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鬼娶妻

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穷小子,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我的祖上还是很富有的,无奈家道在我爷爷那一代,就衰退了。房屋土地,输的一塌糊涂。爷爷生性好赌,人们都说我的爷爷有一双鬼眼,能于鬼神想通。在我看来,纯碎扯淡。我认为,凡是那些老到一定年龄的人,都特别爱迷信,好比我们老家,东三省这一带,连结婚还要挑日子,所谓找什么大仙。

本人不才,今年28岁,是个无名的地理杂志编辑,至今光棍一根,体会不到结婚挑日子是什么心情,按照传统惯例来讲,是有那么个说道,当然,对于其他地区的风俗,不是很了解。听说,仅仅是听说,结婚挑日子,日子选的好,可以在典礼那天,一帆风顺,大吉大利,可本人亲眼看过许多是赶上阴雨天结婚的。或许啊,你们会认为,哎呀,老兄,这你有好奇怪地,赶上下雨天,肯定他没算命呗。当然,这里面的问题我就不多说了,相信大家已经有答案了。

在我们那个小山村啊,曾有一位姓姜的风水先生,此人十里八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为什么呢?在乡下也好城里也罢,认为风水,都是给人看阴宅地,但在21世纪的今天,则完全是看了阳宅,招财的摆个貔貅,大金蝉等等,据说摆放的位置还极其讲究呢。但这话题,今天我们不谈,后文我会继续和大家探讨。

刚提到那位姓姜的风水先生,对于他,我还是蛮有印象地,他和我的爷爷交情甚好,或许也是因为太好,才有了后面的事情,那是我18岁生日那一天,爷爷说,要去邻村姜爷爷那,给我领份神秘的礼物。我当时不是很懂他老人家的意思,可就在那天,直到现在,我的爷爷消失了,无影无踪,十年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包括那个姓姜的风水先生。

事后,我想起了我生日前一天的那个奇怪的婚礼,那小媳妇是我们邻村一户姓田的姑娘,虽说长相不是太出众,但在我们这一带,也还算是个大美人了。

由于姜老先生,一生只看阴宅就是坟地。所以当田家人找着帮算吉日的时候,姜老先生很不情愿的说。

“唉,我老汉只给死人看地穴,从来不看阳间人的红事,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田老爷子,却死活不肯走,非要在这让姜老先生给选吉日。这姜老,沉思片刻。

“既然如此,请把令千金请来,让我看看。”这田家女人一走进屋,姜老先生,就不住的去打量这位女人,不消一刻,便阴沉着脸,对田老先生说道:

“阴历十五,是你女儿的吉日,你快回去操办吧。”田老听后,大惊失色:

“这个姜先生,你看现在阴历正值七月,本身就是所谓的鬼月,你怎么说十五是吉日呢。大家都知道嘛,这阴历七月十五可是鬼节啊。”

“你若不肯,可以另寻他处。”说完,姜老爷子就下了逐客令。

我原以为,事情就此结束,然而让我,不,可以说让整个大坝村都惊讶的是,田家果真按姜老的意思去办了。鬼节嫁女儿,当地人认为实为不吉,可大伙都不知道这田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婚礼如期在阴历七月十五举行,我也跑去凑热闹。这天,天气很好,蓝蓝的没有一朵白云,按当地习俗。婚庆当天万里无云,意味着,顺顺利利和和美美,田家大娘乐的脸上笑开了花。从众人的口中我得知,新郎是离此地很远的名为天乙村的一个小伙子,具体做什么的,就不知道了。我抓起一块喜糖,刚要塞进嘴里,爷爷一下抓住了我的手。

“千万别吃,这里的任何东西。”我疑惑的望着爷爷,在后来我不知道怎么的就晕了过去。事后听隔壁的二蛋子说,那天幸好我什么都没看到,不然肯定吓死。

从那以后,每逢七月十五,我都会想起这件事,甚至觉得爷爷的话很怪异,还有我是怎么晕过去的,此后爷爷又去了哪里,包括那个村子,一夜间,数十口人不翼而飞。全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以后,我考上了大学,就再也没有回去过。每每回想起这些,我的心情低谷到了极点。

