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

“你真的想要我帮你吗?”我停下了要继续去开门离开的动作,站直身体,望着叶菲菲血淋淋的脸认真的问:“你真的想念你的哥哥,你的爸爸吗?”

叶菲菲点头如捣蒜:“当然啦,我从来没有跟他们分开这么久过,以前我以为我恨爸爸的。可是经历了这次事情之后,我发现我一点也不恨他,反而很想念他。”

“叶菲菲,你跟我的交易其实已经达成了,我已经答应了会尽力帮助你。但是我需要你站在我这一边,你懂吗?”她目光痴痴,未必懂。我头疼的厉害,干脆从她身边挤过去,坐回到了床上,双手托着腮思绪混乱不清。

“我知道。”叶菲菲搬着小椅子坐到我对面,她可能真的不知道我不喜欢她那张没有面皮的脸,惊悚不说看的人很难受。“其实你要我帮你盯着盛经纶是不是?”

盯着?这个叶菲菲也不笨,但我要的不是“盯”。

叶菲菲她虽然依靠着自身的怨气,瞧着比寻常的鬼魂要强大很大,但是看得出来她是没有什么真材实料的,让她盯着盛经纶无异于是打草惊蛇,我不会那么做。

但是,我真的不喜欢盛经纶在我住的地方,来去自如还不让我知道,那样太被动了。

“我这里有一个五角星,如果盛经纶再来我的房间,你就将它放到他的身上,但是不要让他发现,你做得到吗?”叶菲菲接过五角星,拿在手中掂量掂量,她弱弱的问道:“这个黑不溜秋的东西有什么用啊?”

“于你没有什么大作用,但是你如果真想跟我友好合作,就帮我做成这件事情,怎么样?”我不确定叶菲菲能不能做的好,但总归是要试试才知道的,要是她做成了,那就是帮我一个大忙,面对盛经纶我也不必那么的被动。

“不会是什么伤人的暗器吧,”叶菲菲还是很担心。

我抿抿嘴,摇头道:“不会伤害到他的,放心吧。”

“嗯,那我试试。你现在是出去,还是睡觉呢?我发现只要你睡觉,他就会来的。”

“只要我睡觉他就会来?”为什么偏偏是睡觉呢?

不过叶菲菲这话也提醒了我,自从离开芸薹村之后,我发现我自己变的特别能睡起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对呀,已经好几次了。”叶菲菲把玩着五角星,直点头。

这个盛经纶到底想要干什么啊?我坐在床上仔细的想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实在有种越理越乱的感觉。

“我睡不着,先出去走走,你请便吧。”我离开出租房,下来二楼时正好看见房东的屋门开着,便走了过去。

“有事?”正在算账的房东听见动静抬起头看向门口,瞧见是我,他友善的笑了下。

我点点头,其实就想问问关于我住的那间房的事情。

房东见状,连忙站起来将身边的椅子搬了过来:“坐下来说,是不是房间有什么不妥?”

他知道?这是我的第一反应。可是警惕的盯着房东的眼睛看了半秒,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我问道:“房间的钥匙除了我有,还有别人有吗?”

“我这儿有备用钥匙。”房东对面的墙壁上的确挂着好几排钥匙,我房间的应该也在上面。

“那就是只有两把?”如果盛经纶不是有钥匙,他是怎么不动声色屡屡潜入我房间里的?他总不会是鬼吧?想到这儿,我突然后背一凉,犹记得方羽遇见的盛经纶好像就是个鬼,可现实里的盛经纶他也是鬼吗?

“是的,只有两把。”

“哦,没事了,谢谢你。”我站起身准备离开,那个房东也跟着站了起来,他支支吾吾的望着我。

“怎么了?你有什么话直说就是。”我皱了皱眉,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你住的那间房,就没有别的异常吗?”房东的话让我滞住了行动的双脚,我不理解他所谓的异常是什么,看着他慢慢的说道:“有。”

房东的脸突然一下子变的煞白,好像见鬼似的,我被他这样子吓了一大跳。他吞吞吐吐道:“换……我给你换间房。”

“那房间以前出过什么事?”房东的反应让我更加坚信自己的猜测。

事分轻重,我想知道真实原因,但是房东却躲躲闪闪,只说:“你别问了,我帮你换间房就是了。”

他双手颤抖的在墙上找着钥匙,一面自言自语的嘀咕着什么:“就知道行不通,行不通的……还偏要试,这有什么好试的?”

“你在嘀咕什么呀?”我不耐烦的往前走了一步,那房东立马打起了哈哈,他的言行举止忽然让我想到来租房子的那天发生的事情。

那天我和假小子在医院门口分手之后,我是准备到汽车站买车票回家的,可是去的时候最后一班车已经走了。再者我身上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我不想回家让阿婆担心,所以就想在附近找一间便宜点的房间休息两天。

我当时信步的四处找着房子,才走到巷子口就看见这个房东踮着脚四处张望着,好像是在等人一样。他见到我,立马走了上来,问我是不是租房子的。

我说是啊,他格外亲和的笑笑跟我介绍说他家有空房,问我要不要住?我问了价钱,看了房子,觉得还可以就直接付了五天的钱把房子租了下来。

当时没有觉得有什么,因为附近的临时出租屋挺多的,老板自己拉生意也很正常,可是现在想起来,怎么感觉他当时就是专程在等我的呢?

