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 57 章

第57章评奖大会

清酱肉总算可以吃了, 顾舜华拿来一些过来大杂院,先自己家里做好,尝了尝, 尝第一口的时候, 其实顾舜华心里也是忐忑。

怕万一看着好闻着好, 但就是吃到嘴里不好。

一直到第一口下去, 她才吃了定心丸。

这清酱肉, 要说完全和自己爸之前做的一个味儿,那也不可能,毕竟不同人不同的做法, 但是这口味已经足够可以了,至少不至于辜负了清酱肉这三个字。

她舒了口气后, 笑了。

一家子吃得满口香, 都说这肉好吃, 她取了一些来,给大杂院里关系好的, 各分了一些,这个太贵,自然不能分太多,就是意思意思,给大家伙都尝尝。

大家也都知道这个贵, 一看到, 开始不好意思要, 后来看顾舜华诚心要给, 也就不推拒了, 不过心里明白,顾舜华做事敞亮, 这可真是舍得!

顾舜华把那本《雅舍谈吃》放在了帆布书包里,想着还给雷老爷子,又提上三斤清酱肉,直接过去雷家了。

过去的时候,就见雷永泉妈眼圈红着,见到顾舜华,依然是笑,不过那笑里带着勉强。

顾舜华其实大概猜着了,只是涉及自己朋友,甚至这其中也有自己的助力,所以不好说什么而已。

雷永泉妈妈自然看了看那清酱肉,笑着说:“舜华,难为你做了这清酱肉还想着这边,真是一个有心的孩子,你说我怎么就没这福气呢!”

顾舜华笑了:“阿姨,您的福气大着呢,谁敢说您没福气!”

雷永泉妈妈:“可你看,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傻儿子呢!他这不是挖我的心吗,为了一个女人,他竟然连妈都不要了,我这心哪——”

说到这里,她气得咬牙切齿:“我真是恨死那小狐狸精了,她可真行,我以为她消停了,谁知道,一直存着心勾搭我儿子呢!就是一便宜货,还真把我那傻儿子勾搭得五迷三道的!”

顾舜华的笑便慢慢收敛了。

其实面对雷永泉妈妈,她一直都是很随性的,怎么着都行,就是以前冯书园动辄挑衅,她被各种试探考验,她也觉得没什么。

做勤行的,本身就是凭着手艺吃饭,别人信不过,那她就让人信服,她都不会在意。

况且雷永泉帮了自己,雷永泉帮自己,还不是因为他是雷家的孩子,这点上来说,她记雷永泉妈妈的恩。

只是,再怎么着,在她面前这么说,她终究不舒坦了。

常慧是她朋友,雷永泉妈妈知道这一点,她还是这么说了。

当然了,雷永泉妈妈是不会在意这点的,她当着雷永泉的面估计也这么说。

所以顾舜华收敛了笑,正色道:“阿姨,您说这话,我就没法认同了。”

雷永泉妈妈正恨着呢,突然听到顾舜华这句,也是意外:“什么?”

顾舜华道:“阿姨,永泉是跟着我们一起下乡的知青,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八年,大家不是亲人,也几乎是血浓于水的亲人,我在心里也把你当成我的母亲一样看待,但今天您说这话,不合适,我当晚辈的,我得指出来。”

雷永泉妈妈一怔:“舜华,你,你有话就说。”

顾舜华:“那八年里,我们遭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我们所经历过的,是阿姨您在北京城永远无法想象的,离开北京城的时候,我们还是分不清五谷的初中生,可是到了那里,我们学会了搭窝棚垒灶,学会了光着脚丫子下地干活,脚底板血淋淋的照样也不吭声,我们扛着红旗抢收麦子,我们在零下十几度的晚上站岗值班,我们习惯了边境上就没断过的信号弹,我们甚至学会了半夜跑去挖人家棺材板,这八年里,有人病死了,有人煤气中毒死了,日子多难熬啊,可我们都是一起熬过来的,永泉是您儿子,他现在能全须全尾地站您跟前,那是因为有我们,也是因为有常慧,一个人在那里多苦,大家就是这么偎依着熬过来的。”

雷永泉妈妈听着怔住,她没听儿子这么说过。

儿子那性子,就是嘻嘻哈哈的,说挺好挺好,然后就没了。

顾舜华继续道:“我记得那年,永泉发高烧,一直不退,可我们当时根本没安乃近,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他说胡话,常慧当时也不说话,就在他身边抱着他照顾他,整整一夜没合眼,不断地给他擦身上喂水,最后他还真好了,当时我们驻地医生都说,他也以为不行了,这是捡回来一条命。这件事,我估计永泉从来没和您说过吧?”

