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离火起书房

过了一会儿,刀疤男子见江振海始终不答,不耐道:“江庄主还是快些交出来的好,不然,整个望江山庄都将覆灭。”

江振海深深吸了口气,脸色有些沉重,好似下了什么决定一般。

猛地一踢面前书桌,唰的抽中腰间佩刀,一个刀花耍来,将江昱和苏向南置于身后。

刀疤男子只觉得周遭空气为之一滞,心中震撼,惊到:“你,你竟然自曝灵体,你可是地级中阶。”

江振海哈哈一声大笑,久违的力量又回到了身上,似乎还更甚从前。满意的在身上看了一眼,嗤笑道:“地级中阶又怎样,不还是中了你们下的毒吗?与其看着望江山庄被你毁了,还不如爆掉灵体,和你同归于尽。”

说完眼中一道冷光闪过,手中刀插向地面,顿时从刀身四散出无数的黄色光芒。一股强烈的力量从刀身溢出,苏向南只觉得有似排山倒海的力量压来。

江振海急道:“你们两个快走,记住我说的话!”

苏向南听此,一咬牙,拉起江昱就向外面跑。

刀疤男子岂会趁他们心,立即跳出便欲拦截。

从黄色光芒中,猛然跃出一条飞鱼幻象直奔大门,将刀疤男子挡在屋内。只听江振海说道:“你的对手是我。”

刀疤男子怒道:“你生命本不久已,还催使破碎灵体,我看你是真不想活了。”说完,也不知从哪里套出一副爪子,戴在手上。握拳相击,一道耀眼的墨绿色光芒从拳间迸发。但见,屋内火焰随着光芒气势向书架吹去。

墨绿色光芒中,一条狰狞凶残的大蟒蛇幻象蜿蜒窜出,直击对面的江振海。

“来的好!”江振海大喝一声。手中刀拔地而起,轻轻转了半圈,用力砍去。但见那只飞鱼好似附身在江振海身上一般,手中刀便似那鱼嘴。

“锵!”刀击在大蟒蛇身上激起一阵火花。原来迎来的,是刀疤男子的双爪。两人随即便又分开。

这一击两人都未全力以赴,却已在心中有了计较。

两人同时大喝一声,全身光芒乍现,背后幻象更是一阵嘶鸣,将书房内之火刮的更加旺盛。

且不说他二人拼的是难解难分,跑出去的苏向南与江昱却也是在争吵。

江昱用力挣脱开苏向南,吼道:“你放开我,我难道就这样逃跑吗?我要去救我爹。”

苏向南急忙拦住,说道:“那人灵法高强,你去了只不过送死罢了。已经这么多人送命还不够吗,你就别添乱了。”

“啪!”一声脆响,竟是江昱掴了苏向南一巴掌,哭道,“什么别添乱,出事的不是你的亲人你自然不急,你这个胆小鬼!”

苏向南知他此时心情不好,也不和他计较,捂着脸说道:“我怎会不急,我在这里什么人都不认识,幸好庄主收留我,在我眼里你们都是亲人。我也伤心我也难过,但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要镇定。你现在返回去,又有什么意义?你忘记刚才庄主的叮嘱了?我们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去安阳城找大少爷。”

江昱听罢心中一阵酸痛,也不在理会苏向南拉着他走下山去。

想起今日种种只觉得是被噩梦缠绕,疼爱他的长辈垂涎他们家的宝藏,慈爱的母亲死于非命,现在连父亲也以自曝灵体给争取逃跑的时间。只觉得自己是个废物,活在世界上不知道还有什么意义。只觉得胸腔中传来一道砰然破碎的声响,疼痛好似海藻一般蔓延全身,揪的他气若游丝。

苏向南看见他的模样,心中亦是一痛,却是知道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要赶紧离开这里才是。

两个人匆匆忙忙的便奔下了山,上山观赏风景之人看见他们两个小孩,也不以为意,只当他们去黎江游玩。

不多时,两人便到了黎江江畔。

天河城在西,安阳城在东,两人辨认了下方位便向东跑去。今日才过去了半天,却已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两人都有些心力交瘁,尤其是从望江山庄跑下来,更是耗费了不少力气。现在别说是跑就是走都有些费力。 ● ttκǎ n● C〇

