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6章 堵门之棺惊慑万界

阴州,泰一在黑雾中沉思,眸光明灭间,周围的虚空崩塌,蔓延出去也不知道多少万里。

“堵门之棺……”

在他漫长的生命印记中,有模糊的线索,过去接触过这几个字。

此时,前方那道门户不稳固,金色裂缝轰鸣,大阴间的能量不断溢出,这里已经成为一片无比可怕的厄土。

现在这片区域,除却几个究极生物外,任何人都不能驻足,否则会在瞬间化成一滩黑血,死无葬身之地。

几位究极生物的亲传弟子都是阳间顶级大能,然而放下那些用以破门的天材地宝等物资后就迅速逃离了,根本无法立足,都只能站在阴州外。

“我有些印象!”这一刻,泰一神色凝重。

他的脸色在变,双目深处浮现年少时的一些景象,有些缅怀。

他也曾年少,也曾神采飞扬,行走在尘世间,很正义,成为那个时代的阳间主角。

后来,他变了,为了活着,为了更强,越发冷漠无情,视世间生命如蝼蚁。

“我的师祖……曾提及过!”

这时,泰一的脸色彻底变了,他终于想起来了何时接触过那几个字,是在年少期,实在太久远了。

他是何等生物?

泰一,原本不属于这一纪元,逃过上一纪的大灾难,蛰伏在混沌海遗迹中,而后复苏。

这种古老的生命体,曾属于逝去的世界!

因为他活的岁月太漫长,不可能将所有记忆都保留,有些无关紧要的都会封住,或者直接磨灭。

进化路无尽头,任何强者在生命跃迁的过程中都能体会到,若是心思纯净,杂念少一些,与大道链交融以及蜕变相对容易一些。

这种老古董为了保持赤子之心,一般都会斩掉许多无用的琐碎记忆。

而现在,他揭开了尘封的一段旧忆,却惊的背后发凉。

在这少年时期的琐碎记忆忆中,居然埋着这样可怕大事件的残片!

这时,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神色,也听到了他的话语,都意识到这件事很严重,多半极其可怕。

“堵门之棺,这事很久远,很凄凉,曾充满血与泪,关乎着全天下人的生死。”

泰一,平静道来。

就这么简短的一段话,顿时让人感受到一股沉重。

所有人都回头,透过那道门的缝隙,看向被四界大道链锁在那里的石棺。

一瞬间,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悲壮,铺天盖地而来,仿佛看到了一件凄凉的往事,令人心头沉重。

“我的祖师在上一纪元也几乎算是天上地下无敌的生灵,可是在提及那个人那口棺时,却是在仰望、敬畏。”

一句话而已,让几位究极生物脸色皆变,感觉如山压顶。

而石棺在他们眼中越发的神秘莫测了,似乎体会到了某种凄凉感。

“祖师说,不仅我们人族,几乎是天下所有族,都险些灭绝,若非有人以棺堵门,举世就没有活着的生灵了。”

旧事简短,不过一段话而已,却让人隐约间体会到了那个时代的气息,一个流血的世界,各族要亡种了。

有人背棺堵门,挡住了大灾祸,保住了世间。

“堵门之棺,不只是挽救我们阳间,还有其他世界,祖师提及,诸天所有大界都被波及,若无意外,都要被天穹上流下的血侵蚀,世间将就此化作血色,万物寂灭,所有种族尽凋零,再无生机。”

这就是泰一提供的旧忆,很简洁,没有更为详尽的信息。

可是,几位究极生物却都无声了,沉默很久,感觉到那一世的恐怖,还有那个时代的悲壮,流血的诸天,各界都要化作死地,再无生命印记。

“那个人是谁?”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问道。

“应该与第一山有关。”泰一答道。

当年,他还年少,而他的那位祖师并未多说,不过按照后来的一些线索,他觉得与那第一山有关。

此话一出,不少人瞳孔收缩,容不得他们不忌惮,所谓的第一山真不是随便命名的,有各种古怪。

仔细想来,那里极其可怕,有太多的秘密。

“那几张人皮的来历颇为蹊跷,诡异的很。”有人开口。

第一山的九号、六号、三号、二号等,都曾出过世,非常邪异,被认为是序列生物,从一到就,最起码有九个。

也有人说,那只是一个人,曾九次脱皮,现在真身不知在何方。

总之,第一山极其让人忌惮,若无必要都不愿沾惹。

“武皇为亲传弟子出头,曾与那……九号交手,感觉如何?”有人问道。

武疯冷漠道:“他很强,我出动的虽只是一件兵器,化我之体,不过,他亦显蛛丝马迹,绝对的恐怖无边,毕竟只是一张人皮,若有血肉着实不好揣度!”

