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熟悉环境

到地方已经晚上2点多了。出了车站,德子在外面和一个叫顺利的小伙子等着我。看到我,还不忘记损我,说:“小样,你不是不来吗?怎么来了?”我也懒得和他打嘴架,打不过,随他怎么说,老着脸皮不接他的话。当天他们把我接到一个酒店安顿下来。我本打算一下车就到赌场摸摸情况,当时赌场正营业呢,反正我在车上睡足了,德子说太远了,先住下再说。

第二天过去一看,确实离安排我住的地方很远,而且当时德子也不想带我去。因为他不相信任何人,带我去了就意味着我俩认识,恐怕惊着那些搞事的。他的意思是让我以一个普通赌客的身份进去。用德子的话说:那两个老千吃腥了嘴,肯定还能来,只要他们没被赌场发现,就不会放弃。

第二天德子带顺利和另一个女的过来,请我吃饭。通过德子的介绍,我才知道那对男女是夫妻俩,他们是跟老板从南方过来的。赌场的大老板是湛江人,顺利在兰州专门负责帮助老板跑外围的一些工作,和赌场里的人员不是很熟识,但是可以带我进赌场里玩。顺利那媳妇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小媳妇,很文静,漂亮得让人眼睛总想去多看几眼。

为安全起见,有熟人带着才能进入赌场,一般人很难进去。德子认为他们是带我进赌场最合适的人选。开始我还以为这小夫妻俩不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呢,还装出一副赌客的派头。直到小夫妻俩从包里拿出5万元推给我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人家啥都知道。当时我也够糗的,竟然以为这5万是人家给我的酬劳,

心里还美呢,没抓到咋就给钱?看来挺讲究的,我便客气地连连推辞。德子旁边冷眼看着,又拿我取笑了半天。德子说:“你脸咋那么大呢?没拿到人还想要钱?老三,你怎么想的你?这个是给你去里面玩的流动资金。”听他这么一说,我脸上烫烫的,一时不好意思起来,看那小夫妻俩在偷笑,我觉得脸就更烫了。心里骂道:这个倒霉的死德子,一点面子也不给留。我恨恨地说:“输了活该,赢了归我,爱干不干。”这句话说出来又惹得那夫妻俩大笑起来,德子还不忘记损我说:“输了也输人家口袋里去,想赢就怕你没那本事,还赢了是你的?我喊你来是来赌钱啊?”我说不过他,只好装听不见。

顺利趁机把话题岔开,说了一些客套话,无非是老板在外地,他代表老板感谢我大老远来了之类的话。吃完饭让我休息,说下午1点半来接我。这个时候我才知道,那赌场下午2点开业,凌晨4点打烊。

下午顺利来接我,开车拉我走了很久,停在半山腰上,来到一个避暑山庄之类的地方。我下车看看,这里环境还真不错,里面大概有七八幢楼房,一些穿着服务员制服的人来来往往,穿梭其间。我边走边看这片度假村模样的建筑群,看格局这里应该是吃住玩全部都有。顺利径直把我带到了六号楼,上了三楼。一路上好像有不少把门的。他带我到了三楼,告诉我右边进去就是了,然后就走了,让我自己进去玩。

站在楼口我还有点迷糊,怎么看也不像赌场的样子,也没有嘈杂的声音传出来。我看右边有一个很高

大的门,正对这门的是一个大会议室。我感觉像进了迷宫,要是就我自己,肯定不知道该从哪里进去。我根据顺利的指示,推门进去,门口站了两个把门的,其中一个问我是不是来玩的,我说是,他就带着我进了旁边一个不起眼的门。门一开,眼前豁然开朗,门里是一个巨大的大厅,没有用墙隔断,只有些柱子,非常开阔,里面大概有10来张赌桌。

我转了转,基本项目都有:21点、百家乐、轮盘、数番、二八杠、色子等等。百家乐是两个桌子,在最里面的角落里用屏风隔了一个单独的地方。其他的桌子都在靠北边的墙边一字排开。对着桌子的那边是两个小单间,一个是码房,另一个是工作间,似乎是存放赌具的地方。赌桌的对面是休息区,有好几个门可以进去,我走过去看了一下,这里也很大,摆放了很多沙发和茶几,茶几上有饮料和水果。

里面早就开始赌起来了,不过人不是很多,有的台子冷冷清清的,荷官无精打采地站那里打哈欠,甚至有一个台连荷官都没有了,只一张孤零零的桌子摆放在那里,看桌子上的押注区,应该是杠子台。我转了一圈,发现这里不止一个入口,应该有好几个入口可以进入赌场。

我知道自己是干啥来的,不是进来看房的,光溜达也不是回事,就拿1万去买了筹码,又开始瞎溜达。由于人不是很多,所以大家基本都聚集在百家乐的台子前玩,我也凑过去看了一会儿热闹,闲庄差是5万。21点台子就在屏风的外面靠近屏风的地方,我一歪脑袋就能看到那里。

(本章完)

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32〉弹指神功51〉疯狂过后的凄惶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9〉警惕站前美人计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53〉偷鸡不成蚀把米5〉切线扑克33〉无漏可捡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43〉闷牌.烟盒.做记号21〉邋遢小老千33〉无漏可捡57〉寻找突破口5〉切线扑克1〉缺德的“填大坑”56〉目标出现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22〉移动的筹码10〉超烂押宝局57〉寻找突破口31〉杀入内场46〉等待“牛局”55〉熟悉环境63〉调包计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5〉切线扑克64〉高科技赌具纵览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10〉超烂押宝局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2〉弹指神功15〉宝盒机关多63〉调包计10〉超烂押宝局59〉初尝扑克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33〉无漏可捡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12〉初逢杨老二30〉上桌都不容易58〉迷雾重重35〉见好就收33〉无漏可捡55〉熟悉环境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61〉发酸的花牌3〉贴还是不贴10〉超烂押宝局9〉警惕站前美人计59〉初尝扑克40〉兄弟如凯子38〉憨人二牛38〉憨人二牛9〉警惕站前美人计57〉寻找突破口17〉欺人太甚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64〉高科技赌具纵览46〉等待“牛局”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45〉警察家里设赌窝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2〉移动的筹码31〉杀入内场47〉暗通款曲35〉见好就收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38〉憨人二牛32〉弹指神功39〉童子坐庄57〉寻找突破口17〉欺人太甚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61〉发酸的花牌22〉移动的筹码1〉缺德的“填大坑”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28〉一拍两散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15〉宝盒机关多4〉遭遇群蜂51〉疯狂过后的凄惶64〉高科技赌具纵览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14〉事出蹊跷25〉“声色”有讲究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