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结局

整个酒店,所有的灯光电器都在突然间失去光亮,整栋大楼陷入一片漆黑,楼上楼下到处都传来人们惊慌的声音。说起来,我淋浴时,灯光也曾突然熄灭掉,想来,黑老头就是那时进来的。不多久,灯光又亮了起来,整个酒店又恢复了供电…… 但房间里,没有了黑老头的身影,只剩下我一个人,木然地坐着。回想着黑老头说过的话,莉姐一切都计划好了:让我点着烟,在钟声响起之时,一起离开……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这一切都葬送在我的手中……

天没亮,我就退掉了房间,搭上一辆出租车。我打定了主意,我要去莉姐的家,至少,我也想要离莉姐更近一点,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感觉到我还活着。我说明目的地,司机吓了一跳,那么远?我只道,你说多少钱,马上跟我去取。司机一愣,最后说了一句:“有钱就是任性,走你!”

……

在我来到莉姐家门前之时,已是第二天下午。我伸出手抚摸着已经锈迹斑斑的防盗门,回想着之前的种种,我深深地陷入回忆之中……许久,有人拍我的肩膀,我回过头,是楼上住的那位老婆婆。

“小伙子,你怎么还站在门口发呆啊,我出去遛弯儿时你就在,这都两个钟头了,你没带钥匙啊?”老婆婆四下看了看,好像再找什么人,“小莉呢,还没回来吗?”

听老婆婆提起莉姐,我那脆弱的堤防,瞬间崩溃,我哭的泪如雨下,跪倒在地。老婆婆吓了一跳。

得知莉姐遭遇不测,老婆婆眼有泪光,安慰着我:“人不伤心不流泪啊,小伙子,你节哀……”

送走了老人,我又回到门前,看着这个熟悉的大门。我找到一根铁丝,将门打开,进到屋内: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怀念,我又不自觉的陷入到回忆之中。再回过神来,已是夜半更深。我静静地躺在床上,不去理会这半年来的尘与埃。一股倦意袭来,我闭上了眼睛,在梦中我仿佛又回到了那段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之中,又看到了那张世界上最美的脸和那最美的笑容……

醒来已是中午时分,我猛然坐起,激起了沉睡半年的尘埃,呛得我直咳嗽。我打开窗子,不禁回想起,以前莉姐也是这样打开窗子,然后叫我起床,我赖床的话,她就会扑上来搔我的痒。想到这儿,我开始傻笑。

“是啊,莉姐就是那样叫我起床的……”我傻傻地自言自语。

我坐到沙发之上,拿起遥控器,机械性地打开电视。回想之前,我和莉姐依偎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打情骂俏,但此刻,偌大的沙发上,只剩下我一个人孤独寂寞地回忆过往,唉——!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我呆坐着,任凭眼前的电视屏幕,荧光闪烁,色彩斑斓。直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我的耳朵,我才将飘远的思绪拉回,我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盯着电视屏幕:

“某市派出所所长王某于昨夜凌晨在办公室内吞枪自杀,有关部门已展开来调查,据悉王某被一自称其情妇的女子举报……王某涉嫌受贿、涉黑、走私……”

我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作茧自缚了吗?还是因果报应啊。

我又开始歇斯底里:“哈哈哈哈……”

我感到泪水在我的脸上滴落,我不知道自己笑了多久,也不知道到底是哭还是笑,更不知道此刻自己脸上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报应啊,真是报应啊!哈哈哈哈……你终于死了,你活该,谁让你对不起我妈!你活该,哈哈哈哈……”我近乎疯狂地破口大骂。

“你罪有应得,连那个**也反过来捅你一刀,你真是活该,你这负心负情的混蛋……你负心负情,负心负情……”

我又何尝不是一个负心负情的混蛋,我有什么资格骂我的父亲,就算我再怎么恨他,他始终也是我的父亲,生我养我的父亲……我又开始哭泣。之前我还调侃自己,对不起父母,是啊,我真对不起父母,我辜负了他们对我的期望。但我更对不起的是莉姐,我辜负了她的一片真情,是我抛弃了她,背弃了我的誓言:

“我王上发誓,无论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带着你,我去到哪里就带你去哪里,永远都不会抛下你,有违此誓,家破人亡,不得好死!!!”

