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他正在归来

及时赶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吴岩!他来的真及时,总是那么及时。

我欣喜若狂,长松了口气,他来了我和老周就都安全了。

此时,那些乱糟糟、凶恶无比的毛发,被吴岩狠狠的踩在了脚下!那些毛发受到了外在压力的攻击,根本无暇再缠我,簌簌的快速的从我身上撤离,全身心的去应付吴岩去了。

我刚被那些毛发缠着身体绷的笔直,现在它们突然落荒而逃,我虚弱的身体重心不稳的打了个晃,倒向了地面。原想着这下要摔的惨了,没想到吴岩眼疾手快,伸长臂膀用力一捞,就将我勾进了他怀里。

此时此刻凝视着他全神贯注对付那些毛发的侧脸,我仿佛又听见了吴岩说:“让我来保护你……”

我眼眶有些酸涩,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特别容易感动。

“疼啊……疼死我了!”在吴岩的碾压下,刚才被缠走的老周也被丢了出来,他叫苦不迭,而那被吴岩踩的无法逃脱的东西,也是嗷嗷乱叫了起来。

“没事吧,阿玖?”吴岩抹开我脸上乱糟糟的头发,疼惜的看了过来。

今晚见过好多次这样的眼神,却还是觉得它像是带着电光火石一般的冲进了我的心底深处,我傻傻的看着他的眉眼,一时怔楞住了,“没……没、事!”声音很小吴岩应该没有听见。

没有听见答复,吴岩发急了:“阿玖!你哪里不舒服?”他踩住那些毛发的脚加重了力道,使劲的摁了起来。

我听见那东西凄厉无比的嗷嗷叫声,才发现我手中还有打火机——

“我没事!”我趁热打铁,赶紧摁着打火机,麻利的俯身将打火机丢到了那些头发上面!

“你们不能毁灭它!”老周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刚还痛的乱叫的他,忽然冲上来,用力的踩着点燃的毛发,几脚就将我点燃的火苗给捣腾灭了。

“你这人……”我快被他的举动气死了,火冒三丈的要跟他理论,可吴岩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拉住了我。

我不解,只听老周怨愤道:“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你们知道吗?你们这样冒冒失失的把它给灭了,我们怎么出去?”

也就是老周埋怨的这会功夫,那些头发簌簌的跑了个没影。

老周这个分析不无道理,我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么多。

见我理亏的不说话了,老周变本加厉的指着我的鼻子骂了起来。

吴岩火大发的拧住他的指头,狠狠道:“老周,你够了啊!我们阿玖在这儿可不是让你欺负责骂的,要泄愤起开一边找别人去!”

“杜奕儒你……”老周气不过的抖开吴岩的手,指着他的鼻子想开腔骂他——

“这位周先生,我与你呢也不过是萍水相逢,全无半点交情。你喜欢仗着自己资历老说教骂人我管不着,可是别咬着我们不放!别以为我不说话,就是软柿子可以任凭你指手画脚!”我也忍够了,他责骂我也就算了,居然还想捣鼓吴岩,这人也太不自重了吧?也顾不得自己现在浑身乏力,直接卯起一脚将地上的打火机踢飞,硬生生的击到了他的身上了,疼的他踢着脚捂着腿蹦了起来。

老周被我的举动给震慑住了,他看看吴岩,又看看我,一张脸难看到了及点。

吴岩幸灾乐祸道:“老周,提醒过你的。”可把他气的那叫一个吹胡子瞪眼。

“乔子杰和曲小尤呢?”闹腾一通,我才留意到至始至终只有吴岩一个人出来了。

他看看我的情况不禁皱起了眉头,“还不知道他们俩跑哪儿去了,那里面的房间我一间一间的检查过,都没有发现他们。”

可是刚才我跟吴岩在楼下的时候,是分明听见了乔子杰的叫喊声才上来的,没道理了上来了找不到人,难道是我们听错了?

