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7章 无始无终

那个男子伏尸残钟上,再也不能起身,他死去很多年了,当年的辉煌,极尽璀璨的过往,都成为历史云烟。

但是,他的残钟却在颤,却在动,轰鸣出声,这一刻震动了天上地下!

残钟还有灵,钟波席卷诸天,第一山、各大禁地、甚至是更为神秘的异地生灵,全都震撼莫名。

因为,这钟声太恢宏磅礴,更为重要的是来头大到无边,多少年月了,多少个时代了,不属于这个一纪元,竟还能够再次响起。

依稀间,那个背对众生、一生不败、一路高歌猛进、横推了诸天万界的无敌的男子再次回来了!

钟声轰鸣,此时此际,天上地下都是它的回音,震慑各地,即便从异地来的大邪灵、灰雾、黑暗生灵等,也都惊悚,忍不住颤栗。

那个璀璨的盛世,那几位天帝同行的时代,虽然逝去了,但是真正见证过那一纪元的人,观阅过那段史书的强者,莫不震颤不已,有些人实在惊才绝艳,古今都要同钦,要敬佩与慑服。

“可惜了,他终究还是死去了,不然的话,谁与争锋?”有人叹道,这绝对是活的极其久远的生灵,来头不可想象!

也有人饱含热泪,那是一名老兵,肢体残缺,有道伤,不可愈合,现在情绪无比激动,声音发颤:“天帝殒落在当年,这么久的岁月,他的钟声竟再次响起……”

“帝命已逝,何年何月还能再见到你无上的风采,能否归来?!”

有人悲呼道,自身已经命不久矣,但是今天却被这钟声警醒,震惊而又心中忧怆,落泪不止。

此时此际,举世皆震,即便是这当世,阳间各地的生灵早已不知这钟声的来头,根本不知道这个人了,但现在听闻到钟声后,依旧有种悲怆感,某种情绪被调动起来。

恍惚间,人们觉得那是一位应该被郑重祭祀的古贤,却被世间遗忘了,被光阴埋葬了。

“轰!”

毫无疑问,这钟声无匹,虽然没有攻击世间其他各地,但是却在针对轮回路上的生灵。

那里有一群轮回狩猎者,全都是高手,都是强者,可是在钟波扩散出来的第一时间内,他们就都炸开了。

这极其骇人,须知,那可是轮回狩猎者,动辄就敢亲临各教,捕捉逃过轮回而带着记忆转世的大人物。

可是现在,他们宛若稻草人,犹若蚁虫,实在太脆弱了,在这钟波下,被冲击的化成齑粉,什么都不是。

一群轮回狩猎者形神俱灭,连一个水花都没有能够翻起来,瞬间惨死个干净。

还有那条诡异的古路,在第一时间断掉了,立身在上面、浑身普照出璀璨金光的强者,那个想夺三生药的恐怖生灵,现在也是被击的爆开了。

这是何等的威势?

轮回路的水太深,其来历古老,不可考证,而这个人能够统驭与驾驭一群狩猎者,身份与实力自然极其可观。

可是现在呢,他自身都瓦解了,血液四溅,弥漫出一大片!

要知道,这种人一旦出世,阳间各教的一些老祖都要胆寒,都要战战兢兢,需要亲自去迎接。

而现在,他却肉身炸开,魂光都被钟波冲击的粉碎,而后焚烧,即将要化成一片灰烬,彻底惨死。

“你……这残钟……”

最后关头,他在恐惧,他在虚弱的发出灵魂颤音,因为他想起所观阅过的古书,确切知道了是谁!

那个人的大钟声,曾经响彻天上地下,万族慑服,谁与争锋?

居然是他?!

此人背对众生,始终都在前行,开疆拓土,与未知的域外生灵厮杀与血战,横推一切敌。

那是传说,那是神话中的无上者,谁敢不敬,谁敢撄锋?

“呵,就凭你也敢亵渎帝尸,敢对当年的我们这样放肆?!”

果然,那头黑色巨兽冰冷的呵斥声传来,如同传说,它就是这个样子,早先为何没有认出呢?

这是是昔日追随在天帝身边的黑色巨兽!

