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大家都真诚点

在完成了三月的搬家工作,并测试之后,宁为选择了一个黄道吉日,搬回了自家小区。当然宁为选择黄道吉日的方式跟其他人略有不同,并不是从万年历上挑选了个日子,而是让三月通过天气预报,大气流动,等等消息综合以后挑了近期一个晴朗的好天气。

虽然不是节假日,两姐妹都在上课,但当打开家门的那一刻,宁为还是感觉到了满满的幸福感。

跟他和余兴伟一起住时候完全不一样。客厅被打理得井井有条,窗明几净,沙发套上甚至找不出一丝褶皱。茶几上整齐的摆放着洗好的水果,电视遥控器被放进了大概是双十一专门购买的盒子里,这个宁为有印象,因为他在那天他还专门让三月搜集各大电商的数据,帮江同学整个寝室做了一份最优化购物攻略……

客厅的飘窗上多了一个花瓶,插着两支绿色的枝牙,是的,不是花,枝条上有几片新鲜的绿叶,起码看着挺舒服。地板同样很干净,一尘不染的样子,两双女款的棉拖鞋摆放在门口处的鞋架上。

wωw. tt kan. ¢ O

实在不忍心跟以前一样直接踩进去,宁为打开鞋柜,果然给他准备好的新拖鞋已经安安静静的躺在柜子里。 wWW✿ т tκa n✿ C〇

老老实实的换了鞋,提着箱子先是走进自己的房间,这里也已经被整理得干干净净,木质地板像是翻新了一般,之前上面的黑印都看不到了,床上专门铺了床罩,打开衣柜后更是让宁为汗颜,之前他都是直接乱塞的衣服全部叠得整整齐齐的,一开柜门还能闻到股子清香。

看到这一幕,甚至让他不太好意思直接把箱子里带回来的衣服给直接塞进去,索性干脆就把箱子丢到柜子边宁为便溜出了房间,先是跑进关着的书房看了眼,几乎跟他走的时候差不多,大概就是擦了擦桌子,本来随意桌子上随意摆放的稿纸都被整理成了一叠,放在桌角。

最让他有感觉得还是厨房了,整个厨房明显经过一次大扫除,收拾得焕然一新,之前缺的各种厨具也全给补齐了,还多了个微波炉,这甚至让他产生了种错觉,他压根不是在京城,而是回到了郾城的家一样。

他转了这一圈后,余兴伟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我去,这是三楼啊?宁总,在不?我没走错地方吧?”

“等等,你先别进来啊!”大声应了一句后,宁为才从厨房走出,余兴伟正提着两个更大的箱子站在门口发愣。

“我这也不敢进啊?以前沙发好像不是这样的啊?”

“这是新买的沙发套,没看出来吗?”

“嘶……真没看出来,我刚才真以为来错地方了呢,跟现在比起来我觉得以前这里简直像狗窝。”余兴伟很中肯的评价道。

“呵呵,啥叫跟以前比起来?跟这里比起来,难道你现在住的地方就不叫狗窝了?”宁为鄙夷的看了眼余兴伟,毫不留情的拆穿道。

“咳咳,那啥,宁总啊,我多少隔两天还会收拾一下,比如扫扫拖拖,抹抹桌子什么的,到是我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您好像连扫把都没碰过吧?”

余兴伟争辩了一句,恰好戳中宁为的软肋……

别说扫把了,宁为仔细想了想,真要说起来自从来到京城买了房之后,他就彻底放飞自我了,来京城也好几个月了,他好像连被子都没叠过一次。当然以他的身家,就算请个保姆问题也不大,只是就宁为来说不太喜欢不熟悉的人在自己家里弄东弄西,而且之前他好像也没太在意过关于卫生的问题。

“余哥啊,真不是我说你,这能放一起比吗?问题的关键在于我有个贤惠的女朋友,你可没有啊!所以我不碰扫把是有理有据的,因为有人会帮我处理这些事情,但你偶尔碰一次扫扫地、拖拖地,那就是懒呐!单身就要有单身的觉悟嘛。”宁为理直气壮的反驳道。

事实胜于雄辩,看着眼前的客厅,余兴伟发现他竟然找不到理由来反驳,只是眼珠一转问道:“哎,说到这个宁总啊,江同学不是有个妹妹嘛,要不等她高考完了,你给我介绍介绍?”