“要不去别的地方找找?”我一面说着一面扫视着周围,到处都是漆黑一片。

而且这个地方的格局好像随时变化着似的,真要一处一处的找是一件十分复杂的事情,更何况我们还要小心随时可能会被那东西攻击。

“不行,”吴岩摸着我的头发柔声道:“你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得先休息会。原本我留你在这里是想帮你治疗你身上的旧伤,没有想到事情反转到如此失控的地步,反而让你伤上加伤。现在都成这个样子,我不能再让你犯险。”

“年轻人就是矫情!好像谁没有年轻过似的,肉麻!”老周听不下去我们的对话,啧啧嘴,提着一条腿自顾自的走了。

可我听着这话一点也不觉得肉麻,反而很喜欢,很动听。只觉得被人如此珍爱、疼惜的感觉真好。

“老周,你先别走啊,我正好有些事想问你。”吴岩搀扶着我拦到了老周的前面。

老周愤愤的瞪了我俩一眼,背着手摆出一副臭架子,不耐烦道:“问吧问吧,有什么事就快点问。”

“行,”吴岩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切入主题:“你跟曲小尤离开我房间之后都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为什么好好的酒店会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你问我?”老周伸过头来,一副你居然敢怀疑我,敢质问我的大爷样:“我不就是在电梯里教训了那个臭丫头几句,谁知道电梯一黑整个摔下去,睁开眼睛就成了这样。”

就这样吗?我跟吴岩有些不相信的相视了一眼。如果他们仅仅是乘了个电梯就让丽晶酒店变成了这样,那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我记得我上十一楼的时候也是跟吴岩一起乘坐的电梯,当时可没有出什么事情。

“我讲真的,那个臭丫头先进的电梯,她都看见我了,却还使劲的摁啊摁啊,你说我能不气吗?教训她两句也是应该的……”老周冲着我俩絮絮叨叨的,烦的我一句也听不进去。

按照老周这样的说法,丽晶酒店变成这样是一瞬之间的事情,是非常突发的情况。

而依照我对那东西的判定,它虽然有几十百把年的修行,但还不至于有能力在瞬间操控这么大的局面。更何况吴岩、曲小尤、老周他们这些人早就介入到丽晶酒店的事情中,从我跟吴岩的交谈中也可以听的出来,他们之前是有做布置的,并且十分自信能够收服盘旋在丽晶酒店闹事的邪祟,我相信这也就是吴岩带着我上十一楼的原因。

然而事情为什么会在万无一失中,演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就实在是让人费解了。

“你说……”我想了想还是下定决心说道:“会不会有另外一股力量在操控着这里啊,那些东西也不过是被有心人利用了而已?”

老周突然停止了絮叨,看向了吴岩,我默默的看着他,能够感觉的到,他是认可我的观点的。

“难道是宋老板还请了别人?”老周狠踱了一脚,愤愤不平的骂道:“这姓宋的怎么会是这么个东西呢?找这么些人顶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帮倒忙。”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居然不屑的瞥向了吴岩,真不知道在这件事情中谁才是帮倒忙的。

“宋老板只是想要解决麻烦,让酒店的生意可以恢复到正常轨迹,他可不会自找麻烦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件事跟他无关。”吴岩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否定了老周的看法。

我困惑的望向他,而他沉思着什么,好像已经猜到原因了。

我很想问吴岩,但是又不确定直接开口问他,他会不会说,话到了嘴边出不来。

“想说什么就直说,可别憋着。”他紧了紧我的手,没想到已经让吴岩给看出来了。

我定定的望着他的眼睛,犹豫再三还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就是有些累了,想休息会。”

“来,阿玖,我背着你。你安心的睡,别为这里的事担心。”吴岩说着已经是蹲下去了,我抿抿嘴淡淡的笑了笑,还是趴了上去。

趴在他的背上,我闻见他的头发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嗅着特别的舒服,让我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触碰;他的头发生的也好,又多又黑。

我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突然看见了漫天的飞雪!

