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

我与假小子分手之后,因为身上有伤,所以并没有直接回老家。

我就近在汽车站附近的巷子里,找了一家有临时客房的出租屋要了一间房。这种临时客房住宿不需要身份证登记,日租也很便宜,里面的设施更是简单的不得了,好的会配台电脑,洗手间会有热水器等等。

我租的这间临时房是最差的那种,房间里面的墙壁剥落的很严重地板也很脏,里面只有一张一米五的小床,正对着小床放着一台旧彩电,再就是靠近小阳台那放着一张脏兮兮的四方小桌子和一把椅子,上面落了不少灰尘。

我扫了一眼这间窄小的房间谈不上满意与否,直接交了五天的房钱,就从房东手中接过了钥匙。

可能是这几天在芸薹村实在是太累,所以连洗漱吃喝也没有顾上就蒙头睡了,一直睡了两天状态才稍微恢复过来,醒来时是晚上十点多,房间里漆黑一片,而我肚子早就饿瘪了。

我想起床洗洗出门去找点东西吃,刚做了个起身的动作,隐约间看见小方桌旁的椅子上像是坐着一个人——因为刚睡醒,突然看见那东西,我的心脏猛的惊了一下,等缓过神来想再看看究竟时,椅子上空空的根本什么也没有。

一定是我睡的太久看花眼了吧,我心想,于是也没有多想拿了换洗的衣裳去洗手间洗澡。

洗手间里没有热水器,我也懒得去烧,只能洗了个冷水澡。

清明时分,白天的气温很舒服,可是晚上还是很凉。忍着冲了个冷水澡,好在被二瞎子捅伤的的伤口愈合的还不错,已经不痛了。

我穿好衣裳出来,隐约间又看见那儿坐着人,等我再抬眼看的时候,那里又是空空的。怎么回事啊?我站在洗手间门口有些不知所措,难道是这个房间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吗?

虽然我住进来的时候,觉得这个房间阴凉阴凉的,可是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啊,况且人骨铃也没有发出异常的声音,可是为什么现在屡屡的看见一个相似的人坐在那边,再看又没有呢?

我带着满心的疑惑出了门,锁门时不禁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位置,这不回头还好,一回头……这一回头,我居然看见有一片血红的东西在那个位置动了动,我张着眼睛用力的盯着那个位置,分明看见那血红的东西就是一个没有面皮的脸!

“啊……!”我忍不住叫了出来,哐哧的将门给锁上了,整个身体颤栗的靠在了白石灰墙壁上。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我心跳如鼓,鼻息间用力的出着粗气,不可否认我被吓到了,吓的很严重!

我在门口缓和调整了很久,才敢再次的将门打开,目光再次投向那个方向的时候,那里空空的并没有刚才我看见的那个红肉赤赤的东西。

难道刚才是我经历的而一场幻觉吗?从我剧烈跳动的心脏来看,显然不是的,我租住的这间临时客房里存在着某种脏东西,只不过我只能断断续续的看见它。

是不是这间房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我心想着,将门锁上快速的下了楼。路过房东住的那间房时,看见屋里亮着灯门也开着,而他正坐在麻将桌前哒哒哒的算着账。

我看见他在,本来想走过去问问他我住的那间房的情况,可是转头想想觉得自己有点多管闲事,于是继续提脚下楼,到外面找了一家小面馆走了进去。

这附近的几家店铺的生意都非常的好,里里外外都坐的满满当当。我本来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平时见着这样的环境,肯定是扭头就走的。可是现在睡了几天没有吃喝肚子实在是饿,加上这附近也没有更好的选择,所以只能挑了一家人相对少点的店面走了过去,准备打个包回出租房里吃。

可是我刚刚走了几步,目光就被柜台前一个提着外卖,通身穿着黑色衣裳,背影高高瘦瘦的男人吸住了!

好熟悉,望着这个高瘦的背影,我几乎可以确定自己曾经在某个地方见过他。然而我沉着心思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一点眉目,难道是我认错了吗?不会的,我心底有个声音在说。

这时那个男人已经买好单,准备走了,我本来以为他是走正门,那样我就可以看见他的正面,可是不巧他竟然走的是侧门。

我心中的疑惑实在是太盛,也来不及想什么,直接从逼仄的过道里穿挤过去,试图追上他看看他的样子,看是不是我曾经认识的人。

这里空间实在有限,桌椅都挤的很紧,等我追到那个侧门后,发现后面也有很多人在吃吃喝喝,过道同样很挤,等我追出去后面是一条漆黑的巷子,一眼望去空空的刚才那个男人早没有踪迹。

可能这是天意吧,我失落的想着。若有所思的回到小饭馆点了一菜一汤,让服务员帮我打包,满脑子想的却都是刚才那个熟悉的高瘦背影。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子里忽然的、慢慢的,跳出了三个字来,那就是——盛,经,纶!

