗,蛮子,戎虏,什么南凉北凉西秦胡夏,哪家都不好惹啊,要不然,怎么会不远万里来这里挣这卖命钱呢?这回好不容易过来,弟兄们可都不想走呢。”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千里报信红颜急第一千零七章 兄弟激辩老母前(一)第二千六百七十五章 八牛屠戮血肉飞第三千零四章 南康集市俚人众第五百八十六章 浴血沙场何所为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巡视洛阳言攻守第二千九百五十八章 渊明暗会后秦帝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自残一目证清白第四百八十章 慕容兄妹辞世对第二千零五十五章 毒妇进言寄奴危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魏主不愿喜当爹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亲自入殿卫君王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英雄气概无可比第三千零一十三章 威逼利诱降超石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吴地百姓不回家第二千零九十六章 前军尽没中军进第二千九百八十七章 重大疑点集渊明第二千五百八十三章 猎郎闻味知方位第二千五百八十四章 密室暗会拓跋嗣第二千七百二十三章 黑袍仍有杀手锏第二千八百一十五章 兰姐亦有反制术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慕容妙语析时局第五百二十四章 敌营百万任我行第二千四百八十八章 教育缺失谁之过第八百九十二章 希乐坦承私议和第六百六十九章 寄奴挺身不得退第六十章 赌坊开张销金窟第一百一十六章 诛除慕容保国祚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魏主黑火焚柏肆第一百一十一章 协议达成定从军第二百零八章 翻砂批量造铁甲第二千四百零二章 威逼利诱加软禁第二千七百一十九章 帅台之上庾公惧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箭毙前骑兼示弱第二千九百零八章 犯汉胡虏远必诛第二千一百六十章 驿站终结刁刺史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哄骗庄客成鬼兵第四百九十五章 将军渡涧踏血来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义正辞严卫储君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扎心老木决生死第七百四十三章 阴雄训子绝仁义第三百章 匈奴铁骑突阵烈第二千二百四十七章 婷云随军有阴谋第二千九百五十五章 善恶有报因果业第七百八十八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寄奴面会慕容麟第一百三十九章 僮仆从军卫家国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地底出击修罗杀第二千五百七十七章 万人竟是卢家女第五百零八章 丁零决死突阵冲第二千六百零五章 鲜卑铁蹄震江北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归国之心离弦箭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黑水野火焚天烈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生化危机长生人第二千一百八十六章 决人生死何所仗第三千一百四十五章 守住广固平四方第二千三百七十六章 黑袍原是修仙客第二千五百三十八章 血浓于水骨肉亲第二百一十八章 淬火自有别别窍第二千五百四十九章 杀母留子效汉武第七百一十四章 敌友莫辨骑迫城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大义面前弃私怨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安定人心靠贺兰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天师扬帆再登吴第四百四十八章 家家有本难念经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 道爷万里袭南海第八百九十一章 昔日兄弟重相逢第二千二百三十五章 唇枪舌剑战意浓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长生怪物战甲骑第二千四百九十八章 镜中之人喻祸福第七百九十九章 箭毙群胡似信步第二十七章 天人交合之仪式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 镇恶田子江上援第一百三十三章 结伴投军入北府第二千四百八十九章 庠序就读需蒙学第二千七百七十八章 放出桓谦乱荆雍第八百二十四章 幻术亦奈寄奴何第七百五十六章 寄奴眼界惊慕容第三百二十七章 死守寿春三个月第二千八百二十五章 群情激愤欲夷城第五百九十三章 高台群芳竞斗艳第六百九十二章 华夷之辩何可分第四百零八章 佛家善恶入轮回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少年误入销金窟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庸君忠臣与国亡第三千一百六十六章 归报尔主可速来第七百六十八章 君子协定各相安第九百零七章 燕军北撤藏玄机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希乐忍辱求攀附第三百二十三章 苻天王的逆反心第五百二十五章 秦王宏愿天下一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牢之欲得白虎位第二千九百五十二章 暗助姚兴援广固第九百四十四章 暴起猛虎过马腹第三千一百七十一章 命交人手不可取第二千九百一十七章 贺兰原是刘琨盟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魏主不愿喜当爹第七百一十六章 唇枪舌剑不卑亢第二千七百八十三章 令牌在手假虎威第二千五百九十七章 收继万人遗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