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居心叵测宋先生

我一直沿着马路走,快到凌晨了,路上行人少的可怜,车辆也少。我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回去林展身边吗?

林展他还在生我的气,我是该回去跟他道个歉,可道完歉之后呢?

我突然感觉自己就像是刺猬一般,浑身都是尖刺,将自己身边的人都刺的遍体鳞伤,刺的他们都离我远远的。

我的人生忽然的陷入到了无限的迷茫中,在这座城市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可是忽然的我什么事情也不想做。我只想带着自己的伤痕累累,远远的离开这里,离的越远越好。

我招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去,司机问我去哪儿,我一哽才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道林展家的地址。

“小姐,你去哪儿?”那司机催促,这么晚了还在外面,估计是要赶着回去吧。

“去丽晶酒店。”我疲惫的靠到了座位上。

过了好一会,我没有感觉车动,掀开眼皮却看见那司机跟看鬼似的看着我:“你……你大半夜去丽晶酒店干什么呀?”

我也不知道自己去丽晶酒店干嘛,可能就是没有地方去找个落脚的地方吧。只是这司机为什么这么大反应,只听那司机战战兢兢的说:“那……那儿闹鬼闹的很凶你不知道吗?居然这个点还敢过去。”

我无所谓的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

那司机碰了壁,表情讪讪的瞪了我一眼,转过身去自顾自的嘀咕:“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有礼貌。”

我装着听不见,又闭上了眼睛,歪在了车座位上。

那司机不甘寂寞的在前面叽叽喳喳道:“你还以为我说谎吓唬你呀,我是有真凭实据的!前几天我的邻居老周,就是接了丽晶酒店那趟活,到现在还在床上半死不活呢。”

老周?就是在丽晶酒店里动不动就喜欢教训人的老周吗?自从风眼里出来之后,我就没见他,原来是生病了。

真想不到老周居然跟这个司机是邻居,这两人在一起应该是有话聊,我心想着仍旧是没有搭话。

“到了。”那司机转过脸喊了声。

我怔怔的醒过来,茫然的看了一眼周围,才知道自己是在出租车里。

刚才我居然靠在椅背上睡着了,还做了梦,梦见我和吴岩按揭了一套房,在江边上,江景很美,我们拥抱着彼此很甜蜜很开心。吴岩抱着我温柔的亲吻我,舔着我的耳珠让我给他生个孩子,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应的,突然就听见司机说“到了”,我就醒过来了。

我仍旧是保持着醒来的姿势靠在椅背上,回味着刚才做的那场“美梦”,唇齿间苦涩衍生。

我跟吴岩算是分手了吧?又怎么会跟他去江边买房子呢?先不说我们是不是有钱,就算是有钱跟他去的对象也该是花朵吧——是的,是花朵!我很肯定的坐直了身体,推门要下去。

“诶诶——”司机连忙叫住我:“你还没给钱呢!”

钱?我是被吴岩拉着离开别墅的,走的时候根本没有拿背包,而我的钱包就在背包里。所以,我现在身上……我在自己身上摸了一通,连口袋都没有一个,是不可能有钱的。

“我……我没钱。”我狼狈不堪的低着头,一个人在外面这么久,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那司机一双眼睛已经是突突的瞪了起来,他推开车门,就冲到我面前挡住了我:“没钱,你坐什么车啊?”

这大半夜的四周本来就安静,他这样一吼,原本巨大的声音,更加的清晰响彻了。

“这样吧,你留一个电话给我,明天我回家拿了钱之后给你打电话,到时候给你送过去,你看行吗?”我尽量想着办法补救。

那司机嗤笑了一声,冷嘲道:“留电话?明天?我会信你!你说你年纪轻轻怎么一点也不学好呢?没礼貌也就算了,大半夜居然还想赖我的车钱!你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

那司机说着,还真是动起了手。

我心想,真要是打起来,我未必会打不过他。只是我没带钱,无法支付他的酬劳,是我理亏在先我没有动手的道理。而我没有想过要赖这几十块钱的车钱,所以他也没有道理动手打我。

