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7章 荒天帝、叶天帝、女帝,何在(免费)

楚风磨砺自身,在混沌最深处刻下绝世杀伐场域,从混沌天罚雷霆到旧法中所有的大道攻击等,全部施加在自己身上,他在那里以肉身对抗,以魂光迎击,杀到癫狂。

在这个时代,他不能走出去,没有对手,他就与自己开战,将双道果分开,杀到两个自己近乎消亡,本源都破碎了。

但是,他未曾有任何犹豫,如今无法去找敌手,只能克制着自己,不去猎杀诡异族的仙帝,他这样不要命的磨砺自身。

林诺依站在杀伐力无边的场域之外,很担忧,为楚风揪心,怕他不惜身,真的出意外。

她看到了他平静外表下沸腾的战意,漫长光阴流转,他一直在渴求那一战,当有一天他俯冲向厄土时,必将惊天动地,震撼古今!

楚风杀伐了无数岁月,场域破碎了再修补,不断叠加各种攻击手段,镇杀自己。

在这没有敌人的残墟岁月,在特殊的处境中,他杀到癫狂,自己一个人竟养出了浩瀚无穷的杀气!

他像是征战了几个纪元,眼角眉梢都流转杀劫之力。

直到有一天他停下来,发现已经过去了很多万年,他在原地盘坐了很久,才平复情绪,归于寂静与深邃。

残墟岁月,四百二十一万年,楚风与林诺依走出混沌,再一次在世间行走,他们共度过了一段平和与安谧的岁月,看遍大好河山。

在此期间,数万年,林诺依陪着楚风走遍天下各地,大千宇宙都留下了他们的的身影。

楚风在铭刻场域符文,悄然无形间,化一方又一方大世界为场域!

在此期间,他们是平和的,祥静的,独孤了漫长岁月,能够在此世重逢,这是对他们最好的补偿。

但是,两人都不可能信命,所谓的上苍等,都被人践踏在脚下了,他们能相信与坚定的只有他们两人自身。

“沧海成尘,雷电枯竭……”

楚风感慨,他们走过很多地方,昔日有些世界的瀚海都干枯了,沧海桑田,不是文字,而是真实的体现出来。

而在这个时代,灵气浓郁的化不开,但却没有了天劫,所有进化者都未渡劫,雷劫像是枯竭了。

在此期间,林诺依厚积薄发,终于走到了准仙帝路的巅峰,但是,她没有选择去破关,依旧在沉淀。

她与楚风走在一起,得到了很多启发,她不愿照搬花粉路女子的路,而是想另行开辟道途,但是这太艰难了。

她并不渴求一定走出完全不一样的进化路,只是不断的沉淀着,踏出新的脚步,来弥补现在的路。

这是一段温馨与美好的岁月,她与楚风共时光,从未分离,一起去过很多旧地,忆往昔,感动,心酸,有太多的感触。

这些年来,两个人走在一起,很少再有那种红尘繁华、人间璀璨自身却脱离在世外的孤寂感。

“我找到了一条路,无论能否另辟道途,我都会冲关成帝。”林诺依告知楚风,她要去闭关了。

这一次,她准备游历万古时空,踏足花粉路女子曾经留下过的痕迹,然后印证自身的道。

楚风点头,将她送进混沌最深处,并构建场域,遮掩她的气息,纵然有一天她醒来,开始破关,也不会被高原的生物察觉。

“游历万古时空时,你要小心,不要迷失在当中!”楚风轻声提醒她。

他觉得,林诺依走这条的路的话,多半要耗去漫长光阴,并有一定的风险,万一她沉浸在过去的岁月中,将自己代入花粉路女子,那就容易出现变数了,那样的话,万一她万一醒不来会怎样,纵复苏她又会是谁?

“放心,我有把握,她不在了,同时她也下定决心不会回来了,我只是……我自己。”林诺依让他安心。

她在那座场域中寂静无声了,像是陷入了沉眠中。

楚风在这里站了很久,最后离开,他开始去努力提升自己。

残墟岁月四百五十九万年,楚风几乎已经走遍诸天,他不断解析各地,无声无息,没有留下痕迹,但其实却真实的篆刻了场域符文。

虽然说,他走场域进化路,伟力归于己身,但是,这并意味着他要放弃场域原本的杀伐之力。

有朝一日,他若去厄土征战,将倾尽所能,希望能挟诸天场域,轰碎整片高原!