“唔,我也想起来了一段模糊的记载。”这时,另一人开口,来自地下世界,为某一黑暗源头。

地下世界,早已存在无数岁月,有血腥的一面,但也在探索世界的真相,发掘古往今来的各种重大秘密。

毕竟,世界每发展到一定时期后,都不可避免的终结,走向寂灭,他们想研究透彻,挣脱出来。

所有人都看向他,连泰一都露出意外之色。

这个人行走地下世界,贯穿这个纪元,早年时曾在遗迹中挖掘到过不属于这个纪元的石碑,破译出不少文字。

“堵门之棺,堵的是上苍之上,将诸天万界都与那里隔绝,不然别说人族,就是仙族,便是那仙王等,都要覆灭,各大界都会若泡影般凋零,归于死寂。”

纵为究极生物,在场的几人也都心中剧震,这很可怖,万界沉坠,诸天亡种,有些瘆人,惊悚世间。

“按照记载,那个人大战过后,堵住了天上的缺口,阻止了祸源的蔓延,而且后世也有无上天帝堵过门,拿母气鼎镇压,可惜石碑残破,记载有限。”

地下世界的这个究极生物很遗憾,当年,他心中有所触动,可后来随着实力强大,却有些不怎么相信那记载了,不再当真。

而今看到堵门之棺,旧事忆起,让他脊背发凉,那石碑让的记载居然有可能为真,并非夸大。

他的这些话着实再一次震撼了在场的几人,不止一次堵门?!

“我们有一天是否也要去堵?”有人低语。

一刹那,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现在他们在干什么?不是堵门,而是拆门!

“我们,还得再进化,不然……”有人开口,同时摇了摇头,每说几个字都是一顿。

谁都知道他的意思,纵然是究极生物,还是不足,要继续前进,再蜕变。

每个纪元都会莫名终结,越是强大的生物越是焦躁不安,越是到了他们这种层次越是觉得心中无底。

前方迷雾重重,一切都过于诡异可怕。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疑惑,道:“这……不对,太阴间虽然是推演中应该存在的一界,可是,并非绝对无人去过,或许上一纪元,或许更古时代前,有前人曾走过那条路,至于这么危险吗?!”

大阴间的确可怕,在阳间人看来,那里就是地府,是森罗狱场,一旦两界贯通,定然天崩地裂,生灵涂炭,要死亿万人。

但是,几位究极生物却相信,两界悬殊不至于那么大,可以一战,不见得说阳间就比大阴间弱很多。

“关于堵门之棺的记载,其可怕之处是否被夸大了?”

“大阴间就是上苍之上?不太像!”

“很显然,这里的门户并不是传说的那道门。”

“但是,无论怎么看,都像是有些关系,手法相近!”

“这件事你们怎么看,是否要惊动第一山,请那里的序列生物出来一谈?”

相继有人开口,因为,这里确实不太对劲。

不解除那缕怀疑的话,总会令他们不安。

“别忘了,黎龘可是从第一山走出来的,曾拜师于那里!”有人提醒。

“去请第一山的生物出来谈一谈也无妨,别忘了,也有种传说,黎龘就是第一山的牺牲品,就是送出来血祭的。”一个浑身都冒银光的生灵开口。

他的魂力格外的强大,足以惊慑世间,连同为究极生物的强者都忌惮,罕有生灵的魂力可以强到这种地步。

这些话语很惊人,如果传到外界去,一定会引发轩然大波。

这个级数的生物多少知道一些当年的真相,黎龘的死因扑朔迷离,在场的几人都有各自的猜测。

楚风如果在这里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他听到过类似的传闻,甚至在冒充第一山的弟子时,就有人说过,他这是在自己送死,主动献祭。

有人对他讲,第一山在各个时代都会收弟子,而且都是世间绝顶奇才,可是到头来来竟然没有活下来一个!

