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无功而返

永平七年在江都王府上修花园的村长的儿子,名字叫做黑牛,村子被灭的时候,他还在江都王府修花园,躲过了一劫。事后,压下满腹伤心与仇恨,凭着一身花匠手艺和精湛的瓦工活,获得了大小官员与大户的青睐,谁家的花园坏了遍请他去修,谁家养的花啊树啊有毛病了,也请他去修,现在他可是康州成中有名的匠人。可就是这么一个有名气的匠人,突然之间被人翻出了旧年往事,引来了当年那“恩人”手下的追杀,幸好,遇到了萧羽。

萧羽以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少侠身份救了他,帮他治了两天的伤都没问他为什么被追杀。当黑牛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时,萧羽回了他一段气死人不偿命的话:“我救你就是顺手的事,我管你是因为什么被人追杀!我知道的越多越危险,以我的侠义心肠说不定等你伤好了,忍不住你的请求还得做你的保镖。我才不要,我还要去游历江湖呢!”

黑牛呛的脸红不已,便竹筒倒豆子般地说出了自己的深仇大恨。没办法,身份暴露后,他的确很需要一个保镖,面前着看起来正义感很强的少侠是不错的人

选。萧羽听完黑牛故事后,皱眉不语,脑中却在急速推测:“强盗”灭了逐风村,江都王追了两天一夜灭了“强盗”,在普通百姓看来,江都王替逐风村的村民报仇了,做的很威武,很解气。开始对于逐风村的遗民来说,江都王的举动有些欲盖弥彰,他们会有另一种可能的猜测,逐风村曾经偷偷记录江都王的行踪,说不定江都王知道了,所以派了“强盗”灭村,然后自己在带人追捕“强盗”,说是报仇,实则还是灭口!萧羽想到猛地打了个激灵,看向黑牛:“你去找江都王报仇了?”如果是,难道江都王被害就是这黑牛在幕后与苏府联的手?可也不对呀,黑牛在官员和大户那圈子里的名气再高,也不会入了苏府的眼,这

个案子还有谁参与?

黑牛听到萧羽的问话后苦笑一下:“少侠倒是个聪明人,我当年的确是这样想的。我爹说,在认定一个人是坏人前要有足够的证据。我觉得江都王是害我们村子的幕后黑手,可是我没有证据,于是我潜在江都王府两个月,一边找证据,一边准备为全村人报仇。可是时间越长,我越觉得江都王不是坏人,他在府中的样子跟在民间的样子没有差别,不是那种笑面虎,也不一个冷血的人。我看着他和家人相处时的样子,明白了他是一个真性情的男人!‘强盗’幕后的主人不是江都王,我便离开了王府,另找他法。”

“那你为什么不离开康州到京城去找那个‘恩人’呢?”萧羽问,“至少在京城能找到他的几率更大,不是吗?”

黑牛再次苦笑:“到京城去几率是大,但是我对经常不熟,而且一点依靠都没有,在康州就不一样。这里的一切我都很熟悉,而且相信那个‘恩人’一定还会再来康州的!”

“哦?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这个,‘恩人’第二次派来的年轻人的令牌在我手上!”黑牛从怀中取出一块黑色牌子,紧紧握在手中,向着萧羽的方向伸直手臂。萧羽的眼光扫过来,不由的眼皮一跳,那黑色牌子上有一圈暗金色的花纹,花纹正中刻着一个方方正正的“苏”!

黑牛没有注意到萧羽的反应,自顾自地堆救命恩人说着这令牌:“当年,李老头提醒父亲后,就让人偷了那年轻人的令牌送到我手中,因为我当时在江都王府,原想着看能不能通过王府的人辨认一下这牌子是京城那个达官贵人的,我父亲他们好根据这个判断‘恩人’那些话的真假。谁知,最后竟成了,竟成了……”竟成了能找出灭村的幕后黑手的唯一线索,萧羽在心里默默地替黑牛说完。

萧羽想了一阵道:“你

现在还有地方可去么?”

黑牛重重地叹了口气,神色哀伤地道:“没有。今日若不是遇到少侠,我恐怕早就命丧黄泉了。追杀我的人肯定会继续追杀我,我哪里还有容身之地?!”