虽然这多半有难度,不知道结果,但是,他在进化的过程中,依旧努力去布置,去尝试。

在此期间,他在诸世中相继找到了石罐上所浮现的所有特殊地势,出入这些可怕的凶地中,眼中所见,尽是过去的景,提炼出那密密麻麻的纹理,借鉴其路,完善自身的道。

踏过那些绝地,楚风看到了一幕又一幕悲剧,那都是各自纪元的主角,皆为准仙帝,甚至有真正的仙帝,死在了山川下,被以轮回路连着的高原吞噬,化作绝地,他们本应照耀万古,却都成为流血的过往,少有人知。

“罐子,你有灵吗,在记述尘封的往事,当年的悲伤,你究竟想做什么,要表达什么?”楚风轻叹,带着疑问。

石罐发光,嗡嗡震动,它的确有灵,但却是懵懂的,无知的,记下了流血的历史,但却无力改变什么。

随后,楚风又去了祭海,在这里解析那些残破的宇宙,无数葬下去的大世界,无穷无尽,让他都深感吃力,但却沉浸在当中不可自拔。

很多万年后,楚风从这里退了出来,改变目标,是那座古老的祭坛,诡异种族的献祭之地!

它宏大无边,就矗立在祭海中心,号称仙帝献祭之地。

楚风对这个地方有些忌惮,很谨慎,最终远远的观察,探索,提炼出种种怪异的符文,最后远去了。

他不想惊动始祖,最起码现阶段不能妄动,等到自身祭道后,他想再来这里,找出一些秘密。

这世间,一片灿烂,黄金大世来临,虽然楚风在以残墟岁月计量时间,但是人间却早已变换了纪元。

在这个新纪元里,一切都欣欣向荣,开始出现仙王级的生灵!

严格来说,残墟岁月的绝灵时代,相对过去的古纪元来说,虽然不是很长,但的确已经算是一个逝去的旧纪元了。

楚风心中虽有失落,但是,他承认过去的终究葬在了过去,淹埋于尘埃间,那些人,那些事,已不可见。

这个崭新的纪元非常绚烂,盛极后,并未衰,而是盛极又盛,不断辉煌,有些仙王在悟道,在努力冲向绝巅。

诸世中,虽然进化者众多,但是没有人能够超脱出诸天,可以俯视大千宇宙,为此纪元命名。

因为,他们经历的还少,世上不曾有九道一、腐尸这样的老古董活下来,更遑论是路尽级前贤。

而楚风只是默默地看着,并未此新纪元显化自身。

复苏纪!

到头来是诡异生灵给这一纪元命名,楚风没敢对仙帝下死手,但是,却在某些绝地中研究解析过仙王,自然知道了这些传闻。

残墟纪,复苏纪,虽然时间还未过去太久远,相对以往的纪元来说,还很短暂,但是,却真的是已是两个纪元流转了。

残墟岁月,四百九十一万年,楚风带着石罐,远远的眺望厄土,在始祖沉眠的年代,他来高原外研究其内蕴的纹理。

只是才到来,匆匆一瞥,他又转身离去了,他有莫名预感,如果长久驻足,有可能会被始祖发觉,从沉睡中醒来。

他离开后,直接进入古轮回路,开始研究古地府!

这是一片莫测之地,有各种古怪与强大的残缺纹理,楚风在当中不知疲倦,沉浸下去,一走就是数十万年。

古地府,古轮回路,整体是寂静的,死气沉沉,没有一点声息,如密密麻麻的蛛网连着诸天,有通向所有宇宙的路径。

当然,更有通向高原的路,楚风没有踏足充满诡异气息的那些黑暗路途。

当有一天,楚风独自探索古地府一条残破的道路时,他心有所感,刹那消失,出现在这条路的尽头,那里是连着某一方大宇宙的出口,有些状况。

楚风瞳孔急骤收缩,他看到了……一具尸体,让他的身体都摇动了一下,虽然时隔很多年,两个纪元了,但是,那个人过去的音容笑貌仿佛还在昨日,就在眼前,难以磨灭。

这是一个女子,曾经清丽出尘,超然世外,但是她现在脸色雪白,没有一点的血色,毫无生机。

“妖妖!”楚风心中有恸。

她逝去了往昔的灵动,披散着发丝,安静的躺在那里,灵魂寂灭,没有一点的声息。

妖妖终究是死在了过去吗?以楚风这等修为自然可以感知到,她只是一具空壳,早已没有了灵魂。

曾经那个无比惊艳,号称星空下第一的女子,竟在这里相见,结局未变,依旧是香消玉殒。

不过,身为路尽级强者,楚风有超出世人理解的神觉,可感知古今未来。

“嗯?!”