雷永泉妈妈沉默着,没吭声。

顾舜华又道:“在我们眼里,他们是摆了桌的,证婚人就是我,我的爱人,以及我们内蒙古巴彦淖尔三团八连的连长副连长和兵团战士!我们是亲眼见证了他们走在一起,结合为夫妻,阿姨您不承认,但是我们承认。阿姨您要骂她是狐狸精,那我们就都是帮着的,我们都是一窝的,那就是把我们也都骂进去了!”

顾舜华说到这里,确实脾气有些上来了,脸上甚至微微泛红。

之前无论雷永泉和常慧怎么样,雷永泉妈妈说话也还算客气,无非就是不满意,作为男方的妈妈,这也是人之常情,可现在听到她这么骂常慧,她也确实是恼了。

于是顾舜华也干脆地来了几句重话:“阿姨,我感谢您一直对我的照顾,但是做人得讲良心,如果雷永泉常慧自己不想在一起了,那没办法,我们不好说什么,但您这么说一个救过您儿子命,和您儿子摆过酒的,那就是背信弃义,就是教唆自己的儿子抛弃发妻忘恩负义!”

这话可就重了,雷永泉妈妈怔怔地看着她,简直是不敢相信,顾舜华竟然对自己说这种话?

她活了这么大半辈子,年少时家境不错,后来嫁给雷永泉他爸,就是条件最艰苦的时候,也没受过什么罪,更没遭过什么白眼,一直都是受人尊重的,结果现在竟然被这么说?!

她竟然半天没反应过来,就这么傻看着顾舜华。

顾舜华也知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她算是把这份工作给搅和黄了。

不过她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一个明知道常慧是她朋友,却依然张口说“狐狸精”的,对她也没有基本尊重,这份缘分也就到此结束了。

她笑了笑,起身:“阿姨,我年轻,做事莽撞,不会说话,不过好在说的都是实话,实话总是伤人,阿姨您自己想想。”

说完,她转身就走。

当下先去找了王新瑞,把这个事一说,王新瑞都笑出眼泪了:“舜华,你可真行,就雷永泉他妈那人,估计这辈子没被人这么教训过,你可真行,我服了你,彻底服了你!”

顾舜华:“雷永泉是怎么了,把她气成那样?”

王新瑞:“也没什么,就离家出走呗,人家雷永泉大少爷性子上来了,要抛弃家庭奔赴爱情,说是要从家里搬出来,偷了户口本,直接跑去登记结婚了?”

顾舜华惊讶:“登记了?”

王新瑞:“应该是吧,我还是前两天碰到,听他这么说的,最近也没过去看,当时他说要偷户口本,还说他爷爷帮他偷。”

顾舜华更加纳闷:“他偷户口本登记,他爷爷帮忙偷?”

王新瑞:“是啊,我也琢磨着,这算什么,老爷子干嘛不直接帮孙子做主,还帮着偷,不过不管怎么着,领证了也行,反正他们早一起过了,现在领个证,哪怕再分了,折腾一遭,也得多赖他家点东西,怎么着都不亏!总比之前没名没分放个屁都没声儿强!”

顾舜华忍不住笑:“回头我得过去看看,这可真热闹了!”