断裂的轮回路上,那血雾与焚烧的魂光中传来悔恨与恐惧的颤音,那个强者沮丧而又害怕,他知道自己完了。

“别说是你,就是你背后的人出来都不行!除非轮回尽头的那些东西跳出来,才会让人忌惮,警醒。”

黑色巨兽开口。

钟波震荡,那延伸出来的轮回路寸寸断裂,而后轰然炸开,被毁的干干净净,这实在过于可怕。

那是从神秘之地延展出来的古路,自古至今,有谁能毁坏?

可是,那个伏尸在残钟上的男子,他没有动,昔日追随他征战的兵器轻鸣,其钟波就轰断了古路。

古路上的强者彻底惨死,血液都与残魂都被钟波磨灭干净,点滴未剩。

这很可怕,此人与轮回路上的势力有关,可是现在自身惨死都不能去轮回。

嗡!

不过,就在这一刻,被毁掉的轮回路那里,浮现一团迷雾,很诡异,且又出现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露出一个破烂的幡子。

这是残器,看起来像是招魂幡,很陈旧,且缺损的厉害,只是一小段,通体乌黑,像是从地狱最深处探出来,带着无边阴寒的气息,森然而慑人。

“什么,是这东西?竟又出来了!”

这个时候,塌陷世界中的黑色巨兽都很吃惊,都在一阵紧张,显然它认出了那个乌黑的破烂招魂幡。

当!

这一刻,残钟再震,钟波横扫而出,比刚才还要猛烈很多倍。

最后,无声无息间,钟波与那招魂幡相遇,在原地湮灭,爆出一个惊天的大窟窿,景象太可怕了。

此时,别说其他生物,就是天尊、大能进去估计都要瞬间蒸干,成为历史的尘埃。

不过,这一击没有扩散,都在那招魂幡近前发生,而后又都彻底消失。

到头来,那黑色的而残缺的招魂幡没入黑洞中,直接不见了,天地复归清明。

“轮回路深处果然疑似有什么东西,当年的先行者,在这条路上刻字,警告后人,的确都一一应言了。”

黑色巨兽开口。

当年,那位先行者坐着铜棺,独自漂洋过海远去了,但是,他怀疑这轮回路深处还有什么,可是他找过,寻觅过,却没有发现。

而黑色巨兽与它的主人,以及几位天帝,也曾深入过,去征战,但是,最终打了魂河畔,也只是发现丝丝端倪,后来就断了线索。

那漆黑的招魂幡或许还只是露出的冰山一角。

“不管了,诸天都征战了,上苍仙都杀过了,什么敌人没见过,什么样的对手没战过,再者……这终究不是我们的时代了,若有异变,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接着,黑色巨兽又痛苦无比,双目暗淡,老眼昏花,看着残钟上伏尸的男子,它一阵心痛与悲怆,还能救活吗?

那是可帝命啊,三生药也不见得能成功!

而且,刚才残钟震动,它闻到了腐烂的气味儿,让它心中大恸,难受无比。

昔日,那个人何等的伟岸,无敌天下,一生都站在绽放光彩,谁能想到,他会倒下去,死在最后一役中,连尸体都腐烂了。

这根本不可想象,在它的印象中,这个男人是无匹的,永远不可能死,始终都会屹立在天地最高处,是一座不可超越的丰碑。

可是,现实很残酷,当年的黄金一代就这样凋零了,几位天帝啊,生离死别。

事实上,此刻的外界早已哗然,举世皆惊,全都在颤栗,各地都大地震。

许多人都看到了,一群轮回者如同蝼蚁般被镇死,化成灰烬,统领他们的人也是直接炸开,就是那轮回路都被崩断了,毁灭了,这是何等的伟力?

古今几个撼动各纪元的生灵,这应该是其中之一吧?有人这样猜测。

而一些极其古老的存在,被惊醒后,则嘴唇发抖,无声的念出一个名字,而后颤栗不已。

有人在怀念那个时代,为残钟的主人而伤感,也有人在害怕,在恐惧,那个男子活着的时候曾经让诸天都发抖!

现场,楚风看的真切,一阵感慨不已,连死去了,这个人还有如此威势,实在太可怕了,真的逆天了。

这是崩断轮回路啊,是其残钟自鸣所为!