“你早就知道我会来,对不对?”这是一件早有预谋的事情?面对我突然变冷的模样,房东心虚的低下了头。“是谁让你在哪儿等我的?”

房东不出声,继续在墙上找着钥匙,我看着他的样子觉得特别的生气。我不过是累了找间房子住而已,为什么这里也会存在着猫腻呢?

“那间房我住的很好,我不换房间,你不用费心的找钥匙了。”知道在他那里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说完留下无所适从的房东,我就走了。

我刚刚离开出租屋没多大会,突然感觉裤兜里有东西在震动,等我掏出来一看居然是手机!

白天我去找打包的饭店,到处找这个手机希望它可以证明,我昨天晚上去的不是不存在的区域,可是死活找不到,现在它怎么又出现在我的裤兜里呢?

我拿着震动的手机,手心里攒出了津津冷汗,太诡异了。颤抖着手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的是一个礼貌的女人的声音,我听出来是那个服务员的声音。

“那位帅哥过来了,你现在要过来吗?”电话那头的声音熙熙攘攘,我几乎是没有犹豫:“过来!”

如果那个人真的盛经纶那么正好,我倒是很想知道,他趁我睡着了跑我房间里干什么?又为什么指使叶菲菲找我帮忙?

我想到马上就要见到那个人,想到很多问题就要迎刃而解,我心里充满了激动,双脚也不由的加快了速度。

我本来还忐忑自己能不能找到那个地方,毕竟白天的经历是那么的真实,然而我的困扰是多余的,因为我按照自己的记忆走,很快的就找到了那片热热闹闹的吃食街。

这里家家户户的生意依旧火爆,吃吃喝喝的声音不绝于耳,我好不容易找到那个服务员,她却耸耸肩说:“你来晚了,他已经走了。”

“走了?”我看了眼那个侧门:“是往那个方向去的吗,走了多久?”

“你刚挂了电话,他就走了。”服务员指了指侧门:“是从那儿走的,可是我跟上去眨眼功夫就不见他了。”

“谢谢你啊,我先去看看。”道过谢,我挤过拥挤的区域,来到了那条黑漆漆的巷子里。

到了这里,吃食街那边的喧闹完完全全听不见了,这个倒是挺奇怪的。我试着往巷子里走了几步,明明两边都有房屋的,可是家家户户都是黑灯瞎火死气沉沉的。

毕竟是陌生的地方,加上白天还遇上了那么诡异的事情,所以走了几步我打了退堂鼓,没有继续深入。

我回到饭馆,找到那个服务员,问道:“你现在忙吗?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

“额,”服务员扫了一眼热闹的饭店,我以为她会拒绝的,毕竟她的忙碌我看得见。谁知她用围裙擦了把手,笑道:“你等我会。”说着拉了个人跟她说了些什么,就很快的就出来了。

“谢谢。”我在对面商店里买了两瓶饮料,给了她一瓶。

她看我随意的坐在石阶上面,于是在我旁边坐了下来,“我叫丁梅,你呢?”

“秦玖玖。”

“挺好听的名字,情意长长久久?”我听的一愕,这个我用了二十几年的名字,我还从来没有想到它居然可以这样理解,真的挺有意思的。

“我白天来找你,但是没有找到。”我随意的喝了口饮料。

“那当然啦,我们是分班次的,我白天休息晚上上班,你来找我当然找不到啦。”丁梅没有理解我真正的意思,不过也是我没有说清楚。

我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再次说道:“不是因为你没有上班,而是我完全找不到这个地方。”

“what?”丁梅显然不相信我说的,她喝了口饮料似是而非的望着我:“你说你白天来找不到这个地方,怎么可能呢?”

她觉得可笑,可我说的是真的:“白天来时,这个地方完全是另外一番面貌。”

丁梅直摇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要说没有见到我,我还好接受一点。你要说这一整个地方你都没有看见,那也未免太诡异了吧,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呢?”

我跟丁梅一样,同样的难以接受,同样的难以置信,可是它确确实实是我白天的亲身经历呀。

开口说这件事之前我本来以为丁梅会知道些什么,现在看来她跟我一样,也是被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那行吧,可能是我自己搞错了。”我说着从石阶上面站了起来,“丁梅,谢谢你对我的帮助啊。”

“那后面那个帅哥再来,我还要给你打电话吗?”

我想过,除非我在这里守株待兔,不然的话我见不到那个我自认为认识的男人。更何况如果他真的是盛经纶,只要他不愿意露面见我,那么我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徒劳无功,未必就能真的见到他。

所以我摇了摇头:“不重要了,顺其自然吧,如果有缘分我总会撞见他的。这样麻烦你电话通知,等我赶过来也是来不及的。”

“下次我可以帮你拖延下时间……”见我不说话,丁梅尴尬的笑笑:“要不这样吧,如果他再来我们店吃东西,我把你的手机号码给他,你看行吗?”

