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赌场在每种赌博设备上都设置了机关,挖空心思捞钱,对不懂行的凯子,一抓一个准。而懂行的老千,也总能想出破解的方法,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个不小心,赌场就会被搅黄。有的老千到赌场不一定是为了拿钱,很可能是来搅局,在杨老二赌场大小台上我就遇到过这么个人。

前面说过,这个赌场的色盅是带有机关的,可以任意控制出大点还是小点,甚至豹子。荷官摇完了盅后可以遥控让色子自己在里面自动翻身。即便有这样的机关设置,也有人来出千,抑或是来闹事?他为什么来搞事我没问,不过他的手法被我发现了。

一般大小点赌台开局的时候,很少有凯子会提出检查色子的,当然也不是没有,也有的凯子装样子,说检查检查色子。但是也只是猪鼻子插大葱——装象。很多人在桌子上象征性丢几下,然后就说自己检查完了。别说目前这个色子是高科技的东西,就是一般最普通最古老的作弊色子,就他们这样走过场一样丢几下,是检查不出来什么东西的。

每天赌场开局的时候,我也一般都在大小点的周围盯一下,我不是怕别人来验看这个色子,我主要盯着别让人把色子偷换了。老千在大小台作弊最常用的手法,就是趁验看色子的空当将色子掉包,换上他自己的色子。所以要是哪个赌客提出要验看色子,我的眼睛基本是不会放过他手上所有细微动作的。

那天,赌场刚一开门,又来了不少人,其中一个神情不对,他人站在龙虎斗的台前,眼睛却不在龙虎斗的台面上,一直瞟着大小点的台子。那个时候还没有人玩大小点,大小点上的荷官正在收拾台面,等待有凯子光临。我就远远地看着百家乐的台子,眼睛也看着大小点的台子。大小点台有个规矩,开局的时候荷官必须把色子放在桌子中间,礼貌性地请赌客验看,这个过程不走完,我就不能离开。当然了,大多凯子都是大大咧咧地手一挥:“不用验看了,开始吧。”我每次都是等着这个程序走完了,才会完全离开这个桌子的。这个时候我的时间一大把,还有闲心思看看都来了些什么人,然后猜猜他们的职业。无聊的时候,这样做也是很好的打发时间的方式。

渐渐的,赌场里人多了起来。也有不少赌客在大小点台前好奇地看着台面上画的各种押注的区域,看样子是新被拉来玩的,对什么都好奇。这个时候那个神情异常的人离开龙虎斗台面。他手里拿着几个筹码,面额都不大,右手里夹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慢慢地溜达到大小点台前。他手里颠着筹码,对荷官说:“我要押钱。”荷官看有人要来玩,就意味着可以开张了。立刻就把三个色子放在桌子中间说:“请老板验色子,如果验完

了没有问题,我们就可以开始了。”那人自言自语道:“还有这个规矩啊?怎么验?砸开吗?”边说着话边把手里的筹码放在桌子上,顺手把三个色子拿在了手里。荷官笑了,说:“老板你真会开玩笑,如果认为有问题,您是可以砸开验看的。但是如果砸开以后色子没有问题的话,需要赔偿我们,一个色子500元。”那人边在手里摆弄色子边说:“这么贵啊?你这个是什么色子?宰死人啊?”荷官说:“老板,这个是我们赌场的规矩,也关系到我们赌场的名誉,所以一个色子500不算贵。”说话的这个工夫,那人把三个色子整齐地放在自己左手手掌上,故意用夹着烟根的右手去左手上摆弄色子,烟根快速地在三个色子的1、2、3的点面上分别蹭了几下。虽然他用手遮挡着,但我可是一直盯着他的手呢,他手上任何细微的动作我都看在眼里。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完了,遇到好手了,这个大小点的局千万不能马上开,开了会出大事的,我必须阻止大小点开局。

有一种专门对付遥控色子的药水,将药水涂抹在色子上,然后听色子落地的声音,可以判断色子的大小点数。这个药水很神奇,早先我也用过。如果是别人的色子,基本都是用蘸了药水的烟根去涂抹,自己的色子则要提前涂抹上去。具体这个药水是什么原理,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懂就够了。最早据说刚出现摇大小的时候,有厉害的人可以根据色子的各个面镂空点重量的不同听出色子落地时候的差异,所以就对色盅做了改进,在色子落板上垫了一层绒布来对付一些听色党。但是还有更厉害的人发明了一种药水,只要涂抹到色子上,可以让色子在布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从而达到听声辨认的目的。早期的听色党据说是要经过苦练的,我对色子兴趣不大,所以没那个本事。但是后来涂抹药水发明后,只要学会听声的技巧,轻易就都能听得出来。色子在盅里一般是弹跳碰撞的,听的人只要抓住尾音就可以了,色子落地的声音悠长,那就是没有药水一面落地了;总在颤抖,那是因为经过这么一摇动,还没站稳,在打趔趄的原因;色子落地声音短促,马上停止,那就是有药水一面的色子落地了。这种药水就是这么神奇。在碗里听和在塑料盅里听有一些差别,根据色盅垫的材质(也有木头盅),难度也有不同。

