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 反其道而行的苏宁

宴稚镜走了,苏宁亲自送她走的。

嘴里嚷嚷着姜常念对他们叔侄俩有恩,什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绝不能忘恩负义的伤害凰界弟子。

义正言辞,信誓旦旦,摆足了正人君子的风范。

然而私底下的挤眉弄眼,就差明着开口夸赞自己的演技如何了得了。

宴稚镜哭笑不得,拱手拜别。

她并未返回狩猎小队,而是直接离开葬魔山脉回归外界。

姜常念的嘱咐,内应的身份,随着苏宁此番刺杀失败,无疑是将她彻彻底底的暴露在众人眼前。

继续留下来,不仅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会成为上官穹等人掣肘苏宁的筹码。

思索再三,她决定当一次“懦夫”。哪怕沦为仙界笑柄,亦不能坏了自家师尊的大事。

“不管你是苏宁,还是轮回转世的姜半圣,我都希望你能活着出去。”

“因为,我从没见过师尊这么在乎一个人。”

“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或许,也是最后一个。”

轻声细语,黑袍鼓动。

宴稚镜的身影急速前行,很快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葬魔山脉外,云端之上。

滔天杀意弥漫半空,于氤氲雾气中宣泄,翻滚如潮。

那些原本将这场狩猎看做游戏,意在闲暇之余打发时间的至尊大佬,此刻一个个气急败坏的飞出云层。

脸色铁青,神情阴郁。远远的眺望光幕虚影,恨不能将身在其中的苏宁碎尸万段。

“呵,好,好一个天道立誓,好一个执念到心魔一步之遥。”

“借命为引,逼的我等心境徒生杂念。”

“小子,你不是在置之死地而后生,你是在自寻死路。”

火玄帝尊大肆咆哮道:“老夫虽不能亲自对你动手,却不代表没有办法让你从仙界消失。”

“区区凡胎肉体,至今未入真仙,你拿什么跟我斗?”

“洛尘保不住你,八百仙界也无人能保住你。”

他怒不可及的厉声长喝道:“老夫一心追求圣人大道,谁敢坏我心境,谁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一旁,“稳坐钓鱼台”的云决帝尊手捧杯盏,小口浅尝道:“急什么?那孽障是否能活着走出葬魔山脉都成问题,你还怕他异想天开的算计我们?”

“不相信你的宝贝徒儿祝火炎,总得相信我门下弟子上官穹啊。”

“他们两人联手,可不是猪脑子的薛锐能相提并论的。”

“另外,半年为限的狩猎期勉强过去三分之一,时间上绰绰有余。”

“静静心心喝茶,安安稳稳看戏,我保证,苏宁一定会死在葬魔山脉。”

“如你所愿,再无后顾之忧。”

最后的一句话,他说的很轻。

嘴唇上下起伏,改为秘术传音。

火玄帝尊目光闪烁,报以质疑语气道:“你确定?”

云决帝尊胸有成竹道:“数千年的交情,我几时骗过你?”

“来,喝茶喝茶,产自云雾山的那棵老茶树,底蕴厚着呢。”

火玄帝尊踱步走回云间,盘膝端坐道:“我还是不放心,要不你说说具体计划?”

“对付苏宁的底牌在上官穹手上?还是你在葬魔山脉另有安排?”

云决帝尊正想答话,不远处,寂空帝尊飞了过来,径直落在两人对面道:“同坐一条船,想来没必要瞒着我吧?”

火玄帝尊扭头吐了口痰,呵呵怪笑道:“那个薛锐,你趁早逐出师门,别特么留在寂空仙界丢人现眼。”

“两百六十六人的队伍,被他折腾的一干二净。”

“若非我家炎儿与上官穹及时赶到,他有九条命都不够苏宁杀的。”

“真仙五品的亲传弟子,被小世界的蝼蚁随意拿捏。”

“哼,我没笑,老夫笑不出来。”

寂空帝尊满脸黑线,嘴角直抽抽。

他本就不善言辞,这会事实摆在眼前,哪还找得到合适的理由争辩?

理屈词穷,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云决帝尊放下杯盏,恰到好处的充当和事佬道:“行了,自己人,何苦互相嘲讽?”

“上官穹,恩,进入山脉之前,我利用秘术将三式杀招封印在他体内。”

“只要苏宁敢堂而皇之的现身,正面与上官穹交手,那他就必死无疑。”

火玄帝尊皱眉道:“就这?”

“实际情况你看到了,苏宁施展的分身术,将所有人玩的团团转。”

“分身毁灭,本尊不伤分毫。”

“逆天之处,几乎堪比传说中的半圣神通。”

“你准备的杀招再厉害,找不到他本尊藏匿之处,一切形同虚设。”

寂空帝尊附和道:“不错,我不相信这等高深术法-会是洛尘自创。”

“十有八九……”

他身体前倾,小声说道:“我怀疑与姜临安有关。”

“当然,这仅代表我个人观点,暂且没掌握实质证据。”

火玄帝尊鼻息加重,斜眼偷瞄姜常念所在的方位道:“还要屁个实质证据,凰界女人的态度不言而喻。”

“苏宁若不是姜临安的轮回转世,她用得着亲力亲为压制八百狩猎者的修为?”