司机的拳头朝我落来,被我轻轻松松的格开了去。

“我不是想要赖账!”我正色道,“如果你一定不肯相信我,我可以将我的名字告诉你,老周他认识我,我不会跑掉你这些车钱。”

“你少找借口!你说你不是想赖账那你给钱呀!我看你穿的也不差,年纪还轻轻的,没想到是这种人!”那司机见对我动手没占到便宜,便对我破口大骂,市井百姓的众生百态,我多多少少的见过些的,但是像他这样不通人情咄咄逼人的,也实在是少见我不知道要怎么应对。

“怎么回事,大晚上的在这里吵吵闹闹?”突然身后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大半夜这里居然还有路人,我也是意外,脑子里却快速的闪出了一个打算,如果这个路人是个热心肠的路人,我找他借点车钱,应该问题不大吧?因为车费并不是很多,至多也就五十块钱,况且我一定会还的。

有了打算之后,我回头望将过去,看见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斯斯文文的男人:他西装革履,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温文儒雅的学者。

他朝着我们走来,我认得他,也跟他打过几次照面,他是丽晶酒店的老板宋先生。

“秦小姐?”宋先生显得十分的惊喜意外,他大步走过来,惊讶万分:“秦小姐,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你们这是……”

我知道这个宋先生跟吴岩有来往,当然不想让他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更别谈是找他借钱。

我正想找个什么借口,将司机拉到一旁去说,尽可能的圆满解决这事。可是那司机已经是嚷嚷了起来:“他坐我车,那么大老远的让我送她过来这里,结果想赖我车钱!”

宋先生皱了皱眉,已是掏出了自己的钱包:“多少钱,我来给。”

“五十块!”

“给你,不用找。”宋先生直接抽了一张一百的给了那个司机。

“你以后可学点好吧!”司机拿了双份的车钱,还不满意,走的时候还对我指指点点骂骂咧咧的。

我窝着口气,又不好发作,只能忍着。

“没事了。”宋笑生淡淡一笑,温文尔雅令人如沐春风。

“谢谢你,宋先生。”我狼狈的道过谢,将正对他的脸转向了别处,这么狼狈的事情让他撞见了,也该是我今天走背字倒霉,我是认了。

这个宋先生也真是的,怎么这么晚还在酒店呢?我看向眼前的高楼,整座酒店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这么多天了它还没有正常营业,看来我想自己要在这里落脚也不可能了,更何况我也没有钱支付房费。

幸好我以前在外露宿的情况多了去,所以也不以为意。

我往着周遭看了一眼,打算离开,说道:“刚才的事多亏有宋先生帮忙解围,明天我会将车费钱送来丽晶酒店给你,我先走了。”

“秦小姐,”宋先生朝我追上来:“区区一百块钱而已,小意思。更何况你跟吴岩、小尤他们是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你这样说就太见外了。”

“亲兄弟明算账,不算是见外。”我直接划定了楚河汉界,接着道:“刚才宋先生仗义出手帮我解围,已经是帮了我大忙尽了朋友的责任,我十分感激。”

我如此执意,宋先生不好说什么,他道:“你现在是要去哪里?”

宋先生刚才毕竟是帮了我大忙,不然那个不讲道理的司机还不知道会怎么纠缠于我,所以他既然问了,我没打算隐瞒,如实说道:“也不去哪里,就是先找个地方凑合一个晚上,别的事情明天再说。”

“你,”宋先生感到困惑意外:“你没有地方去吗?”

我如实点了点头:“我不记得林展哥家的地址,所以回不去,等过了今晚,明天我再想想办法。”

“原来如此。”宋先生想了想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给你找个住的地方,正好我车就停在那边,我可以载你去。”

“不用了,不用了,”我不想再麻烦他,连忙拒绝,“宋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住处我自己会找的,你不用费心。”

宋先生嘴角始终噙着温雅的笑意,他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你出门时忘记带钱吧?现在这么晚了,你又是一个人,身上还没有钱,你打算去哪里住?”