“禽兽啊!?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晨露才上高中啊!”宁为瞪着余兴伟说道。

“不是说了等高中毕业嘛,哈哈,当我没说,那啥我先下去了哈,别让司机等太久了。”最终余兴伟还是在宁为怒视中败下阵来,把手里的箱子放到了客厅里,门都没进,扭头便走。

好吧,其实到也不是真的很生气,宁为只是单纯觉得江晨露考虑这种事情还太早了一点。等到江晨露大学毕业了,余兴伟还是单身,两个人又能看对眼的话,到也不是不可能的,不过其中限定条件太多,宁为觉得真实现不太可能。

把装了笔记本电脑跟显示器的箱子搬进了书房,宁为看了眼时间,才刚刚九点半,宁为拿出手机登陆了学校的课表系统,调出了江晨霜的课表。

难怪人不在,今天早上一共四节课,一、二节是微观经济学,接下来三、四节则是线性代数,第三节课是十点十分正式上课,上课地点在经济学院302教室。看了这个课程安排宁为决定去给江同学一个惊喜。

飞快的冲进洗手间洗了把脸,又换了套衣服后,宁为便离开了家,然后直奔经济学院楼。

走出家属区,经过外国语学院,跟中国语言文学系就到了经济学院东门,其实从距离上来说宁为买的房子距离经济学院更近一些,对面就是光华学院,要去京城国际数学研究中心报道,还得走到经济学院跟光华学院中间的镜春路上,向西走好几百米,中间要经过哲学院跟李兆基人文学院裙楼。

距离近,时间自然卡得刚刚好,等宁为走进教学楼,正好是十点过七分,还有三分钟上课。以他在江大读书的经验来看,距离上课只剩三分钟时间的时候,大部分同学应该已经老老实实在教室里找好了座位,事实也的确如此。等宁为上到三楼的教室后门瞅了一眼,教室已经差不多要满员了。

因为线性代数属于公共课,能容纳一百多人的教室基本上已经满员,只剩下后两排还有零散的座位,不过宁为还是只用了一分钟便从上百个背影中找到了江晨霜坐的位置。

唯一麻烦的是,江同学的位置比较靠前,左边第三排第二个位置,而且江同学前后左右所有位置都已经坐满了人,好吧,这才是正常的,有人说判断一所大学的地位,只要从上大课时的人数以及前排跟后排位置对比就能看出来。显然燕北大学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

但这当然难不住宁为,既然决定要来陪江同学上两节课,他就已经不打算要脸了。网络上有句话说得好,只要自己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趁着上课的老师还没来,宁为飞快的走进教室垂着头走进教室,来到第三排,轻轻敲了敲桌子。

坐在座位上正在翻书的汪佳盈略有些恼火的抬起头,看到宁为的时候顿时愣了愣,不自觉的发出一声轻呼:“咦?哇……”

清脆的声音也惊动了她旁边的几个女生,正趴在那里做题的江同学仰起头,看到宁为也是一愣,江同学旁边的郗雨漩跟前后的同学也是同时一愣:“宁博士?”

“你怎么来了?”江晨霜愣过之后懵懵的问道。

“陪你上课啊!我们坐后面去?刚看了后面还有连一起的两个位置。赶紧的,等会老师来了在换位置就尴尬了。”宁为指了指后排的位置。

“啊?哦!”江晨霜手忙脚乱的开始收拾桌上的书本跟草稿,这动作也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班上不少人的目光都开始向宁为这块集中。

毕竟这个时候同学们大都已经做到了位置上,此时硕大的教室里也就宁为一个人站在走道边上,特别醒目。更别提宁为还是学校里的大名人……

“宁博士,要不你坐我这儿吧,我去后面吧?”

汪佳盈愣过之后,果断的站了起来。宁为认识这女孩,江晨霜的室友,他去帮江晨霜搬东西的时候见过。

“这样好吗?”宁为问了句。

“要不你再请我们寝室吃顿饭?”汪佳盈立刻说道。

“请你们吃十顿,顺便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天天缠着他,保证线代不会挂科。”宁为立刻开口道,说这话的时候,他想到了还在单身的余兴伟。

“成交!”汪佳盈飞快的答道,然后随手拿起书,朝着教室后排走去,宁为也毫不客气的坐了上去。

一切都进行得刚刚好,宁为回头看了一眼,汪佳盈刚坐到位置上,教现代的中年教授便从教室前门走了进来,巧了,这位金融数学系的施姓副教授宁为正好认识。好吧,实际情况是在数研中心呆得久了,跟数学相关的教授宁为大半都见过了,自然便也认识了。

宁为侧头看向身边的江晨霜,发现这个傻丫头此时明显有些紧张,两只手不知道放到哪里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干脆很有侵略性从桌下直接拽起了江同学的左手,攥在手里,然后正襟危坐的看向讲台。

眼角余光能看到傻丫头整个人都僵了一下,下意识的侧头看了他一眼,这才抬起右手,拿起笔看向讲台的老师。坐在江同学身边的郗雨漩完整的看到了这一幕,然后憋着笑,也看向讲台。

三人都没什么毛病,不过当讲台上施教授准备好了可见,干咳了两声准备讲课时,却发现班上气氛似乎有些诡异,好多人都不自觉的朝同一个方向看着,就连前排的都有孩子不时的回头瞅上两眼,便也朝大家关注的方向看了眼,第一眼似乎没什么不对,刚打算讲课,突然觉得有个一本正经的男生看着好像有点眼熟,然后又看了一眼,这次确定了。

