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

我颤抖的指尖,轻轻的触碰着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字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和吴岩亲口对我说的,因为那个四方的盒子底部写着的竟然是“盛经纶”三个字!

盛经纶啊,一个多么神秘莫测的人,现在吴岩竟然说那是他的名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忽然想起来在丽晶酒店的时候,吴岩半开玩笑的说过,他说他的名字也不叫吴岩,所以盛经纶才是他的真实名字吗?

可是,怎么可能是他呢?他的模样与我梦中的盛经纶相差那么远,他怎么会是真正的盛经纶呢?

然而,如果吴岩就是盛经纶,这也就说通了,为什么叶菲菲会将五角星放在他的身上了,更加可以说的通为什么“盛经纶”会在我睡觉的时候偷偷的到我租住的房间看我。

因为那时候我在芸薹村受了重伤,我离开医院之后身体一直不好,他担心我再加上我们那时候有很深的误会,所以他只能是趁我睡着的时候来看我,是这样吗?

可是,我同样也记得吴岩告诉过我,他说盛经纶是他的仇人的啊,怎么到头来他自己又变成了盛经纶呢?

况且,他既然是盛经纶,又为什么一直要假冒自己是“吴岩”呢?

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谎?我困惑了,困惑的不得了。

自从与吴岩坦诚相恋以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了解他的,而他对我也是坦白的,可是到了现在我才恍然大悟,就连他的真实名字我也才此时方知晓,这何谈了解,这简直跟一个陌生人都不如啊!

我不由得苦笑出来,他岂止假冒过吴岩,他不是还在丽晶酒店扮演过“杜奕儒”吗,不得不说他真是一个伪装的高手。

吴岩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他的身份来历,他与林展的恩恩怨怨……

“还给你。”我将手中的盒子交还给了他,双脚往后退了几步。

吴岩困惑不解:“阿玖,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只是觉得烈雷过耳,他的欺骗就像是惊雷将我炸醒了,这份感情还值得、甚至需要去珍惜继续吗?

我忽然无比质疑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们真的是恋人吗?似乎不管我们之间经历过多少事情,他对我说过多少的甜言蜜语,从始至终欺骗才是一切的基调,他对我从未离过“欺骗”这两个字!

“你真的叫盛经纶?”我攒着双手,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自己刚才只是听错了。

“是!”吴岩目光坚定,语气更是肯定:“我的真实名字就叫盛经纶!我才是如假包换的盛经纶!同样也是荷灯的唯一继承人——盛经纶!”

我心痛入裂,“如果你是盛经纶,那这个东西是你交给乔子杰帮你保管的吗?”

既然是他交给乔子杰保管的,为什么乔子杰自己不知道,却还打算将东西转交给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太阳穴开始发胀,我不想再继续想下去,可是这复杂的局面让我又不得不拼了力气的去想。我想知道一个合情合理的答案,可是我想不到,我怎么也想不到。

吴岩摇头:“不是,它已经离开我很久了,从我被困在芸薹村的那天起,它就离开了我身边。我一直在寻找它,可是一无所获,没想到它居然在乔子杰手中。阿玖,你说老天爷是不是故意的耍我啊?”

这个东西既然不是吴岩交给乔子杰保管的,那么交给乔子杰保管这东西的那个“盛经纶”又是谁呢?不可否认,这个世界上根本不止一个盛经纶!

“是啊,谁说不是呢!老天爷总是喜欢跟我们开玩笑。”我苦苦一笑,抬起手揉了揉好像要炸开的太阳穴。

我深呼吸了口气,强忍住内心因为吴岩的欺骗而造成的起伏,淡淡道:“我先回去了,以后别来找我。”

吴岩拿着那个盒子愣愣的站着,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走到门口,我站住脚,回头看了他一样,对于我的离开他似乎根本不在乎。

也好,我扯了扯嘴角,也好!

“你要走啊?”曲小尤正好在给乔子杰倒水,她目光敏锐,瞧见我脸色不好,目光已是看向了书房。她走过来我身边,压低声音,关切的问:“你们俩又怎么了?”

“我们没事,”我接着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那我送送你。”曲小尤忙将手中的茶杯放到了桌子上,一直将我送到了楼下。也许是知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她说话也大胆了一些,直接就放开了问:“秦玖玖,你跟那个林展是怎么回事呀?你现在是要回他哪里去吗?”

