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围堵

“不乐观,她是被人直接从上面扔下来的,一直没醒,但是还有呼吸。”既然有呼吸,那么救活的可能性就还有,既然是这样那就不能把她丢在地窖底下。

“那你一个人可以把她弄上来吗?”我看了看这间逼仄的房屋,也没有见到别的辅助工具。

“恐怕不行。”花朵言语显得为难。

也对,她自己也被困在了下面呢。既然这样,也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搬来板凳爬到高处将麻绳的另一端系在了房梁上面,想先下去地窖下面看看是什么情况。

从地面到地窖并没有多么的困难,因为在地窖的壁面上是有一个一个小坎的,应该就是当初挖地窖的人利用这坎方便上下的,它也正好帮助到了我。

我到了地窖下面之后,很快的就看见了花朵和横躺在她身边的女孩子——短头发,穿着皮马甲,虽然还没有看到她的正面,但是我已经认出她就是那个假小子贺婷。

我不明白为什么假小子,也会出现在二瞎子家的地窖里呢?

见到我顺利落地,花朵已经是朝我迎了上来,愤慨的问:“那个老家伙在哪儿?”

花朵说的应该是二瞎子,可是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摇摇头蹲下身检查了一下假小子的伤势。她的腿肿的很厉害,应该是骨折了,至于别的地方我没发现有明显的外伤。

“你怎么回事,怎么会掉进这里来了呢?”我们在吴岩的家门口分手之后,花朵说她要去找二瞎子问清楚的,难道就是因为二瞎子知道自己兜不住了,所以就对花朵下狠手了吗?

二瞎子可真是忙,一面操控着纸人对付我和吴岩,一面已经是将花朵困在了这里,如果不是因为我来找他算账,那花朵和假小子是不是就要被困死在地窖里了?

说起这个地窖我就来火,当时如果不是有吴岩,我也会变成一堆白骨永远留在这里吧?

“说来话长,我得上去,只要让我再见到那老东西,看我不扒了他的皮。”现在说这些狠话根本没用,花朵如果想要出去一点也不难,难的是我们怎么把假小子从这里弄上去。

“找二瞎子算账是迟早的事情,你不要着急。”

花朵插着小蛮腰瞅了瞅我:“怎么了,你也栽他手里了?”

我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在他手里吃了不少苦头,这账我会找他算清楚。”

“那成,到时候咱们各算各的,你可别独占。”花朵的话让我忍不住笑了,二瞎子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到时候我们联手看能不能把他给收拾了,还谈什么独占不独占的。

“先想办法把她弄上去吧,她的腿得去看医生,不然容易落下病根。”可是地窖很深,而我和花朵到底都是女孩子,要将假小子弄上去总觉得难。

花朵也是一筹莫展,没有主意。

“你知道那里是通往哪里的吗?”上次我被陷害掉进这里,一直都是在生死边缘挣扎,后来是怎么离开我也不清楚,吴岩也没有跟我提过。现在再次的回到这个地窖里面,我发现它的内部结构并非是个普通的地窖那么简单,它往里还有延伸,但是里面黑黢黢的不知道是通往何处。

“不知道哦,刚掉下来的时候我试着往里面去过,但是里面有股怪声音我走不了多远,所以就没往里去。怎么,你想去试试?”花朵好心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那怪声音我都受不到,你听了估计会更加难受,所以你还是别好奇了。”

被花朵这样一说我反而好奇了,拿开她的手往里走了两步,花朵叉着腰没好气的叫道:“秦玖玖!我说的是真的,里面不是什么好地方,你别去了。”

“我就看看。”我打着手电筒没有回头,又往里面走了几步。越往里面去,空间越狭窄,走了大概几十米远之后,前面的空间就只够我侧身挤过了,我没有停,因为我根本没有听见花朵说的怪声音。

“秦玖玖!”忽然花朵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她的声音离我很近很近,惊的我心脏一紧!心想她要干什么,这么突然的出现在我身后?

我定了定,没有回头,轻声的问:“怎么了?”

“我说过让你不要往前的!”花朵的声音突然变的有些古怪。

此时我才觉察到了身后不对劲,不止是我身后不对劲,似乎从我下到这个地窖里来,就已经开始不对劲了。为什么从一开始我就相信了她是花朵,难道我见过的、认识的那个花朵,真的那么容易就遭到二瞎子的偷袭,从而掉进这个地窖里吗?

花朵她可是阴差的猎鬼人,她是等闲之辈吗?

我错了,可惜我觉察的有些晚。我慢慢的将手伸向裤兜里,花朵嘲笑的说道:“停!”已经是有尖利的东西抵在了我的后背上。

“九丫头,我原本是不想伤害你的,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不得不伤你了!”忽然二瞎子的声音从我身后缥缈的飞了过来,我吃了一惊,终于知道自己身后的花朵是怎么回事了。

二瞎子的声音让我想到了今天晚上的另一番经历,就是吴岩带我去那个所谓的古墓路上,引我的纸人吴岩,所以在我的身后的花朵也是二瞎子玩的把戏吧,她不过是纸人花朵而已。

二瞎子既然操控着纸人花朵,那么他人在哪里呢?刚才在地窖上面的时候,我已经仔仔细细的检查过他房子里的每一处场所,他根本不在上面。

“既然你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那么就已经不是你想不想伤害的事情了!我找到你,会将罪孽与你算个清楚!”说完我飞快的转身,根本没有给纸人花朵察觉的机会,快速的夺下了她手中的水果刀,反手将刀刺进了它的身体!

