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7章 都来了

白鸦摇了摇头,这么多年过去,黑狗应该早就死了,估计血脉后代都没留下。

不过,它露出异色,盯着乌光中的男子看了又看,这个人真的跟黑狗没有血缘关系吗?

“你看什么看?!”男子黑发披散,眼神不善,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恶意。

白鸦或许是因为没忍住,或许是因为心中太恨,不由自主开口,道:“传说中的某位皇,与你祖上是否为近亲?”

不过,说完它就后悔了。

“死鸭子,我打死你!”

乌光中的男子气息暴涨,挥动手中的兵器向前拍去,那可真是打爆堤岸,轰灭沿途各种残破庙宇,摧枯拉朽,蒸干魂河,要斩了白鸦。

男子很敏锐,他从白鸦的眼神中就明白了它的恶意,知道它说的皇在暗指谁,所以想要削死它。

“呱!”

白鸦大叫,嘶吼,一时间魂光滔天,白光如阴火,尾部那个特殊的翎羽汲取来无上伟力,阻挡大钟与棺材板。

最为可怕的是,魂河终极地深处,有莫名的魂血……流淌过来,席卷虚空,挡住帝兵!

不然的话,白鸦挡不住。

即便如此,在帝兵复苏后,哪怕只是残片,它也是凄厉长鸣,拍打翅膀极速倒退,因为无尽的白羽凋零,它身上数不尽的秩序神链崩断,肉身都渐渐焚烧,要化成灰烬了。

“好恐怖的帝兵!”它眼神发寒。

它落在了一块特殊的土地上,黑的瘆人,在那里它得到支撑,化成灰烬的躯体重塑蜕变,血肉长出。

“罢了,住手!”它寒声道。

它警告,别逼它,不然完全体出世,怎么说它也是曾让诸天颤栗的存在。

而今,它真的算是委曲求全了,不想大动干戈,并不希望魂河深处发生意外。

又是两张祖符纸飞出,它送给了乌光中的英伟男子,想尽快了结此事。

“此地还有!”

乌光中的男子长发垂落到腰际,乌黑而浓密,面孔白皙晶莹,瞳孔内是魂河蒸干、终极厄土崩塌的画面,并伴着宇宙星辰陨落,景象慑人。

他英气迫人,称得上俊朗,但现在杀意无边。

白鸦冷笑,它已经有所醒悟了,乌光中的男子一而再的如此恫吓,有些过了,或许也不见得要真个大决战。

它盯着乌光中的男子,道:“真没了。如果你非要,我可以给你,真正的地府轮回符纸,一百张,没问题!”

接着,它又迅速补充,道:“而且,是帝落时代前的古地府轮回纸,你要知道,这可是极其难寻的东西,价值不可衡量,古往今来多少强者祭祀,上供,都求不到一张!”

“我不稀罕,那样的一百张,也抵不上那位的一张符纸,我只要祖符纸。”乌光中的男子语气坚定,并不接受。

他是铁了心,要掏空此地。

他补充道:“古地府轮回符纸,有的只是诡异与不祥,太肮脏,我不要!”

白鸦沉声道:“你在说什么?世间万灵,有几人不认可古轮回,这才是真正往生之所在?是天地自然形成的。”

乌光中的男子脸色冷漠,道:“天地自然形成的,你相信吗?你的主子,魂河尽头的生灵相信吗?”

提及这些,他深感不安,古轮回源头,那所在,绝对的恐怖的无边,若是被证明,是人为开辟的古轮回路,影响无数个纪元了,那将惊骇万界。

若不是天地自然演化出来的,光想一想就可怕。

当想到祖符纸,他又安心了一些,毕竟当年那位造出来了,在那位的时代,古轮回路居然不见了。

想一想,这能给人几许安心。

古地府,古轮回路,是在避讳那位吗?还是说,那个时候,古地府轮回路也出了意外。

再向深处想,魂河与古地府似乎同时出意外,难道有某种联系不成?同源,亦或都是同一因素导致的不出世。

当想到传说,那位曾经亲自出手去挖古轮回路,弄断了不少路,也实在够惊人的,猛的一塌糊涂。

那位自己刻写祖符纸,一个人弄出不同的轮回,这气魄太大了。

最为关键的是,那位离开后,古地府也没有妄动他弄出的那些。

“当年,那位离开,是不是就是古地府与魂河尽头,以及天帝葬坑内的怪物等,受不了他,然后付出巨大代价,将他引走了,前往一处很难返回的战场?”

