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两位老祖的算计

虚空深渊,动用破界珠的段自谦本想逃往三千小世界,全如姜临安说的那般,意在拖延。

拖够半柱香,拖到杀戮之术运势衰退展开反击。

奈何人算不如天算,他小看了姜临安的一缕神魂,更小看了这鲜血为引尸骨铺路的第九式杀招。

心神锁定,神通生灵。

姜临安神魂消散,不代表他施展的杀戮之术会因此一同消散。

空间被封锁,四方血气环绕成柱,结成两米多高的牢笼。

阻拦了段自谦的去路不说,还让本该生效的破界珠直接失去效果。

破界破界,停留的星界难以破开,主人又如何穿梭一界往返?

“该死……”

段自谦乱了分寸,接连轰打血气牢笼。

文骨笔,十八道杀阵,自身领悟的七式神通,各类威力巨大的仙术。

但凡能用的底牌,被他一股脑的祭出。

遗憾的是,无论他出招多少,是否竭尽全力,那看似稀薄覆盖的血气就是不动分毫。

“圣人第九境,姜临安。”

段自谦双眼欲裂,生平第一次感到绝望。

这里不是外界,是任意漂泊的虚空深渊。

他一定不会死,但肯定会长久受困,直到杀戮之术形成的囚牢在岁月的腐蚀下灰飞烟灭。

如此,方能恢复自由。

文殿弟子找不到他,北斗九位殿主亦无法感应到他的方位。

在杀戮之道的束缚下,等待他的将是至少三千年的孤独,生不如死的凄凉。

三千年,文殿没了他这位持笔老祖坐镇,会发生何等变故?

武殿是否会趁机打压文殿,让原本势均力敌的局面变成一家独大?

段自谦不敢想,不敢往深处细想。

他恨透了姜临安,那个六千年前差点亲手毁灭文殿的叛徒。

“哟,这不是自谦兄吗?”

正当段自谦对血气囚牢束手无策的时候,冥冥中,孤长笑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身穿黑衣的白发老头一手捧刀,一手叉在腰间,幸灾乐祸的嚷嚷道:“好兴致呐,躲在虚空深渊乘凉?”

“啧啧啧,有想法。”

“那什么,你继续乘凉,老夫随便逛逛。”

说完,他装模作样的四处张望,抬腿便走。

段自谦恼火道:“说吧,怎样才肯出手救我?”

孤长笑反问道:“救你?”

“咦,你不是在乘凉?”

段自谦气的脸色发白,一拳砸在左边血柱上道:“放眼八百仙界,此刻能救我的只有你。”

“条件你随便开,只要不离谱,我统统答应了。”

孤长笑收起长刀,围着囚牢转圈圈道:“哎哟,这玩意可不弱。”

“姜临安的最强神通,势达九成。”

“要救你出去,我这一把老骨头恐怕经不起折腾。”

“算了算了,你就当我没看见,没看见行了呗?”

他故意重复一遍,转过身道:“恩,别送了,后会无期。”

段自谦崩溃道:“姓孤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你要的,无非是我拥有的《虚子推演》上半册,你想拿它当条件。”

孤长笑板起脸道:“放-屁,老夫是那种落井下石的无耻小人?”

“咳……”

“自谦兄呀,你当真舍得拿出上册《虚子推演》?”

武殿老头变脸极快,一笑两笑的靠近道:“你要是愿意拿《虚子推演》交换,我现在就救你出去。”

“真的,决不食言。”

段自谦陷入沉默,纠结万分。

显然,这本蕴藏天机的神书至关重要。

两人明争暗斗近万年,谁都想从对方手里交换来另一半。

只因著作这本书的主人叫虚子,是仙界最后一位飞升十六处大世界的圣人。

一缕天机,不仅能借此查探绝品法相排第一的知命之主身在何方,还能先人一步得到完整的圣人感悟。

虚子成圣前的所有感悟,皆融在这本书内。

一句有缘人观之,曾让八百仙界的大佬抢破脑袋。

最终,圣人天书不出意外的落入文武双殿,代代传承。

若非三万年前的仙魔之战,若非文殿上一任持笔老祖陨落四大凶地之一的“斩圣谷”,这上半册的“虚子推演”岂会轮到段自谦掌握?

而武殿那边也是一样,孤长笑沾了仙魔之战的光,从当年的殿主跻身老祖,位列半圣。

不知是缘分未到,还是《虚子推演》必须整本观看。

两人各持半册,如无字天书一片空白。

唯一给予的,是偶尔冒出的圣人指引。

就像苏宁第一天“飞升仙界”时,一分为二的《虚子推演》亮起异光。

段自谦在模糊画面中看到了知命树,在隐约指引下嗅到源祖龙的气息。

这两座绝品法相,得知命之主者,洞悉天命。

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更何况《虚子推演》还囊括人人趋之如骛的圣人感悟。

段自谦心有不甘,满身戾气。

孤长笑循循善诱道:“空有天书,置文殿传承于不顾,你这样做,会成为万古罪人,遭门下弟子永世唾弃。”

“对不起先辈,有愧向往光明正道的信徒。”

“三千年,时代变迁,等你从囚牢出去的那天,仙界或许再无文殿。”

“老夫看得透,压得住野心。”

“怕就怕我武殿弟子,他们耐不住寂寞。”

“两殿积怨已久,立场分明。”

“说句你不爱听的话,谁都喜欢棒打落水狗不是吗?”