它嘎嘎的叫了两声蹦开了半步,我本来是想趁机夺路到宽阔点的地方再与它纠缠,可是它吃准了我的心思,桀桀的大笑了起来,与此同时堵在我面前的已经不是一个纸人花朵,而是两个、三个、四个……还在快速的衍生着。

越来越多的纸人将我的出路堵的死死的,让我没有半点的逃脱机会!但是它们也没有对我展开攻击的意思,好像就是把我堵在这里就够了。

我不理解,二瞎子既然对我恨之入骨,为什么不趁机利用这些源源不断的纸人对付我?

“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前,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吧!”二瞎子的声音再次缥缈的朝着我飘来。

二瞎子的目的果然不是要杀我,而是要困住我,这可不像是他的作风啊,难道他不知道只要不死终究会后患无穷的道理吗?

“那也得看你困不困得住!”我说完,已经是挥动着手中的水果刀开始了反抗。如果此时我的手中有火就好了,纸人既怕水又怕火,可惜这两样我都没有。

我不会甘心就这样让这些纸人把我困在这里,哪怕鱼死网破也会试上一试。可我毕竟只有一个人,它们却有许许多多的纸人,一拥而上不需要技能单单是论堵就已经是让我够呛的,加上这个地方还这么的狭窄。

试了几次之后我吃了苦头,只好作罢往地窖的更深处退去。

“你再往后退一步,我就杀了她!”最开始的那个纸人花朵,已经是将假小子扼到了我的面前。原来假小子已经醒了,她被纸人花朵扼的很辛苦,两眼突突向我求助着,但是喉咙里就是发不出声音来。

“我与她素不相识,你拿她威胁我,有用吗?”假小子听了我的话,眼中的绝望愤慨不言而喻,我别开与她对视的目光看向了纸人花朵。

纸人花朵哼哼的笑道:“没有吗?真的没用吗?”她的爪子已经是往假小子的咽喉深了几寸,假小子痛的泪眼汪汪怨恨的瞪着我,恨不得要用眼神杀死我。

我估计假小子今天要是死在了地窖里,它变成鬼也会找我索命,因为她眼底的怨恨实在是太浓烈了。

“当然了,哪怕你此时此刻将她的头颅拧下来,与我也是没有关系的。”我不在乎的抹了一把手中的水果刀,对假小子的恨意视若无睹。

“你好狠呀,怪不得别人会叫你怪胎!”在我冷漠无情的刺激下,假小子不但说出了伤人的话,还飚出了眼泪。

有液体就好!就在假小子泪水流出来的那一刻,我迅速的用水果刀划破了手掌,将血挤进了我一直随身带着的小瓷罐里。

“你在干什么?”纸人花朵到底是纸人,又是受二瞎子远程操控的,所以观察力十分的差,她看不出我在干什么,但如果是二瞎子在场的话,我估计就无法得逞了!

“让我告诉你我在干什么!”说话间,我已经是掀开了小瓷罐的盖子,与此同时一道闪光快速的从瓷罐里飞射出来。

它带着一股鲜血的腥味,用着势如破竹的其实穿过了所有在场纸人的身体,刹那间“嘎嘎嘎……桀桀桀……”整间地窖里都是纸人们痛苦不堪的叫声!

【042】陈玺【117】荒村之行【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54】梦见过【055】二瞎子【040】旧梦【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30】挑拨【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27】你背我【047】刺光【028】他看不见我【063】发作【022】他就是盛经纶【116】来生哪儿等你【074】欺骗升级【086】他正在归来【033】又要我背啊【049】无耻【060】谢谢你【023】离开【016】一封信【032】不要散【022】他就是盛经纶【047】刺光【036】死亡【126】全部都是死人【129】你提防着她一点【132】你认识阿玖吗【009】施咒找人偿命【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20】烧她脚【030】挑拨【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51】坟墓【052】伤口【001】荒村【112】只要你嫁给我【045】吴岩【043】反复【111】偷来的美好时光【020】烧她脚【066】替身【025】女鬼【071】老庙【040】旧梦【010】那就当练胆【045】吴岩【055】二瞎子【051】坟墓【130】家里的我是谁【026】砸碎【027】你背我【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17】信的秘密【038】都死了【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130】家里的我是谁【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27】你背我【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22】他就是盛经纶【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74】欺骗升级【029】不要再缠着我【036】死亡【041】怪胎【061】落水【050】爆发【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47】刺光【041】怪胎【036】死亡【009】施咒找人偿命【112】只要你嫁给我【070】信任【051】坟墓【124】我是人是鬼【052】伤口【068】荷灯【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25】女鬼【120】你要去哪儿呀【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73】交锋【035】吻【102】不想他变成腐尸【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27】人骨铃【132】你认识阿玖吗【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65】围堵【100】不会让你为难【038】都死了【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86】他正在归来【101】蛇打七寸【082】这个酒店不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