*********

谁知道接下来她自己忙起来,哪里还顾得上雷永泉常慧,五一劳动节前一两周,各单位都过来玉花台订桌,大家忙得不可开交,有一天晚上甚至忙到了九点多钟。

终于熬到了头,第二天就是五一劳动节了,是周六,正好可以和后面的周日连在一起,放两天的假。

不过玉花台会在劳动节这天开职工大会,所以活生生占用了半天,也就一天半的假。

当然了,一天半已经很让人舒坦了,况且明天的那半天只是开会,还能看看热闹,又不用干活。

玉花台宰了三头猪,分给大家伙,又发了不少饭票布票的,父女两个好大一兜子,以至于到了前门那里下了公交车,实在是提着困难,正好有个板车,就让板车给捎回来了。

一回去大杂院,才发现院子里可真热闹。

劳动节各单位肯定都发东西,于是大家难免攀比,我家发了雪花膏,你家发了几副手套,我们单位宰了一头猪,你们单位发了两条鱼,这都可以拿来说说,再比比。

这年头物资匮乏,什么都要票,一针一线都是好的,平时工资都是死工资,偶尔过年过节发个什么,那都是好东西。

口罩可以拆了,拆出来一堆纱布,蒸馒头的时候用来当屉布,或者家里做炖菜的时候用来扎调料包。

至于手套,用不完的拆出来是毛线,就可以给孩子打毛帽子或者攒起来打毛衣,总之都有用处。

这时候乔秀雅正在那里嘚啵,说她单位发了电影票,她男人单位发了牙刷牙膏,她儿子单位发了几斤红糖,一个供销社,一个司机,一个供电局,这确实都是好单位,发东西比别单位大方。

结果可倒是好,顾全福和顾舜华回来了,大家一瞧,竟然用上了板车,那板车上有肉有下水,还有劳保用品,可真齐全,一时都羡慕得不行了。

而这节骨眼上,顾振华也前后脚到家,又拎了一兜子。

陈翠月一看,眼睛都亮了,都在一个大杂院里,有时候就爱较个劲,特别是乔秀雅这一家子,和她不对付,谁愿意落了下风!

当下接过来几大兜子东西,赶紧收拾,六七斤上好五花肉挂起来,猪头肉腌起来,手套还有口罩都分门别类了。

不一会儿功夫,她就拎着两条皮带出来了:“大家伙给我照一眼,这皮带是真皮还是人造革的?我听说真皮的才好呢,越用越软和,比人造革强多了。”

这当然是故意的了,顾舜华听着就想笑,顾跃华也连连摇头,不过大家都没说什么,她想显摆就随她,反正老街坊们都这样,谁也藏不住。

陈翠月这一说,大家伙自然都看过去,一个个地夸:“这东西地道,一看就地道的真皮!这还一口气两条呢!”

陈翠月便美滋滋的:“一条给我家老大吧,老大才回来,我正想给他置办一根皮带,还有一条给女婿,女婿其实都用部队的皮带,那个才叫结实,不过也得有个换的吧!”

她正说着,就见外头闺女女婿从廊坊过来了。

大家伙看过去,任竞年手里提着两个大网兜,里面也满满的都是东西。

这下子老街坊们看得眼睛都直了,这一家子,除了最小的那个还在准备考大学,其它都发东西,日子真是富得流油啊!

看到任竞年早早回来,顾舜华也高兴:“今天回来得倒是早?”

任竞年:“单位提前放了,正好有老乡的顺风车,我就赶紧回来了。对了,今年我们单位和義利食品厂有一个活动,给我们弄了一批福利,说是给内部员工的饼干头,据说还不错。”

顾舜华一听高兴地道:“他们家的那个饼干头,我听说过,不外卖,别看是下脚料,但其实特别实惠,据说是巧克力的!”

義利也是八十年的老字号了,平时大家吃的维生素果子面包、北冰洋汽水还有酸梅糖什么的,都是義利生产的。

当下顾舜华打开看了看,任竞年还发了毛线呢,她便拿出来:“前几天秀梅姐说想找路子买毛线,这个正好给她了。”

其实她有孩子,自己做帽子更合适,但没功夫啊,太忙了,除了工作,她得陪孩子玩,还想抽空读书,做毛活这种事根本腾不出功夫。

任竞年自然是没得说,他对这些并不是那么在意,一般都是顾舜华说了算。

顾舜华又把包里的饼干头拿出来给两个孩子,也给大院里孩子分了分,大家伙都乐颠颠的,笑着喊谢谢阿姨。

乔秀雅看着这情景,倒是想说几句风凉话,不过愣是没找到插嘴的时候,最后讪讪地回屋去了。

当晚一大家子吃了一个团圆饭,高高兴兴的,顾舜华则说起第二天单位职工大会的事。

“到时候可以带着家属过去,小孩子们还可以发一束花,列队进场,我也给咱们多多和满满报名了。”

大家一听,这倒是不错,于是议论纷纷的,反正劳动节没什么事,不如也去看看热闹。

任竞年:“这次劳动节,是不是还要宣布你们单位那个报纸征文的事?”