他神色一动,眸光绽放光华,照亮这条轮回路,在他的眼前浮现一些旧景,当年是女帝送走了妖妖。

虽然看不到女帝了,从整片古史中消失,但是,楚风依旧还原了过去。

当日,妖妖被强大的诡异生物以长矛洞穿,钉死在大地上,可怜可惜可叹,身体都瓦解了,只留残血染红战场。

最后,女帝趁始祖归于高原尽头,捕捉到唯一的机会,送走了一些人,其中就有妖妖殒落之地,那片染血的土被传送走了。

当年被救下的几人,多半也都是凶多吉少了,楚风在此之前不曾遇到过。

至于林诺依,则是花粉路女子提前送走的。

楚风将一件衣服盖在妖妖的身上,然后盘坐在一旁。

他一念间,布置出场域,并口诵真言,一位仙帝如此做,威能岂是等闲,他自虚空中凝聚出来无数缕细小的光,从古代,自现世,汇聚而至,没入妖妖的身体中。

她的身体中有了魂光!

楚风喜悦,到了他这种地步,自然可以自过去映照故人,让他们活过来,只要不是始祖亲手击杀的,他有把握成功。

但是,他一直不曾这样做过,因为干预过去,动用惊天动地的仙帝手段,改变命运,影响实在太大了,有可能会惊动高原尽头的怪物。

再者,在这个时代,他纵然映照出那些故人,又能如何?若被察觉,以及他若是战死了,那些人还是难逃悲凉落幕的结局,痛苦后,他忍住了,不想惊动始祖。

他还未祭道,不能全部了解始祖的手段,他们的感知究竟多么敏锐,无法预料。

现在,他不是在过去显照,只是以功参造化的手段,捕捉到了异常的残存灵光,将它们聚集而来,果然令妖妖的魂光点燃了。

妖妖虽然脸色苍白,但是,她睁开了眼睛,复苏了,身体逐渐恢复生机。

然而,楚风心中却是一震,看到她醒来的刹那,以他的实力自然洞彻了过去,现在,未来。

“你……还是妖妖吗?”他问道。

“是……我,但却多了一些旧的记忆,或许也是她吧,楚风,我们又相见了。”妖妖开口,魂光越来越盛烈,她在渐渐复苏,有了愈发强盛的生命力。

昔日,叶倾仙跨纪元,为荒与叶构建沟通的桥梁,涉及到莫大的因果,且是始祖亲手击杀,所以想让她复活很艰难。

叶天帝为救叶倾仙,准备了两条路,一是在过去映照他,并以万物母气鼎保护,接引她回归。

另外一条路则是,当年,荒与叶曾共同出手,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她的一滴失去生机的血,最终将那滴血投于某位后人的血脉中,希冀有朝一日让她觉醒。

那滴失去一切生机的血,落在妖妖的体内,女帝在终极一战最后的时刻将她传送走时,点化那滴残血,为她复生留下希望。

事实上,漫长岁月后,那片染血的土不断的发生变化,到头来妖妖的血与那滴残血纠缠着,有了生机,漫长光阴逝去,她的身体重塑了出来。

不过,其过程是极其缓慢的。

直到数十万年前,其身躯才完全在这里显现,而后,血肉发光,蒸腾出无量的细微的纹络,散于天地间,那是她的魂,分解于天地间,不仅是等待彻底复活的机会,也是一种修行。

向死而生,这是一条艰难但却可行的路。

曾经的叶倾仙,被荒与叶共同庇护过,又有过女帝的点化,所以失去生机的残血才又复苏,与妖妖纠缠共生,在此世回来。

“我还是我,也有部分她。”妖妖开口,道出究竟。

毕竟,漫长岁月逝去,当年的叶倾仙只余一滴残血,复生后留下的不多,是她,也是妖妖。

“你能回来就好!”楚风怎能不欣喜与激动,曾经天赋无敌的女子,原以为永远的逝去了,上次逆溯时光,也只是隐约瞥见她的身影,楚风以为她的染血之地曾被仙帝、始祖的战斗波及所致,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因为她被三帝干预过命运,所以当时楚风以道祖的境界很难捕捉其清晰身影。

