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文慕清兰

冯文慕的到来,让守城门的士兵士气倍增。“冯都尉来了,兄弟们顶住啊!将这些蒙面人杀回去,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有机灵的小头目看到冯文慕到来,立刻大声喊这鼓舞士气。

“杀!”一时间士兵热血沸腾,手中的刀枪舞的更快了,蒙面人武功高又如何,一对一我们打不过,三五个打你一个总行吧!士气就是如此,蒙面人选定了天时,抢夺了一半的地利,最后还是失足在人和上。眼见又一个同伙倒下,城内越来越多的人家凉起了灯火,今天偷袭的任务看起来是完不成了,一个蒙面人打了个手势,便开始撤退。

“不好,他们要跑了!别让他们把尸体带走!”文慕一边跟一个蒙面人打斗一边大声对亲卫说,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来偷袭的是那方的人马,夺下尸体能查出很多事情!

那个蒙面人头领一看难以脱身,便从怀中抓出一把东西用力往地上一甩,只听“啪”一声巨响,一阵白烟腾起遮住了众人的视线,那人趁机跃下了城墙。其他蒙面人也一一照此方法脱身而去,待众人从白烟的中反应过来,冲到城墙边时,只看到那些蒙面人的一点点背影,众人只气的捶墙。

“公子,公子,你怎么了?”突然的惊呼唤回了士兵们的情绪,转过身只见刚刚还意气风发指挥他们对抗蒙面人的冯文慕歪倒在亲卫的身上,那张俊朗的脸在火把的照映下,显的异常苍白,嘴唇却是黑紫色。

“不好,冯都尉定是中毒了!快传军医!”那个机灵的小头目大叫起来。扶着冯文慕的亲卫这才发现他家公子的左臂上斜插着一只飞镖,黑血涓涓从伤口流出。不由的心中大急,跟着高声嚷嚷:“快,快叫军医,军医!”一边扶着冯文慕向城下移动,站在周围的士兵主动上前将冯文慕抬起来,没帮上手的则自动给她们让开路。

一众人刚把冯文慕抬到城楼下,便听到一个清脆的

声音大声道:“我是郎中,谁受伤了?”

冯文慕的亲卫急忙回头,谁知见说话的竟是一豆蔻年华的姑娘,不由的皱起眉头:“别在这儿胡闹!让开!”

那姑娘却不依不饶:“我真的是郎中,快让我看看伤者!”

亲卫正想开口让人把她弄走,忽听一个声音道:“清兰,别胡闹,快让开!”循声望去,这回说话的是一中年男子,身上披着一件长衫,半穿着鞋子,这本该狼狈的样子却被他变成了不羁的气质。“沈太医?您是沈太医?!”亲卫认出了中年男子,双手激动的颤抖个不停,眼圈瞬间就红了,“沈太医,快,麻烦你救救我家公子!他中了毒镖。”

不错,这中年男子正是沈允皓,那姑娘自然是沈清兰。

沈允皓本不予插手,但看那亲卫激动的样子,想这亲卫定是见过自己,难道这受伤的是哪个重臣家的公子?如此想着,便抬步向士兵抬着的人看去,借着昏黄的火光,沈允皓看清了受伤的人,不由的倒吸冷气:“文慕?!”

“啊?!”清兰在一边听到父亲说出的名字,不由的心头一跳,惊叫出声,还未及上前,沈允皓便沉声对那亲卫道:“快,将你家公子抬到前面的客栈。清兰回去准备解毒的药。”

“嗯。”清兰克制住想上前的冲动,飞快地向客栈跑去,待她气喘吁吁地抱着药箱从房间出来时,众人已经将冯文慕抬到了客栈的大厅,放在一张桌子上。沈允皓正净了手准备给他取毒镖,清兰顾不得擦汗就噔噔噔噔地跑下楼,冲到沈允皓身边,打开药箱,眼睛却担心地看向文慕。沈允皓瞧见了对她说:“放心,会没事的!”