“你放心吧,我自己有主意。”我无所谓的笑笑,想屋檐下、自助银行、医院、车站,只要是能够逼风雨的地方,我都可以将就一晚,这对我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不不,”宋先生摇头,他十分热心的说:“不如这样吧秦小姐,我给你找一个住处,房费也暂时由我垫付,明天你可以将房费与车费一起送到丽晶酒店还给我,你看怎么样?”

我觉得他这个主意可以,但是一想到他跟吴岩是朋友,我就不想过多的麻烦他,客气道:“真的不用麻烦你,谢谢。”

我朝着夜色走去,那位宋先生却一直开车跟着我,这让我很烦,感觉他像是要监视我一样。

这附近有很多居民楼,一栋挨着一栋,我想要摆脱他是轻而易举。于我毫不犹豫的拐进了一旁的街巷里,想着我这个样子他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再跟着就没意思了。

绕过一阵之后,我打算寻路出去,可就在这时冷冷寂寂的巷子里却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本来这种巷子里环境条件极其的差,垃圾都是乱丢乱扔,所以到了晚上老鼠成群结队闹出响动是很正常的。可是我听见的那窸窸窣窣的声音,比老鼠扒拉啃食东西的声音更大一些。

我缓缓的停了下来,竖着耳朵听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很快的便确认了下来。

我随手在脚边捡了一块石子扣在了手中,便循着那声音挪了半步,就在我小心翼翼不敢轻举妄动之际,突然一声“呼啦呼啦”的声音响过,几个似曾相识色彩斑斓的纸人快速的将我围了起来!

怎么会,二瞎子已经死了,他的纸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望着那些诡异莫测,又嘎嘎诡笑的纸人,不由得将手中的石头攥的更紧了一些。

那些纸人朝着我步步紧逼过来,我能够活动的圈子越来越小!

“你们的主人呢?”我不相信二瞎子会还活着,它们一定是有新的主人,现在大半夜目标明确的来攻击我,不可能是没有人操控指挥的。

“我在这里。”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昏暗的路口传来。

我抬头望过去,一双眼睛瞪的差点没有掉下来——站在巷子口的男人,竟然是才对我伸出过援手的宋先生!

怪不得他要跟踪我,他是故意将我逼进这巷子里来的吧?

“宋先生,原来你也在这里呀。”我十分平静的说。

他笑笑的朝我们走来,温文儒雅的面庞突然变的阴戮,那双隐在黑框眼镜后面的眼睛,很是杀气腾腾。

尽管是这样一幅模样让我尽收眼底,他说话还是那么的慢条斯理:“秦小姐,你还是自己跟我走一趟吧,否则要真动起手来,你现在可不是它们的对手。”

我撇了一眼将我围住的那人纸人,勾唇笑了笑:“跟宋先生走,去哪儿?”

“去你该去的地方!”他道,此时要是不看他,只单单的听他的声音,哪怕他将你杀了,你也觉得不会想到会是他。

“哦?”我道:“什么地方才是我该去的地方?”

阴曹地府吗?宋先生跟二瞎子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操控二瞎子的纸人,为什么他要利用纸人对付我?

如果不弄清楚这些问题,我恐怕是死了也不会甘心!

宋先生既然不想回答我的问题,那么我只好又问:“宋先生与二瞎子是什么关系,如果我没有认错这些纸人该都是出自他的手笔吧?”

当我提起二瞎子的时候,宋先生原本就阴沉的眼眸,变得更加诡谲起来。他指关节慢慢弯曲捏到了一起,咯咯的声音在死寂沉沉的巷子里听的十分的清楚!

“他,是我的师父!”宋先生此时就连声音也变的阴沉起来,他接着道:“而你——秦玖玖!你在芸薹村却无情的害死了他!”

呵!我禁不住冷笑,“我无情的害死了他,那你可否知道,他这些年在芸薹村无情的害死了多少人?”

宋先生吼道:“你懂什么?那些人为永生而死,是死的其所!”