“今生我来渡你!”黑色巨兽在大声道,尽管它很虚弱,但是现在强打精神,挺直了佝偻的脊背,它不惜要献祭自己,尝试救活那个男子。

嗖!

没有人阻拦,它终于将那三生药接引到了眼前,砰的一声,它将黑色的小木矛投进药炉中。

在里面,有各种的绝世药材与矿物等,都已经开始熬煮了,清香扑鼻,那是足以改变至强者命运的一炉大药。

这些材料,或许再也凑不齐第二炉,若非昔年几位天帝生前行走于万界,也不能凑齐这样一炉大药。

楚风眼巴巴的望着,透过投影,他能够看到那只黑色巨兽的一举一动,他的黑色小木矛彻底成为药材了,真是可惜。

他心中轻叹,这是他防身用的兵器。

“咦,人呢,哪里去了,我还想看一看提供三生药的那个后生的真容呢。”黑色巨兽一边炼药,催动一股奇异的火光,一边在寻觅,投影下来,寻找楚风。

接着,它又开口道:“出来,我相信你一定还在附近,不出来的话,我掘地三尺,让觅食者一寸土地一寸土地的寻找!”

楚风一阵无言,他还真在现场呢,藏身的石罐确实极其逆天,连黑色巨兽的神识都被屏蔽在外。

可是,这石罐外形太特殊,真要是让觅食者去扒土寻找,的确能发现他。

看到觅食者动了,楚风无奈,最终出现在地表上,当然第一时间收起石罐。

“最近眼神有点花,看不清楚景物,你凑近点!”黑色巨兽盯着楚风,越是凝视,它神色越是古怪。

同时,它威胁楚风,赶紧露出真容,让它看个真切。

“你干脆给我过来吧!”

到头来,它勉强动用自己的手段,铭刻虚空符号,利用传送术,要将楚风带到它自己的近前去。

而且,它雷厉风行,直接付诸行动了。

“这……是哪里?”

下一刻,楚风惊疑不定,他莫名被传送到一片昏暗的宇宙空间,绝非那头黑色巨兽所在的天地。

“呃,好久没出手了,有点生了,放心,下一刻你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毕竟,当年我可是造诣极深而无双的阵法皇者!”

黑色巨兽说道,然后它就又出手了。

可是下一瞬间,楚风发懵,他发现来到一片朦胧的雾霭世界中,感觉距离那头黑色巨兽更远了。

他还能看到对方的投影,但是,两者间像是隔着亿万里时空。

“这又是哪里?”

“呃,失误,怎么偏差这么多?我老毛病又犯了,一到关键时刻就传送出问题,南辕北辙!”那黑色巨兽自语,一点都没有觉悟,又一次开始鼓捣,要将楚风给弄到自己眼前。

可是,下一刻,楚风简直无言了,这次更离谱,那头黑色巨兽的投影越发的模糊了,都快看不真切了,显然两者间更远了。

“神人,皇者,你这是要送我去哪里?”

“别吵!”黑色巨兽不耐烦,其实是有点脸红,在那里掩饰尴尬,自己又出错了。

嗖!

一刹那,楚风再次消失,出现在一片莫名古地中,他简直要哭了,这黑色巨兽太不靠谱了,再这么下去的话,非把他传送丢了不可。

到时候,他怎么回去?一个人在茫茫无边的枯寂与毁灭的异地残破宇宙中流浪吗?

“我阵法早已古今无敌,本皇天上地下第一,怎么会出错?!”那头黑色巨兽开口,有点不服气,掩饰自己的窘态。

接下来,又经历了两次传送,楚风面色发白,他发现自己要跟原本的坐标地失去最后的联系了,真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了。

“要不,你先在那里等着,先容我救活天帝!”黑色巨兽终于罢手,放弃了,将楚风一个人给扔在未知的残破黑暗宇宙死地中,它开始专心炼药。

楚风脸色阵青阵白,真不知道是该庆幸它终于罢手了,还是该哭,这叫什么事,他被莫名的放逐在异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看到了那黑色巨兽模糊的投影,炼药完毕,颤抖着,向那伏尸在残钟上男子走去,黑色巨兽如同人立着身子,但却是严重驼背,捧着药炉,要去救活那个男子。

它要牺牲自己,换这个男子复活,但是,它却不知道在自己死后这个男人是否能够真的活过来。

当!

