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三遇灵鸽

来人正是洛寒!

细君满面笑容地跑上去拉住阮洛寒的胳膊,仰起脸道:“洛寒哥哥,你终于来了!”

萧羽皱眉走过来:“阮老大,为什么不让追上去?”

阮洛寒微笑不改,淡定道:“接应她的人就在不远处,此时追过去,你又把握将他们全杀了么?”

萧羽本来是猜到一点的,所以刚才暮橙去追他都没动身,此刻问阮洛寒,不过是看到细君太黏阮洛寒了,心里没来由的不痛快,便“找茬”。只是这“茬”被阮洛寒轻轻打掉了。

细君道:“既然这样,那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当下众人捡起马车上掉落的东西便出发了,车厢虽然坏掉了,但车板还在,还能坐人。萧羽骑着马,暮橙驾车,细君坐在车板上看阮洛寒站着不动,便道:“洛寒哥哥你也上来坐吧!”

洛寒道:“不用了, 我们分开走,我在暗处保护你们。”

细君皱眉道:“你不会又要丢下我吧!”

洛寒笑容微滞,想起上次自己害她掉崖,时候也没来得及解释,可是现在也不是解释的时候。叹口气道:“阿竺,我没有要丢下你!我的人就在五里之外,杜磊也在树林外候着,出了树林,我们换辆马车我再跟你解释!”他可没忽视马背上萧羽那快要起火的眼神,这小子真的对细君动情了?哈哈……舞谷主可以放心了!

“驾!”萧羽冷着脸先动了,细君看一眼萧羽,放开阮洛寒对暮橙说:“走吧!”阮洛寒一笑,纵身跃入林间。

待出的树林,果然见杜磊站在一辆马车旁,旁边还拴着两匹马。见到他们,杜磊松了一口气,上前对萧羽拱手道:“萧公子,少主吩咐属下护送公子与齐小姐。”

萧羽冷着脸道:“走吧!”

细君悻悻地换了马车,一路上不停从车窗向外张望,希望能看到阮洛

寒。

再说灵鸽,沈枫洒向她的麻沸散可是药箱里的全部,她勉力撑着用轻功赶到手下们集合的地方,来不及说一句话,就昏了过去。暗卫们见到受伤的灵鸽,甚是吃惊,从他们一起出任务来,还未见过灵鸽受如此重的伤。不由的心中对那要抓捕的小郡主刮目相看,也重新在心中衡量她身边的护卫了。

由于灵鸽重伤昏迷未醒,越国公府的暗卫们不敢擅自行动,便先派了人跟踪细君一行,不时传回消息,以待灵鸽醒来做决定。

这日灵鸽醒来,听手下的汇报,推测细君等人该是到聚仙镇了。便带着手下出发了。

同一时刻,细君一行在聚仙镇是的市集上看热闹,人流太多,竟跟沈太医和清兰沈枫走散了。眼看着时至中午,三人边先找了酒楼用餐。

灵鸽带着手下一身阴郁地走进德源轩,自打上次被细君逃脱,自己也身受重伤,加上越国公又飞鸽传书催促与斥责,灵鸽一直烦心。自加入越国公府暗卫以来,就没遇到过这么难办的事,偏偏对方还是小自己十多岁的小辈儿。按着之前的路线猜测,细君等人应该会经过聚仙镇,灵鸽快马加鞭的追赶,风尘仆仆赶到的时候已是中午。在手下小心翼翼的建议下灵鸽领着他们进了聚仙镇最好的酒肆---德源轩。

街上熙熙攘攘,门内也是人声鼎沸,看来生意不错。小二见有人来忙热情地上前招呼。身为暗卫的灵鸽习惯性的环视四周,一眼便看见酒肆东南角一桌上二男一女说笑着用餐,正是细君、阮洛寒和萧羽三人。今日也恰逢聚仙镇市集,他们三人跟沈允皓他们走散,眼见到了中午,细君直嚷嚷肚子饿,阮洛寒便带他们先来吃饭。

看见细君,灵鸽一路的疲劳顿时烟消云散,心下也轻松了几分,递个眼色给身边的人,几个手下便到楼外包围去了,心中默默地哀叹:这顿饭又泡汤了!