“再则,乔晚棠那边着实古怪。”

“一会对苏宁暗藏杀心,一会又主动示好洛尘。”

“这女人,我是真看不懂她了。”

“要么脑子缺根弦,要么,她洞悉了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云决帝尊摆手,强行打断两人的闲聊道:“回归正题,苏宁已抵达森林中心地带,前无出路,后无退路。”

“上官穹与祝火炎步步紧逼,他除了正面硬扛,想方设法的突破重围外,便只剩下进入森林深处这一条路。”

“森林深处,是那尊真仙九品的大妖王的地盘。”

“往前走是死,往后退也是死,你们猜那小子会怎么选?”

火玄帝尊眼前一亮,哈哈大笑道:“面对真仙境的大妖王,断无活路可言。”

“强闯狩猎小队的话,九死一生。”

“我要是苏宁,宁愿九死一生,凭借分身术尝试突破重围,也不要去冒犯真仙九品的大妖王。”

云决帝尊得意道:“瞧,这不就和上官穹撞上了?”

话音未落,密切注视光幕虚影的寂空帝尊突然开口惊呼道:“见鬼,苏宁竟反其道而行。他,他冲进妖王地盘了。”

云决帝尊猛地抬头,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

第五百二十八章 雷劫气息第七百八十三章 白柚再现第两百三十三章 那一年那一日第五十九章 生日宴会第三百三十章 小孩子才做选择第五百四十六章 长生术第六百七十四章 互相试探第五百零三章 爸有钱第五百七十四章 孩子的哭声第七百一十二章 有点东西第八百二十二章 我讨厌苏宁第四百一十章 给您送终第四百九十三章 小祖宗喝水第三百四十七章 缘由真相第四百八十六章 活个七个月第六百四十四章 黑夜下星阑再起第七百五十八章 他的一生第五百三十四章 英雄好汉第两百二十六章 你来我往第六百六十六章 天黑了第七百二十章 双方谈条件第两百一十五章 是我对不起他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困阵中第一百五十九章 龙龟望月穴第八百二十七章 和你平分第五百零六章 多说无益第六百三十五章 第一战开始第两百三十八章 佛门七叶果第一百五十九章 龙龟望月穴第三百二十七章 红鱼的转变第五百五十五章 上奏九霄第两百八十八章 执一缕红线第一百九十七章 苏星阑叛出昆仑第五百九十五章 会苦一辈子第一百二十五章 二伯有麻烦第六百八十四章 卑鄙的苏宁第五百七十三章 闯就是了第七百四十六章 反其道而行的苏宁第五十九章 生日宴会第四百零九章 夏白柚的男人第三百九十六章 离间计第十四章有只苍蝇第八十八章 师徒缘分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是你师叔第十一章一碗鸡蛋羹第两百六十章 静月的故事第一百六十九章 等不起了第七百零一章 受命于天第六百四十章 道门举动第七百六十四章 长笑收徒第七十二章 周密布置第十四章有只苍蝇第八十二章 我叫苏童鸢第八百章 差距太远第四百九十一章 买房和买镇第七百八十二章 段自谦的用意第四百五十五章 初次见面第两百零三章 一点都不像第五百六十章 一枚桃核第四百五十七章 京都局势第两百一十章 八大长老第三十章 自损八百第四百六十八章 千山屹立不倒第二十七章 我就是野种第七百三十九章 有师当如洛尘第六百六十四章 不渡劫的十八层第一百三十三章 白天鹅与癞蛤蟆第三百四十三章 差一点点第六十一章 倒霉的陆藏第四百六十八章 千山屹立不倒第四百九十二章 六脉之首第四百九十七章 清理门户第四百八十二章 明显赚大了第六百八十七章 锦瑟寻人第五百八十章 瞒天过海第五百四十七章 羞愤的刁梵音第三百五十章 坑弟狂魔第三百章 天下第七第一百二十二章 石狮生灵第五百八十二章 可爱的灵溪第八百零三章 睚眦必报的苏宁第四百六十四章 谁是姬青螭第二十六章 山下野狗第三百六十二章 妹妹坐船头第八十章 苏家苏宁第七百八十章 弱小的苏宁第七百八十六章 凰界邀请第三百九十七章 第三峰和第四峰第七十七章 苏家疯子第五百六十二章 狐妖和菩萨第一百九十七章 苏星阑叛出昆仑第七百九十一章 水韵画舫第两百零七章 眉心有东西第五百零四章 没活路啊第六百四十四章 黑夜下星阑再起第四百一十三章 顺风和顶风第一百四十六章 澹台锦瑟第两百三十六章 因为你帅第三百七十九章 昆仑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