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你以为我拿的是阳神剧本?

七少爷的院子前并没有人把守。

空荡荡的庭院中间,停着七少爷萧生的尸体,尸体前的火盆里,尚还有未熄灭的灰烬。

一个黑衣人闪身进了大院,他身材有些单薄。看了眼七少爷萧生的‘尸体’,“七少爷,不要怪我们!”,黑衣人念叨了一句,就将他抗在肩上。

他没有看到,萧生的指甲间,有着丝丝血色...

黑衣人似乎颇为熟悉夜王府庭院,七弯八绕,直接带着萧生从一处墙角翻身出去了。

他没有看到,天上远远缀着一个人。

···

烛光下,老祖宗的脸明暗不定。

大夫人不停的念着阿弥陀佛。

二夫人、三夫人则有些惊慌。

四夫人哭嚎的让人心惊。

夜王府首善之家,自开府之后,除了七少爷之外,府里从未出过人命案子。

“去,将老七这个孽畜给我火烧了!”老祖宗阴测测道。

大管家带着府中高手去了。

然而很快,他又皱着眉头回来,“老祖宗,七少爷遗体不见了。”

“什么!”老祖宗勃然大怒,“一定是天魔余孽!”

“老祖宗,当务之急,是将府中护卫尽数调集到一个地方,免得天魔余孽袭击,将我们各个突破!”大夫人好歹是世家之女,对比哭成一团的二夫人、三夫人,显得有些临危不乱。

“嗯,你们都去我那里。”老祖宗当断即断,带着一群人直接转移。

四夫人留恋不舍的看着自家儿子,被萧文韬一步一步牵下楼。

众人走后,老祖宗留下了几个小厮在看守倚风楼,灯火将倚风楼照的通明,可在几个小厮看来,仿佛依旧置身在黑暗里。

黑暗,不止笼罩在倚风楼,更如乌云密布般的,盖在夜王府上空。

因为现在是晚上。

···

江风呼啸。

江边,停着一条小船。

船边,打着一盏白色灯笼。

灯火,将小船映照的更加孤寂。

船上,有两个死人。

大夫人的两个心腹。

今天暴毙的这两人在船上磕着瓜子。

黑衣人将萧生扛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久久不语。

“赵伯来了。”女的先踢了男的一脚,两人手忙脚乱的将萧生接过,放到了船里。

赵伯拉下面巾,捡了几粒瓜子,磕了起来。

两人将萧生放好,女的先出去了。小船颠簸,男的一个没注意,顿时摔趴在萧生身侧,脸砸在萧生左手上。

一股稀薄的血腥气直扑男的鼻眼之间...

赵伯,“没出问题吧?”

赵小青笑呵呵的在赵伯身边蹲下,她拍了拍船舱里的包袱,“钱和地契都带了,赵伯你放心,我们今夜就快马加鞭将七少爷送到海外,饶天魔宗余孽奸似鬼,也只能喝大夫人的洗脚水!”

“嗯。”赵伯点点头,“这些年苦了七少爷了,你们带七少爷走的越远越好,千万不要再回中原...话说赵毅,你蹲在船舱里干嘛,怎么不出来?”

“哦哦!”赵毅舔着手指尖,爬出船舱。

赵小青,“要死了,你在吃什么?”

赵毅回答的理所当然,“人血啊!”

“人血?”赵伯两人一怔。

“你你你...”赵小青,“你说什么?”

“人血啊!”赵毅一脸奇怪的看着面前两个一脸惊恐的人,“你们没吃过人血人肉?”

“你还吃过人肉?”赵伯瞪眼看着面前的清秀小伙。

没想到你赵毅是这种人!

“是啊,你们小时候没啃过手指?”赵毅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两人,做示范的啃起手指头。末了,他感慨一句,“这么多年了,还是咸的。”

赵伯:“!!!”

赵小青:“!!!”

赵伯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小兔崽子,谁会闲着没事啃手指头啊。”

赵小青点头,“就是就是,也只有你才会啃手指头。”

赵伯看了眼时间不早了,对着两人道,“我要回去了,你们带着七少爷走后,一定要告诉七少爷这些年原因,可不能让老爷和大夫人平白背锅,被七少爷记恨一辈子。”

“我也很好奇,不知道老前辈可否现在就说?”话音刚落,就见黑暗里方华衣诀飘飞而至。

“宋僖?”三人立马认出了方华。

“你是天魔余孽?”赵伯想到更深一层,脸色变青。

“天魔宗?”方华屈指一弹,风轻云淡道,“可堪为我捧剑。”

赵伯根本没有犹豫,直接飞扑而来。

对于老人家而言,不管你是不是天魔余孽,都擒下再说!

天鹰爪!

