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苏家覆灭

听到冯文慕念着“细君”的名字,清兰喂他喝水的手不由的顿了一下,细君?不是阿竺的原名么?他们……心间忽然一阵冰凉,冯文慕犹不自知,直觉朦胧中有个漂亮的姑娘,鼻尖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口中不由的就叫出了细君的名字。一股清凉的水从口中流进喉咙里,身体瞬间舒畅离开许多,“细君,你回来了是吗?”冯文慕喃喃的问着,清兰将他平放在枕头上,转身离开,“细君,别走!”冯文慕模糊看到那到倩影在转身离开,心急之下本能地伸手拉住那到倩影,手中的柔软让他心安。清兰在被拉住的那一刻心中一阵颤动,心突然不受收控制地怦怦乱跳起来,她想抽回手可是冯文慕抓的太紧了,他手指上因为长期握剑而磨出来的茧子刺的她的手微微发痛。

“别走……我不会让你去和亲,不会……”冯文慕低低地说着,转瞬有沉沉睡去。清兰想挣开他的手,奈何他握的太紧,清兰只得任他握着,将杯子随便放在地上,转回头便看到冯文慕那张紧皱着眉头的脸,肤色有点黑,脸庞有着同龄人所没有的坚毅,想是在军营练就的吧!将他身上的薄毯往上拉了拉,清兰端详着冯文慕,在心底暗叹,他其实长得也很英俊,不比阿竺那个萧羽差,如果没有意外,这个人就是将来要和自己携手一生的人……可是他的心底似乎有太多东西,不可能只放自己一个人。自从认识阿竺和萧羽后,清兰就在心里羡慕他们,虽然平时吵吵闹闹的,但是清兰看的出,萧羽和细君是相互喜欢对方的,而且心里只有彼此。不知道他们俩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他们现在在何方……

当沈允皓醒来的时候,入目的是一缕刺眼的太阳光,接着就看到清兰爬在冯文慕的桌子边,眉心平淡,嘴角微微上翘,右手被冯文慕握在掌中。冯文慕的虽然还再沉睡中,但是气色比起昨晚已经好了很多,沈允皓心中也大安。看到冯府的亲

卫歪在一边的椅子上,沈允皓上前拍拍他的脸,亲卫警醒的瞬间就跳起来准备拔刀,被他按住,示意别出声,然后二人轻手轻脚地往客栈的厨房走去。

清兰醒来后,见大厅中已没有旁人,自己的手还被那沉睡的人握着,想着父亲和亲卫一定看到了,不由心中微赧,轻轻掰开冯文慕的手,将手出来活动了一下,沈允皓和亲卫已经端着药和早饭过来了,喂冯文慕喝过药后,又喂了半碗稀粥,沈允皓说可以送他回去了,大概中午就能醒过来。亲卫本想邀请他们搬去军营,以便照应他家公子的伤势,又想到沈小姐是女儿家,住军营不合适,便只到了谢带着人离开了。

冯文慕果然在中午的时候醒了过来,看到是在自己的屋中,守在身边的是自己的亲卫卫旭,心中一阵失望,他犹记得昨晚模糊中看到的倩影,难道是自己在做梦么?

卫旭才没管那么多,见到他醒过来,高兴地问:“公子,你终于醒了!要不要喝水?饿不饿?我叫人送饭过来……”

“等等,”冯文慕阻止了卫旭,“昨天,谁救的我?”

“哦,是沈太医,嘿嘿,”卫旭挠挠头,“就是公子未来的丈人。”冯文慕抬眼看向卫旭,卫旭忙住了口,“还有谁?”冯文慕问出这句话后,心怦怦跳的更快了,希望能听到那个名字。

“还有沈小姐啊!”卫旭实话实说,“昨天军医也不知道为什么来的太慢了,要不是正好碰上沈太医和沈小姐,公子你可就……呸呸,属下说错话了!”他本来想说公子你就惨了,可一想这样说就是在咒他家公子,马上闭了口。

“没别人了?”冯文慕的脸色沉了几分,“还有谁跟沈太医他们在一起?”