楚风带走了妖妖,伴着她,进入这个灿烂的大世,告诉她这么多年来的巨大变化。

“我们那一代人,几乎都死去了。”

妖妖得悉后,不似往昔那么灵动了,黯然神伤,整个时代皆葬下去,太沉重,历代前贤都战死了。

楚风陪她走了很多地方,果然是岁月变迁,改变了一切,再也没有了熟悉的山川旧景,更遑论是当年的人,都不在了。

“我要去闭关,我要去修行!”妖妖说道。

这么多年来,仅是复苏,回归到世上,就耗去了她太多的光阴,不过,她终究是不凡的,向死而生,也是修行,如今身在仙王领域中。

楚风将妖妖送进混沌深处,不想她在进化与突破时被人察觉,以她的天赋来论,应该很快就能破关。

然而,世间的变化总是出人意料。

在大世璀璨,盛极而又再盛时,即将天变,厄土中的生灵走出来了,由道祖出手,一位仙帝站在后方出,俯视万界,进行小祭!

世间,降下各种劫难,有刺目的光划过虚空,劈碎一些很强大的道统,连仙王都只能喋血。

不过,这一次诡异生灵却没有亲自下场,并未去大肆收割进化者的生命,只是屹立在苍穹之上,降下天灾,动摇了复苏纪的大世根基。

“太安逸怎能变强,唯有血与乱此能促进成长,碰撞出更为灿烂的进化文明火光!”

站在道祖后方、凌驾诸世上的仙帝,冷幽幽地开口,他未出手,有准仙帝降下各种灾难足矣。

这是“复苏纪”的进化者第一次知道,这世外似有莫测的生灵在干预他们,严重威胁到各族的生存。

天灾过后,世间人口少了两成,进化者亦如此,虽然被抹去不少强者与道统,但总体来说大多人留下来,还活着。

世间灵气曾短暂衰弱,但数十万年后再次鼎盛起来,进化文明又开始绚烂,强者辈出。

“光辉纪”到来,虽然只经历了一场小祭,八成的生灵都活着,但是,这的确又是一个新的纪元了。

相对而言,残墟纪、复苏纪真的很短暂,比其他***短了不少岁月。

当然,也曾有些纪元,如同这两纪一样,并不是每个纪元都很漫长,比如楚风所经历的灰色纪元,或者是古青口中的光恒纪元,更为短暂。

不算已成过往的灰色纪元,终极大战过后,自残墟纪开始,经历复苏纪,现在进入光辉纪,楚风也算是大劫过后,又历三纪的人了。

冥冥中,他感受到了某种压抑,像是有恶意在复苏,要降临了。

难道始祖要苏醒了?他皱起了眉头。

在这一纪元,他竭尽所能完善的自己的法,想早日踏出那一步,他想祭道成功!

不过,纵然心中不安,很是急切,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没有冒险尝试,他不断悟道,将双道果的路推演到极致领域,尽可能的磨灭掉瑕疵。

直到有一天,他从演道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自己都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无法与残墟岁月精准的计量了。

光辉纪,已经过去很多万年了。

楚风进入混沌深处,去看望林诺依与妖妖,她们都已经成功进军仙帝领域,这让他恍若隔世。

多少年过去了?他都遗忘了岁月,并没有赶回来为她们护法。

虽然心中知道,以她们的底蕴来说,应该可以晋阶,但他依旧是一阵后怕。

这次的闭关,演道,似乎耗费了漫长岁月,他完全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中。

楚风急匆匆而来,又急匆匆而去,他深入混沌更深处,开始布置场域,他准备祭道了。

他有了那种感觉,觉得可以叩关了!

