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童子坐庄

我们商量好了,我就是二牛一个表哥,才来到这个城市,他带我出来玩。大概早上9点左右,我和他一起去了那家宾馆,到了那个所谓的“公司”里。“公司”有两个房间,外面这个办公,放着两张气派的办公桌,墙上还挂着营业执照,是不是真的我就不知道了。一个30多岁的女人正在那里夸夸其谈地忽悠几个来找工作的,讲得吐沫满天飞,还拿腔拿调地说:“名额有限,你们不干,有的是人排队来干。”站在那里听她忽悠人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站那里听了一会儿,那几个找工作的人先后被她说动了心,交钱签了一些合同什么的东西。二牛过来拉了一把,我跟他来到另一个房间,里面已经有好几个人,一看就是那种不成器的小混混,胳膊上刺字的、烫疤的,一个个咋咋呼呼的。其中两个人在一张桌子前下象棋,其他人在边上看眼。那桌子就是一个专下象棋的桌子,表面是与麻将桌材质差不多的绒布,布上画着棋盘。边上摆了一张床,一张沙发。

看来牌局还没开始。二牛趁着这个机会把我介绍给大家,根据我们套好的词说我是他姑姑家的儿子,来城里玩。大家和我客气几句继续下棋,我就像个傻子一样站那里看人家下象棋。一直快到中午吃饭时也没有要开局的意思,倒来了几拨要钱的人,都被这些凶神恶煞一样的人给赶跑了。他们赶人走的时候就从床下边拿出棒子、砍刀什么的,吓唬人家。我一看,这不是进狼窝了嘛。

前面我不愿去二牛玩的局上出千,主要是考虑摆局的人不对,在这样的局上赢了钱要拿走是很费事的事情。一群无赖在一起赌钱,就是凭自己点气赢了钱,如果超出他们的承受能力,他们也会找各种借口诬赖你出千,很难拿走钱。这样的事情,以前我遇到过很多起。我对待任何局都很谨慎,一群烂人摆的局我是基本不参与的。我偶尔也会被朋友引去赶局,但是大都是赶外地的一些凯子局。目前这个局拿脚丫子想都知道会很烂,何况在我印象中,凡是赌钱的地方都有诈呢?

中午他们从饭店订了饭菜,在办公室里吃,边吃边议论那些来找工作的人,二牛也给我叫了一份,每个人两瓶啤酒。吃的时候我还在想:这个就是二牛说的大鱼大肉?不是吧?我暗自把里边的

人估摸个遍,也没分清楚哪个是头,一个个说话都骂骂咧咧的,没一点稳当劲儿。看二牛的样子好像一点也不着急,似乎忘记了我们是来赌的一样。

一个个酒足饭饱后又开始下象棋,外面房间那个挺能忽悠的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找了几个小孩子,叫他们去贴小广告。他们各忙各的,把我闷得特别闹心,又不是来吃饭看下象棋的。时间好像凝固了一样,那个难熬劲儿就别提了。就这样一直靠到1点半,从外面进来两个人。一个喝得脸通红,另一个笑眯眯的。喝得脸通红的是开这家黑中介的混子,看上去40左右,脸上厚实的大嘴唇特别醒目,房间里的混子都叫他二哥。另一个笑眯眯的是他朋友,听口音也不是本地人,带点山东烟台一带的味道,也40来岁,那个二哥管他叫老纪。那个二哥看我面生,很警觉地问:“你是谁?”我故意用我们海边浓厚的方言和他说:“我是二牛的表哥,来城里玩,他带我来的。”二牛也连忙说是。后来听他们说话,才知道二哥规定,必须吃完午饭才能玩,上午就专心工作。知道后我心里把二牛好个骂,早不说,害得我在这里熬了半天。这个憨人。

大家坐一起聊了会儿天,有个哥们提议开始玩几把,好像大家都等这个。他话刚刚说完,屋里人收拾桌子的收拾桌子,拿扑克的拿扑克,还有的到楼层里别的小公司喊人来玩。来的时候我发现,这里好几家公司都是做这个的,黑中介。他们凑一起就开始交流一些招工作假的事,说着话赌局就支了起来。我还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地方,拿张报纸在那里看,装出对这个局没有任何兴趣的样子。但是二牛着急,好几把要拉我上去玩,我都给推辞了,让他自己先上去玩。