顾舜华听到这个,有些兴奋,点头道:“对,明天宣布,还会把报纸印了发给大家伙。”

顾全福道:“赶明儿,带两盘子清酱肉,给几个领导都品品,这个已经和我们经理说好了,到时候,这事真成了,就把清酱肉在玉华台寄卖。”

本来说的是玉华台也可以抽成,但是牛得水打了报告,说不要钱,就图一个名。

从牛得水角度,算是照顾顾家了,反正挣了也是公家的钱,公家图那么一点钱犯不着,还不如做一个人情。

当然,这点上来说,顾舜华心里感激牛得水,人家抬这个手还是不抬这个手,对玉华台没大要紧,但是对自己,可就关键得很了。

大家自然都觉得好,又兴致勃勃地商量着明天要过去看,就连顾跃华也决定去瞧瞧热闹:“也不能整天学,我都要学傻了。”

顾振华看了看家里人,道:“明天我打算过去一趟百子湾,就不去了。”

他这一说,家里都不说话了,其实都明白,他是过去苗秀梅那里。

顾舜华也是纳闷,心想人家都找司机看电影了,自己哥哥还屁颠屁颠地往跟前凑?真是没眼力界儿啊!

顾全福咳了声,道:“秀梅那孩子,是个好孩子。”

陈翠月也忙点头:“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孩子,不过就是命不好,可怜见的!”

顾舜华:“依我看,秀梅姐人品性子都好,长得也周正,各方面条件都不错。”

陈翠月一听便止不住地笑:“振华要是能把秀梅重新娶进家,回头看看,把我这份工让秀梅接了班,跃华能考上大学,那我就再也没有什么操心的了!”

顾舜华便道:“可是我听那意思,秀梅姐和一个司机处着呢,是不是啊,哥?”

她这话一出,陈翠月那脸色就不好了:“什么?和一个司机处着?什么时候的事?”

大家全都看向顾振华,顾振华僵硬地道:“就是他们单位的一个司机,也不算处着,反正人家有那个意思。”

陈翠月皱眉了:“这?这算怎么回事啊?”

她以为苗秀梅肯定是自家儿媳妇了呢!

顾振华咬牙:“我也就是过去看看她,我们到底朋友一场,你们别多想,不然败坏人家名声。”

说完,放下筷子出去了。

陈翠月简直傻眼了,她望向顾舜华:“怎么这样,转眼功夫秀梅就有对象了啊,怎么这么快,你说你哥怎么这么傻呢,连一个媳妇都看不住!”

顾全福:“是振华没那福气,当初那个姓冯的就那么吊着,秀梅全都看眼里了,人家心里能高兴?”

这时候,不免就埋怨儿子了,好好的儿媳妇,你怎么就留不住,还不是你傻!

顾跃华也道:“说得就是,我哥这人,也是活该,当初不把人家看眼里,现在傻眼了吧!”

陈翠月便瞪了顾跃华一眼,顾跃华吐了吐舌头。

*****************

第二天职工大会,顾舜华两口并两个孩子,还有顾全福顾跃华,全都要赶过去,陈翠月心里不舒坦,不想凑这个热闹,便说不去了。

因为两个孩子要参加欢迎仪式,顾舜华和任竞年天不亮就起来打扮孩子,给满满戴上了警察帽,穿上了一身由爸爸军装改的国防绿,软糯糯的小娃娃顿时有了几分“英武”,把满满美得在大杂院里转了好一遭。

多多则是扎了小辫子,戴上了大红花,顾舜华又顺应潮流,取来了红纸,沾着水,给多多脸颊上染了红颜色,又给眉心打了一个红色小馒头点。

打扮完后,多多搬了小板凳,垫着脚尖眼巴巴地照镜子,看到自己红扑扑的小脸蛋,眉开眼笑,觉得自己可美了。

任竞年看着两个孩子那美滋滋的样子,笑着道:“好了,我们尽快出发了。”