突然一阵轻柔婉转的歌声飘来,只听的这声音软软浓郁,让人听后便想躺下来睡上一觉。只见一叶竹筏在黎江中从西向东向他们游来,上面站着一位双十年华的绿衣姑娘。

苏向南突然眼前一亮,同江昱说道:“走路过去不知要多久,咱们现在都累的要死,不如求这个姐姐帮咱们一下,将咱们渡到下游。”

江昱脑子还浑浑噩噩,只想赶紧找个人商量商量,心中哀痛万分,平日父亲教育他遇事不要慌张,要想成为一方豪杰,心理承受能力要强大才行。可是面对家人惨死,他又如何能够镇定。望着苏向南问道:“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吧。”

苏向南心中一喜,对着那女子挥手道:“小姐,可否渡我们到下游去。”

那绿衣姑娘先是一阵错愕,看他们只是两个半大孩子,便露出一个微笑,将手中竹篙往水里一插,便荡了过来。

苏向南拖着江昱一个箭步就踏上船去,对着女子作了个揖,恭声道:“多谢姑娘!”那女子摇了摇头,也不答话,脸上有些绯红,好似不怎么见外人一样。

苏向南一怔,没有想到这个姑娘会害羞,便拉起江昱坐到竹筏后面。

江昱心情低落,也不理会旁人,只是自顾自的在一旁流泪。苏向南刚脱离望江山庄,只觉得空气都新鲜,也不想搭理苏向南无故破坏了气氛,便向绿衣女子瞧去。

这一看,竟不觉得痴了。绿衣女子一绺靓丽的秀发随风飘拂,一双秋水般明眸勾魂慑魄,秀挺的瑶鼻,桃腮含嗔,小巧的两瓣樱唇,洁白如雪的瓜子脸甚是美艳。虽然只是很简单的套了一层绿衫,却给人与这黎江美景融于一体的感觉。

绿衣女子也不知有没有察觉到苏向南炽热的目光,但见她玉腮愈加绯红,手中竹篙用力撑了一下,开口唱到:“凤额绣帘高卷,兽钚朱户频摇。两竿红日上花梢。春睡厌厌难觉。 好梦狂随飞絮,闲愁浓胜香醪。不成雨暮与云朝。又是韶光过了。”

这声音女人听了只怕嫉妒死,男人听了只会化掉,就算是仙乐也不外如此。忽的,心中一愣,这词似乎唱的是女子怀春,难道她已有了心上人?思虑到此,心中不免有些惆怅,也不知是哪个小子有幸让这般女子如此挂怀。

呆愣片刻,扭头去看两岸风景,便觉两岸青山都在向后飘去,春阳照的背上暖暖的。

嗯?春阳照在背上?这才方向,竹筏并未向东划去,而是划向了西。

苏向南以为女子听错,急忙道:“姑娘,你划错方向了,我们去下游。”江昱听此也回过神来,发现确实是向天河城方向去。

绿衣女子霁颜笑道:“没错,没错。就是去天河城才对。拓拔大人已有吩咐,两位莫要心慌。”

苏向南和江昱,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好不容易静下的心又提了上来。实没有想到,刀疤男子竟然早在岸边做了安排。

苏向南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姑娘,你还是让我们靠岸吧!不敢再劳烦。”

绿衣女子不答,犹自划着竹筏。

眼瞅着天河城便要到了,想起江振海的嘱托,苏向南心中焦急万分。伸手握住江昱,眼角一瞥江面。

江昱略一思索,便知道苏向南的意思。

两人相视点头,忽的“扑通”“扑通”两声,双双跃入江面。

绿衣女子面无焦虑之色,似乎对于两人毫不在意,兀自笑道:“果然不是件好差事。”说完,提起手中竹篙,纤手飞舞,斗了一个棍花,最后一下,却是向江面击去。

只听“嘭”的一声响,江面震起三丈多高的浪花。两声“啊呀”中只见两个人影从天而下,落到竹筏上。

苏向南怒道:“你——”

倏然,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苏向南,你有给我上课睡觉!”

苏向南揉揉眼,迷迷噔噔的望着面前的语文老师。

但见一个面带黑框,脸上略有雀斑的夫人手拿教鞭吼道:“咱们可是在讨论宋词,你竟然给我睡着。罚你抄写宋词三百首10遍,明天教给我,气死我了。”

苏向南只觉得晴天响起一个霹雳,哭道:“不要啊——!”

PS:本书虽然只有4W字就完结了,但是却是花费了我半年的心血。

呵呵,在这里感谢那些一直支持我的人。

本人新书即将开启,希望大家可以支持,再次拜谢!

本书完结,看看其他书:
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