很少有人拿这种药水来小赌场里搞,一般都是在外面的散局上搞。这个地下赌场里的押大小是限注的,最大只可以下注2000。除非遇到大凯子了,局面火爆,大家都要求放注,才可能提高上限。大部分老千都用这种药水在外面赶一些薅色子、押单双、猜三八、赌硬币的赌局。除非实在没局了才会来赌场里搞搞,打打野食,所以我有

点想不通这个人为什么要来这里上药水。如果开局了,他知道结果是小点,但是外面遥控的哥们根据场上押钱的大小,临时决定通过遥控让里面的色子翻身,出大点,那么赌场里的猫腻就会暴露。赌场出千被揭穿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我甚至有点神经质地认为他是来挑场子的。就在不久前,杨老二就带人去另一个地下赌场里去闹事,双方闹得很不愉快,还引起大规模的斗殴。经过那场冲突,那家赌场的凯子都跑了。那家在当地也很有势力的,会不会是他们?可能是我多疑的性格使然,我对这个人格外警惕,而且我也想好了应对的办法。

那个人都搞完了,就把色子丢在桌子上说:“我也看不出什么来,验不验一个鸟样,开始吧。”荷官准备收回色子放进盅里去。我凑过去说:“我也要验一下。”荷官认识我,那个人不认识我。那个人说:“你能验出什么?砸一个500元呢。”我把手摊开示意荷官把色子给我,荷官就把色子放在我手里。我接那个人的话说:“是吗?是挺贵的啊。”说着话,我拿起一颗色子,把1点的面伸到嘴里用舌头舔了舔,之后吧唧几下嘴说:“这是啥味道啊?怎么那么涩?”那人一凛,知道我看穿了他的把戏。他的反应也是很快的,立刻把烟转到食指的位置把烟给弹了出去,好像抽完了耍酷一样,做得很自然。然后赔着笑过来拉着我说:“大哥,色子能有什么味道,来,兄弟,你陪我押几把,赢钱咱们俩找地方潇洒去。”他话里明显带着这个意思:别说穿了,赢了我带你一份。明白人之间说话不用直接说,这时候荷官问我:“经理,可以开始了吗?”我在杨老二的赌场挂着经理的头衔,那人听荷官这么叫我,脸上马上就渗出汗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看样子十分紧张。

我拍拍他肩膀,说:“好好的烟不抽就丢了,真可惜啊,要不要我找人帮你捡回来啊?”他也是个很圆滑的人,马上掏出烟来敬我,说:“兄弟第一次来,有些事情做得不周到,还请大哥多多包涵。”眼神里满是乞求。我也不好太过分,安慰他说:“没事,你去洗个桑拿休息休息吧,看你好累,累的人不适合赌钱。”他立刻就懂我的意思了,使劲握了一下我的手说:“谢谢大哥,实在不好意思了,以后有机会,兄弟给你补上这个情。”说完立刻转身走了,脚步越来越快,生怕我反悔把他叫回来一样。看着他走了,我叫人换了一副备用的色子,继续开局。

后来说起这事情,杨老三对我的处理很不满意,说:“这个色子这么贵,起码也得叫他掏了色子的本钱再走,或者把他口袋里的钱丢下了再走。”杨老二比较豁达,说:“丰收不怕鸟来啄,别计较了。”但是杨老三还是嘟囔了好几天。

(本章完)

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14〉事出蹊跷43〉闷牌.烟盒.做记号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30〉上桌都不容易3〉贴还是不贴53〉偷鸡不成蚀把米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12〉初逢杨老二29〉穷极“拨玉米”21〉邋遢小老千2〉苦觅良机33〉无漏可捡8〉套中有套9〉警惕站前美人计58〉迷雾重重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7〉贼喊捉贼2〉苦觅良机34〉老虎身上拔毛30〉上桌都不容易30〉上桌都不容易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15〉宝盒机关多3〉贴还是不贴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13〉第一次合作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45〉警察家里设赌窝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34〉老虎身上拔毛38〉憨人二牛39〉童子坐庄2〉苦觅良机1〉缺德的“填大坑”25〉“声色”有讲究12〉初逢杨老二56〉目标出现54〉找德子打秋风31〉杀入内场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34〉老虎身上拔毛21〉邋遢小老千4〉遭遇群蜂35〉见好就收51〉疯狂过后的凄惶29〉穷极“拨玉米”51〉疯狂过后的凄惶45〉警察家里设赌窝53〉偷鸡不成蚀把米59〉初尝扑克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13〉第一次合作31〉杀入内场54〉找德子打秋风9〉警惕站前美人计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15〉宝盒机关多17〉欺人太甚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10〉超烂押宝局13〉第一次合作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3〉贴还是不贴38〉憨人二牛34〉老虎身上拔毛39〉童子坐庄63〉调包计43〉闷牌.烟盒.做记号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33〉无漏可捡53〉偷鸡不成蚀把米32〉弹指神功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64〉高科技赌具纵览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28〉一拍两散5〉切线扑克12〉初逢杨老二57〉寻找突破口21〉邋遢小老千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63〉调包计29〉穷极“拨玉米”10〉超烂押宝局39〉童子坐庄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46〉等待“牛局”56〉目标出现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