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恨意

窗外的天色犹如一口深沉的古井,映着天色泛着幽幽的青光,雨水不住地拍打在窗户上,带着凌厉和急切的味道,欢快地想要涌入这个世间,整个A市都笼罩在这一水帘中,不再有温柔的江南水乡的感觉。

宫俊熙额头上的碎发遮住了他大半的眼睛,此时站在卧室的阳台上,手里拿着一条毛巾,眉目清俊地看着别墅的大门口,不一会儿,入眼的是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他的唇角几不可见地微微勾起,捏着毛巾的那只手更是紧握了几分,“还知道回来。”冷峻的声音在夜里响起。

白小倩的身子瑟缩一下,她看向窗外,皱眉,那是宫俊熙吗?可是下一秒又觉得自己是想多了,水花又把车窗玻璃给模糊了。

“今天谢谢你。”白小倩感激地说道,看着王苏北浑身也是湿透的样子,更觉得愧疚。

“等一下。”王苏北转头,把放在一旁的伞递给了她,“拿着。”带着毋庸置疑的味道。

“不用了,我走过去就几步路的时间。”白小倩觉得他下车之后应该更需要用伞吧,所以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了。

“如果你是担心我的话,那不用了,我后面还有一把伞。”王苏北淡淡地说道,“走吧,再不下去我待会就下不了山了。”他忍不住催促道。

白小倩见此也不再争辩,伸手拿过他递过来的伞,手指微触到他带着凉意的指尖,快速地收回,“谢谢你,路上小心。”说着打开车门,一下子密集的雨水从外面飘进来,白小倩迅速地关上车门,撑伞走进融融的深沉的夜里。

白小倩浑身湿透地回到家之后,看着客厅未开灯,整个大厅显得静悄悄的,跟外面的雷击雨声形成鲜明的对比,白小倩换下鞋子走进房间,奇怪的是从自己进门开始竟然都没有看见一个人影,“王妈?”白小倩试探地喊道。

虽然她知道宫家有专门的别墅是给佣人们住的,主别墅一般到了晚上十一点之后是没有人的,但是现在这个时间就没有人了显然是有些怪异的,脑子昏昏沉沉的感觉让她来不及细细思考,白小倩现在只想要泡进温暖的热水中,然后好好睡一觉。

这么想着,拖着疲惫的身子,白小倩走上二楼,走到二楼的拐角处,白小倩抬起头,不期然地看到面前站着的庞然大物,因为宫俊熙站在高一层的台阶上,更显得站在底下的白小倩的娇小,昏暗的楼梯口,照的他的面容跟外面阴沉的天色有的一比,雷声在这一刻响起。

白小倩脸色一白,无意识地倒退了两步,宫俊熙眉心拢起,薄唇紧抿着,眼疾手快地抓住了白小倩的手腕,向上一带,柔软的身体撞向他的胸膛,因为惯性,宫俊熙向后退了两步,知道抵着冰凉的墙壁上,发出轻微的闷哼声,白小倩自然也是清楚地听到了,担忧地问道:“你没事吧。”

“还死不了。”他出口的话特别呛,白小倩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原本湿透的

服装年腻在身上,冰凉一片,可是如今抵着他滚烫的胸膛,体温隔着薄薄的衣料不断传过来,她扭动一下身子,想要挣脱他的禁锢。

宫俊熙感觉怀中她的异样,嗓子暗哑几分,“别动。”低头看着她早就湿透的衣服紧贴着她的身子,勾勒出玲珑的曲线,眸子从刚才的冰冷火热了几分,窜起一束火苗。

白小倩听了他的话果然就不动了,“你先放开我。”

宫俊熙依言松开了手,白小倩向后退了两步,“我先上去了。”宫俊熙没有动,只是低着头站在走廊的角落里,昏暗的光线看不清楚此时他的表情,可是白小倩敏感地觉得他周身似乎环绕着淡淡忧愁的气息,忧愁?这个词一蹦出脑袋,白小倩就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转过身不再逗留就直接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黄玲玲站在走廊口,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她不傻,从宫俊熙浑身湿透的回到家,再到嘱咐所有佣人离开,这一切她都知道是为了等白小倩回来,虽然她不清楚两个人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事情已经明显朝着不受她的控制方向发展过去,尤其是宫俊熙的心。

白小倩泡在水缸里,里面放着温热的水,浸过自己的身子,闭上眼睛,刚才的那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似乎把过去重新走了一遍,她猛然睁开眼睛,喘着粗气,那种一闭上眼黑暗袭上心头的无助感再次涌来,这也是王苏北在车上提议她可以休息一会儿,而她拒绝的原因。

回忆就像是洪水猛兽,一旦放出来,总是免不了经受一番折磨。白小倩伸手向后,触摸到头皮上方一块凸起的伤疤上,痕迹都这么清晰地留下来了,回忆又怎么可能这么顺利地遗忘掉呢?

白小倩走出浴室,没有想到宫俊熙竟然会坐在床沿上等着自己,为什么说是等自己,因为在白小倩出来的那一瞬间,他的头也立马抬起来,唇角微扬,在这个微笑里,她看不出任何的温度。

他站起来两步就走到了自己的面前,抓着自己的手腕,白小倩吃痛,“你放开我。”

“这短短的几十分钟,你对我说了两次放开,那那个人呢?”宫俊熙的声音渐渐低下去,白小倩因为泡完澡,整个人还有点晕乎乎的,没注意到他后面说了什么。

宫俊熙抓着白小倩的手腕直接拖向大床,顺带着往床上一扔,脑袋撞上柔软的大床,也同时拉回了她所有的理智,看着眼前的宫俊熙,房间没有开灯,窗帘也没有拉上,所以只是借着外面朦胧的天色看清楚面前的人。

“你想做什么?”白小倩是理智的,但是同时因为理智她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害怕。

宫俊熙俯下身来,跟她紧密贴合,身子之间毫无缝隙,白小倩感觉难受,想要逃避,却在下一秒被他控制住,“说说看,刚才送你来的那辆车是谁的?”

