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遭遇群蜂

第二局开始先要洗牌。这次是那个瘦子先抓起牌来洗,他斜叼着烟卷,眯缝个眼睛,嘴里骂骂咧咧的,拿着牌“哗哗”地洗着。赌钱的人大都这样,嘴巴里都不干净,很正常,没什么毛病。他洗完了把牌随手往桌子上一丢,说:“好了,你们切吧。”那个戴眼镜的也不客气,切了一下,大家都表示没意见,各自拿出钱来就要下注。我一看,不能再傻等着,就老着脸皮说:“我总输,我再洗洗,看看能不能转转手气。”

那胖子呵呵笑着说:“你手气确实不怎么样,我看呀,洗了也白搭,就是送钱的命。”大家哄一声都笑了。我脸上讪讪的,把牌拿手里洗了两下,把扑克又随手放了回去。我洗牌敢让任何人看,看上去跟别人洗的一样,没有任何毛病。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编辑了牌序,底牌依次是两个K、两个A、一个6、一个K、两个Q、一个4,最上边我放的是2和Q、J和3、K和2这样缝隙很大的牌。

依据次序,从最东面开始摸牌的拿到2和Q是敢全部要底钱的,那他必须再下5000,底牌是个K,出来进不了缝隙,这样底钱就成了1万。根据一般思路,第二家是J和3也是敢要底钱的,再钻个K出来,底钱就变成了2万。K和2也一样,这么一来底钱就变成了4万。后面几手啥牌我不管,但是任谁去钻,也总是死路一条。我呢,就等着6和4就可以了。万一被别人拿牌去抠一下,基本是不敢全要底钱的。而且我还埋伏了两个Q,想想这一路填过去,底钱得多少?万一我摸到的牌不好,我还可以贴一下不是?摸牌的时候只要拿了一张比6大的,另一张我就可以贴一下,把暴涨的底钱全部掏出来。想到这里,我心里有点美,仿佛看到桌上大把钞票已经进了我兜里。不过从我脸上可看不出任何表情,洗好牌我也随手放在桌上,等人过来切牌。

牌一放上桌子,果然有人要求切牌。那个大高个伸手过来随便切了一下,他切完后我洗好的顺序就跑了。不过这难不倒我,我就等着他切呢。刚才别人下注的时候我在洗牌,大高个切完牌,我故意拿出500底钱丢桌子上,丢的时候,我随手理了一下扑克。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牌序被我恢复了。外表上看,我只是很随意地把牌放在了最中间,又把场上的底钱整理

成一叠。好像场上所有人都没发现,急吼吼地开玩了。

我心里暗暗窃喜,看来一切进行得非常顺利。

第一把是那个麻子摸牌,他摸了两张牌在手里,端详着底钱,场上10个人,底钱5000。按照规矩,摸到手的牌不钻或者钻不进去的时候不可以亮开。所以大家不知道他手里摸的是什么牌,但是我知道。他手里摸的是2和Q。这样的牌缝隙是很大的,都敢要底钱。我美滋滋地等着他点5000元扔上去要底钱。然而,他理了理手里自己的钱,摇摇头说:“缝太小。”说完随手把那两张牌丢在桌子上。我心里一沉,难道我恢复的时候恢复错了?上面不是2和Q?我下意识地活动了一下手指头,不对啊,我对自己的手感是很有信心的。不容我想太多,马上轮到了胖子。他摸了两张牌认真端详着,似乎是在思考,他好像下了很大决心,点出500,放在桌子上,表示要500元,然后伸手去抠牌,是个红桃K。

我心里咯噔一声,底牌如果是那个红桃K的话,我的确恢复了牌序,那麻子手里确实是2和Q,他为什么不要呢?难道他知道那下边是个K?

按照计算,胖子手里是3和J,可他为什么只要了500呢?3和J是敢要很多钱的,难道他也知道底牌?

我表面上还是笑盈盈地抽着烟,胖子翻出K以后,笑了笑说:“倒霉,没钻进去。”然后就把手里两张牌扣到桌子上。

接着是那个眼镜。眼镜摸了两张牌,应该是2和K,他看上去很激动,拿出5500,说:“底钱我全部要了。”然后去翻底牌,还是个K,他好失望,很丧气地骂了一句娘,把牌扣下,扔进废牌中。这时候轮到了老板,老板摸起牌,淡淡地说“我要5000”,然后去摸底牌,翻开一看,是个A。他也不生气,随手把牌扔了下去,对那个麻子说:“看我多勇敢,四眼哥哥多勇敢。瞧你小子,看了底牌输了也值当!”