提到林展,曲小尤似乎十分的不屑,就连看我的眼神也是怪怪的。我知道上次在丽晶酒店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们肯定会误会我跟林展的关系。

误会就误会吧,我心想。现在我为吴岩是盛经纶的事情烦得要死,旁的事我真的不想去多费唇舌,淡淡道:“他是我哥。”

“你哥?”曲小尤表情滑稽显然不信。

信不信随她吧,我不想多做解释。

大概是看出了我不愿多谈,曲小尤立即岔开了话题,问我:“上次我跟你说的事,你还记得吗?”

“什么事呀?”我想了想,没想出来是什么。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有些多,加上身体屡屡受伤的缘故,很多事情我根本无暇去顾及。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忘了啊?”曲小尤十分的郁闷,噘嘴道:“就是说带你去看我奶奶的事情。”

看她奶奶?她什么时候说过?

我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那是在丽晶酒店的时候说的。

当时吴岩为了救我们大家被卷进了风眼里,我要去救吴岩,可是曲小尤说我就快要死了。她当时问我是不是受过很重的伤,还说不是肉体上的而是灵魂上的。

当时曲小尤自己也说不清楚,加上乔子杰又在哪儿捣乱,又说起了1111房间的事情,所以我并没有把那事放在心上,没想到曲小尤还记得这事。

我笑,“你现在看我还像是要死的人,对吗?”

曲小尤很坦白的点头:“我今天看见你灵魂的颜色越来越暗淡虚弱了。你知道吗秦玖玖,我其实根本看不见别人的灵魂,但不知道为什么,你的灵魂我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哦?”我也觉得特别怪异神奇起来,淡淡道:“或许只是巧合吧,不要多想,也不要为我担心,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曲小尤狠狠的摇头:“不会是巧合的,总之这事我也解释不清楚,如果你有空的话,等过两天我带你去见见我奶奶,我相信她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奶奶是什么人呀?”我十分好奇。

曲小尤贼兮兮的笑:“高人!等你见到就知道啦。”

有机会见吗?曲小尤也是一番好意,我随口应道:“那好啊。”

“成,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你要回去就赶紧回去吧。我也要上去看看乔子杰怎么样了。”曲小尤走了两步,又回头叮嘱:“对了,你自己一个人注意安全哦。”曲小尤这姑娘真是挺可爱温馨。

我点点头道了声知道,她这才蹦蹦跳跳的走了。

我走到小区下面就走不动了,干脆在路边的花坛上坐了下来。也无暇去想曲小尤说的话,只一心梳理着这些日子与吴岩一起经历的那些事情,越想心里越酸涩泛苦。

明明他为了我,连自由与肉身都可以不要的,为什么却总不肯对我坦白一点呢?

我不知道自己刚才在书房对吴岩说的话算不算太重,又会不会太急躁鲁莽?只是心里难受,一想到他是一个我想要去天长地久的男人,而他竟然连真实姓名都瞒着我,我就难受的想抓自己的心脏,感觉这世上真是没有比我更笨的女人了!

“阿玖!”就在我心乱如麻的时候,我忽然听见吴岩在叫我。

他到底还是追出来了,意识到了这一点,我突然彷徨了下,原来我不是走不动,我是在等他吧?

如此,我凌乱的心事越发的凌乱了,反而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站起身想要离开。

吴岩见状,飞步过来将我拦住,不解的问:“阿玖,你怎么了?怎么会跟我说那种话呢?”

“哪种话?”我装作不晓,又故作镇定,语气更是冷淡的不得了。

此时吴岩虽然就在我的面前,可我却突然没有勇气看他,准备绕道离开。

“阿玖!”吴岩不耐烦的再次拦了过来:“你说让我不要再去找你的,是什么意思?”

距离我说完那话应该快有一个小时了吧?他居然此时才想到要问是什么意思,我该说什么?

“意思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我接着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我再次试图从他身边绕过去,吴岩却超乎我想象的、粗暴的,揪住了我的手!

我震惊了,因为从我们相识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对我这么暴敛过!

我一时呆住了,他却万分激烈的吼:“说清楚了再走!”

吴岩的一双眼睛,时常对视都是温情的,此时却是寒的令我发颤。

“松开!”我抬起下巴,倔强而又恼怒的甩开了他,往后退了两步。揉着自己被他抓疼的手腕,冷笑道:“吴岩,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了!不,我应该叫你盛经纶才对!是——盛!经!纶!”

“盛经纶?”吴岩苦笑,森森发寒的眼眸突然无比涣散起来,他抓着头发痛苦道:“我是盛经纶!我不是吴岩!‘盛经纶’这三个字是烙印在我灵魂里的记号,我摆脱不了!不管我怎么伪装,我也摆脱不了!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希望自己不是姓盛,不是什么盛经纶!我想做吴岩,我宁愿自己就是吴岩!”

