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用餐

白小倩躺在床上,头顶上还贴着一条毛巾,说是降温用的,宫母坐在床沿上,手里端着一碗白粥,“看你的样子,也应该是还没有吃过早餐,这么多年没有动手做早餐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入口,你尝尝。”宫母笑吟吟地说着,拿着调羹的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朝前递过去。

白小倩意识到宫母的动作,有些受宠若惊,“妈,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宫母的手往回一缩,避开了她想要拿调羹的动作,哀声叹气道:“我就一个儿子俊熙,这孩子从小身子就特别好,别说什么摔跤断腿的,就连个发烧感冒都没有过,我想要让他体验一下病中母爱都没有机会,你就当做完成我这个愿望吧。”

白小倩的心微微一颤,阿姨,你说的是真的吗?敢情你是把我当做小白鼠了吗?

宫母看着白小倩一副眉头深锁的样子,笑着解释道:“好了,骗你的,不过你生病着还是多休息比较好,况且本来应该丈夫的职责,就让我这个婆婆代为履行吧,再说你喊我一声妈,我总要做些对得起这身份的事情。”

宫母温柔一笑,又变成那个温婉可亲的女人,在她的笑容中白小倩有些沉溺,乖乖地顺着她的动作,张开嘴巴,温度刚刚好,白粥顺着喉头滑下,温暖着肠胃,只觉得肚子好受多了。

她的眼睛渐渐有些模糊,小时候关于母亲的记忆就像是老旧的照片,慢慢地开始泛黄,有些看不清了,但是此时此刻却发现这样的感觉却是刻在骨子里的,她也会自己生病的时候耐心地照顾自己,还会在自己害怕的时候搂着自己抚着背,“妈。”白小倩低低地叫了一遍。

宫母察觉到此时白小倩的情绪低迷,她停下手中的动作,“怎么了?孩子。”

“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关于我妈的回忆。”白小倩抬起头,看着宫母的眼睛,想到自己联合宫俊熙欺骗着她,内心有些不安,“妈,我如果做了错事,你会不会原谅我。“

宫母看着白小倩不安的神色,脸上一怔,随即缓和下来,伸出手把她垂在耳边的碎发拢到后面,“傻瓜,做母亲的怎么会不原谅自己的儿女呢?”

白小倩低着头,“这一次如果不一样呢。”

“什么?”宫母问道。

“没事,谢谢妈,您刚下飞机也累了,早点休息吧。”白小倩承认自己贪恋这份温暖,至少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她还不想告诉眼前这个善良温和的女人。

“好。”宫母起身端着碗走出了卧室。关上门,宫母站在门口,收起脸上的笑意,摇摇头,有些无可奈何。

白小倩睡了一觉,换下睡衣穿上了在衣柜中搜出来的衣服,拔下手机,看着时间已经是中午。

走出卧室,就看到宫母优雅地坐在沙发上,头发也是一丝不苟,看起来神采奕奕,看到白小倩出来,站起来,“身子好多了吗?”白小倩点点头,“嗯,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一起去吃个午餐吧。”宫母既然这么说了,白小倩点点头,“好。”跟在她的身后走上前,走在前面的宫母突然停下身子,转过头来,“对了,我还叫上了玲玲。”

白小倩愣在原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说其实身体还不是那么舒服。

黄玲玲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坐在餐厅的窗户边上,安静地等着来人,不过她偶尔低头看着手腕的动作也透露出来她内心稍有些急躁。

每一次听到服务员开门的声音,都会忍不住侧过头去看,终于是看到门口出现自己要等的人了,黄玲玲立马站起身来,摇摇手,脸上带着喜悦的神色,“干妈。”

不过这话语声还没有落下,目光在触及身后的来人之后,便是僵在原地,脸上的笑意也是渐渐收起来,手指渐渐地收缩起来,“玲玲,等了很久了吧。”宫母这边已经带着白小倩走到了黄玲玲这桌边上。

黄玲玲毕竟是黄玲玲,立马扬起笑意,挽着宫母的手臂,“哪里,我也是刚到呢,等干妈哪有嫌时间长的呢?”

宫母点了一下她的鼻尖,“就知道你最会说话了。”

白小倩站在一旁,感觉自己完全就像是个外人一般,她觉得这一幕仿佛曾经在宫俊熙的身边也同样出现过,当时黄玲玲刚刚住进宫家的时候,不就是这样缠着宫俊熙,自己完全融入不了他们的谈话中,那个时候只是单纯的以为两个人好久没有见面了,这也是正常的,但是这会在清楚她的面目之后,想起来自己当初还真的是单纯啊。

“蒙蒙,别站在这里,快坐下。”宫母转过头来,对着白小倩笑着道,白小倩回过神来,坐在宫母的旁边,心想着这顿饭自己还是安静地坐着吧。

“玲玲,这是你母亲让我给你带的东西,说是你在国内吃不到是不是会想念。”宫母从旁边提起一个纸袋子,交给了黄玲玲。

黄玲玲欣喜的接过,眼里带着星星点点的光芒,“是桔梗酒。”

宫母一听,点点头,“你倒是有心了。”

白小倩并不明白这话的意思,不过下一秒她就明白了,“前段时间刚回国的时候就带了几瓶,这几天很快就被俊熙哥给喝完了,所以前段时间跟妈说起这件事情,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原来是这样。

“你这孩子,俊熙他也真的是,不知道你妈做这些酒多麻烦,还这么贪嘴,蒙蒙啊。”宫母这突然把话题抛给了她,白小倩怔怔地抬起头看向宫母,宫母拉着她的手亲切地说道,“以后你趁着玲玲最近还住在宫家,可以跟她讨教讨教这酒怎么做的,也不用以后玲玲再麻烦她母亲这么辛苦了。”