老人家手中这双天鹰爪,昔年杀敌无数,他有这个自信,在擒下方华的那一刻,就能将他双手打废。

然而方华剑都未出,只是衣袖一扬。

赵伯只觉得撞上了一层柔软无比的棉花墙,当下倒撤回来。

方华满脸失望,“太弱。”

“你!”赵伯脸色通红,只觉得受到了莫大屈辱,若非被赵小青衣袖扯住,当下就想与方华决一死战。

“换人。”方华突然道,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

换谁?

“赵毅,你上吧!”赵伯突然带着遗憾道,“若非是这小辈非要找你单挑,我现在就要劈死他!”

赵毅:“???”他看向赵小青。

赵小青惨兮兮道,“我只是个弱女子啊,赵伯是个老人家啊!你难道想让老弱妇孺上?”

赵毅一脸绝望:“可我打不过啊!”

赵伯:“宋僖,你听到了,我这小辈承认技不如你,你别欺人太甚!”

方华:“不是说你们三。”

赵伯三人:“???”

方华负手望月,语气淡然:“当今天下,能接我一剑的,唯有你们七公子了。”

赵伯三人:“七公子?”

一只手掌拍在赵毅肩上,七公子萧生不知什么时候‘死而复活’,静悄悄的立在赵毅身后。萧生一改从前书生气质,霸气横生,他看着方华,就像看着死人,“你可知,本座是谁!”

“七...七少爷?”赵毅被吓了一跳,颤抖的看着自家少爷。

人一样,气质却大不相同。

这是我家温润书生七少爷?

同样的想法在赵毅三人心中升起。

方华淡然看他,仿佛在说什么既定事实:“我的捧剑侍童。”

一抹银光闪现,割裂了黑暗。

银龙剑在萧生手里鹊舞。

黑夜中的天地间,好似只剩下了这条银龙。

天下七宗八派,杀生剑派不传绝学——杀生一剑!

这一剑,好似从地狱中刺出,自炼狱修罗里递来。

萧生的手很稳!

这一剑刺的也很准!

他知道,以面前这人的武功,自己这一剑出,对方绝难幸免。

然而他唯一没有料到的是,他的剑仿佛刺在一团棉花里,难进一寸!

萧生遇到了和赵伯一样的困境。

看了一眼寒风罩的耐久度掉了一小截,方华面色不改,“太轻!”

第二十五章 不老实的老实和尚第二十八章 百毒精煞到手第三十三章 子午寒潮第二十三章 苏酥第九章 五台来客第二十二章 欲开派第二十四章 秦可卿第二十二章 欲开派第二十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三)第二十九章 都天迷魂幡第二十二章 欲开派第四章 魔教长老第三十三章 子午寒潮第十一章 入门第三章 老林第三十六章 三恨天魔初扬名(上)第二十三章 苏酥第五章 僵尸洞窟第二章 太叔望第二十四章 秦可卿第三十六章 三恨天魔初扬名(上)第二十一章 落魄钟第十六章 你以为我拿的是阳神剧本?第二十三章 苏酥第十一章 入门第二十三章 苏酥第二章 太叔望第二十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三)第八章 七阶舍利第二十二章 欲开派第十八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一)第九章 五台来客第十二章 烟雨江南第二十二章 欲开派第三十七章 三恨天魔初扬名(下)第三十七章 三恨天魔初扬名(下)第三十章 千年桃花精煞第十七章 你能接我两剑第三十三章 子午寒潮第三十七章 三恨天魔初扬名(下)第十八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一)第五章 僵尸洞窟第三十三章 子午寒潮第一章 初入游戏第三十三章 子午寒潮第二十一章 落魄钟第十四章 凭你也配踏进我夜王府?(求推荐票)第三十二章 怡红院第二十三章 苏酥第十二章 烟雨江南第一章 初入游戏第二十六章 珍蚕丝衣第三十二章 怡红院第二十九章 都天迷魂幡第三十四章 九龙离火第二章 太叔望第十八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一)第二十二章 欲开派第二十三章 苏酥第十四章 凭你也配踏进我夜王府?(求推荐票)第二十五章 不老实的老实和尚第三十二章 怡红院第十四章 凭你也配踏进我夜王府?(求推荐票)第十三章 这么分析一波就稳了第二十六章 珍蚕丝衣第十九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二)(求求你们,救救孩子吧!)第二十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三)第七章 水合珠第三十一章 小白第十二章 烟雨江南第三十一章 小白第六章 铃木桩第三十八章 二进宫第十三章 这么分析一波就稳了第八章 七阶舍利第十八章 夜王府灭门惨案(一)第十五章 多事之秋第三章 老林第五章 僵尸洞窟第十一章 入门第六章 铃木桩第三十一章 小白第二章 太叔望第七章 水合珠第八章 七阶舍利第三十四章 九龙离火第二十六章 珍蚕丝衣第五章 僵尸洞窟第四十章 无音神雷第二十七章 诸天秘魔第十章 许飞娘第三十四章 九龙离火第四十章 无音神雷第八章 七阶舍利第三十八章 二进宫第十三章 这么分析一波就稳了第三十七章 三恨天魔初扬名(下)第四章 魔教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