职工大会在宣武体育馆举行,顾舜华一家四口先出发的,到了后,便把孩子交给了饮食公司的一位主任,对方负责统一安排孩子。

很快,大家伙都来了,等待着入场,这时候孩子们出现了,一个个举着花,在那里大声喊“劳动最光荣”和“五一劳动节快乐”。

小孩子们,也没经过排练,大一点的使劲喊,小一点的懵懵地站在那里,还有的只知道拼命挥舞着手里的花,实在是不齐整,状态百出,不过大家全都笑起来。

因为是自家孩子啊,看着自家孩子上台,在那里或者懂事或者不懂事,怎么着都觉得好玩儿。

最后仪式结束了,大家伙都过去领自己孩子,之后按照指引来找座位,玉华台的职工和家属被安排在体育场正南边,这个位置倒是好,距离近,能看得清楚,牛得水很有些得意:“这也多亏了我机灵,才抢到这么好的。”

有好几家都带孩子来了,几个孩子多大的都有,多多和满满乖巧地坐在爸妈腿上,倒是惹得大家夸:“这两娃长得真周正。”

很快,大家伙就说起这次征文评奖的事,难免提起顾舜华的那篇稿子来:“这次小师妹的稿子如果不能得奖,那我这个孙字倒是写!”

其它的几个师兄也都起哄:“等会肯定得奖,第一名可是要发一辆洋车子啊!师妹,你怎么也得第一啊!”

他这一说,大家都羡慕起来,发洋车子啊!洋车子得要票的,一般人哪随便买得起,那些结婚的为了买洋车子都得攒不知道多久工业票,结果现在第一名竟然发洋车子!

一时也有些遗憾自己没参加征文,要不然说不定也能得一辆洋车子,大家太需要这个了,买一辆洋车子多难啊!

不过想想,字都忘记怎么写了,写什么写啊,不是那块料。

顾舜华听着,也很是期待,她看向牛得水,牛得水点头给她示意,送过来的那两块清酱肉已经准备好了,等会只要获奖结果一宣布,他就安排人拿出来,这事就水到渠成了。

顾舜华这才放心。

而就在一旁,恰好就是福德居的位置,福德居的经理和大厨全都在呢,其中自然有罗明浩。

罗明浩自从上次遇到鬼,可是吓得不轻,据说在家里躺了半个月,躺了半个月后,人差点脱形,这也是慢慢恢复着才过来。

谁知到了上个月,又赶上了他一个朋友被怀疑是特务,进了局子,他也被连累,拉过去盘问了好一番,关了好几天,最后确定没什么问题这才把人给放了。

罗明浩连连遭遇这倒霉事,自己都吓怕了,最近周末天天跑去雍和宫烧香拜佛的,还跑到了香山脚底下找了一位“神人”,偷偷地求了一个护身符给自己戴上,这才算完。

不过最近,他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了,他也摆弄出一篇文章来投稿了,这次竟然被采纳了。而且听内部消息,说是上面领导对他的文章非常满意,要给他评奖,十有七八是评一个第一名!

这就风光了。

罗明浩扬眉吐气,坐在座位上,脸上带着笑,觉得自己那护身符还真管用,算是把这段时候的霉气全都给驱散了!这就叫时来运转!

这个时候,他听到旁边玉华台的讨论起文章的事来,知道顾舜华也写了一篇,当时就暗地里撇嘴了。

冤家路窄,她也行?可得了吧,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分量,还不是排他后头去,第一名肯定是他的。

他笑呵呵的,侧过头去对旁边福德居的经理说:“黄经理,您就瞧好吧,我罗明浩要是第二,那谁也不敢当第一,我那文章,没得说,保准得第一名!”

黄经理倒是也有信心,他看过罗明浩的文章,这可真是谁也没想到,罗明浩竟然还能有这么两把刷子,人不可貌相啊!

