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闷牌.烟盒.做记号

在赌局上,不只小混混会出卖兄弟朋友,那些受过高等教育、衣着光鲜、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为了赢钱同样啥事都做得出来,就像那首歌唱的: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我应邀在一个小局上抓老千,就是一个老千骗老同学钱,被叫破后,彼此几十年的情义一下子断绝,回想起来,那个被老同学千的朋友,心里得有多难过。

忘记是哪一年了,我的朋友找到我,让我帮他的朋友刘经理看看斗鸡局。他们最早是几个要好的同学朋友一起玩玩,打发时间,开始是10元的底钱,后来升到20元的底钱,再升到50元的底钱,最后可能都赌出了火,也可能是几个急于翻本的想捞回来,就涨到了100元的底钱。涨到100元以后,参与赌博的就不仅仅是他们这几个了,慢慢一些人通过各种渠道也参与进来。刘经理算了算,最近没少输。他自己本身对一些洗牌的手法、编辑牌的手法和一些收牌的手法多少通一些,也算一个老玩家了。不过他很少参与那些专业的赌局,只是在工作之余陪几个要好的朋友小小玩一玩,当是个娱乐。一是他的工作有点忙,再就是他知道是赌就有骗,所以能很好把握自己。按照我们的行话说:他是一个稍微开点事的人。他觉得后来参与的人里面可能有人出千了,但是具体怎么出千的他不知道,又没有把柄,只能选择不玩,就在边上看眼,巴巴瞅了好几天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对来。后来在一次饭局上知道我,就让他朋友请我去帮看看,看来他也是那种死了也要知道自己为什么死的人吧。等我到局上,才知道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其实那个老千就是刘经理最要好的朋友!但是那人一直瞒着他。他出千手法有点特别,刘经理当然看不出什么来。他的朋友没有告诉他的原因很简单:怕多一个人分成。另外呢,好像也不介意宰他几刀。但是刘经理很精明,有点察觉,只是不能确定。

和他简单了解了一下,互相套好了话,他就带我去他们玩的地方。当天,我们吃过晚饭,刘经理带我到一所大学附近,这里路边有很多小摊,吃的用的都有,生意很火爆。我们穿过旁边一条小马路,来到一个很不起眼的居民小区。停好车,他带我进了一户人家。这是一户两室一厅的房子,每个房间里都有一张麻将桌。据刘经理说,这里是他们一群朋友搞的地方,一般没事了呼朋唤友来玩,可以组织四桌麻将。但是后来我看,好像来玩的人都收桌费。看来这也是一家变相的麻将室,设在居民楼里,也不用去办营业执照,不用上税,玩大一点不用担心有人来抓。他们都是玩现金,不是熟人带来坚决不让进来。麻将打得比外面棋牌室里的大,他们也经常来玩红五、斗鸡。这里还有专门递茶倒水的人,比起外面的棋牌室,这里很清静。我们到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一帮人在打红五,10元还是20元的记不清了。还有一帮人在另一个房间里打麻将,看起来这两伙人并不是很熟识,各玩各的,谁也不打扰谁。开始很警觉地给我们开门的那个中年男子认识刘经理,他带我们进入一个向阳的房间,里边也有一个麻将桌。那个中年男人似乎是这个房子的主人,来回帮着各个房间端茶倒水。

房间里面已经有了几个人了,先到的人看刘经理来了,都和他打招呼。他们一点也不着急开局,只是喝茶,抽烟,聊天,说一些新闻,国际的,国内的,一个个可能侃了,说得是天花乱坠。我听他们之间的对话,这些人好像都混得不错,都有点小头衔,不是这个经理,就是那个科长的。听了他们聊了一会儿天才知道,他们大多是老同学,分布在各个行业。事业小有成就,没事就聚集在这里玩。后来又来了几个,也都是同学关系,或者是同学带来的一个单位的朋友。我呢,刘经理介绍说是他交到的不错的哥们,恰好和他一起出来吃饭,吃完饭没事做,就带我来这里看看“西洋景”。在他的介绍词里,我是个好男人,从来不赌钱,也没接触过赌博,所以刘经理专门带我来见识见识。当然,这些都是我俩提前商量好的,刘经理的朋友听了,都过来和我握手,看起来刘经理人缘不错。

大概闲扯了半个小时,看人陆续来齐了,他们就开始玩了

。一共7个人玩,我坐一边看热闹。和我一样看热闹的还有一个女的,是其中一个带来的,当时介绍她时,也说是来看“西洋景”的。只是她好像什么都很好奇,什么都要问问。我也只得跟着装几下,装作不懂他们谁大谁小,表现出一副什么也不懂的样子。我可不想别人对我起戒心,只有旁人没有戒心,我才能很好地看看这个局都有点啥东西。