“这样啊……”我犹豫了几秒,明知道这个办法不会有用,还是点了点头。

我在饭馆打包了盒饭回到出租屋,发现自己的东西全部都被放在了门口,而房门上加了一把古怪的大锁。

“为什么锁门呀?”我背上自己的东西,来到房东屋里理论,真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做。

房东长吁短叹,一副为了我好的样子:“住不得!要真是闹出了人命,我可赔不起呀姑娘。”

“我不要你赔,麻烦你把门上那把锁拿掉。”

房东根本不依我:“那可不成,那间房我宁愿空着也不出租,你要是住的话我可以现在另外给你开一间房,你要是执意要住那间,那我只能送你出去了。”

“我交了租金的,你不能这样做。”我刚说完,房东就从抽地里拿了几张票子丢在麻将桌上面:“这是你之前交的五天的房租,你全部拿去,房子我是不会再让你住的。”

住这种房子不存在签订什么合约,也没有身份登记,所以房东现在反悔,我也找不到维权的地方。难道我就这样离开吗?

“你那房子到底是有什么问题,为什么突然的不给我住呢?”我尽可能的好言好语的跟房东,但愿能知道些有用的线索。

房东愁眉苦脸的摇头:“那间房很古怪呀,本来是住不得人,要不是那个人予以重金,还信誓旦旦的说让你住没有问题,我根本不会打开那间房的门。”

那个人?房东到底还是说漏嘴了。可按个人是谁?是盛经纶吗?

现在我能够想到的也只有他了,我真是不明白他躲在背后做这些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

“给您添麻烦了。”我没有跟房东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房东反而有些过意不去的追上来说:“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你这是要去哪里呀?我这儿还有别的空房,我再给你收拾一间就是……”

“不用了,谢谢。”我把楼下的防盗门打开,将手中的钥匙扔给了房东,就带上门出去了。

刚才回来的时候明明天气很好的,现在却是暴雨倾盆,这个季节的天还真是善变。

站在孤孤寂寂的屋檐下,望着暴雨里艰难行驶的车辆和努力照明的路灯,我心里说不出的酸楚。看了一眼手中已经逐渐变冷的盒饭,我将背包放在干净的地方,席地坐下端着盒饭慢慢吃了起来。

“喂,今晚你就打算这样过吗?”叶菲菲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那样子一点也不像是个鬼魂,倒像是跟我一样无家可归般的坐到了我身侧。

“雨,总会停的,不一定要等一个晚上。”我继续嚼着冰凉的饭菜,其实不饿完全可以不用吃,但就是想找点事情做,好平息平息内心狂躁的没头没尾的思绪。

“你别坐这儿了,看着跟乞丐似的很可怜,你知道吗?”叶菲菲一派天真的道出事实,反而让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可以看的出来叶菲菲应该是出生富贵家庭的女孩,也可以想象的到她那被人剥掉的面皮是多么的娇俏。所以,她不理解我生活的模样也很正常。

“你打的去丽晶酒店吧,去我房间住。”这是个好主意,但现在我真的哪儿也不想去。

“丽晶酒店我会去,但不是现在,现在先让我安安静静的吃个饭好吗?”叶菲菲看我兴趣不佳,也没有多说什么,这点挺好的。

我相信每个人都是一样,心烦意乱,失落寡欢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在耳边叽叽喳喳个不停。

【048】是人是鬼【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100】不会让你为难【016】一封信【053】报复【026】砸碎【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50】爆发【033】又要我背啊【075】黑洞成谜【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53】报复【025】女鬼【112】只要你嫁给我【111】偷来的美好时光【009】施咒找人偿命【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056】磨难【045】吴岩【034】吸血【040】旧梦【020】烧她脚【004】是做梦了吗【028】他看不见我【052】伤口【127】人骨铃【073】交锋【005】情敌【075】黑洞成谜【073】交锋【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109】赠你一片花海【010】那就当练胆【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49】无耻【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27】你背我【038】都死了【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00】不会让你为难【027】你背我【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65】围堵【026】砸碎【015】陈玺【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46】怪事【056】磨难【016】一封信【082】这个酒店不干净【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94】缠上一辈子【024】居心叵测【063】发作【003】约定【045】吴岩【060】谢谢你【035】吻【071】老庙【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64】谢谢【126】全部都是死人【005】情敌【002】盛经纶【069】真相【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69】真相【075】黑洞成谜【130】家里的我是谁【032】不要散【063】发作【126】全部都是死人【019】绣花鞋【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72】目的【012】动不得【065】围堵【040】旧梦【083】你到底是什么人【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119】他来到现实里【028】他看不见我【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130】家里的我是谁【055】二瞎子【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128】我们曾经见过【049】无耻【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65】围堵【132】你认识阿玖吗【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31】前缘【074】欺骗升级【040】旧梦【033】又要我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