我不想听,很想捂住耳朵,可是我没有那么做。我抬着眼睛将奔涌而来的热泪强逼了回去,佯装根本不在乎,像是听着一件别人的、无关痛痒的事情一般,听他说完了。

“你是盛经纶也好,是吴岩也好,与我没有丝毫的关系。就这样了,我很累,我想回去休息。”我转过身,眼泪终是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别人说好的爱情会让你充满欢喜与憧憬,这一刻,我发现我拥有的只有绝望与悲伤。

“回去他身边吗?”吴岩暴跳如雷,他怒吼的声音响彻了黑夜苍穹下的世界,仿佛整个小区都被他吼动了一般。

我被他的吼声,吼的狠狠的打了个颤,转身望他——

而吴岩盯着我的眼睛好似一头发怒的猛兽一般,双目烈焰腾腾,戾气逼人:“是回去他的身边吗?”

这一刻,我在吴岩的身上再也看不到丝毫的温情,有的只是裂帛撕裂断开的狰狞。我仿佛看到自己和他就像是两只困兽,在拼尽全力的互相厮杀,在刺伤彼此的路途越走越远。

我心痛的快要窒息,只能强撑着,咬着嘴唇,冷硬的说:“是啊,我是要回去林展哥的身边,至少我从小就认识他,我对他知根知底,他不会连一个名字都欺骗我。”

“一个名字而已,重要吗?”吴岩理直气壮的质问我。

是啊,一个名字而已,至于吗?

我冷冷发笑:“重要的是你的态度,而不是你的名字。”

夺眶而出的眼泪,终究还是泛滥起来,我不想让吴岩看见我这幅懦弱的样子,也不想再与他彼此刺伤,连忙转过了身朝着马路走去,我得去拦辆车快速的离开这里。

“或许我真的错了!阿玖,我真的错了!”也许是刚才的怒吼用尽了吴岩的力气,此时听见他的声音,就好像是呓语一般,虽小,但是字字比他用尽力气的嘶吼还要令人震动。

我迈动的的双脚,不由得变得沉重起来,竟慢慢的停了下来。

我艰难的转过身去,想看看吴岩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见他蹲在地上神情万分的沮丧。他精疲力尽的看了我一眼,摸着额头疲惫无力的说:“朵朵说的对,我跟你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此生能够不为敌已是万幸;我不该奢求与你共进一家门成为一家人!我错了,我错的太离谱了!”

吴岩说完,站起身,转身,自嘲的大笑,朝着他来时的方向走了去。

花朵?我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他们站在一起,万分匹配的模样。

我的目光一直看着他,斟酌着他话里的意思,直到他寂寥寡落的背影消失不见了,他也没有回头再看一眼。

——与我相爱他后悔了,原来他后悔了!

【126】全部都是死人【127】人骨铃【112】只要你嫁给我【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44】黑气【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116】来生哪儿等你【065】围堵【116】来生哪儿等你【109】赠你一片花海【006】女鬼【023】离开【024】居心叵测【021】立刻出来【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53】报复【002】盛经纶【014】瓷娃娃【002】盛经纶【059】救救他【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48】是人是鬼【041】怪胎【005】情敌【048】是人是鬼【077】不能提及的人【051】坟墓【044】黑气【008】你不是鬼吧【040】旧梦【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63】发作【119】他来到现实里【127】人骨铃【033】又要我背啊【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50】爆发【034】吸血【053】报复【048】是人是鬼【028】他看不见我【065】围堵【117】荒村之行【131】前缘【086】他正在归来【062】救秦峰【086】他正在归来【077】不能提及的人【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75】黑洞成谜【042】陈玺【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42】陈玺【127】人骨铃【040】旧梦【008】你不是鬼吧【067】腐尸【046】怪事【015】陈玺【006】女鬼【041】怪胎【031】狭路相逢【094】缠上一辈子【053】报复【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03】约定【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23】奇怪的人【025】女鬼【033】又要我背啊【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66】替身【005】情敌【049】无耻【060】谢谢你【114】我什么都答应你【124】我是人是鬼【044】黑气【038】都死了【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50】爆发【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68】荷灯【072】目的【077】不能提及的人【067】腐尸【019】绣花鞋【053】报复【041】怪胎【048】是人是鬼【121】结阴婚【119】他来到现实里【085】你这是在关心我【119】他来到现实里【013】刘婆婆【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10】那就当练胆【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