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

这个押宝局被我们这样一搞,基本算是黄了。杨老二千里迢迢跑来就是为了赶这个局,有这个局在,他每天都有不少钱拿。现在局黄了,可是杨老二却非常高兴。看得我满头雾水,我就不明白:财路断了,杨老二咋还这么高兴。原来杨老二野心更大,他这么大老远来,可不仅仅是为抓几个凯子,他是为职业老千来的,恰好遇到了我。有人可能认为凡是老千,只要赌就能出千。其实不是这样的。赌博名目繁多,加上高科技层出不穷,所以现在老千大都专攻一种或者几种赌博游戏的千术,有的甚至只会一种出千的方式。千万别小看这一种,那也能让凯子输得裤衩都没了。像我这样对千术本身有浓厚兴趣、遇到新千术总有很高的研究热情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也因此,我对每种千术都懂一点,虽然说不上精通,但能看出里面的门道。这样也就够了。我见过很多老千都这样,只精一种,但是遇到别的赌博游戏,他要是上去玩也是个凯子。不过老千就是当凯子也不会陷进去,因为老千都知道啥时候应该收手。比如,很多人会打麻将出千,但是你让他玩扑克,你要是搞鬼耍他,他很可能也是个凯子。比如电视上那个老郑(反正已经得罪了,也不少这一回了),他对赌博游戏算是涉猎很多了,但是如果把他放到押宝局上,他也是一个凯子。或者我自己小小吹嘘一下,我和他推牌九,他要是不服敢玩,他的钱就都是我的了。德子(我在一个牌九桌上认识的一个老千哥们)也算一个接触面很广的老千了,但是我和他去数玉米玩,他的钱也是我的。同样,有人要是拿一种我没接触过的赌博方式来千我,我可能也照样是个凯子。就杨老二来说,他主要利用高科技出千,离开高科技,也是凯子一个。

一个老千在赌桌上,是很容易被懂行的人发现的。即使不知道他是如何出千的,也可以看出他是老千。道理很简单,一般赌徒赌钱时眼睛看着钱,看着点数。老千在桌子上是看人,看人家精明不精明,看人家是否注意他。就像小偷一样,走路或坐车,不看路,总去看人家的包或者口袋,一个道理。杨老二虽然只是个摆弄高科技的老千,但是他接触赌博多年,很多东西都接触过,他在那个押宝局上看我的表现就知道我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千。

现实生活中,一般老千之间是很和平的,大家混得都不容易,能放一手就放一手,互相之间还是很讲究的,像押宝局上那俩小子那么霸道的属于不懂世故的。而我这样轻易把老千们吃饭的手段揭露了的人,应该算是千门中的叛徒或败类吧。

我在赌局上最风光的那几年,也算千门中难得一见的人才了。所以,杨老二见到我后,认为找到了帮他开赌场的最合适的“技术顾问”。押宝局打人事件过后,我就和杨老二成了朋友。一个外地人能在我被人打的时候冲上来帮忙,这样的哥们谁也不会嫌多的。和他厮混了一段时间后,他便极力撺掇我和他去宁波玩,说那里有几个局,我就跟着他去了。赶了几个小局,抓了几个凯子,故事千篇一律,无非做戏骗钱。在宁波,还认识了他两个兄弟:杨老大和

杨老三。这三兄弟很殷勤,东道做得没话说,没事就天天拉着我到处去玩。这哥三个在当地很有些名气。就是和他们成天混在一起的日子里,他们总和我提要开一家赌场,我开始有些犹豫,担心赌场被警察扫掉时自己受连累,熟了以后,我看到了他们的实力,便答应了。

杨老二执意拉我入伙很有深意,其实以他们的实力和势力,在当地开个赌场是很轻松的事。不过,杨老二可不想开那种一切靠输赢几率、靠收取服务费用运转的赌场,他想控制所有赌客的输赢,所以才来找我参与。

一旦决定了,事情就好办多了,我们四个人各自负责一摊子业务。杨老大是那种处理事情比较稳妥的人,他负责找场地,打点各方面的关系,统筹安排赌场的事务。杨老三是那种带点鬼机灵的人,他负责找人来玩,相当于业务部门的主管吧。杨老二对高科技赌博工具比较熟悉,他主要负责采购、定做各种赌博用品,相当于内勤总管。我负责培训赌场的工作人员,从荷官到赔码,要让他们在短期内成为合格的赌场工作人员,同时还要协助杨老二置办赌博用品,相当于技术总监。

这哥仨发动所有的关系,大家干劲十足,前期的筹备工作进行得相当顺利。按照我们事先研究好的,杨老大在城乡结合部找了一个废旧的室内篮球训练场,场地大概有400多平方米,也可能是以前部队留下来的电影院,总之,地方很宽敞。房子有点旧了,两边的窗户玻璃早就被小孩拿石头都给打碎了,就连窗上的木头也被别人拽去生火了。在这里开赌场,不必像澳门的赌场一样,装修得金碧辉煌的,谁知道能用几天呢?于是,商议了一下,采取最省钱实用的方案,稍微修葺了屋顶和墙壁,把窗户全部用砖头垒死,里面安装了一些大灯,就可以用了。反正也不是开宾馆,这样的地方开赌场最合适不过了。