萧羽道:“我本不想多管你的事,但你既然说了你的故事,且其中与江都王多有牵涉。实不相瞒。我家又与江都王有些渊源。如若是信得过我,我们就合作吧!”看黑牛一脸不解的样子,萧羽继续道:“我想灭你们全村和谋害江都王的幕后黑手定是同一个人,我本就在查江都王的冤案,也许我可以从你手上那块令牌找到线索!两个人合作,总比你一个人瞎头瞎脑地乱撞要好,而且你现在的处境也很危险。我们合作,这样也能早日为江都王洗刷冤屈,为你们全村人报仇。”

黑牛想了一阵,觉的面前这少年的话可行,自己现在却是连自保都成问题,而且直觉告诉他,跟这个少年合作,他们村的仇恨一定可以早日得报!“行,兄弟,我信你!”黑牛坚定地说,既然选择了相信,他便自动改了口,唤起了萧羽“兄弟”,这关系一下子便拉近了。

萧羽点点头,又看看天色,说:“今天就先在这里休息一晚上吧,明天我带带你换个更安全的地方。”

第二日,萧羽带黑牛去了郴州辖下的一个小镇,那里有阮家药馆的分馆。安置好黑牛,萧羽带着那块刻着“苏”字的令牌离开了。他要回一趟东谷,虽说没有找到有力的证人,这一块令牌的力量也太小,不足以成为执政越国公府的有力证据,但是萧羽心里惦着一个人,这段日子很是想念的那个人。

春天已经来了,离东谷那株流苏开花的日子也很近了,他必须赶回东谷去,哪怕这样无功而返会被父亲责罚他也要回去,回去兑现给她的诺言,回去陪她看梨花覆满东谷,回去看流苏呈雪,香满心间。

(本章完)

(四)三遇灵鸽(三十)人选风波(十一)从别后,忆相逢(二十八)计划(十八)抉择(十八)驿寄梅花(五)细君受伤(二)和亲路上(中)(十九)皇后中毒(二)顺势而行(十七)云子闲敲(十二)京畿三百里(三十六)夜袭辽州(十一)比试(上)番外 妙手难回春(十六)追女秘笈(二十五)茶楼听书(三十一)还治其身(十七)云子闲敲(三十一)所谓三生(上)(二十二)凄清新年(十七)红豆缘(十八)手帕之交(八)燕啄花间(六)梨花虚言(二十四)为君远走(三十)时来运转(二十七)决计回宫(三十八)苏家覆灭(六)花名将离(中)(二十九)以其之道番外之紫绮蓝芙(十五)回朝(二十四)原来没忘(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六)花名将离(中)(三)和亲路上(下)(八)到访(二十六)原是暮橙番外之紫绮蓝芙(二十六)原是暮橙(十四)非你莫属(四)周山采薇(三十三)姑娘如花(二十三)冬雪(一)突变入宫番外 妙手难回春(三)罪臣之女(一)和亲路上(上)(二十二)定亲(三十三)情定飞瀑亭(十二)京畿三百里(二)拯救苍生(二)勤武苑初见(十七)云子闲敲(二十六)原是暮橙(十二)齐聚京师(二十二)凄清新年(三十四)江湖太医(七)人选内幕(十三)出宫 (上)(二)顺势而行(五)洛寒受伤(十五)细君病倒(六)父债子偿(三)和亲路上(下)(三十)人选风波(十五)细君病倒(二十五)出征(二十一)红狐(十五)淇水汤汤(三十四)我是为她(三)罪臣之女(九)又见“蜈蚣”(十九)心同谁诉(二十八)签定今生番外 红狐之祸(二)顺势而行(十九)皇后中毒(十四)剑走偏锋(九)名正言顺(一)大火之后(七)人选内幕(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九)又见“蜈蚣”(十三)暮烟追到(二十八)计划(七)流苏呈雪(八)十年之约(十七)红豆缘(三十一)所谓三生(上)(十六)阮家药铺(十六)阮家药铺(十五)细君病倒(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三)暗卫暮烟(十四)出宫(下)(七)人选内幕(三十六)夜袭辽州番外 红狐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