家破人亡,不得好死。哼哼……哈哈哈哈……真是报应啊,誓言应验了,我真的家破人亡了;我必然不得好死,在余下来的日子,我也只能在无尽的自责与悲痛之中度过,等待着上天来赐予我那生命的终结。

我不知道自己又哭了多久,我的精神已经频临崩溃。我木然的起身,走到床边,躺到床上,我想回想起莉姐的温度;我站到窗前,我想感受到莉姐的呼吸;我来到厨房,我又看见了莉姐的忙碌;我坐回到沙发上,感受着莉姐的慵懒……莉姐,莉姐,你在哪里?为什么我感到如此的空虚,如此的孤独,如此的寒冷。

夜幕降临,寒风凛冽,室内温度低到了冰点,但我心早已如坠寒潭,根本不会在意那一点点寒风。

朦胧中,我好像看见了——在我上铺的那位兄弟,在一片白茫茫之中,他缓缓的向我走来。奇怪,为什么这时你会来?莉姐呢,为什么来的不是莉姐,难道,莉姐她真的不愿再见到我了吗?她一定恨透了我,恨透了我这个负心负情的混蛋,一定是的。

我上铺的那位兄弟,走到我面前,他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吗?”

“我记得我曾经对你说,如果有一天,我遇见了生命中的那个她,我要对她说出我所知道的最浪漫的话:

‘不能揽你入怀,我要手有何用;没有你的空气中,我又何须呼吸;活着不能和你在一起,那么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我当然记得,当时他就坐在上铺,看着天花板,傻傻的笑着。

“可惜,我没能把握住那个机会,现在,我也永远失去了向她诉说心声的机会……”

但是你对我说这些又有何用?我帮不了你,我连我自己都帮不了啊……

他叹了一口气,我感受到,他这一声叹息中有多少的心酸,多少的无奈还有多少的凄凉。他手扶我的肩膀,露出一丝苦笑。

“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我看见他眼中闪烁着泪花,我也感到自己的视线变得模糊不清。我们向彼此做着最后的道别:

“保重,我的兄弟!”

我从梦中惊醒,这是?……天已经亮了,我躺在地板上,居然还没有冻死,真是奇迹了,看来老天还不想收我这个负心负情的混蛋。我想要起身,但感到浑身酸痛,头晕目眩,我摸了摸自己的头,我在发高烧。我勉强的从地上爬起,在沙发上坐下,回想起昨晚的梦。

“不能揽你入怀,我要手有何用;没有你的空气中,我又何须呼吸;活着不能和你在一起,那么生命还有什么意义?……”我在口中喃喃地重复着。

你说,你失去了说出这句话的机会,我又何尝不是?然而可悲的是,是我自己亲手葬送了这个机会。如果当日,我没有进到那个厨房之中;如果,我没有打开那道门;如果,我没有买那个犀牛角;如果,我选择相信莉姐……有太多的如果,可惜都被我错过,结果就是我亲手葬送了我的誓言,最珍视的感情,还有最心爱的女人。

不能揽你入怀,我要手有何用;没有你的空气中,我又何须呼吸;活着不能和你在一起,那么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对啊,不能和莉姐在一起,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有什么意义?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那么,我为什么还要活着。

我摸到厨房,我有些不能视物。我找到一把水果刀,还记得这是我和莉姐一起外出买的。我颤抖地拿起刀,缓缓地割像我的手腕,切肤的剧痛深深地刺激着我身上每一条神经,但我却在笑,也许我的面容扭曲,但我确确实实的在笑。

我缓缓地回到床上躺下,放空我的手臂,任由鲜血一滴又一滴地滴落在地板之上,就犹如当日那一声又一声催命的钟声,但是,我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与不安,反而感到的是前所未有的释然,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挤出一丝浅浅的微笑,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在夜半更深的夜晚,我又蹲在路灯下,叼着烟,手里摆弄着手机。一辆汽车从我身边经过,又倒了回来,停在了我的面前,车门打开,我看见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紧接着下来一个盘着头发的女人,长的白皙细致又有韵味,是莉姐,让我魂牵梦萦的莉姐!她正站在我的面前微笑地看着我。

莉姐,莉姐!……

(全文完)

本书完结,看看其他书:
第一章 出走第六章 黑老头第四章 盟誓第二章 艳遇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一章 脱出第三章 迷情第一章 出走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章 犀照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七章 买东西第一章 出走第五章 迷街第三章 迷情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围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四章 盟誓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章 犀照第十一章 脱出第九章 突围第二章 艳遇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五章 迷街第十章 犀照第十三章 原由第九章 突围第六章 黑老头第三章 迷情第二章 艳遇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一章 出走第十一章 脱出第十一章 脱出第二章 艳遇第十三章 原由第九章 突围第十章 犀照第六章 黑老头第十章 犀照第一章 出走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九章 突围第三章 迷情第二章 艳遇第三章 迷情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一章 出走第六章 黑老头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四章 盟誓第十一章 脱出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十三章 原由第二章 艳遇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四章 盟誓第一章 出走第四章 盟誓第十三章 原由第四章 盟誓第七章 买东西第九章 突围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头第十一章 脱出第一章 出走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八章 急转直下第五章 迷街第十三章 原由第一章 出走第四章 盟誓第四章 盟誓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章 犀照第十一章 脱出第九章 突围第二章 艳遇第六章 黑老头第一章 出走第七章 买东西第十章 犀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