随着它邻近,那残钟自鸣,极其宏大,但是却没有敌意,显然对黑色巨兽很熟悉,像是老友在打招呼,而且又一次震动了天上地下。

即便楚风相隔无尽远,可也听到了那钟波颤音。

此时,他感觉到了时间无疆,无始无终,那个男子的大道深不可测,宏大无边,实在太过恐怖无边!

“你一定要……复活,这一世我渡你回来!”黑色巨兽声音发抖,它身体都在打颤,害怕失败,艰难的将那个男子扶起,向他的口中灌大药。

若是别人,根本不可能临近这个男子,哪怕他死了,也会被其气息震成齑粉,但是,这头黑色巨兽是他养大的,沾染着他的气息,不会被攻击,不会被磨灭。

“我求你了,一定要复活!”它带着哭腔,在祈祷,在喃喃着,滚落下浑浊的老泪。

第1349章 横扫千军第三百五十五章 坑死第一百一十一章 揭过第1375章 谁与争雄第1259章 怀疑人生第八百七十章 恶毒第九百零九章 盛极第1597章 谁能一路不败?第九百三十九章 天尊出手第八百九十九章 原来是你第1603章 真男人楚风第1563章 祖上姓叶第一百三十二章 出大事第五百八十八章 武神附体第1236章 不想娶女天尊的曹德不是好曹德第十五章 神秘呼吸法第三百三十七章 目标封禅第六百零一章 彼岸第九百九十四章 阳间争霸者第1196章 大小姐第四百一十九章 担心遭雷劈第1230章 各方瞩目第八百八十一章 清算星空骑士第一百三十二章 出大事第1224章 谁堪一战?第1166章 疯狂的一天第1420章 抡掌扇太武第七百零二章 得瑰宝第1174章 阳间顶级大势力联手第七百一十二章 黑暗之祖第1339章 三十三重天金刚琢第二百三十三章 龙骑士第八百零六章 女人间的刀光剑影第1515章 蜕变成让自己都癫狂嫌弃的生物第1451章 一道光,黑的发慌第二百六十章 万法不侵第四百八十八章 天老二第1346章 万物母气鼎的一脉的辉煌第1630章 火化道祖第十三章 不属于此界第八百九十六章 圣人团灭第三百二十一章 福祸相依第三百一十六章 大雷音古刹第三百九十二章 不灭山第1387章 天下共尊人王第二百零七章 女友第五百四十四章 西湖的水西林族的泪第九百九十七章 楚魔屠神第1660章 在破败中崛起(免费)第1459章 桃花只为一人开第七百七十二章 楚风儿子示警第1313章 举世同祭第1372章 羞辱第三百零三章 当前真相第1317章 无始无终第1137章 抢劫大邪灵第1324章 阳间变天第九百九十二章 百舸争流第五百三十八章 无所畏惧第八百四十九章 比惨大会第1314章 曹神话第四百七十四章 如此无敌第六百零三章 一路认亲戚第1642章 诸世成墟第五百八十五章 真六道轮回第二百五十三章 融会贯通第1175章 王血再蜕变第二十一章 大力牛魔拳第1105章 楚风来了!第1556章 我从上苍来第一百六十二章 圣药园第二百一十八章 大圣第一百一十一章 揭过第六百章 轮回的尽头第1513章 强大联盟第九百五十一章 若有来生还是兄弟第1107章 天髓炼金身第六百六十三章 楚叔灭侄第七百六十五章 全宇宙天才齐聚第七百二十章 欲抡圣地砸星空第1323章 神话出山大一统第三十四章 史诗级大片第九百一十四章 天妒第1049章 瑰宝第七百一十三章 风云大动荡第一百零一章 境界第二十三章 异人第七百六十八章 新世界第九十七章 未来巨星第六百七十九章 杀到西林无天才第1357章 原来是它!第六百八十三章 磨刀霍霍第二百七十七章 绝世来袭第1092章 我叔是楚风第四百九十二章 赴会第1367章 地球在轮回第一百四十八章 昆仑界第1624章 时间至宝第二百一十二章 美艳不可方物第1529章 仙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