当然,这或许也只是他的错觉。

他担忧,再等下去的话,又一纪元要将结束了,最为让他忧虑的是,他怕厄土中的始祖数量会提升上来。

“不管是***,还是小纪元,先先后后,我也算是经历过四五纪了,灰色纪元囊括光恒纪,又经历了残墟纪、复苏纪、光辉纪,很漫长的岁月。”

这一天,楚风将两大道果提升到了极致尽头,并将心中的道路推演到了祭道领域中,最后开始付诸行动。

在宏大的场域中,楚风破关了,他祭出了自己的道果,千百重复杂而强绝到不可思议的场域内,无尽火光焚烧,楚风的道果照亮了虚空,不断的崩散,消失。

超越极限,凌驾世外,跳出所谓的永恒,一切因果尽灭,楚风在经历可怕的死劫,一度曾永寂,世间所有痕迹都消失了。

他以双道果祭道,这样实在太猛烈了,直到万物凋敝,场域中寂静无声,所有波动都消失后,一点光绽放,他的身影才慢慢浮现出来,他成功了!

“这就是祭道吗?”

楚风舒展身体,感觉到了无所不能的力量,天道,诸般规则,所有秩序等,都对他失去了意义。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看热门神作 抽888现金红包!

留下的只是他自己进化路浓缩的纹理,随他一念间,周身符文符文流动,混沌山河间也尽是他祭道后的纹理!

虽然才突破,但由于他是以双道果祭道成功,因此直接将他推升到了极其高深的领域中。

也正是因为进入祭道这个层次后,楚风心中的危机感越发强烈了,他足够强大了,所以感知更为敏锐,冥冥中有恶意在复苏,在扫荡。

他知道,始祖应是复苏了,或许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甚至没有了。

楚风离开混沌,进入现世中,他看到诡异生灵出没的果然更为频繁了。

很快,他通过在外行走的诡异生灵了解到一些可怕的真相,“复苏纪”末期的小祭,高原尽头补齐十位仙帝。

那一次所谓的小祭,并不是为献祭祭海深处那座祭坛所对应的生灵,而是为整座高原献祭,为补足仙帝的数量增加胜率与确定性而起。

楚风心头一沉,那时他在路尽境界,果然实力还是略有不足,无法感知到这一切。

“很快就要大祭了。”他从诡异生灵的心神中截取到这样的信息。

这让他心头格外的沉重,他有预感,高原中的老怪物似乎是要补足始祖的数量!

他突破成功,成为古往今来最强大的几人之一,踏足祭道领域,感知格外的恐怖,洞彻了部分真相。

事实上,若非涉及到高原,涉及到始祖等,换成其他地方与众生,楚风可获知一切秘密,洞彻古今未来。

随着他入静,他感知到了更多的东西,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很多!

楚风进入混沌深处,找到妖妖与林诺依,将自己身上的石罐、种子、石琴等都送给了她们,他要独自离开,随时准备只身杀入厄土中!

他走的是场域进化路,到了如今个层次,祭道成功,不需要石罐遮掩自身的气息了,自己铭刻的特殊场域纹理足矣掩盖一切。

他这样做,像是托付后事般,顿时让两女脸色都变了,追问他发生了什么。

“始祖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在重新推演,四大始祖实力恢复巅峰,甚至道行更精进了一些,他们产生了怀疑,认为第三个变数不是女帝。”

当年,不仅始祖有梦,就是楚风自己也迷迷糊糊经历了一场梦境,在那梦中,他悲伤过,惊喜过,癫狂过,落泪过,大笑过,并杀了一位始祖,是荒与叶外的另一个变数。

而最终一战,女帝戴上一张凄婉笑容中带着泪痕的面具,迎击始祖,让几位始祖误以为她就是第三个变数。

现如今,始祖正在酝酿大动作,想补足十大始祖之数,他们为何这样做?

楚风严重怀疑,他们想重新推演,算尽一切,看一看是否还有第三个变数!

这是他立足祭道领域后,以无所不能的感知所捕捉到的一缕真相。

始祖恢复后,似乎在怀疑有他这样一个生灵存在世间。

但是,想要推演到精确的位置,清晰的确定他在哪里,一时间是做不到的,就如同当年那样,若是十祖齐出,方可定住古今未来,那时什么都瞒不过他们。

“等我们祭道成功!”

无论是林诺依,还是妖妖,都有一定的信心,只要给她们世间,将来祭道未必不可期。

楚风摇头,他早已探查过,两女在这一纪元根本不可能成功,距离那个领域还有些远。

古往今来,任你天赋惊世,功参造化,一旦祭道失败,也注定永寂,彻底死去,无法在复活。

他自然不允许她们这样做,眼下她们根本没有一丝成功的可能。

“不能再等一等吗?”