来之前我就问过刘经理,局上谁的嫌疑最大,他也说不出什么来。斗鸡这个东西不能单纯去凭谁赢钱了去确认那人出千的,所以我只能自己一个个地看了。

扑克是这个房主提供的,大家随意拆开,就是市面上最流行的一般扑克。他们把大小王拿出来,洗牌,挨个搬牌看谁的点最大,第一次点数最大的坐第一个庄,然后热火朝天地斗了起来。我就像个傻子一样坐在那里看。我仔细观察每个人坐庄时候的洗牌、切牌、发牌的动作,以及大家看牌的所有过程,希望能从中看出一些蛛丝马迹。但是看了半天,啥也没看出来,基本是一群笨人在玩,而且玩得很随意。如果其中有人去故意洗一些大牌,或者编辑牌序,多发牌等,我马上可以看出来的。但是没有,一个个牌都洗不利索,手指头好像怎么也分不开似的。看了几圈我基本排除了有人玩文事。所谓的文事是对于纯粹靠技术手法出千的一种称呼,这种出千方式很难抓到,身上没有赃。身上有赃的叫武事,比如像偷牌,藏牌,利用道具换牌,等等。文事是纯手头的工夫,抓不了,所以一般不犯事。遇到玩文事的老千只能选择不玩,或者点醒他,让他收敛。很多精明的老千玩文事被其他玩家点醒,一般都会找机会补偿点醒他的玩家,这样才有可能在赌桌上继续搞事。藏牌、偷牌等容易被人抓到手脖子,但是根据我的观察,还没有人在上面偷牌或者藏牌。

可能都是同学加好友的关系吧,他们之间玩得文绉绉的,有大牌也斗不起来,就是豹子(三张同样点数的牌)遇到铁龙(顺子),也简单几把就互相谦让着看牌。这也叫赌博?但是他们确实这样玩,即便如此,一把底钱也不少,一人下100元的底钱,那就是700,稍微有一两家跟几下,一次就过千。虽然有大牌斗不起来,但是有好几个都喜欢闷牌(就是不看牌直接下注)。遇上闷牌的,那其他看牌的玩家也必须双倍跟,开牌时必须下四倍才能开。遇上互相都觉得牌不错,你闷牌,我也跟着闷,可能还有第三个人继续跟。没过两圈,就有人拿起来看,再劝大家说互相比比看。如果没人去看的话,一般都是三家四家一起闷,互相都不看。这时就有旁人提议说,大家一人丢500元或者是1000元下去,直接翻开互相比大小,谁大谁拿走。这样赌得确实很文明,要知道,按照100的底钱,在外面别的局上铁龙遇上豹子基本能下几万的底钱出来。但是这里只是几千就比牌面大小,都不用花钱买底。好几家同时闷牌,底钱才能达到桌上最大的数额,也就5000左右的样子。看他们一个个事业有成的样子,好像都不计较这点钱。这么看,这个局确实像一些多年要好的老同学随便玩玩打发时间。

看的过程中,一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们闷牌的过程中,我发现其中一个点特别旺盛,他不闷则罢,一闷一般最后比起来都是他的点大。闷牌讲究的是不看牌,老千一般采用在扑克背面提前做记号或者利用药水扑克认牌,这副扑克是药水扑克?记号扑克?都不是。因为我趁他们玩的时候把他们拿出来的大小王拿在手里,看样子好像随意把玩,其实是检查扑克是不是记号扑克。记号扑克有两种:人为加工的;工厂专门制作的。不管哪种记号,一般都是在扑克上涂抹药水或者是在扑克背面做一些不显眼的记号。前期在工厂里直接做的药水扑克很好分辨,这样的扑克背面比常用扑克光滑许多倍。有人在扑克背面做一些不起眼的记号,也瞒不过我的眼睛,因为在我所在的城市里流行敦煌扑克,我熟识所有在敦煌扑克背面做记号的方式。上面说的两种基本被我排除了,因为是晚上玩,点着日光灯。我也注意观察过所有人的眼睛,谁要是戴隐形眼镜我也是可以看出来的,玩的过程中

我还特意向在桌子上玩的每个人敬烟,并帮他们点上,趁机看看他们的眼睛里是否有隐形的眼镜,但没发现有人戴隐形眼镜。

既然这些都不是,假设这个小子作弊的话,只有边打边做了。边打边做也是做记号的一种,种类繁多,像我第一部书里写到的在澳门赌场里我就是这么做的。而我对所有边打边做也是精通的,有人在我眼皮下去做,我会注意到。这个小子做得很隐蔽,开始我并没有留意,后来,他一个看似随意的动作让我怀疑他了。