原来当时没有看错!白小倩当时在阳台上看到的都是真的。

白小倩突然想要笑,“你这是在做什么?责问吗?以丈夫的身份?”冷眼看着宫俊熙,宫俊熙的眼睛触及到她眼底的冰冷,手一顿,之前的担心瞬间被打碎,言不由衷道:“我希望你清楚你现在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娶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当然别人这么认为你没关系,可是我不想你玷污了蒙蒙的清誉。”

原来讽刺的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是那么的简单不过。

白小倩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男人,眼角稍提,嘴角轻勾,看来是自己想多了,即使是死去人的清誉都比自己重要得多了,自己怎么能够还期待他有多担心自己呢?

他的唇角贴着白小倩的脸颊,另一只手顺着白小倩的腰身缓缓地往下,到了衣摆的位置,隔着薄薄的衣料摩擦着,不急不缓,白小倩哼咛地皱眉,“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她厉声道,眼睛带着雾蒙蒙的水光看着他,因为这眸子中的水润倒是减少了语气中的凌厉感觉。

“我当然知道,这是夫妻义乌?”宫俊熙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他同时也害怕这突如其来汹涌的情欲,自己什么时候竟然不知不觉对她产生了这种难以抵挡的欲望。

而在白小倩看来,宫俊熙不过是在报复她,报复她之前的行为,所以她不愿意任人摆布,“说道夫妻义务,可是我们真的是夫妻吗?宫俊熙,你比我心里更加清楚我们的婚姻不过是一张有名无实的契约!”

宫俊熙的手快速地滑入她的衣摆中,触到她细腻的皮肤,犹如上好的美玉,在昏暗的光线中,泛着莹莹的光泽。

宫俊熙俯下身子,“至少现在我家的户口本上可是有你的名字。”白小倩害怕了,“你是在报复我玷污你的名誉吗?你不要误会,那辆车不是别人,是我的上司,因为下大雨才送我回来的。”

白小倩急急忙忙地解释,想要让宫俊熙明白自己并没有做出违约的事情,在她的心里宫俊熙是因为今晚的事情才变得这么异常的。

可是一个男人难道真的会因为怒火而对一个不上心的女人身体力行地惩罚吗?显然白小倩还没有明白宫俊熙真正的想法,他幽幽地看着她,“来不及了。”

“宫俊熙,你凭什么这么做!我被雷雨困住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凭什么就因为我乘别人的车来就是背叛你?”白小倩也不管不顾,直接对着怒火相对,张着大大的眼睛瞪着他。

宫俊熙手上的动作停在她的腰间上,眼神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幽深,嘴角奇异地一勾,“是啊,那个时候我在哪里?”

她不明白他说这句话真正的意义,宫俊熙俯身更加粗暴地撕扯开她的衣服,扣子直接四散开来,掉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一声,白小倩裸露在外的肌肤因为接触冰冷的空气而瑟缩一下。

白小倩看着宫俊熙的眼睛,清亮而澄澈的眸子盯着他,一字一句吐道:“别让我恨你。”

(本章完)

第七十一章 旁观者第二十四章:被发现第四十四章:神秘上司第八十七章 真相第四十七章:见公婆第五十七章:别样的午餐第十八章:我们结婚了第五十六章:锋芒第五章:天降馅饼第四十二章:一巴掌第六十三章 意外的见面第十六章:白算计第二十八章:摊牌第九十六章 保住了第八十三章 训诫第三章:那你就嫁给我吧第二十九章:不信任第十六章:白算计第九十九章 出言袒护第五十七章:别样的午餐第六十七章 几分真假第七十九章 晚宴第三十三章:帮助第三十章:怼人第十章 :继续假扮第五十章:新任务第七十三章 找戒指第九十八章 告白?第十三章:算计第九章: 婚礼上的意外第二十一章:没有爱情第六章:有仇必报第七章:还好婚纱没摔坏第三十三章:帮助第十二章:宴会风波第九章: 婚礼上的意外第四章:花痴病犯了第三十一章:婚礼第四十二章:一巴掌第五十三章:缓和关系第六十四章 用餐第三十五章:信任第二十六章:同意第六十四章 用餐第六十九章 风雨欲来第四十七章:见公婆第十二章:宴会风波第五十一章:已婚妇女第六十章 变化的感情第二十五章:真相第四十九章:上班第八十二章 悸动第五十三章:缓和关系第七十一章 旁观者第九十九章 出言袒护第三章:那你就嫁给我吧第六十章 变化的感情第六十六章 不和第二十七章:心动第七十三章 找戒指第五章:天降馅饼第十章 :继续假扮第一百章 缴械投降第十七章:高贵的身份第二十八章:摊牌第八十八章 往事哪堪回首第十一章 :这么像吗第三十七章:结婚第五十七章:别样的午餐第三十九章:坦白第七十二章 恨意第五十三章:缓和关系第十九章:来客第八十九章 回忆第五十章:新任务第七十二章 恨意第四十八章:家宴第六章:有仇必报第三十章:怼人第九十九章 出言袒护第五十三章:缓和关系第七十章 风雨夜第十八章:我们结婚了第二十八章:摊牌第八十五章 目睹第七十一章 旁观者第六十三章 意外的见面第四十九章:上班第六十六章 不和第十六章:白算计第九十七章 出院第二十三章:试探第三十八章:离开他第五十五章:又起矛盾第四十章:超市记第三十九章:坦白第五十六章:锋芒第五十七章:别样的午餐第八十三章 训诫第六章:有仇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