乌光中的男子猜测,而且不加掩饰,就当着白鸦的面说了出来,也算是轻慢魂河终极地,若为真,魂河当年还不是低头了。

“你想多了!”白鸦冷冽地开口。

“他一个人就能演化出轮回,对抗古地府,至今也不见有人去毁掉,这应该能说明一切问题。”

乌光中的男子这是发自内心的感慨,想到那位,莫名就让人觉得心安,不用担心什么莫大的凶险与危机。

可惜,他失踪了!

这么多年过去,早已联系不上。

这殊为可惜,让人遗憾。

白鸦不想提及那位的生平,以及战力等,也许是忌惮,也许是怕惹出什莫名因果,它只说符纸。

白鸦道:“你想要的祖符纸,它是额外的,或许并非是你需要的!”

“你想说什么?”乌光中的男子冷笑。

“你应该听说过,那位早先并不信轮回,后来是因为他身边的人死了太多,才有所改变。不过他要轮回的是什么,有些难说,也许不是人,或许是世界,亦或是其他,还更能是不可测的东西。他造的轮回,同地府古轮回路不一样。”白鸦道,依旧在极力而恳切的想说服他。

“但是,我更信他的符纸!”乌光中的男子说道。

白鸦皱眉,道:“还是不要提那位了。”

因为,它觉得不妥。

这么多年来,若非强行封住与留下过去的记忆,连它这种级数的生灵,即便可以俯瞰诸天,可是对于那个人的传说等,记忆也在模糊下去。

所以,它无比忌惮。

它甚至一度怀疑,到底是它自己出了问题,还是整片时空都出了问题?

当想到这些,它看向乌光中的男子,他是否知道一些?毕竟似乎有些古怪的来头。

白鸦道:“那位离开后,再也没有出现,你我都有所觉,即便强大到了更高层次,心中关于他的记忆都在渐渐模糊,他似乎已经不属于整片古史,只有极少数生灵还有感,有所知,其他人都遗忘了他,仿佛那位不曾存在,不曾出现过。”

乌光中的男子皱眉,有些沉默,这是事实,若非触及过与那位有关的旧物,关于那位的记忆,的确在岁月中衰减。

这实在不可思议!

……

这时,黑狗在接近,跨越一重又一重天,负尸而行,昂首而立,在沿途中着实引发了大爆炸般的“信息地震”!

“那是……”

“我看到了谁?!”

“刚才有一只黑色凶兽从老夫的闭关地上空横渡而过,一头盖世妖魔,很像是……当年的狗皇,它还没死?诈尸了!”

这引发惊天巨波,有个别人看到了它在虚空中的残影,都忍不住一哆嗦,严重怀疑眼花了。

事实上,能够有所感应,且洞府正好赶巧在黑狗路途上的强者很少,只有极个别人。

当然,这些都是顶尖生灵,不然的话,也不会认出传说中的黑色巨兽。

半路上,黑狗有所体悟,冥冥中的悲意在弥漫,来自帝钟,来自天地,这是在最后的提醒吗?

它自己自然也预感到了不祥,想到了最后的结局。

不过,它有殒落的心理准备与觉悟!

因此,它未曾止步,还是去了!

终于,到了阳间外,砰的一声,它贯穿界壁,迈出了那一步,时隔悠远的岁月后,它再次踏足这片旧界。

这时,还有其他人要去魂光洞,正是泰一、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

其实,他们早该到了,只是在途中改变了方位,前往第一山。

只因,九号的融合体在路上皱眉,他意识到,出事儿了,而且很大,有可能会天塌地陷,因此他要取“古器”!

今天,事态真要恶化到无法想象的地步,或许,九张人皮要归一了!