盛经纶?我有些懵了,那些似真似幻的梦,我早已经捋不清楚了,也没打算去深究,可是现在为什么我忽然的会通过一个自己觉得熟悉的背影,从而想到他呢。

熙熙攘攘的小饭馆,在我的意识里忽然安静下来,方羽、盛经纶、陈玺、瓷娃娃、徐以琳,这些名字忽然不请自来,充斥在我的思绪里。

“小姐,您的饭菜。”服务员在我的耳边连提醒了好几次我都没有听见,直到她在我的胳膊上轻轻推了一下,我才激烈的跳开了半步回到了现实里。

“怎么了?”我充满敌意的盯着那个服务员。

那个服务员看着我的目光里露出了怯怯的神色,她肯定是被我的反应吓到了,我这才看见他手中提着的打包饭盒。

我十分懊恼,想跟她道歉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拿过外卖,将钱放柜台上快速的离开了饭馆。

“这位小姐,找你钱……”那个服务员急匆匆的追上来,将手里拿着的几张零钱递给我。

我看见刚才也是她帮助那个男人买的单,咬咬唇问道:“刚才在我前面买单的那个男人,你认识他吗?”

“谁?”服务员没有反应过来。

我有些失望,也不想多说什么,攒着几张零钱票子转身就要走,忽然那个服务员“哦”了一声,“你说的是那个帅哥呀?”

说起那个男人,服务员竟然有些害羞起来,“我倒是不认识他,不过他这几天都有到我们店里打包,我见过他几回,说话很客气礼貌人也长的超级帅……”

我努力的将这些标签往我印象中的盛经纶的身上贴,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就是想不起他的样子来。模糊的意识里他好像是挺帅的,至于说话是否客气礼貌我就不敢苟同了。

“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帅哥啊?还是……”那个服务员突然颇有深意的坏笑起来。

我一愕:“还是什么?”

服务员摇摇头,要进店去忙,我想了想喊住她道:“如果他明天再来你们店吃饭,你能给我打个电话吗?”我很想确认那个男人,也忘了这样做是否唐突,更加忘记了自己根本就没有电话。

“额,这个嘛……”服务员有些为难,她的眼珠子不停的在我的脸上转着,不知道她在看什么。

“你要不方便就算了。”

“那倒不是,”女孩朝着我又重新走了回来,“你电话多少,给我吧。不就是打一个电话嘛,举手之劳而已。”

“我没有电话。”我道出自己的难处,往着四周看了看,如果有手机店我可以现在去买一个手机。

“你连手机都没有啊?”女孩就跟看外星人一样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你等我会,我现在就去买一个,很快的。”

我跑到就近的一个专门卖山寨机的小摊位前,在玻璃柜里随便挑了个手机,那个杀马特老板很开心的给我开单,末了问:“美女,你有号码?”

“没有。”我已经不记得自己上次用手机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那时候手机界的老大还是诺基亚。

“身份证带着没,我让人给你送一个来。”说完杀马特就拿出他的苹果机开始打电话。

“我没带身份证,能买到号码吗?”

“身份证没带?”杀马特显然有些不信,嘴上却说:“看在你长这么漂亮的份上,我帮你想想办法。”

过了有十几分钟,我都坐在台阶上吃完了盒饭,才见着一个中年男人骑着个摩托车给送了张卡过来。杀马特帮我开通好了上进了手机里,然后给他自己的手机拨了个号码。

“搞定。”杀马特将手机递给我,嬉皮笑脸的问:“吃饱没,要不要我请你再吃点,反正我这的生意也差不多要收了。”

“不用了,谢谢,这个一起多少钱?”我按照杀马特说的钱数付了钱。

杀马特撞了一张冷脸,有些不甘心,只能悻悻的收了钱没多说什么。

我又回到了饭馆里,那儿吃宵夜的人很多。那个服务员很忙碌,见到我又回来了,她停下手中的工作走了过来,“买到手机了,号码多少?”