段自谦怒目而视道:“这才是你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孤长笑不予反驳道:“换成你,你会怎么做?”

段自谦黯然闭目,双手紧紧攥在一起。

孤长笑打着哈欠道:“半分钟,我给你半分钟考虑。”

“行的话,我助你脱身。”

“不行,嘿,也别怪老夫见死不救。”

“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俩从来不是朋友。”

段自谦袖袍轻甩,一本蓝皮线书悬浮半空道:“拿去。”

孤长笑强忍兴奋激动之色,竖起三根手指道:“别急,《虚子推演》是交换救你出来的首要条件,老夫这还有三个附加条件。”

段自谦双眼喷火,气的浑身发抖道:“王-八-蛋,别得寸进尺。”

孤长笑腆着脸道:“相比文殿安危,我这点得寸进尺算什么?”

“我保证,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要求。。”

不待段自谦回答,他当即开口说道:“一,三千年内,你不能动苏宁一根汗毛。”

“其他人我暂且不管,估计也管不住。”

“你这位半圣老祖不行,明里暗里,一次也不允许。”

“二,别动姜氏仙族,你与姜临安的私仇,不该由无辜之人承受。”

“三,姜常念破境指日可待,别搞虚头巴脑的阴招毁人前程。”

第七十九章 有个小姨第五百零七章 剑门首徒第五百七十五章 她还好吗第两百八十五章 我想当你姐第三百四十三章 差一点点第两百九十五章 昆仑规矩第四百五十五章 初次见面第两百三十四章 看书找书第一百二十六章 工地有墓第五百九十四章 重回天灵师第四百零六章 他喜欢的灵溪第一百九十五章 紫薇龙鲤第三百六十五章 妖僧空闻第一百二十八章 灵溪很高第十三章古董店第六百三十八章 有师季玄清第三百零一章 棒打落水狗第七百八十六章 凰界邀请第五百五十四章 老怪物和小怪物第两百五十章 一只手第五百六十九章 红牛饮料第三百七十三章 舍小谋大第三百六十四章 打轻点第一百一十四章 灵溪的打算第两百零五章 我喜欢你了呀第六百零三章 我不想害人第五百一十章 稚子之心第四百零八章 佛门三子第三十四章 叶家往事第四百六十四章 谁是姬青螭第四十四章 等价交换第七百零四章 绝不负你第一百九十五章 紫薇龙鲤第四百七十九章 以命换命的打法第四百六十三章 少女锦绣第一百零三章 栽赃嫁祸第四百二十一章 那一天的山脚第七百四十四章 他不是宴稚镜第两百七十二章 喝茶说话第四百七十九章 以命换命的打法第两百八十三章 今年昨日第四百零四章 迈入潭底第五百四十九章 童言无忌第一百八十六章 灵师第三眼第八百章 差距太远第两百六十四章 一会就走第三百一十四章 胖球和猫第五百零九章 准备离开第三百四十七章 缘由真相第两百三十章 再回京都第五百二十七章 苦到尽头甘自来第五百一十八章 天外有天第三百四十八章 心结融化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眼红不嫉妒第四十三章 有鹤鸣啼第八百零一章 传说中的男人第三百三十五章 蚊子咬的第四百三十六章 佛门大长老第五百九十四章 重回天灵师第两百八十四章 狗咬狗第三百六十七章 妹夫堂姐第九十九章 贿赂裴川第六百八十章 唐静月的忧虑第四十九章 与鬼交易第一百八十三章 龙龟有灵第六百四十四章 黑夜下星阑再起第三百八十章 主动找九阳第五百四十章 有何不敢第五百零一章 紫薇举动第一百二十六章 工地有墓第三百二十一章 青山茶斋第五百一十四章 陵园老人第一百零五章 陈家有喜事第三百三十三章 传授经验第九十章 挺可爱的第五百二十二章 引人遐想第两百零一章 那一袭大红袍第三百七十章 堂而皇之的演戏第七百四十三章 青色羽毛第两百一十五章 是我对不起他第一百三十九章 河中有船第六百八十章 唐静月的忧虑第三百章 天下第七第四十七章 弃暗投明第七百七十四章 朝圣丹书第八百零九章 夫妻终将为敌第六百八十一章 九塔和因果石第一百五十五章 故事终究是故事第四百九十八章 知而不知第三百一十八章 猫声凄凉第七百五十四章 哄媳妇的本事第三百六十七章 妹夫堂姐第一百三十四章 姓苏的都混蛋第四百五十六章 霉从天降第七百一十章 乔晚棠第四百零五章 苏家血脉第一百三十一章 某个男生第六百一十二章 真正的局中局第六百三十九章 这世界,终有人要走第八百二十一章 下下象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