他们玩了一会儿,我装作报纸看完了一时很无聊,站起来看他们打牌。一个非常年轻的小子正坐庄,每一门最大限注1000。大家押得都不大,二牛看我凑过去又卖力鼓动我玩,我心里那个气啊。但是当场也不能和他犟,再犟就有点假了。于是我拿出几百元,100一下,东丢一下,西丢一下,装作不会玩的第一次上场打发无聊时间。局上人们好像玩得还算干净,只是这些人都有点傻傻的,洗牌的手都赶上老头拿针穿线了,一个个笨得不得了。那坐庄的小子点也背

得很,下了8000的底钱,被大家几百几百地押了一会儿就没了。我就跟着丢石头,也有700元的进账。

那个混子没玩,好像这个局和他没关系一样,他捧着一个茶杯在那里喝茶看热闹。老纪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小小地押着钱。庄家8000底光了就冷场了,没人愿意坐庄,叫谁谁不坐。一帮人拿着钱围着桌子互相看,互相推辞了好久。一个人说他来坐庄,一门最多押500。我一看,这个局可真闹心,越玩越小了。那小子也就推了10多手,赢了3000元,把扑克一丢,不玩了。又冷场了。但是我啥也没表示,拿着自己手里的200元(开始赢的700又倒出500)站那里等下一个出来坐庄的人。二牛来鼓动我做一庄,我为难地说:“我身上就带2000,坚决不玩,捞点烟钱我就不玩了。”话是这样说,但我心里那个气啊,演局讲究水到渠成,像二牛这样总鼓动我做这个做那个,不是有点太明显了吗?遇到这么个憨人,也没辙。再遇到这样的一个破局,都叫什么事啊?

还是没有人坐庄,我看好像没得玩了,就把200元揣了起来,还在想一会儿去加100的油,再买个香水放车里,正好够了。反正我不上去坐庄,我又不是来赢钱的,就是赢钱也不找这样的局来赢啊。

那个二哥看有点冷场,就说话了:“来,哥几个,我出1万,大家看谁有本事拿去。一门也是500。”说着话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来,丢在桌子上。看样子准备要坐庄的意思。大家都说:“二哥,你也500一门?太小气了吧,怎么也得增加到1000才对嘛。”但是他死活不干,就500一门,有局总比闲待着好,于是赌局又一次开始。但是那二哥不推庄,要边上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推。这小孩啥时候进来的我没注意,二哥指着小孩说:“叫我小侄子来推,年轻人火力旺,还是个处儿。我不行,昨天晚上打炮了,不敢推。”大家都开起了他的玩笑,问他坚持多久,和谁,都什么姿势。

那小孩好像常来玩,大家都熟识,都说最近被这个小孩给杀毁了,到底是童子。那小孩也没推辞,熟门熟路地站到桌子前,拿起扑克像模像样地洗起牌来。推了几手,我就看出这小孩有点意思。他竟然会出千。

(本章完)

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3〉贴还是不贴53〉偷鸡不成蚀把米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7〉贼喊捉贼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17〉欺人太甚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47〉暗通款曲31〉杀入内场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15〉宝盒机关多3〉贴还是不贴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43〉闷牌.烟盒.做记号29〉穷极“拨玉米”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47〉暗通款曲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21〉邋遢小老千7〉贼喊捉贼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12〉初逢杨老二3〉贴还是不贴61〉发酸的花牌10〉超烂押宝局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15〉宝盒机关多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55〉熟悉环境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1〉邋遢小老千14〉事出蹊跷59〉初尝扑克15〉宝盒机关多8〉套中有套38〉憨人二牛5〉切线扑克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8〉套中有套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4〉遭遇群蜂58〉迷雾重重30〉上桌都不容易54〉找德子打秋风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61〉发酸的花牌10〉超烂押宝局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33〉无漏可捡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46〉等待“牛局”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15〉宝盒机关多8〉套中有套10〉超烂押宝局32〉弹指神功64〉高科技赌具纵览29〉穷极“拨玉米”57〉寻找突破口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4〉遭遇群蜂32〉弹指神功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12〉初逢杨老二15〉宝盒机关多17〉欺人太甚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31〉杀入内场58〉迷雾重重32〉弹指神功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13〉第一次合作32〉弹指神功58〉迷雾重重31〉杀入内场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53〉偷鸡不成蚀把米40〉兄弟如凯子38〉憨人二牛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56〉目标出现61〉发酸的花牌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55〉熟悉环境40〉兄弟如凯子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45〉警察家里设赌窝55〉熟悉环境64〉高科技赌具纵览57〉寻找突破口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