“时间,或许还有。”

两女都开口,她们平日虽然出尘而宁静,但是现在却都焦虑了,怎能看着楚风一个人进入厄土,只身血战?

当年,连荒、叶、女帝都战死了,若是楚风独自一人前往,面对的最少是四位始祖,多半只能算是赴死!

“没有时间了,到了现在,我越发的清晰预感到,他们的确在怀疑过去,想再一次十祖共出,推演尽一切,应该就是在这一纪元大祭之时补齐始祖的数量!”

楚风越发的确定,他的感知没有错误。

祭道领域几乎可谓无所不能,洞彻一切本质,只有同级数的生灵才能有效遮蔽部分真相。

十祖齐出,就在这一纪元?妖妖与林诺依沉默了,如今只有楚风走到这个领域,可以去决战,她们两人都有种无力感。

“所以,我必须要在关键时刻阻止他们,轰断那种进程,不可能让高原尽头再出现那么多始祖!”

他告知两女不要冒险,那没有意义,两人暂时蛰伏混沌深处的场域中,等待机会!

他此战会竭尽所能击杀始祖,凿穿那片高原,重创诡异族群,即便不能杀尽所有敌人,也不会给后来者留下过多的压力。

两女未来如果能够成功破关,踏足祭道领域,那么,或有机会彻底扫平那片高原了!

楚风说完,转身消失,他不想过于沉重,不愿看到她们伤感,毅然而决然的远去,告诉她们,等他回来!

他一个人上路,此去可能再无归期。

在此后的光阴中,楚风走遍诸天万界,在所有大宇宙都留下他的足迹,他在刻写祭道符文,化于无形中。

“我不是自己去,而是挟诸天伟力,带着古往今来所有前贤的遗恨,杀进厄土中,击碎那片高原!”

楚风积蓄着力量,他时刻盯着厄土,一旦有变化,大祭开始前,他便会提前发动惊天动地的一击,杀进高原!

在此之前,他不断积淀,让自己更强,他知道最后那一刻就要来到了。

但在此之前,他将努力的变强,哪怕有增加一丝道行的机会,他都不会浪费。

同时,他也在思虑,究竟如何才能杀更多的始祖?!

他虽然不愿承认,但是,心中的不祥预感告诉他,他只身一人,多半无法灭尽所有始祖。

毕竟,荒与叶联手也才杀死五人。

高原无解,可以不断复活所有始祖。

楚风想尽了办法,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若是到了最后,一切办法都无力,那么,就送上我的性命吧,以身饲不祥,竭尽所能接触他们的原初物质,成为最强大的诡异生物,尝试以恶制恶,灭尽他们。”

这是楚风最绝望与最悲观的想法,如果一切都不可为,他愿意拼死冒险。

但是,在此之前,他会在自己的本源内部刻上最为恐怖的场域纹理,给予自己有限的时间限制,不会太久,便会自身毁灭,永寂。

最绝望时,他以身饲不祥,付出本我,真正的他会死去,如果最后关头他的确不能清醒,无法利用短暂的机会杀尽敌,那么,他自身本源中的场域纹理会毁掉他,不会让世间多一个威胁到诸天的大恶!

此战,楚风没有想过活着回来,他的血将洒遍厄土,染红那片高原。

他不会逃避,早已等待很多年,只待惊天一击!

“荒天帝,叶天帝,女帝,你们走的太早了!”楚风想到那几人,有些伤感,他也要步那几人的后尘了吗,这世间将再也没有他,一切痕迹都将在最后的一战中消散。

若是荒、叶、女帝未死,那他现在就不会叹息了,而今,能够对抗始祖的人,只剩下他自己。

而他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始祖就要复苏发难了。

昔年那一战,种种景象皆浮现在楚风的眼前,他在观摩,在重演,他在思考如何更有效的杀敌。

荒、叶、女帝的战绩极尽辉煌,无比灿烂,虽然落幕了,但只要想到那几人,回思那一战,楚风依旧热血澎湃,眼中有热泪,那一役太悲壮了,他恨生不逢时,那一天无法与他们并肩作战。

永远的荒天帝,永远的叶天帝,永远的女帝,永远的前贤,楚风沉默着,想到那些人,他被激励的战意盛烈而高昂!无论结局如何,他都无悔,将一往无前,拼尽所有,凿穿那片高原!

