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多事之秋

净月院里,方华和萧生告辞离去。

床上一脸憔悴的萧生,睁着空洞洞的眼睛,看着空气。

这种人,也不像是能有能力覆灭萧家的人。

萧生的屋子里家居虽然样样具备,但都朴素的很。

‘萧家虽未短过他这位七少爷吃穿住,但待遇不是很好吗?’

扫了一眼屋子,方华踏出了这间院子。

翌日一早,夜王府就张灯结彩。

两日之后,夜王萧鼎天就将带着他的三个儿子从军中回家,给老祖宗祝寿,夜王府所有东西,都要提前开始准备好。

老祖宗住宅里,夜王府四位夫人相继给她请安。

此时的老祖宗,完全没有下人说的食欲不好的样子,精神抖擞的坐在那里,笑的很是慈祥、和蔼可亲,和一般的老奶奶并无不同。

请安之后,老祖宗罕见的没有让四位夫人走,反而留下四人一起吃早饭。

四人显得有些受宠若惊。

好在大夫人娘家不凡,沉得住气。

她乘了一碗粥,道,“娘,您尝尝这凤凰龙须粥,是女儿从江南花了大价钱请来的厨子,据说祖上是给东晋皇室做菜的呢!”

老祖宗看了一眼大夫人手里的水泡,心疼的接过这碗粥。“还是你有心。”

五人叙了一会家常,老祖宗突然问道,“听说,老十一将老七打成重伤了?”

“那是他们闹着玩呢!”四夫人笑的有些勉强。

二夫人、三夫人看着她冷笑也不说话。

“只是玩就好,只是玩就好。”听老祖宗的意思,这是直接盖棺定论了。

二夫人、三夫人心里为老七有些悲哀。

四夫人一听,马上笑颜如花。

伺候好老祖宗早饭后,四位夫人又转身离开了屋子。

大夫人自顾自走了,二夫人、三夫人看也不看四夫人一眼,结伴同去。

四夫人看着前面三人,心里冷嘲,“一个失意人、两个贱婢!”

大夫人回到屋内之后,侍女就走上前来,“夫人,并没有在老爷书房里看到那副画像。”

“嗯?”大夫人阴沉着脸,“不在书房,那就是在小畜生那?”

“去小畜生那里要!”大夫人语气里透出一股恨意。

老祖宗刚躺下没多久,就被一阵喧闹给吵醒。

“什么事?”毕竟年纪大了,这一刚醒,就有些头昏眼花,于是语气难免有些不喜。

明明上月还健朗的很啊。

这身体真的是一天比一天差了。

“老祖宗,大房的人将七少爷打死了!”丫鬟急急忙忙的上前道。

“什么!”老祖宗怒目圆睁,突然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好不容易醒转,就看到大夫人跪在床前,身后一起跪着的是一男一女,那是她陪嫁过来时候的心腹。

而站在另一边的,是当世最有名的名医,‘穷人愁’卢胜甲。

“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她...都已经死了。”老祖宗看着大夫人道。

大夫人哭着脸,“我哪知道会出这种事,我只是想让他们去帮我在老七那里要一副画。”

“什么画?”

“月神图。”大夫人答。

“贱人害人不浅!”老祖宗突然骂出这句话,沉默半响,将身子转过来。

“老七虽然出身不好,但也是我萧家血脉...厚葬,还有,记得通知鼎天。”

大夫人身后那一男一女顿时脸色雪白。

是日,夜王府七少爷萧生暴毙。

同日,大夫人为了七少爷不寂寞,让自己两个心腹下去陪他。

净月院里。

虽然老祖宗意思是厚葬,但一来时间不够来不及买,二来老祖宗将过八十大寿,此时买棺材,未免不吉利。

所以就停放在净月院里。

索性天寒,不会发臭。

大夫人冷冷的看着萧生的脸。

他的这张脸不像是萧鼎天的,更像是他生母的。

这么一小段时间内,她好几次都想直接毁了这张脸。

“哼。”她终究没有下手。

不值得。

不值得为了一个死人,去惹另一个活人生气。

“贱人,害人不浅!”她恨恨的说出这句老祖宗说过的话。

等她走后,方华飘然入内,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

一个死人。

被府内神医多方确诊后,确实死了的人。

萧生之母是天魔宗左护法月神净生公主。

本朝于十八年前冉闵皇创立,彼时武林之中有七宗八派等诸多顶尖宗派,天魔宗就是七宗之一。

昔年胡人入中原,使神州陆沉,汉人社稷,危在旦夕,于此之时,汉人之中豪杰并起,几十年厮杀之后,天下共有七宗八派十五个顶尖宗门,并称于世。

那时天魔宗还叫天神宗,是后赵国教,教中之人,只收羯族人为弟子,教中高层,皆为后赵国皇室,左护法月神是天神宗祭祀,历来由皇室长公主担任。

直到冉闵皇登基称帝,覆灭后赵国,打破天神宗,从此之后,天神宗更名为天魔宗。

天魔宗被冉闵皇覆灭后,因天魔宗过去喜爱摘汉人心祭祀天魔,故幸存俘虏,男的都被摘心祭天。女的倒是免除一死,只是皆被废去修为,赏赐此次立功大臣,天魔宗月神,便被赏赐给夜王萧鼎天做奴婢。