他们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找了一些年轻人让我挑选。听他们说话,估计都是自己亲戚家的,私下都是叔叔伯父的叫。我就像现在大公司人事部门负责招聘的人,他们来应聘,我先看他们的手,觉得手比较好的才留下来。然后就是培训了。赌场开张前,我天天给他们上课,把自己搞得真像个老师似的,着实是过了一次当老师的瘾。只可惜我这个老师没教人好东西,教他们玩扑克;教他们各种赌法的游戏规则;教他们如何打水:怎样快速计算水钱(因为赌客玩起来不会只拿整数去押钱的)。正式上完课,还留作业,让他们没事就成天算数字,比如如何摊筹码什么的。还要开小灶,私下看哪个比较机灵的就单独教。最早看中了一个小伙子,浑身透着机灵,下午没事的时候就单独找到一个地方,教他如何在牌靴里拖牌,如何拖第二张牌,如何快速计算哪张牌补到谁家才对赌场有利,如何看场上局势,避免出现总杀大赔小的事情,等等。我告诫他们,赌场那么做肯定会被人砸。每个赌桌的荷官,我都得单独找时间教他们如何在主持的赌桌上出千。那些日子,干起活来特别认真,就怕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忘了教给他们。当时,偶尔也会想起自己当年被人

选做荷官的日子,想到一晃这么些年过去了,我也熬成培训别人的老人,心里不由感慨万千。

赌场为了吸引客人,准备上很多赌博项目:一个百家乐台子、一个啤酒机(吹球)台子、一个色子(赌大小)台、一个轮盘台、一个番摊(也叫数番),什么二八杠、21点,一应俱全。也进了一些机器:狮子王国、三七机、水果机,杨老二天天找人反复调试。反正一句话:来了让你赢你就能赢,让你输你就得输,除非你不上来玩。

吹球可以控制大小球和特定的蓝红球;赌大小要控色子,要大有大,要小有小,要豹子有豹子。色子是专门去找来的,甚至都不怕人砸开看。色子台有一个小遥控装置,放桌子上然后按动按钮,它可以自己翻身。数番的桌子是特制的遥控桌子,也可以任意控制。轮盘的球心是铁的,可以随心所欲打到某个具体的区域或者某个数字上去。反正所有的项目都很黑,都是和你出千。这样筹备了近一个月时间,方方面面都准备就绪,赌场开业了。

开业那天,我们不敢张灯结彩,不敢放鞭炮,更不敢在媒体上做广告大肆宣传,于是,就赠送进赌场的人筹码,算是开业红利。为了安全,杨氏兄弟甚至放出探子在各个路口盯着。虽然杨老大说各个关节都打点了,但也要这样做。赌场偷偷摸摸开业,必须在安全防范上狠下工夫。就拿卖筹码来说,筹码卖出去,钱要立刻转移,防止鸡飞蛋打。一般都是杨老大先把钱给转移了,等最后大家离开的时候再去拿回来兑换。赌客来赌,也必须先去市内某个地点集合,然后赌场用车拉过来。面包车的玻璃窗都是用黑布遮挡住的,人坐进去完全看不到车窗外面,不管怎么样,先给你转晕了让你分不清楚东南西北。就怕遇上密探、记者啥的。

赌局上闹哄哄的,赌场经营层面的分工特别细致,要多复杂有多复杂:看场子的、放风的、卖筹码的、放贷的、来回安排大家休息的、联络大家来玩的,大家各自为政,各有各的分管部门和领导。看起来好像大家各做各的,但是目标都是一个,就是抓这些凯子腰包里的钱。另外,别看是小小的赌场,里面的关系可以说是盘根错节,光股东就有10来个,我也不知道一下子从哪里冒出来这么多,很多是干股。最早稳定的时候,赌场每个月都要交一些钱给一些地方,拿了赌场的钱,相关人士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赌场开起来以后,杨老大负责放高利贷,杨老二专门组织人维持场子里的秩序。杨老三还是外围,联系人来玩,负责安排大家吃住和用车。我呢,还是技术总监,防止有人出千,提示荷官出千、放水或钓鱼。

一切和当初筹划的一样,特别顺利。开业那天,我站在门口,看着面包车一车一车地来回运送赌客,一种成功的感觉涌上心头。想想大家在一个月里忙忙碌碌,就为开业时的红火。看来过去一个月的辛苦没白费,安排得这么周详,一切看起来都OK了,万事俱备,就等着凯子送钱来就可以了。

但是事情没有十全十美的,开业第一天,百家乐的荷官就出了状况。

(本章完)

34〉老虎身上拔毛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53〉偷鸡不成蚀把米51〉疯狂过后的凄惶56〉目标出现47〉暗通款曲32〉弹指神功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54〉找德子打秋风22〉移动的筹码58〉迷雾重重39〉童子坐庄55〉熟悉环境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40〉兄弟如凯子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53〉偷鸡不成蚀把米3〉贴还是不贴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32〉弹指神功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56〉目标出现12〉初逢杨老二30〉上桌都不容易2〉苦觅良机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29〉穷极“拨玉米”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7〉暗通款曲55〉熟悉环境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15〉宝盒机关多63〉调包计63〉调包计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46〉等待“牛局”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51〉疯狂过后的凄惶28〉一拍两散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10〉超烂押宝局14〉事出蹊跷46〉等待“牛局”32〉弹指神功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7〉贼喊捉贼35〉见好就收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34〉老虎身上拔毛22〉移动的筹码57〉寻找突破口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2〉苦觅良机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5〉切线扑克32〉弹指神功64〉高科技赌具纵览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8〉一拍两散8〉套中有套45〉警察家里设赌窝55〉熟悉环境45〉警察家里设赌窝54〉找德子打秋风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61〉发酸的花牌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38〉憨人二牛2〉苦觅良机38〉憨人二牛14〉事出蹊跷12〉初逢杨老二43〉闷牌.烟盒.做记号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57〉寻找突破口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29〉穷极“拨玉米”28〉一拍两散43〉闷牌.烟盒.做记号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45〉警察家里设赌窝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55〉熟悉环境34〉老虎身上拔毛57〉寻找突破口58〉迷雾重重5〉切线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