当下黄经理点头:“等会就知道了,回头你得了第一,上台领奖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罗明浩赶紧掏出来演讲稿:“记得,都在这里呢,我可得把咱们福德居一通夸,把咱夸出花来。”

黄经理满意点头:“好嘞,看你的了!”

顾舜华其实多少听到了那边嘀嘀咕咕的,约莫知道罗明浩也写了文章,自然也是纳闷,就他那两下子,嘴皮子溜,吹牛不上税,可真落实到纸面上,还不定写成什么样,也就没往心里去。

这时候,职工大会已经开始了,最开始当然是饮食公司领导讲话,声音咔嚓咔嚓的,老喇叭效果并不好,加上周围有人窃窃私语的,谁也不愿意听领导在那里絮叨,最后几个领导讲话这么一圈下来,大家也有些昏昏欲睡了。

终于,领导提到了这次的公司内部刊物报纸,讲了这次的征文,最后要宣布获奖名单。

讲到这个了,大家全都提着心。

任竞年微抬手,不着痕迹地握住了顾舜华的。

顾舜华抿唇笑了下,她很有信心。

这时候,获奖名单宣布了,就在带了杂音的喇叭声中,领导宣布,第一名是罗明浩,第二名是顾舜华,接下来第三名,第四名……

可顾舜华一听这排名,心便狠狠地沉下去,她望向旁边的罗明浩。

罗明浩笑呵呵的,也在看这个方向,眼里的得意,简直是能把人给淹死。

牛得水也是愣了:“他第一?他还会写文章?”

没听说过啊,这家伙初中都没毕业啊!

顾全福脸色也难看起来,什么玩意儿,竟然比他闺女写得好?

玉华台大家伙也都傻眼了,被这个结果打懵了。

顾舜华那文章写的,大家都看了,肯定是好,怎么也能得个名次,要是别地儿杀出一个程咬金,比顾舜华的好,大家也心服口服,毕竟谁也不能说顾舜华非得是第一,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呢。

但竟然让罗明浩得第一,这都什么事,这像样吗?做菜都二把刀,没人看在眼里一混混,他得第一?

顾跃华皱眉,忍不住低声问:“姐,你们单位领导干嘛呢,瞎眼了是吧?”

顾舜华也是懵了,没明白怎么回事。

任竞年却直接问牛得水:“牛经理,我想问问,这个报纸什么时候发给我们,我们想看看,大家伙都写了什么文章,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他之前查过陈耀堂,因此也大概知道罗明浩的情况,就这么一混不吝的,竟然能写出来超过自己爱人的文章,他不信。

他直觉这里面有猫腻。

牛得水忙道:“报纸今儿个就发给大家伙。”

任竞年马上起身:“走,那我们现在就去要报纸,我对这个成绩无法接受,我需要看到所有的参赛作品,不然的话,我认为评奖的结果有腐败问题。”

牛得水一愣,看向任竞年,这位顾舜华的爱人。

他穿着绿军装,身形高阔,面目整肃,浑身散发出一股威仪,乍一看真让人胆颤儿。

至于他说出的话,那问题就更大了,就差直接说你们领导贪污受贿假公济私乱排名次了,反正一顶大帽子扣过来了。

牛得水也被镇住了,只能点头:“好,好,那我们过去看看。”

旁边罗明浩一听,那火气就上来了:“你是军人是吧,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对不对,这是我们单位,名次是领导决定的,领导说我第一名,那就是第一名,怎么了,还不信了不服了?你以为这是在你们内蒙古吗,这是北京,天子脚下,别把自己当根葱!”

顾跃华早恼了,现在听到,也搂不住火了:“去查查怎么了,我们有疑问还不能问了?不能看了?领导本来就是从人民群众中来,到人民群众中去,人民群众有意见,怎么就不能问了?之前不是还有人给小平同志写信呢,你以为你们领导比小平同志还拽?敢情你还在这里搞一言堂了?”

