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可是,她又很想让他尝她的手艺,好吧,她承认,她对他余情未了,那又如何,只是余情而已,她没有想要把这份余情给进行下去的欲 望,被伤害的心很难再愈合。

姑且就这么耗着吧!反正这个男人她已经不会对他有什么期望了,不管她拥有多么矛盾的想法,她已经学会不要对一件事情有太高的期待,越是期待、越是绝望。

这是他教会她的。

在纽约时,莫岑哲让她觉得他是自己唯一的依靠,而在台湾,他陪着她到了十八岁,就下定决心扔开了她,那时她就知道没有一个人会永永远远地陪着她到最后,也许会有一个人,但那个人绝对不会是大叔。

这个大叔只是她的监护人,他给不起她想要的,而她想要的,他连探问的勇气也没有。

她已经不再是十几岁的小孩了,她知道该如何保持跟大叔的距离,他们之间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但她心里知道,那只是表面。

他似乎想要回去,她却不想,回不回去对她而言不再是重要的了。

“我吃。”他坐了下来。

“不怕被我毒死?”她冷冷地嘲讽。

WWW▪тт kan▪¢Ο

“死在你家,你还得想想如何处理尸体。”他灿若阳光地对她一笑。

夏佳仁扬起一抹恶意的笑容,“这可不是一个大问题,是很好解决的。”

“哦?”他好整以暇地吃着,当筷子上的菜放进嘴里的那一刹那,他傻了一下,没想到滋味远远比自己想像的要美味多了。

她讲出下文,“真的很简单,买些鱼回来,每天刮你的肉给它们吃。”她故意在他吃饭时讲着恶心的话题。

“哦?那得多少鱼?只怕它们要吃很久吧。”他认真地与她探讨这个问题。

“还可以养狗!”

“有些狗只吃饲料,而且你的小套房不能养狗。”他提醒她。

“那该怎么办呢?”她天真地眨着眼睛,充满希望地看着他,迫切地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答案。

他优雅地吃着饭,“很简单。”

“哦?”对话似乎被调过来了。

“你每天吃我的肉,煎炸也好、清蒸也好。”他给出了一个好主意。

她下意识地摸摸自己有些恶心的胃部,“那骨头呢?”她不死心地再问。

“也很简单……”

“怎么样?”

“炖骨头汤喝,又好喝又有营养……”语音刚落,莫岑哲主动地收住话,看着她脸色苍白,不自然地站在那儿。

“你……”

“嗯?”

“变态!”她骂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莫岑哲大获全胜地笑了,可眼睛一到桌上的饭菜,他的胃部也跟着不自在地**着,果然吃饭的时候不能说些太过奇怪的话题。

他没有胃口地放下碗筷,准备要收拾时,看见她又出现了,不同于她方才轻松的家居服,夏佳仁穿上了一套外出的服装。

外头军绿色的外套过膝,腿上是蓝色的圆点丝袜,到脚踝的靴子,外套里只穿了一件长版海军风情的蓝白条纹棉衫。

很清纯、很漂亮,他压住喉间的赞叹,“要上课了?”大学的课程比较轻松,有时上午没课、有时下午没课,或者全天没课,但也有全天都有课的时候,那是他最无聊的时候,没有人跟他拌嘴。

“工作!”她给了一个简单的答案,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包包。

工作?他知道她从事模特儿工作,可这一个月他都没有看她接什么工作,他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手上的动作也一顿,转而拿起自己的外套和私人用品,紧随其后。

“小芳……”夏佳仁下了楼,钻进车里。

“小夏你下来了。”

“嗯,今天的工作是……”小芳停了下来。

“怎么了?”

“小夏,这个人你认识?”小芳目瞪口呆地看着不请自来的莫岑哲。

夏佳仁顺着她的目光,看见坐在后座的莫岑哲,后者正对着她笑。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你好,我是佳仁的……”

“大叔,他是我的叔叔。”

莫岑哲的笑容滞留在脸上,不知道是他的记忆太好了还是怎么了,他记得夏佳仁从不会对别人这样介绍他,大叔?叔叔?

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在胸口漫开,莫岑哲的热情一下冷却了,笑容也黯淡了下来。

“是,是吗?那……”小芳还是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

夏佳仁看了一眼莫岑哲,“大叔,你快回去,别闹了。”

莫岑哲脸色难看了很多,不容拒绝地丢出了一句话,“我陪你。”

“我不是小孩子……”夏佳仁一听,立刻皱起了眉头。

完全处于状态外的小芳脸都要皱成一团了,“小夏,要迟到了……”

夏佳仁咬住了丰润的下唇,“算了,开车吧,不用管他。”现在要是跟他讨论不准什么之类的话,只怕没完没了的。

小芳驶动了车,车内一阵安静,这倒没有什么,因为夏佳仁不爱说话,平时话也很少,她已经习惯了。

只是后面那个男人的眼神好凶狠,似乎想把夏佳仁的脑袋瓜子看出一个洞来,小芳一边开着车,一边不由得猜测。

这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比夏佳仁要大上好多岁,但外表看起来还挺年轻的,只是他的气质很稳重,夏佳仁站在他的身边,就显得稚气多了,而且她总觉得他们关系似乎不是夏佳仁说的那么简单……小夏的一个凛冽目光瞪了过来,小芳赶紧收回了目光,不敢再想东想西的。