这边

,灵鸽推开迎上来的店小二,举步朝细君坐的那一桌走去,嘴角噙着冷笑道:“真巧啊,又见面了!怎么少了几个?”萧羽和阮洛寒也已发觉了灵鸽,不待她话音落下,便同时出手,一个将桌上的筷筒扫向灵鸽,一个顺手甩了几把飞刀便拉着细君起身走人。

灵鸽虽然带着伤,直觉却依旧灵敏,躲过第一波袭击后,刚直起身便见三把飞刀直扑面门,连忙做了一个后手翻,飞刀贴着她翻身的弧度直插入站在她身后的两个手下的肋上,惨叫声连起。

看见有人打架,刚才还大快朵颐的食客早一窝蜂的全散了,掌柜的与小二躲在柜台后双手护着脑袋直哆嗦,听着外面的打斗心里疼的要命。此时,萧羽三人虽先发制人躲过了灵鸽,却被灵鸽事先布置好的包围给阻住了去路。当下,阮洛寒抖开扇子,转身迎战灵鸽,萧羽则护着细君与灵鸽的手下且战且退上到了二楼。

若不是灵鸽重伤未愈,莫说是阮洛寒,就是再加上萧羽和细君也不是对手。今次阮洛寒料定灵鸽重伤未愈必定使不出全力,便想以攻为守先发制人,毕竟这样做气势上也会高过对手一筹,脸上依旧挂着温润的笑,对灵鸽道:“前辈,你重伤未愈还是莫要打了,不然,人家要说我不尊老了!”

灵鸽听到阮洛寒称她“前辈”已是气的打颤,她是年长他几岁,但也不至于称“前辈”呀!再说他们这种敌对关系,阮洛寒这声套近乎对她来说实在是讽刺!而细君和萧羽在二楼听到阮洛寒如此说,即使打斗着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灵鸽气的也什么都不想了,举剑便刺,阮洛寒刷地合起扇子,飞身而动,脚在地上一踏,踩着方桌借力一个旋身,躲过长剑,飞身跃到到灵鸽身后,如此良机阮洛寒怎会放过,使折扇击向灵鸽后心,不料灵鸽早有防备,只是左手背到身后用剑鞘挡了阮洛寒的攻击。细君在楼上看到只拍手叫好!

(本章完)

(十三)出宫 (上)(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二十五)茶楼听书(二十六)原是暮橙番外 情深不寿(十三)出宫 (上)(八)谷主回谷(十二)齐聚京师(九)那时心结(十九)离别(十一)莫名其妙(十八)抉择(十七)云子闲敲(二十七)决计回宫(五)花名将离(上)(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一)惊天消息(二十九)恩人之子(十二)京畿三百里番外之紫绮蓝芙(三十四)江湖太医(五)洛寒受伤(二十五)茶楼听书(十六)追女秘笈(三)罪臣之女(二)拯救苍生(八)到访(二十六)流光(十四)剑走偏锋(十四)剑走偏锋(十二)比试(下)(三十三)情定飞瀑亭(五)洛寒受伤(二十)证人重现(十一)雨夜倾诉(下)(四)初游上苑(二)拯救苍生(三十四)我是为她(十七)红豆缘(二十四)原来没忘(四)周山采薇(二十五)出征(六)温暖农家番外 情深不寿(十四)出宫(下)(十五)练剑风波(十六)追女秘笈(十四)出宫(下)(一)惊天消息(十七)云子闲敲(三十四)我是为她(十九)离别(二十一)白跑一趟(十六)母女(十二)京畿三百里(二)和亲路上(中)(十)雨夜倾诉(上)(十二)双花及笄(二十四)为君远走(五)洛寒受伤(九)眉目(二十)证人重现(二十五)茶楼听书(十七)云子闲敲(十三)玉笛同心(二十三)换人和亲(六)梨花虚言(十六)母女(十六)古关悲笳(二十八)签定今生(三十二)所谓三生(下)(八)谷主回谷(一)大火之后(十九)离别(三十五)艰难取舍(二十九)玁狁使团(二十)踏雪寻踪(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四)初游上苑(十)长记洛阳春(九)眉目(三十一)还治其身(四)初游上苑(十)长记洛阳春(二十三)冬雪(二十二)凄清新年(二十六)流光(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证人重现(二十一)红狐(二)和亲路上(中)(十四)剑走偏锋(三十五)萧羽归来(十四)出宫(下)(二十六)原是暮橙(二)勤武苑初见(十三)玉笛同心(三十七)文慕清兰(二十五)出征(三十五)艰难取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