午夜,我煮了一碗汤圆,独自在家欣赏者正月十五的灯节,窗外灯光晃动,拥挤的人群还没有完全散去。看了一会,回到自己的床前,打开了手提电脑,做我的编辑工作,不断的整理这资料。发现电脑下方的小企鹅闪啦一下,我苦笑,这大半夜的,难道还有和我一样的守在电脑前的孤独人,打开一看,二蛋子,这小子自从当年分开后,就没见到过他。我急忙打开消息去查看。

“郝东,你在哪?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方便的是时候给我打过来。”我接了杯白水,拿起一旁的手机,按着号码,拨了过去。

“喂,你好?”

“二蛋子吗,我是郝东,你小子怎么跟幽灵似地,从哪冒出来地,听说你现在近了重案组,怎么,”我话还没说完,二蛋子就打断了我的话。

“东子,你现在在哪呢,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其他的见了面在谈。”

“哦,好,我把我的地址发给你,你接收一下。”

二日后,我悠闲的在办公室抽着烟,构思着下期的杂志,门外走进来一个高大的男人。皮肤黑黑的,小平头不过几乎都是秃的,浓浓的大黑眉毛,一双丹凤眼,一身休闲装,蓝色运动鞋。看到我,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东子,好久不见。”说完,对面的人爽朗的笑了起来。

“我说二蛋子,你还好意思说,这些年,哥们可没少打听你的消息,可你怎么就像人间蒸发了似地呢。”

“唉,说来话长,对了,东子,我需要你帮我个忙?”

“哟哈,有事你来找我啦,我说,你小子,怎么也那么势力呢。”

“哈哈,怎么会,哥哥我这些年,也不是有意躲着你,只是公务在身,不方便与亲人联系,这不刚退下来,就紧着跟兄弟黏糊不是。”说完,二蛋子看了看四周,把办公室的门关了起来。

“二蛋子,大白天的你关门干嘛,一会老板看到了,会扣我工资的。”

“你小子少贫嘴,还扣工资,我跟你说啊,我需要你帮我找一份十年前大坝村的地理图。”

“什么?村里的地图,哥哥,你该去当地派出所啊。”二蛋子见我疑惑,把嘴贴近我的说。

“知道地狱的洞口吗?”我当时就愣了。

“你,你怎么知道。”

“嘿嘿,别忘了我是做什么,考古界近期发表的有关鬼洞的报道,我可看过。而且你发现没,那个遗址很像大坝村的地形,虽说荒废了十年之久,但我依稀还记得,没错,准是那。”

“我说二蛋子,你该是有觉悟的人吧。怎么,你也惦记这那批黄金。算了吧,连考古教授,都没法子打开那个什么鬼洞,你就是有了图,又能怎么样。死心吧,为了这,都死了多少人,兄弟我是为你好,别说我搞不到那种机密的图纸,就是有,我也不能眼看这兄弟你往下跳是不是,咱俩可是光腚的娃娃。”

“兄弟,我的好兄弟,你把哥哥当成什么人啦,区区黄白之物怎么能动我的心,难道你不觉得十年前在大坝村的那场婚礼,不对劲吗,我的表姐,就是那田家嫁人的闺女,他们一家不明不白的当天下午的都死去了。晚上却突然复活,还办了喜宴,那新郎我怎么看都不对劲,还有当时的姜老爷子,甚至你的爷爷,为什么不然咱俩吃那天的东西。又为什么第二天整个村子里的人都不见啦,你不想知道真像吗?”