那些洁白的雪花,就像是棉絮一样纷纷扬扬的在天地之间飘洒着。我打着赤脚,踩着那些深深浅浅的脚印,哭喊着、追赶着雪地里渐行渐远的人。

追着那抹背影,我哭着让他等等我,让他带我走,哪怕是去外面乞讨我也愿意……

可是没用,我怎么追,就是追不上他,每一次眼看着就要追上他,就可以跟他一起走,我的脚就会不争气的崴到,等我爬起来再追,他就又去远了。

“林展哥,林展哥……你等等我,等等我……”我就那么无助的在风雪间,追着一个遥不可及的背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玖儿,玖儿……”林展的声音飘飘忽忽,却让我心花怒放,我用力的回应着他:“林展哥你等等我……”

“我一直在等你啊!玖儿,我一直在等你……”突然林展的声音变得十分的贴近,十分的清晰,他好像就在我的眼前,我伸手就可以抓住他!

可是当我真的欣喜若狂的抓住他的胳膊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抓住的不是手,而是一把刺刀,它尖利的刃,无情的划破了我的掌心,流了满手的鲜血。

“林展哥!”我猛地惊醒过来,看见一张逐渐放大的脸就在我的面前,竟然是乔子杰。

他什么时候过来的,曲小尤呢,怎么还是没有见到曲小尤?

“你做噩梦了啊?”乔子杰好心的丢了一张面巾纸给我,“把你脸上的泪水擦擦吧,哪有人在这种地方还能睡着的,睡着也就算了,居然还一直哭……”

“吴岩呢?”我头很疼,实在不想听他的絮叨。

“在那边呢!”他不满的努了努嘴。

我朝着那边看去,见着吴岩靠着玻璃窗像是在想事情,而他的手中正叼着一根点燃的香烟。我记得他不抽烟的。

“喂,林展是谁呀?”乔子杰悄悄的凑过来,“你一直喊着他的名字,吴岩脸都气绿了。”

我抹着自己汗水和泪水混淆的脸蛋,有些发愣,这两天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就好像要弥补那些年的缺失一般,老是梦到林展。

难道是他要回来了吗?我不免心生欢喜的泛起了嘀咕。

许多人都说梦是相反的,有时候我也认可这个说法。这两次我总是梦到我与林展最后分别的场景,那是一场至今还未重逢的离别,这是不是就预示着他正在归来呢?

【077】不能提及的人【002】盛经纶【048】是人是鬼【007】救他们【018】盛经纶是什么人【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74】欺骗升级【123】奇怪的人【069】真相【006】女鬼【062】救秦峰【127】人骨铃【010】那就当练胆【008】你不是鬼吧【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30】挑拨【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13】刘婆婆【024】居心叵测【121】结阴婚【012】动不得【014】瓷娃娃【074】欺骗升级【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64】谢谢【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62】救秦峰【024】居心叵测【117】荒村之行【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57】鬼经【022】他就是盛经纶【012】动不得【014】瓷娃娃【016】一封信【121】结阴婚【126】全部都是死人【077】不能提及的人【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121】结阴婚【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24】居心叵测【058】花朵【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41】怪胎【004】是做梦了吗【005】情敌【062】救秦峰【044】黑气【023】离开【037】他们都在【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35】吻【094】缠上一辈子【054】梦见过【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50】爆发【070】信任【001】荒村【045】吴岩【043】反复【042】陈玺【071】老庙【034】吸血【047】刺光【057】鬼经【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70】信任【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51】坟墓【102】不想他变成腐尸【106】居心叵测宋先生【124】我是人是鬼【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128】我们曾经见过【031】狭路相逢【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94】缠上一辈子【010】那就当练胆【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47】刺光【068】荷灯【093】你不是林展哥【126】全部都是死人【010】那就当练胆【008】你不是鬼吧【031】狭路相逢【086】他正在归来【064】谢谢【049】无耻【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45】吴岩【109】赠你一片花海【044】黑气【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20】烧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