“哦嗯”清兰脸微微红了一下,忙低头专心挑选解毒药,沈允皓吩咐亲卫将士兵们带到门外,给冯文慕足够的清新空气,清兰一边给冯文慕喂解毒丹药一边让人移过来几盏烛火,给这一方桌子照的

更亮了。

一切准备就绪,沈允皓麻利地将冯文慕左臂伤口周围的衣服撕开,仔细一检查后,略松了口气,还好,没有伤到血管。接着顺利的拔出毒镖,小心地将伤口周围的泛黑的肉给剜掉,清兰在一边小心地给伤口撒上药粉。包扎的时候,冯文慕哼了一声,众人望去,只见他眉头紧锁,额上渗出汗来,嘴上的黑色倒是淡了一些。清兰飞快地包扎好之后,就拿起一旁的干布巾给他拭汗,沈允皓已经净了手去写药方了,冯文慕的亲卫一脸担心地跟在沈允皓身后,问道:“沈太医,我家公子没事了吧?”他可是您女儿的未婚夫,您肯定不会让他有事对吧!后一句亲卫没敢说出来,主要是怕那未来的少夫人不好意思。

沈允皓写着药方,点头道:“暂时没事了,你马上按我写的药方去抓药,他体内尚有余毒未清。”

“是”亲卫那到药方后便派了小兵去抓药,自己仍寸步不离冯文慕左右。沈允皓又说冯文慕这样的情况不易移动,叫人将自己客房里的被褥拿下来,就这样在客栈大厅过了一夜。

辽州城州牧苏杉带着人赶到的时候,一切已经完工,苏杉看到沈允皓父女,眼中闪过一丝恨恨的光,旋即又挂上笑容:“原来有沈太医在啊,冯都尉没事吧?”

沈允皓不动声色地说:“死不了,苏大人这是要去加强城防吗?”

“嗯啊,是啊!”苏杉见沈允皓一幅不愿理自己的样子,便顺势离开了。他来这里就是为了确认冯文慕的情况,今晚的偷袭他是知道的,计划失败了,也不知道冯文慕看出什么端倪没有,手下人说冯文慕扣下了偷袭者的尸体,他得赶紧去处理。

天蒙蒙亮的时候,清兰听到冯文慕在要水喝,忙起身倒了水喂他。冯文慕迷迷糊糊中,赶到一双温凉的手夫妻自己,一个姑娘的身影出现在朦胧的视线中,不由的心中一跳:“细君……”

(本章完)

番外 苏扬(二十一)白跑一趟(十三)宫宴献舞(七)花名将离(下)(十九)皇后中毒番外 红狐之祸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五)花名将离(上)(二十九)恩人之子(十九)心同谁诉(五)花名将离(上)(十)长记洛阳春(十七)初遇清兰(二十六)流光(九)眉目(十四)剑走偏锋(二)勤武苑初见(十四)剑走偏锋(十六)古关悲笳(五)洛寒受伤(十六)追女秘笈(三十五)艰难取舍(二十五)生辰快乐(五)洛寒受伤(二十一)无功而返番外 苏扬(十五)细君病倒(二十六)流光(九)名正言顺(二十八)半途而废(十四)出宫(下)番外之紫绮蓝芙(二十九)以其之道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三十)时来运转(十一)雨夜倾诉(下)(三)和亲路上(下)(十六)追女秘笈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十)往事如梦(四)三遇灵鸽(四)三遇灵鸽(五)细君受伤(八)十年之约(十七)红豆缘(二十一)红狐(二十六)一同出谷(二十七)决计回宫(十四)剑走偏锋番外 红狐之祸(二十八)计划(五)细君受伤(五)花名将离(上)(一)惊天消息(十七)红豆缘(二)勤武苑初见(七)花名将离(下)番外 苏扬(二十二)凄清新年(一)和亲路上(上)(六)父债子偿(八)燕啄花间(二十六)原是暮橙(二十九)恩人之子(二十五)茶楼听书(十二)京畿三百里(二十)中秋宴(二十九)以其之道(八)到访(七)流苏呈雪(十三)宫宴献舞(九)又见“蜈蚣”(二十八)计划(四)三遇灵鸽(七)礼物(二十八)计划(三十四)我是为她(二十八)半途而废(二十七)决计回宫(十八)抉择(二十三)流水无情(二十七)坦言(十二)比试(下)(十九)离别(三十八)苏家覆灭(十二)齐聚京师(一)和亲路上(上)(二十六)一同出谷(十五)淇水汤汤(二十)踏雪寻踪(二)顺势而行(三)暗卫暮烟(十六)母女(十一)比试(上)(十五)练剑风波(三十三)姑娘如花(十八)手帕之交(二十二)凄清新年(十六)古关悲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