我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手中的烟烧到手指时,才回过神来。

“哥,你难道怀疑,我爷爷是凶手,杀了数十口人的杀人犯,可为什么啊,我爷爷只是好赌而已,跟村民不会有什么冲突啊。何况,我当天自己怎么回到家的都不知道。”我的语调轻的连自己都听不清了。

“兄弟,哥哥我可没那么说,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我们只有找到那个洞口,查看里面的东西,才能下定论,在说当初,公安调查时,根本不让咱们进前不是吗。如今已经十年啦,谁还理会那个村子,大家现在路过那个村子,都会饶着走,人们都说那是个鬼村。”

“什么?鬼村?等等,我想起来了,那次娶亲前一天,爷爷在书房里叹息过,说什么,千年一大劫,还说什么鬼要来人间娶妻,还有什么,我就记不清了,本想问问他什么意思,可是,却在也见不到他人啦。也不知道这十年来,他是否还活着。”二蛋子,一把抓起我的脖领,嘲我吼道:

“什么?你说什么,鬼娶妻,鬼娶妻,哈哈哈哈,这下子全对上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一定是那里。”还不等我说什么,门外有人推门,露出个脑袋,对我吼了句:

“工作期间不许关办公室的门,要我跟你说几次啊,东子,还在房里乱喊,做什么梦呢。”

我赶紧对主管解释了一翻,总算是把他打发走了。

第二十四章 隐藏的危机第十三章 深山鬼影第二十四章 隐藏的危机第十五章 茅山后人(下)第十章 横尸第二十四章 隐藏的危机第五章 佛头第二章 猝死之花第十章 横尸第九章 失踪第二十九章 马嵬坡的悲歌第二十二章 离体第五章 佛头第六章 地狱之门第七章 守护神第九章 失踪第二十四章 隐藏的危机第十章 横尸第十二章 北岭迷踪第十二章 北岭迷踪第十二章 北岭迷踪第三十章 刻骨铭心的痛第十一章 石室第十四章 茅山后人(上)第二十六章 娑婆螺(上)第十章 横尸第一章 鬼娶妻第六章 地狱之门第十四章 茅山后人(上)第十二章 北岭迷踪第十四章 茅山后人(上)第二十九章 马嵬坡的悲歌第六章 地狱之门第十九章 九尾的由来第二十三章 真人现世第二十四章 隐藏的危机第十五章 茅山后人(下)第二十七章 婆娑螺(下)第十二章 北岭迷踪第三十章 刻骨铭心的痛第十二章 北岭迷踪第十六章 神秘组织第二章 猝死之花第二十九章 马嵬坡的悲歌第二十二章 离体第二十章 恶灵第二十三章 真人现世第十九章 九尾的由来第四章 鬼村第五章 佛头第三章 手册第三十章 刻骨铭心的痛第三十章 刻骨铭心的痛第二十四章 隐藏的危机第六章 地狱之门第十八章 爱跳舞的狐第二十八章 毒娘子第十六章 神秘组织第十二章 北岭迷踪第二章 猝死之花第六章 地狱之门第六章 地狱之门第五章 佛头第八章 五彩石的泪第六章 地狱之门第十六章 神秘组织第二十七章 婆娑螺(下)第十章 横尸第三章 手册第九章 失踪第十五章 茅山后人(下)第二十章 恶灵第十章 横尸第三十章 刻骨铭心的痛第十一章 石室第二十章 恶灵第三十章 刻骨铭心的痛第十六章 神秘组织第三章 手册第六章 地狱之门第二十五章 真正的较量第五章 佛头第二十六章 娑婆螺(上)第二十六章 娑婆螺(上)第二十八章 毒娘子第十三章 深山鬼影第十五章 茅山后人(下)第三十章 刻骨铭心的痛第二十七章 婆娑螺(下)第十章 横尸第十章 横尸第三章 手册第九章 失踪第二十八章 毒娘子第六章 地狱之门第十五章 茅山后人(下)第十八章 爱跳舞的狐第八章 五彩石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