我发现这小子每次庄家派牌给他,看完牌后就把牌扣在手边,在考虑跟还是不跟牌的时候,做思考状,手里也没闲着,拿着烟盒在桌子上划着什么。有的时候烟盒停顿在扑克背面,他的烟盒动得没有什么规律,好像是个人的小毛病一样,就像有人在手里摆弄打火机一样的正常。而到派第二张牌的时候,牌发到他门前,他好像怕别人看到,马上用烟盒盖住。这样的场景在斗鸡局上很常见,按理说不应该引起我的注意,但是一个细节引起了我的怀疑。一般人斗鸡,等庄家把牌发给自己的时候,想闷牌,用自己的烟盒盖住,再正常不过了。不过一般人盖住了就直接闷,他不这样,他盖住后有时候闷,有时候不闷。不闷的时候他先看看是什么牌,然后再扣在桌子上,考虑跟还是不跟,手里不停地摆弄着烟盒,而他考虑的结果往往是丢掉不跟了。这个过程非常磨人,同桌的人都叫他磨叽死了。

于是我格外留意他,反正我坐那里闲得无聊,看谁不是看?经过我多次对比观察,我发现一个规律。庄家发给他第一张牌,他马上用烟盒盖住,这个动作没什么问题,很多人都这样,并没有什么好怀疑的。问题是庄家派给他第二张牌的时候,他一定立一下烟盒,眼睛迅速扫一下面对自己的烟盒横截面,才去盖第二张,同样在发第三张牌的时候,也要立一下烟盒。我以前玩斗鸡的时候也喜欢用烟盒盖扑克,很多人都有这个习惯,可是他为什么每次都要立一下,看一眼呢?他在看什么?

关于他这个烟盒,还有一个细节。我发现他每次盖扑克都用固定的一面,不像其他人拿起来就盖。而他看完牌会用烟盒固定一角在桌上来回画些什么,走到扑克背面时,他的笔画基本都是数字。因为我不可能去人家面前把人家的扑克翻开看,也不能在人家赌完时去拿着看看,毕竟我只是个看热闹的人,要是一起玩,还可以找个借口翻开看看。叫刘经理去看?这么多人,一时没法细说,就是翻开看了又能怎样啊?但是我起码有点小发现不是?我觉得找到点门道了。

后来事情搞明白了才知道,他在桌上乱画只是为掩饰自己在扑克背面写数字,而他每次盖完牌看烟盒,会有两种举动:一是直接把扑克拿起来看,看完了在考虑跟牌还是不跟牌的时候,再用烟盒的角去画,这种时候他基本是选择放弃不跟牌;第二种情况是,用烟盒盖完了,看了烟盒的横面,选择直接闷牌,最后开牌基本都是大牌。

我当时这样推测:他在扑克的背面做好记号(用烟盒固定角看似乱画时做好),然后利用烟盒横面的一些功能看自己之前做过的记号,如果是大牌他就闷牌,是小牌他就拿起来看,然后选择不跟。遇上他没有照顾到的牌,他不确定就先看看是什么牌,然后再在这张牌上做记号。根据他的动作,我觉得这个假设成立。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那么他是用什么原理做记号而不被其他人发现?又是用什么原理看到这些记号的呢?

假设他做记号,肯定不是以前说过的划痕、掐边、压角等一些常规的做记号方式,常规记号可以在扑克背面轻易发现,我看了所有扑克的背面,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我也尝试利用日光灯的光线从各种角度去看,也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他涂抹药水?也不对,来之前我带了显示药水的镜片,就为了检查是否有人用药水做记号。正好赌局进行到一半时,有人上厕所,大家暂时中止,桌上的人都站起来走动走动。我趁机利用手里的镜片看了几张,没有看到有什么特别的显示。看来他使用了一种我以前没见过的出千工具,让我一时间摸不着什么头绪。

(本章完)

9〉警惕站前美人计45〉警察家里设赌窝56〉目标出现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64〉高科技赌具纵览22〉移动的筹码55〉熟悉环境59〉初尝扑克58〉迷雾重重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35〉见好就收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4〉遭遇群蜂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13〉第一次合作32〉弹指神功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1〉缺德的“填大坑”13〉第一次合作40〉兄弟如凯子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40〉兄弟如凯子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31〉杀入内场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12〉初逢杨老二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35〉见好就收55〉熟悉环境32〉弹指神功1〉缺德的“填大坑”21〉邋遢小老千64〉高科技赌具纵览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28〉一拍两散55〉熟悉环境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47〉暗通款曲5〉切线扑克25〉“声色”有讲究32〉弹指神功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10〉超烂押宝局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53〉偷鸡不成蚀把米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64〉高科技赌具纵览31〉杀入内场39〉童子坐庄33〉无漏可捡33〉无漏可捡17〉欺人太甚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34〉老虎身上拔毛43〉闷牌.烟盒.做记号25〉“声色”有讲究61〉发酸的花牌47〉暗通款曲29〉穷极“拨玉米”54〉找德子打秋风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30〉上桌都不容易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55〉熟悉环境25〉“声色”有讲究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47〉暗通款曲57〉寻找突破口30〉上桌都不容易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64〉高科技赌具纵览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55〉熟悉环境59〉初尝扑克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17〉欺人太甚54〉找德子打秋风59〉初尝扑克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32〉弹指神功9〉警惕站前美人计25〉“声色”有讲究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56〉目标出现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31〉杀入内场28〉一拍两散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57〉寻找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