当车子停在了拍摄地点的时候,夏佳仁下了车,小芳抓紧时间陪在她身边,跟她讲述今天要拍摄的内容。

被人给扔在一边的莫岑哲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在角落,他静静地闭着眼睛,其实他知道,夏佳仁有做模特儿的天赋,不仅仅是她混血儿的五官,还有乔森说过的,她很上相。

他查过她的资料,近几年,她靠着做模特儿赚钱,薪水也不是特别高,但她一个人生活倒也够了。

可是关于她的私生活却只能用无聊来形容,她规规矩矩,看似没有大问题,但莫岑哲却知道她刻意跟人群保持距离。

就像他刚认识的那个夏佳仁一样,就像她现在对他做的事一样,她怕被再一次地抛弃,他没想过要她马上把自己重放进她的生活,可是她的排挤动作太明显了,不仅仅是针对他,而是对所有的人。

他再一次地睁开眼,看着蔚蓝的天空,心一阵一阵的麻,人群熙熙攘攘,他随之看去。

她一身华丽的礼服,像一位中世纪的骑士,带着阴柔的美感出现在人群前,很帅气、很吸引人,可……这不是她,她不该穿着骑士服,不该剪个像男人的头发,更不应该……让他心痛!

“好了,好了,开始了……”不远处人群开始热闹起来。

如果可以,他会撕裂她的伪装……

“你在做什么?”

“陶土……”

“泥巴巴的东西有什么好玩的!”她稚气地转过头。

他一笑,没说话,继续专心地做着陶土。

“啪啦”一声,昨天刚做好的陶土雏形毁在了她的手上,她扬着下颚。

“夏佳仁……”

“干什么?”

“明天的电影我不陪你去看了……”

“啊……”她不满地大叫。

她不喜欢他做陶土,因为没有人陪她玩,多年前的一个小插曲意外地跃上脑海,他轻轻地笑了。

他也不喜欢她做模特儿,因为,模特儿做久了,面具就戴久了,伪装逐渐地深入骨髓,那么她便不是夏佳仁了……

就如她当初那样,他只是想她陪自己玩,就这么简单……

工作结束后,夏佳仁疲惫地坐在化妆间里,小芳帮她去买杯热饮,她对着镜子缓慢地卸妆,一抹身影出现在镜子里。

“大叔,你去哪里了?”刚刚她趁着小憩时寻找莫岑哲,却没有看见他的身影。

莫岑哲接过她手上的卸妆棉,大掌转过她的小脸,她闭上眼睛,感觉到卸妆棉轻柔地在她的脸上擦拭着。

夏佳仁诧异他熟悉的手法,正想要开口调侃,出口的却是一声痛呼:“好痛,大叔,你干嘛这么用力?”

莫岑哲好似没有听见似的,继续用力地擦拭着她的脸,用力过量的下场就是她的脸红了好大一片,她嘟着嘴,不满道:“住手!”

可很显然,他没有听见,手仍然用力着,根本不是在擦了,而是接近于搓,似乎要搓下她一层皮来。

她火大地拍开他的手,两眼狠狠地瞪着他,“你干什么?”

干什么?莫岑哲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他只是看不惯她这样的装扮,他深沉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抓着她的脸不放。

“你放开!”夏佳仁站了起来,挥开他的手,望着不再笑容满面的他,不由得害怕,她下意识地转身跑开。

在自然界中,处于食物链顶端的猫头鹰看见了老鼠,就会立即血性大开地冲过去饱餐一顿,而此时,夏佳仁就有一种莫岑哲会冲过来活剥她的错觉。

但愿是错觉!

“啊!”手才到门把,夏佳仁便被他扯了回来,一把给按在桌上,她惊恐地瞪着大眼。

她脸朝下地被压在下面,看不见他神情,她心慌得厉害,“放开我!”

回应她的却是一声拉链声,他拉开了礼服身后的拉链,她挣扎地更厉害了,“莫岑哲,你在干什么?”

手一顿,身后传来男人低沈的声音,“不叫大叔了?”总是一口一个大叔的小女生,终于敢叫他的名字了,他还以为她真的要把他当成叔叔了。

“放开我!”好汉不吃眼前亏,她才不要跟他争论称谓的事情。

他没有理会她,大掌扒开她的衣服,做着他刚才就想做的事情,撕裂她的伪装!

衣服被扒得精光,连遮蔽的内衣也褪下,这不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光**身子,却是第一次在他侵略目光下**着,夏佳仁瑟瑟发抖,不是冷意,而是骇意,她不知道一向温柔的大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陌生、可怕……

莫岑哲静观她的神情,还不够,这样对她还不够,他上前,一把转过她,她睁着大眼,一脸的羞愤,他直接贴上她的身子,炙热的双唇靠近她的,将她冰冷的双唇熨得火烫。

她全身一颤,不敢置信自制能力这么强的大叔竟然会对她有了色心……他明明不喜欢,他明明就恨不得早点把她这个包袱给扔开……

他的舌头伸了进来,滑溜溜的,舔舐过她口腔的每一个角落,舌尖用立地吸吮着她的,她在他的身下嘤嘤抗议,他不管不顾,只想着她的甜美,大手在她光滑的身子上来回地抚摸着,未曾被人触摸过的身体被他彻彻底底地摸透了,身体每一个部位都在发烫,身体的本能,她无法控制,可是……眼泪涌了上来。

他不是不要她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他以为她是谁?一个供他发泄的女人吗?

夏佳仁突然想到那一次刻意**身体的挑逗,天哪!原来有时候欲火不需要特意去挑逗,一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她的脑子很清楚,她知道今天的天气如何,能猜出现在大概是几点,可是她猜不透莫岑哲会这样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