楚风的处境很艰难,此世没有人可与他并肩作战,他只能尽力破局,如果荒天帝活着,如果叶天帝还在,如果女帝未逝去,那么今天与他站在一起,必将大破厄土,大杀进去,直接扫平诡异源头,他多么的渴望,能有一人可与他并肩作战。

写到这里,心中不忍,三部曲,荒天帝、叶天帝、女帝都落幕了,在我的微信公众号后台看到很多书友提问,很多都是关于他们的问题,请……等待结局吧。而有些能剧透的,可以简单说下,《遮天》动画应该会在明年与大家相见,《圣墟》动画应该是在遮天之后。《完美世界》动画最快,马上就要出来了,本月,4月23日与大家相见,在腾讯视频播出,我很期待。

我接着酝酿下情绪,明天楚风只身进厄土,一切都该落幕了。

第1122章 天难葬者第1085章 收获很大第四百四十六章 抓神兽幼崽第八百五十二章 选择道侣第八百四十章 半篇究极第三百二十四章 出山第一百七十八章 战力排行榜第一千零三章 跪接楚王法旨第三十章 牛魔王的宝藏第九百六十三章 天下已无敌第1400章 史上最强怪物出闸第三百八十五章 外星人弱爆了第1099章 翩翩美少年-楚第1247章 传说中的大圣风采第1186章 曹狂徒第六百零二章 跟着享用供品第五百五十八章 向全宇宙承诺第六百五十章 初闻三颗神种之秘第八百九十七章 从此世间无轮回第四百章 麒麟旧巢第1506章 老古援助第1095章 史前狂人之师第1015章 就此转世投胎第十四章 牛魔王第1237章 欲收徒第二百零三章 找个妖精第二百四十三章 血气滚滚第1169章 山河皆颤第八百六十一章 楚魔无匹第四百四十一章 圣人来了第七百一十二章 黑暗之祖第四百零四章 毁地第九百九十三章 盛会第三百三十六章 火眼金睛第三十二章 女人第1359章 魂河畔生命无贵贱第1346章 万物母气鼎的一脉的辉煌第四百二十二章 追求第八十四章 顶级名山染血第1139章 追杀第1468章 君临第1668章 我为后人开生路(免费)第四百七十六章 服食神药第1513章 强大联盟第八百四十七章 举世瞩目(新年快乐!)第一百五十四章 究极第1126章 众星捧月阳间篇 第1024章 大能衰败第三百零九章 银色物质第九百二十章 风起阴间第八十四章 顶级名山染血第八百八十七章 打爆就是第八百零二章 堕落之地第六百一十三章 楚风与儿子第一百零八章 新霸主第1493章 终极黑手现?第八百一十九章 带血的真相第四百四十章 假子与真子第九百零四章 捡漏者的悲愤第一百零七章 怀疑第四百三十二章 重走祖上路第1408章 风华绝代第九百四十四章 相约阳间再战!第1388章 逆乱了古今时空第九百七十七章 一颗古老的种子第四百零六章 狩猎崂山第四百九十章 主动第1315章 我曾追随过天帝!第1346章 万物母气鼎的一脉的辉煌第三百零三章 当前真相第1076章 丧心病狂的大哥第1357章 原来是它!第1048章 龙窝造化第1472章 魂在何方第二百五十四章 宝贝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战惊天下第1326章 可怕的山河指引向女帝第九十一章 蜀山剑侠第1631章 道祖之战落幕第一百三十八章 打下一座名山第三百二十六章 强者品质第1198章 普天同庆第九十一章 蜀山剑侠第1041章 史前的大哥第1280章 孩子他娘第六百五十章 初闻三颗神种之秘第八百六十一章 楚魔无匹第1540章 触道,见帝第1526章 俯视芸芸众生者第二百零九章 目标名山第六百九十一章 上古阳间人第六百九十二章 群体进化第一百五十八章 楚魔王来了第五十八章 小觑第1538章 只身扛下全部大因果第二百五十九章 谁能阻第一百四十五章 女神相约第三百八十四章 征战太空第六百四十二章 绝世凶地藏神珍第九百五十九章 弹指百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