我将手机号码留给她,那女孩突然说:“刚才你才走开,那位帅哥又回来了,说是忘记拿筷子。”

这算是擦肩而过吗?我苦笑了声,不知道自己今晚这是在做什么,兴许那不过是一个跟盛经纶相似的背影而已,怎么可能是盛经纶呢?

“你怎么了?”见我愣着,那个服务员在我胳膊上轻轻推了下:“他再来我就给你打电话,你一会过马路可千万不要这么失魂落魄的,不好。”

服务员的关心让我有些意外,感激的笑了笑,就回到了出租房。

打开门的时候,我并没有直接开灯,而是先将眼睛盯向了那个位置,发现没有异常这才走了进来。

我从背包里拿出人骨铃,将它放在了那个四方小木桌上面,如果这里真的有脏东西,人骨铃肯定会提醒我的,可是我等了很久也没有听见什么。

可能真的是我自己睡太久产生了幻觉,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于是躺回到了床上准备明天一早就回老家去,至于那个男人我也权当是自己想多了。

可是晚上三四点钟的时候,人骨铃突然呼呼啦啦的吵闹起来,我惊坐起来盯向人骨铃摆放的位置,赫然的看见许多许多血淋淋的面孔在哪儿摇晃。

我被这幅场景惊呆了,更是被那血腥刺鼻的味道熏的差点呕吐出来!

“你们都是哪里来的?在这里干什么?”我看它们除了血淋淋的脸是清晰的,旁的都很虚幻,不确定它们能不能听懂我说的话。

人骨铃还在呼啦啦的大作,而那些晃动的东西却并没有一个出声回答我,我有些恼的念了几句防身的咒语,然而对它们并没有任何的作用。它们反而跟随着人骨铃越来越吵的声音越聚越多,很快一整间屋子都被它们霸占住了,我想尽快离开这间血气熏人的房间,却已经是来不及了。

不过它们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是并没做出伤害我的动作,这让我很意外。我不明白它们既然不是要伤害我,那么又是为什么组队似的聚集到我的房间里来呢?

“你们有事需要我帮忙?”这是我的个人猜测,目前只能稳定住自己的情绪,把它当成是一个突破口。

过一会那些血淋淋的面孔往后面退开了一些,我以为是它们听懂了我的话,却忽然听见有人在敲我的房门——会是谁呢?敲的还真是时候。

我正纳闷着,扭过头来时,人骨铃不响了,那些血淋淋的东西也都不见了,随之敲房门的声音也不见了。

那人是专程替我解围的吗?我窜起来跳下床打开房门,走廊上冷风阵阵,并没有见着有人。

刚才敲门的声音很清晰,我不会听错,应该是帮助我的人悄然离开了吧。我怔然了片刻,突然想到了那个在墓室里救助过我的人,想起了他林展。

【018】盛经纶是什么人【109】赠你一片花海【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66】替身【087】忘了我,阿玖【002】盛经纶【006】女鬼【067】腐尸【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45】吴岩【045】吴岩【119】他来到现实里【039】三日约定【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123】奇怪的人【072】目的【006】女鬼【069】真相【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21】立刻出来【006】女鬼【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87】忘了我,阿玖【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44】黑气【014】瓷娃娃【086】他正在归来【131】前缘【070】信任【131】前缘【017】信的秘密【021】立刻出来【051】坟墓【045】吴岩【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08】你不是鬼吧【031】狭路相逢【124】我是人是鬼【111】偷来的美好时光【123】奇怪的人【060】谢谢你【059】救救他【013】刘婆婆【047】刺光【087】忘了我,阿玖【094】缠上一辈子【040】旧梦【128】我们曾经见过【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17】信的秘密【007】救他们【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126】全部都是死人【001】荒村【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71】老庙【075】黑洞成谜【044】黑气【036】死亡【045】吴岩【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02】盛经纶【017】信的秘密【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57】鬼经【077】不能提及的人【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05】情敌【062】救秦峰【093】你不是林展哥【021】立刻出来【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72】目的【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44】黑气【065】围堵【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60】谢谢你【070】信任【038】都死了【063】发作【040】旧梦【008】你不是鬼吧【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27】人骨铃【001】荒村【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44】黑气【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80】有我在,放心【117】荒村之行【093】你不是林展哥【033】又要我背啊【069】真相【101】蛇打七寸【057】鬼经【059】救救他【036】死亡【053】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