“可笑!”我发怒:“视人命如蝼蚁这种事我没有做过,我当然是不懂!我只知道邪不能胜正,他违背阴阳法则,就该死!”

“你懂什么是阴阳法则?”宋先生讥笑不已,挥手命令道:“把她给我绑了!”

宋先生一声令下,那些纸人果然是齐齐的朝我逼将了过来。

它们此时受法术所控,根本不是普通的纸人,那如刀子一般的纸身形稍稍挨着我,就像是利落的刀子割在我身上似的。

我手无长物,只有刚才捡起的那粒石子,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能用它否则真正到了生死边缘,就真得只能束手等死了!

我犀利的扫了一样那些逼近我的纸人,横扫一腿踢翻了两个,原本想着好歹还是个突破口,却很快的又有三四个堵了上来!

刚开始我还能占点便宜,可是几翻纠缠打斗起来,它们数量增多我渐渐已经是难以施展,被它们逼到了死角。

就在我被它们围堵的,快要连还手余地都没有的时候,忽然我听见头顶传来一声大喝:“喂!我来帮你!”随之一盆冷水自头顶落下,巨大的压力之下,就连我一个活人都压的曲了腿,更别提是那些纸人!

这是什么水,怎么这么臭?

那些纸人遭受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好歹是影响了它们的威力。

宋先生暴跳如雷,他麻利的掏出了手枪,对准了楼上出手救我的人——

这时楼上垂下绳索来,我听见耳边风声呼啦,那人已经是揪着绳子从楼上滑了下来。

我来不及看那人,随手抓起垂在空中的绳子,腾空跳起,绳子是系在楼上某处的,我身体荡出,将手中扣着的那枚石头狠狠的射向了宋先生!

他痛的一声惨叫,一枪打偏,子弹飞向了别处。

反而是我的石子打中了他的黑框眼镜,他的右眼镜片已是碎裂不堪,石子更是重重的打进了他的眼睛里!

宋先生捂着血淋淋的的眼睛,痛的在地上打滚,还不忘招呼他的那些纸人:“抓住他们!”

听到命令,那些受挫的纸人稍作调整,再次的威逼了过来!

刚才从楼上滑落而下的人,抓起一个打火机摁亮就朝着它们丢了过去,火焰一起它们顿时烧了起来!

我这才发现,刚才从楼上窗户里倒下来的不是水,而是汽油,怪不得那么臭!

“我们快走!”那人抓起我的手,就带着我飞奔离开了那烈火腾腾的巷子。

【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71】老庙【066】替身【004】是做梦了吗【019】绣花鞋【015】陈玺【056】磨难【039】三日约定【015】陈玺【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41】怪胎【005】情敌【046】怪事【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94】缠上一辈子【123】奇怪的人【039】三日约定【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107】密室生死存亡【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03】约定【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17】信的秘密【013】刘婆婆【093】你不是林展哥【093】你不是林展哥【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65】围堵【054】梦见过【046】怪事【094】缠上一辈子【055】二瞎子【017】信的秘密【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87】忘了我,阿玖【065】围堵【074】欺骗升级【021】立刻出来【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90】通灵咒里的世界【100】不会让你为难【032】不要散【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119】他来到现实里【072】目的【116】来生哪儿等你【048】是人是鬼【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43】反复【071】老庙【059】救救他【034】吸血【132】你认识阿玖吗【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69】真相【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17】荒村之行【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104】江边的约会【022】他就是盛经纶【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15】陈玺【050】爆发【130】家里的我是谁【080】有我在,放心【063】发作【063】发作【002】盛经纶【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74】欺骗升级【009】施咒找人偿命【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48】是人是鬼【116】来生哪儿等你【089】你认识盛经纶吗【127】人骨铃【059】救救他【049】无耻【043】反复【126】全部都是死人【121】结阴婚【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44】黑气【022】他就是盛经纶【064】谢谢【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121】结阴婚【013】刘婆婆【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121】结阴婚【009】施咒找人偿命【009】施咒找人偿命【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72】目的【080】有我在,放心【072】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