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立刻出来

随之我的手心好像被扎进了一根钢针,发出了剧烈的疼痛,我难以忍受的惨叫了起来。

我无法形容自己的叫声有多么的凄厉、痛苦!可是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因此震动了起来!

随着痛苦往着我四肢八脉的快速蔓延,我居然轻而易举的就推开了一直纠缠着我不放的瓷娃娃,快速的从睡垫上面坐了起来!

陈玺拈着打火机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才要张嘴,我的双手已经不受控制的朝着他打了下去——清脆的两记耳光声响彻在逼仄的帐篷之内。

“方羽……你干什么?”陈玺震惊万分,我又何尝不是。

然而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甚至是自己的身体!我踩着瓷娃娃一动不动的软绵身体,像一头野兽一般冲向了陈玺,他吃惊的瞪大了瞳孔还没有从那两巴掌里缓过神来,已经是被我凶残的扑翻在了地上!

我狠狠咬着牙齿,挥舞着自己凶狠有力的爪子,竟然有想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将他活活折磨死的念头!

我怎么了,我到底是怎么了?太可怕了!我怎么会有这么残忍、可怕的想法呢?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因为那些举动根本没有经由我的大脑支配,更像是被另外的一个大脑在操控着一样……另外一个大脑?我立马想到了“鬼附身”,难道是那个凶残的鬼附到了我的身上吗?

“嗬嗬……嗬嗬……”忽然诡笑声又起,这一次却是从我的嘴里发出来的。那诡笑声再次用着雷霆之势霸占了整间帐篷,甚至荡向了更远的荒野山谷。

我的内心挣扎着,多么希望陈玺此时此刻可以强势还击,把我打晕、或者打成重伤都可以,我不想看见自己犯错,看见自己被女鬼利用着伤害他。

然而此时此刻被我扑翻在地的陈玺,他根本没有要还手的准备,只是一味的防守着,用着他自己的力量将我对他的伤害控制在了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可我心里清楚这个并不是长久之计,因为现在的“我”实在是太凶悍了!

被女鬼操控着身体,我痛苦不堪,仿佛那一记记如锋利的刀子一般抓出去的双手,抓的不是陈玺而是我自己。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我的鼻息间,我的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不可以!血肉在我的瞳孔里一点一点的模糊起来,我感到一股全所未有的绝望,如洪荒一般朝我奔涌而来。我难过的就连哭,也哭不出来。

Www¤ ттkan¤ ℃o

“立刻从她身体里出来!”就在我悲痛到了极点,以为事情再没有转圜余地的时候,忽然一个冰冷的、权威的、又透着熟悉气味的声音,压住了那“嗬嗬嗬”的诡笑声。

狂风暴雨骤然而止!帐篷里原本生死一线的气氛,瞬间归复于安宁。

我循着声音看向了帐篷的入口处,山风吹着帐篷发出了呼啦呼啦的声音。漆黑的帐篷外一点烛火明灭不定,慢慢的,我看见一个身材瘦长,背着双肩包,反戴着棒球帽的男人手端着一只蜡烛走了进来。

【042】陈玺【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107】密室生死存亡【057】鬼经【014】瓷娃娃【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37】他们都在【013】刘婆婆【127】人骨铃【045】吴岩【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28】他看不见我【107】密室生死存亡【034】吸血【024】居心叵测【043】反复【012】动不得【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66】替身【044】黑气【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87】忘了我,阿玖【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65】围堵【107】密室生死存亡【019】绣花鞋【017】信的秘密【126】全部都是死人【017】信的秘密【104】江边的约会【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20】烧她脚【066】替身【130】家里的我是谁【035】吻【119】他来到现实里【093】你不是林展哥【066】替身【051】坟墓【070】信任【124】我是人是鬼【021】立刻出来【130】家里的我是谁【021】立刻出来【054】梦见过【055】二瞎子【010】那就当练胆【019】绣花鞋【067】腐尸【057】鬼经【030】挑拨【010】那就当练胆【094】缠上一辈子【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52】伤口【039】三日约定【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123】奇怪的人【004】是做梦了吗【100】不会让你为难【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64】谢谢【053】报复【049】无耻【061】落水【109】赠你一片花海【075】黑洞成谜【026】砸碎【124】我是人是鬼【104】江边的约会【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68】荷灯【041】怪胎【066】替身【025】女鬼【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56】磨难【094】缠上一辈子【045】吴岩【074】欺骗升级【074】欺骗升级【121】结阴婚【112】只要你嫁给我【010】那就当练胆【107】密室生死存亡【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41】怪胎【008】你不是鬼吧【025】女鬼【061】落水【047】刺光【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109】赠你一片花海【048】是人是鬼【053】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