其中,名气最大的自然是黎龘!

当然,也有人说,第一山的弟子不是献祭了,而是进入了另一片战地,有更璀璨的世界,有更血腥与残酷的大战场。

就如同传说中的天帝后人一般,沿着一条道路主动杀去了。

而羽尚天尊,据传就是天帝后代中的一支,祖上身体出了问题,所以留守,可惜可叹可悲,结果这一支最后只剩下羽尚一个人,竟沦落到这一步。

主要是,历史太深沉,太久远,有些人早已被遗忘,至今帝者之名都不可闻,所有一切都被世间忘却。

不然,羽尚一脉怎能如此,谁敢加害?纵有狼子野心之辈,恐怕也会惹到众怒!

毕竟,一切都成为传说,曾经的过往不可考证了。

过往的功绩留下了什么?只剩下残缺的传闻。

一个又一个纪元逝去,曾经那一世的生灵成为黄土,而后世子孙都早已换了不知道多少代人。

……

第一山很安静,封山有段日子了。

九号立身在山中,盯着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露齿一笑,白的瘆人,让地下世界的这位霸主几乎想转身就走,不愿与他再有牵连。

因为,无论怎么看,九号的真身多半都大有问题!有朝一日,血肉再现,他将会是谁,会是什么生物?

“你们想请我出去?可封山了,离不开。”

九号叹气,脚下有一堆灰烬,而后他再次烧纸,喃喃道:“黎龘,走好,以后我会将那些人都打死的!”

这话说的,让黑血研究所的主人一阵无言,是在恫吓他吗?

“堵门之棺出现了!”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告知详情。

“嗯?!”

刹那,九号动容,哪怕是一张人皮,也鼓荡起来,宛若有了血肉,满头发丝飞舞,空洞的双目那里射出撕裂天地的神芒!

最终,九号出山,随同而行的还有六号、三号!

在路上,黑血研究所的主人解释,道:“黎龘早就死了,这次现世的不过是一缕执念,我们并未杀他,跟他接触与交手,也只是想弄清楚当年发生了什么,欲找回失落在大阴间的无上经书,一切都是为了我阳间。”

九号道:“我知道他是一缕执念,如果是他真身,我们老哥几个早出去弄死你了!”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顿时不想说话了,怪不得另外几个究极生物死活都不来,这实在是没法愉快交谈啊。

他脾气还好,如果换另外几人来,估计已经打起来了。

在路上,九号与六号还有三号居然融为一体,化作一道身影,自称:九六三。

阴州,几位究极生物屹立,当看到九号三人的融合体后,都露出异色,因为这个生物极其强横!

“我一直很好奇,你们是一个序列的生物,还是一人的九次蜕变脱下的皮,到头来是否还会出现十号呢?”这时,那个浑身银色魂光浓郁的生灵开口,他为地下世界某一黑暗源头。

事实上,他的疑问也是几位究极生物的共同念头,都曾探究过。

“若是还有十号出现,是否算是终极体了,该不会还有十一号吧?”浑身银色魂光闪耀的霸主问道。

九号的融合体面无表情,道:“有些名字是不能说的,你敢出口,我想你命不久矣,活不太长远了。而眼下我看你印堂发黑,已经倒了血霉,年轻人,当心啊,祸从口出,禁忌不可言,不能随意提及。”

接着,九六三仔细盯着满身银色魂光的霸主,道:“有点门道,你是从魂河中爬出来的,也敢现世?!”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在场的几人知道这个满身银色魂光浓郁的生物的身份,乃是魂光洞的鼻祖,号称与天地同存,为地下世界黑暗源头之一!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合作多年的魂光洞的鼻祖,竟然还另有来头,出自魂河!

这件事很严重,实在过于惊人!

或许,泰一怀疑过。

……

事实上,在九号的融合体提到魂光洞的主人要倒血霉时,的确有事情发生。

一道黑的让人发慌的乌光无声无息间,进入了魂光洞!