“好像还有一个小男孩,好像是沈太医的弟子,今天早上才见到,昨晚没见到,”卫旭说到昨晚,忽然想起他家公子抓沈小姐手的

那一幕,当时他也听到公子在要水喝,只是那沈小姐离公子更近而且动作也快,他原本也想起身的后来看到公子抓了沈小姐的手,便不敢动了。

冯文慕见卫旭一幅欲言又止,脸上想笑不敢笑的表情就知道他隐瞒了一些事,当下没好气地说:“有话就说。”

卫旭原想逗一逗他家公子的,平时也开过玩笑,公子从来不生气,可是今日看到公子的冷脸,他也不敢再笑,立马把自己昨晚看到的如实讲了一遍。冯文慕听完在心中暗道:完了!沈清兰该生气了吧?!他到不是担心清兰生自己的气,他怕清兰会因此而误会细君,要是因此让她和细君之间闹矛盾那就不好了。

当他们赶到客栈的时候,沈允皓父女已经退房离开了,掌柜的说他们前脚刚回军营,沈家父女后脚就退房了。

“公子,怎么办?”卫旭看着怔怔立在大街上的冯文慕轻声问。“算了,回去吧,我要好好查查昨晚偷袭的到底是谁!”冯文慕捏紧拳头转身往军营走去。虽说不去管沈太医父女了,冯文慕还是写了一封道谢信派人送往京城沈家,他找不到沈太医和沈清兰,沈家的人一定能。

一个月后,信使给冯文慕送来了沈家的回信和一幅画像,沈清兰的画像。大公主刘淇的真迹,沁香斋的装裱,沈家人的意思很明显,冯文慕也懂。可是现在他不知道如何回应,好男儿志在四方,边疆还不安稳,他没心情考虑个人的事情。

因为这次蒙面人的偷袭,冯文慕查出辽州牧苏杉跟猃狁叛臣钟离绝的勾结,要出卖辽州城。冯文慕暗中收集证据又查出这写都是越国公苏坚在幕后指使,后来,阮洛寒来了一次辽州。入冬的时候,阮洛寒布的局终于收网了,越国公一家被软禁,所有权利被刘源收回,该杀的杀了,该流放的流放了,一切尘埃落定!在大陵国承传了三代的越国公一家覆灭了!

(本章完)

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初雨(二十六)原是暮橙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十八)抉择(二十二)定亲(二十九)恩人之子(二十八)签定今生(三)一扇潇洒(九)那时心结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二十九)恩人之子(三十一)还治其身(二十四)为君远走(十四)剑走偏锋(五)花名将离(上)(三十四)我是为她(四)初游上苑(三十八)苏家覆灭(三)和亲路上(下)番外 红狐之祸(二十八)计划(三十八)苏家覆灭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六)花名将离(中)(十二)齐聚京师(二十三)流水无情(三十)人选风波(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二十六)流光(十六)母女(十三)暮烟追到(十八)抉择(二)拯救苍生(二十五)出征(七)礼物(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十)雨夜倾诉(上)(九)又见“蜈蚣”(四)任性夜闯(二十七)决计回宫(三)一扇潇洒(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五)洛寒受伤(二十二)定亲(三十三)情定飞瀑亭(十六)古关悲笳(二十)踏雪寻踪(二十二)凄清新年(六)花名将离(中)(十三)暮烟追到(三十七)文慕清兰(十一)从别后,忆相逢(五)细君受伤(七)流苏呈雪(三)一扇潇洒(十五)细君病倒番外 红狐之祸(二十一)无功而返(十五)淇水汤汤(八)谷主回谷(十)长记洛阳春(二十七)郴山飞絮(十三)暮烟追到(十四)非你莫属(五)细君受伤(二十三)流水无情(十二)双花及笄(一)突变入宫(三十二)重临康州(四)周山采薇(十二)双花及笄(十七)初遇清兰(二十三)流水无情(二十八)计划(十二)双花及笄(七)流苏呈雪番外 苏扬(三十三)情定飞瀑亭(一)大火之后(十八)驿寄梅花(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十四)出宫(下)(三十四)我是为她(八)谷主回谷(三)一扇潇洒(三十五)艰难取舍(三)一扇潇洒(五)细君受伤(十六)母女(十七)云子闲敲(十)长记洛阳春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八)十年之约番外 情深不寿(三)暗卫暮烟(三十五)艰难取舍(一)惊天消息(三十五)艰难取舍(三十)时来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