如果我不知道牌,我肯定不会怀疑。不过当时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是不是要把底钱抬高一些让凯子上钩呢?可是万一底钱多了被凯子拿走了怎么办?我有点迷糊了。看场上的情形,那个麻子和胖子有问题,老板和眼镜还不明朗。

轮到了那个头上锃亮的年轻人,他摸了两张,随手就丢了,可能没有多少缝隙。我是他下家,我摸了两张,两张10,也直接丢了进

去。

转眼到了瘦子那里,他摸两张牌看看,毫不迟疑拿出1.6万,表示要全部底钱。翻开底牌,还是个A,他也输了。这样底钱从1.6万一下变成了3.2万。继续转,到那个大高个那里,他表示全部要了,抠出了那个6,亮开手里的牌:3和J,一下就把3.2万全部赢走。我心里“咣”地跳了一下,原先我以为他也是凯子,看来不是。原因很简单,3—J才多大的缝隙?4、5、6、7、8、9、10。如果前半圈底钱少,1万左右,全部要底很正常,一般人抓到3和J也就是敢要个万儿八千的样子,要知道两副扑克,里面有多少张A、2、3、J、Q、K啊?但是他竟然要了底钱,全部3.2万都要去了。

难道我遇到了做局的?遇到了群蜂?我脑子里迅速搜索跟这个局有关的信息,三元的朋友说这个局存在很久了,按说如果局太黑,很容易黄的,可这个局表面上一点问题也没有。但是凭我的经验和感觉,我知道我遇到了新的千术和群蜂,而且是一起配合了很久的群蜂。他们的默契程度简直比电影里的演员还要厉害。

有了这层认识,再看场上的形势和人,我就有点明朗了。我不敢确定的有两点,第一,我还不知道局上哪些人是一伙的,凯子又是谁。他们一群人做局,千谁呢?只是千我的钱,又觉得不太可能。行内有不成文的规矩,职业老千都去千彪子傻子,互相之间是很讲究的,没有人去玩同行。三元的朋友知道我的底细,或许三元的朋友是个凯子?十有八九是这样,从目前形势来看,我在他们眼里是个凯子,三元的朋友不是他们一伙的。另外,除了我,还有哪些人是凯子呢?第二,也是我最关心的,他们是怎么认得扑克的?我输了这么多钱,怎么也得弄明白具体是怎么回事吧,就这样走了我还真不甘心。虽然在人家的地盘上我啥也不能做,但是我怎么也得睁着眼看清楚了再死不是?如果我看出他们的毛病,说不定也能捡点漏呢。我得探探虚实,我就这么个脾气。

人家认得牌,我肯定不能贴膜换牌被人揍,于是悄悄地把手上的创可贴揉了下来,在手里使劲捏了捏,丢在桌子下边。首先,我要试探下,看看究竟哪些人知道底牌,哪些人跟我一样被人看作凯子。按照我的想法,或许我搞清楚他们是如何认识底牌的后,抓个现行,然后可以和其他几个凯子一起把钱要回来也不一定。

(本章完)

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4〉遭遇群蜂32〉弹指神功31〉杀入内场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63〉调包计7〉贼喊捉贼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34〉老虎身上拔毛1〉缺德的“填大坑”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38〉憨人二牛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64〉高科技赌具纵览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8〉套中有套25〉“声色”有讲究7〉贼喊捉贼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1〉缺德的“填大坑”21〉邋遢小老千13〉第一次合作40〉兄弟如凯子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31〉杀入内场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40〉兄弟如凯子13〉第一次合作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56〉目标出现46〉等待“牛局”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57〉寻找突破口25〉“声色”有讲究32〉弹指神功28〉一拍两散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58〉迷雾重重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29〉穷极“拨玉米”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14〉事出蹊跷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57〉寻找突破口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39〉童子坐庄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64〉高科技赌具纵览5〉切线扑克58〉迷雾重重8〉套中有套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56〉目标出现4〉遭遇群蜂14〉事出蹊跷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47〉暗通款曲30〉上桌都不容易58〉迷雾重重43〉闷牌.烟盒.做记号63〉调包计57〉寻找突破口45〉警察家里设赌窝58〉迷雾重重51〉疯狂过后的凄惶29〉穷极“拨玉米”2〉苦觅良机54〉找德子打秋风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47〉暗通款曲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33〉无漏可捡3〉贴还是不贴21〉邋遢小老千28〉一拍两散29〉穷极“拨玉米”39〉童子坐庄43〉闷牌.烟盒.做记号1〉缺德的“填大坑”64〉高科技赌具纵览57〉寻找突破口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17〉欺人太甚10〉超烂押宝局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40〉兄弟如凯子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33〉无漏可捡33〉无漏可捡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6〉等待“牛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