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上桌都不容易

我那个秦皇岛的朋友叫王利,自己经营一个店,他店铺不是卖什么好东西的,和我广州一个叫强子的朋友一个行业,专门卖出千工具。大家用脚丫想也知道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了,算是臭味相投走到一起了吧。我经常去他那里看新鲜的货色,他呢偶尔给我介绍介绍局,赚钱了给他一些提成。他也可以算是一个老千吧,不是出千的老千,而是专门研究各种稀奇古怪出千工具的老千。王利很熟识老千的伎俩,但他自己从来不去赌博。现在很多城市都有王利这样的人存在,他们以提供出千工具为职业,自己却从来不去参与各种赌局。不是他们没这个胆子,也不是他们没有合适的赌局去玩,因为他们知道凡是赌就是骗的道理,他们也知道真正的赌徒和一些摆局的人都把这些东西研究得很明白了,这些东西拿局上去玩是行不通的。他们没有实力去做一个局抓那些凯子,而真正常年以赌博为生的人基本都对这个开事。稍微有点道行的老千,都是以手法来出千。毕竟手法这个东西是本事,抓不到任何证据,不带任何赃。这些眼花缭乱的各种出千工具只能被一些低级老千拿来骗熟人,别看骗术低级,但是好用。那些低级的老千用这些出千工具骗了多少人啊?多少赌徒被他们骗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远走他乡逃亡。多少人的血汗钱被他们轻易骗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仗着自己对这些老千工具的熟稔,骗了多少人啊!

言归正传。大概是清明前后的样子,我去秦皇岛和王利见了面。还是很俗气的那一套,编一些能拿得出来说的身份,套好说辞。我又详细问了赌局的情况,就准备去战斗了。

那个赌局也是晚上开始。在我的印象中,那里只能称为赌窝,不能叫赌场。当天晚上8点多,

王利就带我去了,沿着一条马路拐进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巷子口有几个人在打扑克,也有在吃烧烤的,也有在歇脚的。但是我能敏锐地察觉出里面有把风的人,因为他们看人的眼神透露出警觉。其中有认识王利的,还和他打着招呼,看来王利经常来这里。到了小巷子口我们拐进另一条小巷,走到尽头来到一个四合院。铁门紧闭,门口有两个男人在下象棋。王利和他们很熟,互相打了招呼,绕过他俩,我们就来到铁门前。拍了几下,铁门的小孔里露出一双警觉的眼睛。王利对里面说:“我带我朋友来玩。”那双眼睛仔细地打量了我好几下,才把门打开。进了院子我四下看看,这是一座小楼,院子里有棵大树,树下有一股尿骚的味道,想来是赌徒找不到方便的地方就在院子里乱尿。

进屋里,前一进有一个门厅,很大,中间摆了一个硕大的桌子,桌子边上围了好多人,没有人注意我俩的到来,仿佛我俩不存在一样。

赌局看来很火爆,大大的桌子边一个缝儿也没有,人挤人。我试了一下,想挤进去简直比登天还难。外围也有没挤进去的赌徒,就站在椅子上往里看,不断大声指挥里面的熟人帮他下注。我把脖子抻了又抻,死活看不到桌子上的内容,无奈之下,只好也学人家去找个凳子站了上去往里看。这样,里面什么场景就一目了然了。

坐庄的是一个中年人,矮矮的个子,谢顶,中间光光的,四周头发还不少,从上面望下去,感觉他的样子很是滑稽。他面前摊着一堆玉米,手里把着一个木头做成的杯子,两边一边一个帮忙的,专门负责点钱,维持桌面的秩序,收钱赔钱,抽水。我站那里看了好久,几个在边上看局的人斜眼看着我,我被看得很是不爽。想想也是,我来了就站凳子

上看,还一看老半天,好像不是一回事。来这里不赌光看,很容易叫人家产生什么想法来。想到这里,我故意拿出几千元攥在手里,做出一副要押钱但是够不着桌子很着急的样子。我可不想马上去押钱,要玩也得先看看局干净不干净。拿钱只是摆摆样子,做给看局的人看的。

庄家每半个小时就要换一次玉米,他旁边有一大桶玉米,该换的时候,他就从桶里抓出一把到桌子上,放到桌上的堆里;或者从桌子上的堆里抓出一把扔到地上的桶里,不定期增加或者减少桌子上那一堆玉米的数量。这样换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别人出千。我仔细观察着我能看到的一切细节,庄家拿的木头杯子、拨玉米的棍子,虽然我不能确定那玉米里是否有铁丝,杯子里是否有暗层,拨棍里是否有磁圈,但是我可以观察他的一些动作,根据他的一些动作去估计是不是出千了。可我总看不清楚,因为前面围的人都是伸着脖子拼命往里探脑袋,都想去看桌子上数玉米的过程。那个过程在赌徒的眼里是很刺激的,不亚于玩百家乐的赌徒晕牌。看来我得想办法挤进去才好,但是在这里想挤进去可真是难啊。看了看桌子周围的局势,我有了主意。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桌子上最少押100元,最多1万。别以为这个局很小,他不是按门限注的,而是针对一个人限注。有输急了的赌徒干脆把钱分给自己的熟人分别上去跟着他押钱。比如我有4个朋友不玩,而我又要想押大一点,我把5万分成5份,我们五个人都押这一门,这样可以在某一门下注5万。对庄家来说,局还是很大的,因为里里外外人多啊,有时候庄家一把就能进出个10来万。对内圈大主顾和急于翻本的赌徒来说,局似乎又有点瘦,一人一次最多赢2万(不把钱分出去下注)。

(本章完)

1〉缺德的“填大坑”55〉熟悉环境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54〉找德子打秋风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64〉高科技赌具纵览56〉目标出现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31〉杀入内场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3〉贴还是不贴38〉憨人二牛17〉欺人太甚8〉套中有套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5〉切线扑克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35〉见好就收31〉杀入内场17〉欺人太甚13〉第一次合作3〉贴还是不贴13〉第一次合作21〉邋遢小老千45〉警察家里设赌窝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8〉憨人二牛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45〉警察家里设赌窝7〉贼喊捉贼28〉一拍两散51〉疯狂过后的凄惶10〉超烂押宝局17〉欺人太甚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31〉杀入内场5〉切线扑克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9〉警惕站前美人计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56〉目标出现39〉童子坐庄5〉切线扑克9〉警惕站前美人计63〉调包计2〉苦觅良机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64〉高科技赌具纵览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64〉高科技赌具纵览25〉“声色”有讲究46〉等待“牛局”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30〉上桌都不容易35〉见好就收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46〉等待“牛局”40〉兄弟如凯子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7〉贼喊捉贼40〉兄弟如凯子64〉高科技赌具纵览56〉目标出现1〉缺德的“填大坑”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3〉贴还是不贴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遭遇群蜂15〉宝盒机关多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38〉憨人二牛8〉套中有套21〉邋遢小老千54〉找德子打秋风9〉警惕站前美人计56〉目标出现25〉“声色”有讲究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13〉第一次合作51〉疯狂过后的凄惶33〉无漏可捡10〉超烂押宝局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0〉超烂押宝局12〉初逢杨老二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34〉老虎身上拔毛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28〉一拍两散40〉兄弟如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