黄玲玲听着这意思心下有些疑惑,不过看着宫母的神色如常,应该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样子,白小倩看向黄玲玲,“嗯。”

不一会儿,饭菜就上桌了,黄玲玲笑道:“之前就点了几道

菜,干妈你可别怪我自作主张点的这些菜。”

宫母瞥了一眼桌上的菜,“怎么会,都是符合我的口味,说你贴心还来不及。”手却是向上抬起,招呼着服务员过来,“再帮我加一碗百合莲子羹、清蒸鱼、芦笋汤。”

黄玲玲听了微有不解,“干妈,我记得你以前好像不爱吃这些菜的啊。”

宫母看了一眼身边的白小倩,“蒙蒙身体不舒服,还是吃点清淡的比较好。”白小倩听着宫母的话,转过头看着宫母的脸,她竟然考虑到这一点,心上仿佛最柔软的地方被触碰了一下,那些谎言相比此刻真实的温暖是那么的不堪,她如坐针毡,蹭地一下站起来,“妈,我先去趟洗手间。”

离开座位,加快脚下的步伐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她不知道面对这样的温暖,自己能不能继续欺骗下去,一方面是贪恋着这份温情,另一方面是不忍看着如果她以后知道自己和宫俊熙一起欺骗她,而她本应如此对待的女儿却早就天人永隔,那个时候她会不会怪自己窃取了她的母爱。

白小倩几乎跌跌撞撞地走入了洗手间,双手撑着台子的两侧,看着镜子中脸色明显已经好转的自己,“白小倩,你难道真的要欺骗这样一位母亲吗?”

镜子中出现了另外一张脸庞,涂着鲜红的唇膏,画着精致的妆容,她笑得时候很好看,但是仅仅是面对宫家人的时候,而自己显然在她的心里并不算什么宫家的人,此时黄玲玲冷眼看着自己,跟之前的面孔完全判若两人,“白小倩,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欺骗干妈。”

白小倩的双手离开洗手台,看着镜子身后的她,嘴角勾起,“那你呢?在她的面前又使的是什么手段,讨巧卖乖吗?”

“你……”黄玲玲抬起手,白小倩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她,心里笃定了她不敢打下手,涂着鲜红豆蔻的葱葱玉手缓缓地收起,“你还不配我动手,只要我愿意,俊熙哥不就是为了我打你那一巴掌了吗?”

白小倩身子轻微颤抖了一下,那一巴掌似乎重新鲜活地出现在自己的右脸上,抬起头向后看了一眼,展颜一笑,“妈,你怎么来了?”

黄玲玲身子陡然一僵,直直地站在原地,面上的血色一下子倒退干净,缓慢地转过身子往后看去,随后迅速地转过头来,狰狞着脸低声道:“白小倩,你竟然敢骗我!”

白小倩早就收起了刚才的笑意,“现在虽然是假的,但是难保你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千万不要觉得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不会有人知道,知道有个成语叫做人在做天在看吗?”

说完,白小倩就直接越过黄玲玲的身子离开了洗手间。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宫母担忧地问道,“是不是身子又哪里不舒服了?”

“没,妈,我公司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说着不听宫母的挽留就直接拿着包离开了餐厅,正好遇到从洗手间回来的黄玲玲。

(本章完)

第六十五章 争锋相对第八十六章 偶遇第五十三章:缓和关系第四十五章:重新决定第八十七章 真相第八十三章 训诫第三十六章:反将一军第四十五章:重新决定第四十一章:别拿我当替身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七十章 风雨夜第九十三章 营救第二十三章:试探第二十七章:心动第三十五章:信任第七十一章 旁观者第三十六章:反将一军第一百章 缴械投降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五十二章:请客第四十二章:一巴掌第十二章:宴会风波第三十四章:应聘第三十四章:应聘第九十五章 解救第三十六章:反将一军第二十八章:摊牌第五十七章:别样的午餐第七十一章 旁观者第三十一章:婚礼第十九章:来客第十五章:突破第十三章:算计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九章: 婚礼上的意外第二十三章:试探第三十九章:坦白第二十一章:没有爱情第八十七章 真相第九十三章 营救第八十一章 解释误会第二十八章:摊牌第四十六章:重新考虑第十八章:我们结婚了第十一章 :这么像吗第五十五章:又起矛盾第六十一章 我喜欢你就够了第三十五章:信任第九十六章 保住了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二十八章:摊牌第十章 :继续假扮第二十三章:试探第五十九章:安危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十三章:算计第四十二章:一巴掌第六十一章 我喜欢你就够了第六十三章 意外的见面第八十六章 偶遇第四十七章:见公婆第九十一章 亲家第九章: 婚礼上的意外第四十九章:上班第八十一章 解释误会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二章:是谁派你来的第八十九章 回忆第三十七章:结婚第七十八章 决心离开第七十二章 恨意第四十六章:重新考虑第五十四章:难得的温情第六十九章 风雨欲来第七十章 风雨夜第十七章:高贵的身份第七十章 风雨夜第七十七章 离婚第九十二章 意外第七章:还好婚纱没摔坏第三十七章:结婚第九十一章 亲家第十三章:算计第九十八章 告白?第五十四章:难得的温情第八十章 夜色朦胧第三十六章:反将一军第九十五章 解救第六章:有仇必报第七十三章 找戒指第二章:是谁派你来的第十五章:突破第六十九章 风雨欲来第五章:天降馅饼第十五章:突破第十六章:白算计第七十五章 惊天消息第五十章:新任务第二十一章:没有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