同时,他认为,第一山的杀器必须得带着!

魂河尽头,门后的世界。

乌光中的男子皱眉,强援怎么还未到?一个人勒索,绝对没有一伙人恫吓效果大,算一算该到了才对。

“死鸭子,你对天帝怎么看?真要再现,杀到这里,魂河终极地的生物结局如何?”

“你在说什么时代的天帝,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世界,诸天对这个称谓的理解不一样,敬称而已。”

“装糊涂,当年杀到这里来的盖世天帝,若是再现你们会恐惧吗?”乌光中的男子淡淡的笑道。

他有所感应了,因为,是它拨弄出去的钟波,对那边有警觉,有关注,现在模糊间有些微弱波动传来。

白鸦脸色难看,道:“他们不会出现了,甚至,有人都已经彻底死了。”

“是吗,为什么我觉得,有天帝在回归,要踏平这里呢!”乌光中男子淡漠开口。

“比如,这位天帝!”他举起了手中的帝钟碎块,符文璀璨,交织成完成的钟体,气息恢宏而磅礴,似乎可以镇压诸天万界。

白鸦沉默,想到了当年的一些事,最后才道:“我承认,他很强,曾经的盖世强者,睥睨诸天,可怕的离谱,但是终究是死了。当年他历经了各种血战,在无上强者皆出世的特殊岁月,那个时代发生了最为可怕的流血大乱,他被有针对性的阻击,已然永逝,世上再也不可见!”

说到这里,它像是才吐出一口气,不再绷紧心弦,那段回忆对它来说很可怕,很不美好。

接着,它以略微淡漠的语气开口,道:“消逝了终究是消逝了,再伟大也已魂归厄土,其血凄艳。”

它吐出一口浊气,越发的放松,道:“他死去了,连带与他有关的一切也都渐渐从世间抹除干净,包括他的道场,甚至他的那只狗!”

说到最后,无论怎么看,它都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当年太恨,留下很大的心结。

“你确信,都死去了,再也不可见?”乌光中的男子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我确信!”白鸦很自负,很相信它所了解到的信息,昂起了头,尾羽璀璨,连着魂河终极地。

然而,不知道为何,突然间,它浑身冰冷,白色的羽毛都要炸开了,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恶意。

几乎是同时,它的瞳孔急骤收缩!

一张黑乎乎的巨大面孔,覆盖了半空,就这么俯视着它。

“汪!”

一声大吼,响彻了天地八荒,整条魂河,这片门后的世界,都要崩开了。

白鸦真的有点怀疑人生了,它听到了什么?

幻觉,还是错觉,那是……狗叫声吗?

太他么震耳了,它几乎失聪,双耳都在流血,耳膜绝对被击穿了。

即便是灵觉,本能等,现在都麻木了,它被震的身体发麻,魂光都有些发僵。

这时,许多不美好的回忆,许多负面的情绪等,都一同涌了上来,让白鸦差点癫狂!

狗来了!

白鸦想大叫,你不是死了吗?!

虽然黑狗对自身的命运有所预感,可是,它现在没有一点伤感,毫不在意自身,依旧直接杀来了。

而且,穿过魂光洞,赶到门后的世界后,它直接就大喝:“死鸭子,你还没死啊?滚过来,叩见你无上的祖皇爷爷!”

白鸦惊呆了,确信不是幻觉,着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只狗真的……出现了?!

刚才还在提及,结果……说黑狗黑狗就到!

那黑影太庞大了,遮蔽了长空,如此的凶狂,咆哮魂河,气焰滔天!

白鸦看的清楚明白,并且感受到了那熟悉而古老的气息,太让人厌恶了,也太让鸦刻骨铭心了。

第一时间,它满身羽毛炸立,形成守护光幕,符文漫天,大道神音轰鸣。

并且,它迅速倒退,严阵以待。

只是,它实在有些接受不了,有些想不明白,这狗……怎么可能还活过来?

它不是被打死了吗?竟在当世又露头,嚣张的活着!

很快,它又看到了黑狗背负的人,虽然没有看清容貌,他伏在狗皇身上,可是白鸦已经知道是谁!