又一个大帽子扣下来,罗明浩瞪眼,旁边黄经理赶紧劝,牛得水也过来当和事佬,又赶紧跑过去,找了上面一位主任要了一份单位的报刊过来。

这都是已经印刷过的,带着油墨香,等会就发给大家伙。

任竞年拿到后,很快翻到了署名罗明浩的文章,就在正中间,他快速扫了一眼,发现那文笔,那措辞,都写得相当地道。

顾舜华在最初的震惊后,也已经冷静下来了,她接过来任竞年手中的报纸看,一眼看过去,就见到罗明浩那文章是写北京烤鸭的。

“才出炉的烧鸭油淋淋的,烫手热,还带着荷叶饼葱酱之类。他在席旁小桌上当众片鸭,手艺不错,讲究片得薄,每一片有皮有油有肉,随后一盘瘦肉,后是鸭头鸭尖,大功告成。”

她一看到,便不说话了。

罗明浩得意了:“怎么样,爷儿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吧,这就是真本事知道不?”

顾舜华看也不看罗明浩,直接问黄经理:“黄经理,这是福德居的职工写出来的文章,是写出来参加比赛的是吧?”

黄经理也不懂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啊,我们福德居大厨罗明浩写的,第一名!”

顾舜华听到这话,便放心了。

她甚至忍不住想笑了!

前些天拿着那本《雅舍谈吃》还给雷老爷子,结果和雷永泉妈妈闹翻了,说了一通重话,这本书也没还回去。

最近太忙,她上班也不用背着一个包,忘记把这本书拿出来,这书就在帆布包里一直放着,今天过来得带孩子的东西,没细看,就这么背过来了,之前她还说这书压分量呢,结果可倒是好。

世上的事,它就是这么巧啊!简直是老天爷都在帮着自己!

可谁想到呢,姥姥的,这罗明浩竟然抄人家梁大先生的文章!

怪不得能超过自己,她和人家梁大先生比,差了十八条街!

这简直是把脸放到她跟前让她狠狠地打啊!

自己找死,怪谁?

顾舜华当即把牛得水拉到一旁,给他私底下一说。

旁边一群人,包括玉花台的,也包括福德居的,一个个都纳闷,心想这是整什么猫腻呢?

两个孩子虽然小,但也隐约知道自己妈妈没有得第一,都有些沮丧,现在又看大人差点吵起来,都小心地靠近了自己爸爸。

任竞年便一手握着一个,安抚他们。

顾舜华和牛得水说了几句后,牛得水脸色就变了,他抬眼,眯缝眼慢条斯理地扫了罗明浩一眼。

罗明浩感觉到了,顿时皱起眉头:“什么意思啊,这是什么意思啊,没事照我,你什么意思!”

黄经理和牛得水也是老相识,不愿意为这事起冲突,赶紧劝,以和为贵嘛。

这边牛得水却直接带着顾舜华去见饮食公司的领导了。

到了领导那里,都不用多说,顾舜华从帆布书包里掏出来梁实秋的书,翻到了对应的那一页,交给了领导。

领导一看,也是惊讶:“这不是咱单位职工写的文章吗,怎么印书里去了?”

牛得水“哼”了声,这声哼就是从鼻子眼里出来的:“陈总经理哪,您可瞧仔细了,这本书,人家那是前几年写的,您瞧瞧瞧,出版日期是几年前了!再看看人家作者,人家这是梁大先生,梁大先生,那是解放前就写书的人!”

几个领导脸色就变了:“怎么会这样?”

其中一个拿过来翻了翻:“这书没问题吧,别是假的?”

牛得水“嗤”地一声笑了:“陈总经理,您瞧瞧,这是哪儿的章,您看清楚,这是什么身份人的书?这能有假?”

雷老爷子的书,后面盖的是某军区总部的章。

这下子,陈总经理不说话了,一群领导也都不说话了,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了。

旁边一主任过来,催着说:“陈总经理,接下来该颁奖了,咱们已经准备好,给咱职工发咱们创刊报纸了,全都准备好了!”

然而,陈总经理只感到头大,头特别大!

这个报纸也是响应号召,提高大家的文化水平才做的,那肯定得是自己写的文章,就算自己不写,去刊登人家文化人的作品,那也得是标注好啊,哪能写你罗明浩的名字!

这不是偷吗?明晃晃的偷!

传出去,老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搁了,这还评奖第一名呢,饮食公司的脸都丢尽了!

大家伙这个时候都傻眼啊,怎么办,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