同一时刻,楚风正在凤王的洞府打包与收割,也在自语:“魂光洞距离此地不是非常遥远,同在清州,它就在太阳河的上游尽头附近,我是不是要过去看一看?”

因为,他在这里了解到,魂光洞的一些大药并非全部养在那口神秘的洞穴中,有部分栽种在太阳河中的小岛上,借太阳火精之力供养魂药生长,乃是至阳魂药。

在凤王洞府,楚风收割到的壮魂草已经很惊人,可是经过盘查与审问,他了解到,魂光洞那里有更惊人的魂药,那是阳间最稀有的大药之一!

“我又不是强盗,这次只是过去看一看!”他义正言辞,自己都相信自己说的话了。

他觉得现在多半没机会去采摘,不过,这次也算是探路了,以后肯定要去!

他不知道,或许现在闯去真有机会,魂光洞今天注定遭祸!

有人说又要断更了,为了不应验,虽然晚了,但也完成了这章。对了,上次说连更就直播%O¥的兄弟呢?我等你好久了^_^

第五百八十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第二百四十章 天下躁动第七百八十七章 楚风的道侣第四百章 麒麟旧巢第二百一十一章 避免不了就吃掉第1651章 世间确有祭道之上的生灵(免费)第四百八十六章 凶名动星空第1263章 曹龘第1415章 圣墟真相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死鸟福泽第九百四十六章 龙巢中涅槃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圣归来第三百九十章 纷纷驾临第1381章 女帝第1038章 前女友第二百七十五章 颤栗第三百五十一章 神祇第1387章 天下共尊人王第七百零一章 不够看第四百四十九章 拳脚道理第九百三十三章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第八百六十二章 古道热肠楚神王第二百七十五章 颤栗第八百五十九章 再生个女儿第六百三十二章 神乡流血第五百四十三章 宿命之战第1434章 整片黑暗世界懵了第五百三十二章 六道轮回第二百零四章 又一次相亲第四百五十五章 爱恨纠缠第二百一十八章 大圣第三百九十四章 共五代第二百九十四章 炼妖地第六百二十九章 大造化第九百六十四章 横推第一禁地第一百五十六章 掏兽王窝第六百七十四章 阳间神技第1128章 注定成为太阳般耀眼的人第六百八十章 吞霞进化第1508章 见证终极第1602章 磨世第1499章 妖妖复活的希望第一百九十九章 进攻神话源地第1255章 凤凰泣血第六百二十三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第1052章 吓死天尊第九百九十章 万古时空一画卷第1175章 王血再蜕变第四百九十二章 赴会第七百零五章 世间第一经文第九百九十四章 阳间争霸者第五百一十章 鲲出世第一百三十七章 镇压第1497章 古今皆有大问题第八百一十五章 神之最后推演第九百一十六章 同进炼狱第九百九十一章 黄金岁月斩新我第一百零一章 境界第六百五十八章 温柔第五百六十二章 活捉圣人第一百六十九章 跑路第1101章 搬起石头砸楚的脚第七百九十七章 相拥第1643章 斩不断的情谊第七百二十五章 灭个干净第1397章 八卦炉中争雄第1249章 勇猛无敌第三十一章 所向披靡第八百五十三章 回地球第1267章 情况危急第1104章 疑似故人来第1338章 始终如一第三百四十七章 神秘幼崽第七百一十六章 皆大欢喜第1562章 六皇抬棺第1431章 真的种出了天仙子第七百二十六章 魔吞映照诸天者第三十三章 温柔乡第四百七十一章 突然到来的大世第九百七十七章 一颗古老的种子第1315章 我曾追随过天帝!第1508章 见证终极第1160章 狠人与六耳猕猴第1067章 青州第二百五十一章 楚风落泪第三十六章 我家门前有大坑第1280章 孩子他娘第六百六十九章 针对第1655章 星辰永灿,不灭诗篇(免费)第1331章第1133章 史上最强第六百三十三章 身份曝光第1463章 连天帝都照咬不误的狗皇第1057章 阳间变天第八百八十八章 屠圣大会第三百六十章 亢龙有悔第七百四十八章 终极排名第1546章 不可避免的万众瞩目第九百三十四章 黑暗时代第1240章 惊天豪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