一刹那,白鸦吓的尖叫,焚烧能量,羽毛成片的炸开,它亡命般的逃,都要窒息了,眼底深处是无尽的惊悚。

“死鸭子,你逃什么逃,给本皇滚过来!”黑狗太强势霸道了,刚一降临,就叫嚣着,要弄死白鸦。

白鸦这叫一个气,真是眼前冒金星啊,它不自禁地看了一眼乌光中的男子,总觉得遇上的两个生物,都是极品,口气很像。

“死鸭子,你看我作甚!?”乌光中的男子大怒。

白鸦也怒了,乌光中的男子与那狗东西,真没有血缘关系吗?今天真是倒了血霉了!

它觉得,不被打死,也要被气死!

这时,魂光洞外又来了一波强者,几乎都到齐了。

一群人共赴魂河。

第六百六十三章 楚叔灭侄第六百章 轮回的尽头第一百九十八章 西征第1230章 各方瞩目第1291章 阳间风云激荡第七百一十八章 地球底牌第五百八十章 纵横宇宙中第七百零一章 不够看第八百七十七章 一二一第二百六十三章 错的离谱第四百三十三章 大坑货第1309章 妖妖以及三颗种子的来历第八百零七章 慈父楚风与天尊逆子第1196章 大小姐第七百三十一章 近古最强战第六百六十章 狼心狗肺第1521章 一万年第二百一十五章 留你何用第八十三章 大林寺震世第三百二十九章 众星捧月第1668章 我为后人开生路(免费)第1470章 落地成皇第四百三十三章 大坑货第1453章 本宫大宇级!第1019章 阳间再生第七百三十章 诸天神战!第1443章 龘第三十八章 异树第八百五十八章 强的没对手第四百三十七章 我有一个梦想第1015章 就此转世投胎第二百二十五章 重创绝世高手第1134章 吃干抹净第四百五十二章 大魔王第三十六章 我家门前有大坑第1119章 通天仙瀑第1541章 最古时代那口棺第二百五十五章 随时爆发第1219章 世间谁敢称最?唯我第1323章 神话出山大一统第九百四十三章 大渊之下第七百九十五章 姐夫第八百四十九章 比惨大会第九十三章 元始玉虚宫第七百六十章 混沌盗第六百四十一章 按捺冲动第一千零五章 神墓第1427章 楚黑手名动天下第1318章 老兵不死只是渐凋零第1287章 近古最强之战!第八百九十七章 从此世间无轮回第1255章 凤凰泣血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祇的道场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后的心愿第1032章 终极进化痕迹第七百四十八章 终极排名第1644章 大结局第1162章 微微一笑艳倾城第二百三十章 风口浪尖第五百四十七章 一路横推1353章 黑暗天子第七百二十二章 神之蜕变第1591章 天上来敌第二百四十三章 血气滚滚第1441章 传说成为现实第四百四十五章 昭告天下第三百九十二章 不灭山第1643章 斩不断的情谊第七十九章 灿烂进化第一百三十五章 平山灭寨第七百三十九章 风暴又起第1461章 独断万古那位的第三百六十一章 进化皇朝第1156章 开辟阳间者的威风第七十五章 惊怒第1085章 收获很大第1410章 与上苍干一架第九百六十二章 真男神岂能说不行第八百四十章 半篇究极第八百四十八章 娘,向前冲第三百五十七章 天选之地第1072章 于往生中回归第1179章 名字带德的都不是好……第一百八十三章 疯狂的美食榜第五百一十七章 进化与东海造化第八百九十七章 从此世间无轮回第1318章 老兵不死只是渐凋零第1325章 无人可制衡第1397章 八卦炉中争雄第八百六十五章 巡视全宇宙第五百二十一章 与仙子结怨第1119章 通天仙瀑第六百六十二章 后果非常严重第1054章 蛋蛋的懵与忧伤第1571章 轮回守陵人阳间篇 第1037章 大乱将起边荒第五百二十七章 风暴将起第1399章 石罐共鸣第九百九十一章 黄金岁月斩新我第一百四十一章 楚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