“咳咳,我说今天大家都在瞅什么呢?这是什么情况?我说小宁啊,不是田导派你来考察我的教学质量吧?”施教授看着宁为问了句。

“噗,哈哈……”教室内传来一阵欢快的笑声。

“当时不是。施教授,我就是突然觉得自己线代这块的基础需要补足一下,听说您教的线代非常优秀,所以专门来听听的。”宁为很认真的说道。

“嘶,哎呀,小宁这话说整得我今天还真有点不会了。”

施教授瞟了眼宁为身边垂着头的女孩,笑了:“你要这么说还真把我整不会了。算了,咱们之间还是真诚点,我知道你最近一直忙着超算中心那边的事情,很久没回来乐,田导不同场合说过不少次了,所以你今天为什么来,我很清楚。所以我不点破你,等会万一课堂上哪里讲得不好,你也不准出去乱说啊。”

“好了,同学们,大家注意啊,今天两堂课讲完之后大家就要迎来期待已久的期中考试了,正好我们数院知名的宁为博士来到了班上,如果你们之前学习的内容还有什么不懂的,今天课后可是有个绝佳的老师可以请教了。鲁教授的助教一般都在数院活动,可是很少有机会给咱们经院的学生讲解的,你们可要抓住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能让他轻易就跑了。”

说完,压根不理宁为哭笑不得的表情,施教授便一本正经的打开了课件,正经的开始上课:“好了,现在正式上课,这堂课我们要讲的内容是子空间的交与和,直和,以及同构关系,上堂课大家已经了解线性空间的基本概念,比如四个基本子空间,那么当……”

“我亏大了啊,明明就是想来看看你,结果碰到要期中考试,你说等会下课了,不会真有人很多人围着我问题吧?”上面讲着课,宁为冲着身边的女孩低声问道。

还没等江同学吭声,旁边一张稿纸被推到江同学面前,江同学瞅了一眼,然后默默的推给了宁为,宁为瞅了一眼,然后有些晕。

正说着呢,就有人让他帮解题了,不过侧过头看着江同学同寝室那位大姐的笑脸,宁为只好先松了江同学的小手,拿起了笔……

事实证明,上课的时候跑来秀恩爱是错误的。

234 压力山大293 我又有个想法!284 热点太多,热搜快不够用了225 华夏数学年会275 今晚通宵,测试手搓芯片261 当爱情败给了现实128 大四学神平平无奇的一天(求月票啊!兄弟们!)202 挡不住的气运213 这是江大要爆发的节奏吗?181 你是怎么做到的?275 今晚通宵,测试手搓芯片132 临近毕业的重要指点323 后浪才是真浪067 测试开始246 你还是老实点吧010 威逼利诱三江及上架感言173 数学,无所不能119 满誉归途162 天才科学家跟公主045 画风变了210 是谁,走漏了风声?037 刺眼的两行字013 吃播潜质258 为了世界和平啊318 不等式再现037 刺眼的两行字299 拼尽全力,只为善良271 给他们现在,我们赢得未来071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305 他不俗谁俗130 好巧的毕论选题027 你被挂了195 其实他不记得了!017 不能惯着的兄弟148 觉醒的使命感216 压力山大285 论本色出演的重要性321 大科学家的烦恼224 大家都真诚点315 燕北大学的号角272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267 不同的关注点011 想发篇SCI不容易啊205 总有许多不对劲236 暴风雨前的准备工作167 获奖后的三句感言188 挖人的正确姿势169 三月升级后的蜕变038 见猎心喜的教授们091 有能力的才能当爸爸!039 学神是我室友212 提前结束的假期244 这奖到底谁拿?306 第三阶段三江及上架感言228 史上最年轻获奖者的最短记录139 终于,毕业了306 第三阶段061 原来是鸡血而已012 一篇论文的环球旅行306 第三阶段312 当光芒已经耀眼125 一位数学家的告别(求月票)269 技术威慑016 超高的效率!138 男人心思不能猜的059 内卷,原来是从读研开始305 他不俗谁俗182 闲着多劳271 给他们现在,我们赢得未来280 三月,你要保持善良啊!110 这里是思想碰撞场253 全是骚操作013 吃播潜质092 从大洋彼岸寄来的OFFER118 你管它叫智能鼻祖?153 往大了说,有种为国贡献的方式是……179 还是本性太过纯良115 关于随机算法跟人工智能的探讨119 满誉归途294 高手都在大气层293 我又有个想法!252 叛了!091 有能力的才能当爸爸!253 全是骚操作309 吾辈楷模142 师兄,别这样!120 该有的荣誉不能少283 总想搞大事情的科学家018 屋漏偏逢连夜雨315 燕北大学的号角092 从大洋彼岸寄来的OFFER160 他就是救世主!311 好说话的老板011 想发篇SCI不容易啊065 来自主编助力037 刺眼的两行字248 危险?危险!303 彩虹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