那时胡汉不两立,月神下场可想而知,在诞下萧生后,就被萧鼎天活活掐死在产房,对外,声称月神难产而死,这些消息在夜王府里并不是什么隐秘。

乍一看,按照电视剧套路,这小子妥妥的复仇主角模板啊!

结果死的这么卑微。

方华摇摇头,刚想转身,就看到萧生的手,似乎是因为刚刚大夫人走的匆忙,给从木板上带了下来。

挂着一只胳膊,未免不好看。

于是方华上前拿起他的手,给他重新放回到腹部。

摇着头转身离去。

在萧生看不到的方向,方华嘴角勾起一抹有趣的笑容。

萧鼎天,净生公主,萧生?

净生公主,月神,净月院?

假死?

呵呵呵,越来越有趣了。

是夜,月色凄清。

四房倚风楼里,突然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

夜王府,突然变得明晃晃来。

到处都是打灯奔走的人。

老祖宗黑着脸看着老十一萧文寿赤着上身仰躺在地上,血流了一地。

萧文寿胸口破开一个大洞,里面的心脏已经不见了踪迹。

“摘心祭天魔!摘心祭天魔!”四夫人好似发疯一样念叨这句话。

“一定是羯族余孽,天魔余孽,他们是来找老七这畜生的啊!”

“可怜我儿...”

“他还是个孩子啊!”

第二十七章 诸天秘魔第十章 许飞娘第二十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三)第七章 水合珠第三十三章 子午寒潮第二十四章 秦可卿第十章 许飞娘第三十四章 九龙离火第二十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三)第三十章 千年桃花精煞第三章 老林第四十章 无音神雷第三十章 千年桃花精煞第二十四章 秦可卿第三十二章 怡红院第三十七章 三恨天魔初扬名(下)第十二章 烟雨江南第十四章 凭你也配踏进我夜王府?(求推荐票)第十六章 你以为我拿的是阳神剧本?第二十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三)第三十七章 三恨天魔初扬名(下)第十六章 你以为我拿的是阳神剧本?第二十七章 诸天秘魔第二章 太叔望第六章 铃木桩第三十九章 一行和尚第七章 水合珠第二十六章 珍蚕丝衣第十四章 凭你也配踏进我夜王府?(求推荐票)第三十四章 九龙离火第六章 铃木桩第十五章 多事之秋第三十七章 三恨天魔初扬名(下)第三十六章 三恨天魔初扬名(上)第二十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三)第七章 水合珠第一章 初入游戏第三十二章 怡红院第二十一章 落魄钟第二十三章 苏酥第三十九章 一行和尚第十四章 凭你也配踏进我夜王府?(求推荐票)第三十一章 小白第二十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三)第十八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一)第十三章 这么分析一波就稳了第三十五章 打进去!第九章 五台来客第三十四章 九龙离火第二十八章 百毒精煞到手第二十九章 都天迷魂幡第二十七章 诸天秘魔第五章 僵尸洞窟第九章 五台来客第三十二章 怡红院第二十四章 秦可卿第十四章 凭你也配踏进我夜王府?(求推荐票)第四章 魔教长老第十二章 烟雨江南第十章 许飞娘第十六章 你以为我拿的是阳神剧本?第三十二章 怡红院第十五章 多事之秋第九章 五台来客第二十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三)第二十九章 都天迷魂幡第八章 七阶舍利第三章 老林第三十八章 二进宫第三十九章 一行和尚第十章 许飞娘第二十七章 诸天秘魔第十五章 多事之秋第二十九章 都天迷魂幡第二十六章 珍蚕丝衣第二十六章 珍蚕丝衣第二十四章 秦可卿第十五章 多事之秋第二十三章 苏酥第十六章 你以为我拿的是阳神剧本?第三十四章 九龙离火第十七章 你能接我两剑第三十八章 二进宫第五章 僵尸洞窟第三十八章 二进宫第十五章 多事之秋第八章 七阶舍利第二十七章 诸天秘魔第二十九章 都天迷魂幡第十一章 入门第三十九章 一行和尚第十六章 你以为我拿的是阳神剧本?第三十五章 打进去!第十四章 凭你也配踏进我夜王府?(求推荐票)第十二章 烟雨江南第三十五章 打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