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说起切线扑克,有一个人不得不说——他的出千方式让人无可奈何。大家即使知道他出千,也只能干瞪眼,无计可施。

也是一个冬天,我去齐齐哈尔周边地区的一个小镇看望一个朋友。去了就是成天喝酒吃火锅睡大炕,着实爽了好些日子。那里人都好赌,冬天没事都东家西家串,聚在一起就是赌钱,什么牌九、斗鸡、钓主、三打一、打红五,都玩。没事儿我也去看看热闹,但是从来不去玩,没想上去赢点钱啥的。因为待几天就得回去。但是我那朋友妹夫好赌,也是常输将军。他们玩得不大,一次三十五十地玩。没事的时候我捧个小手炉子站一边看眼,也挺有意思。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仔细一看,他们用的居然是我在沈阳石材市场遇到的切线扑克。因为见过,所以所有的牌我全都认识。那天他们结束战斗后,我和那朋友一说,他把他妹夫叫来,让我敲打敲打。他妹夫乍一听,傻乎乎竟然不信我说的。我就让他随便拿扑克给我猜,认识嘛,我当然一猜一个准。这下那小子也毛了,一副要打要杀的样子,立马抓到带扑克的人。那人一脸无辜的表情,说就是在商店随便买的。去商店一对质,确实这样。我们把商店别的扑克打开看,竟全是切线扑克!问小卖店店主是谁把扑克卖给他的?很多赌徒会采取提前在某个小店卖自己老千扑克的做法,小卖店店主一口咬定说是批发来的。那个哥们不依不饶,拉那店主去批发店,去了一看,我们都有点傻眼了,批发店里所有的扑克也都是切线扑克!

是谁把切线扑克卖到小镇上的批发店呢?批发商说扑克都是从镇上王驴子的儿子那里进的货。王驴子的真实姓名我不知道,只知道他绰号叫王驴子——看外号就知道这个人应该很犟。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王驴子岁数很大了,有60多吧。他早年间是生产队的队长,那时他是说一不二的人物。王驴子从小就好赌,就连三年

自然灾害的年月也没闲着。那会儿,赌博还没有现在这些花样,在东北农村只有一个玩法,俗称看老牌。所谓的老牌是一种叶子牌。叶子牌这种叫法很形象,牌宽窄和树叶差不多,正面中间印了水浒中的人物,上下两头是各种图案以便区分,分筒、索、饼,有点像麻将。玩法也多种多样,一个地方一个玩法。玩得久了,只要看人物图就知道是什么牌。现在这种牌在北方农村已经很少有人玩了,有玩的也仅限于老头老太太,但是在南方农村现在仍很普及,基本上大姑娘小媳妇都会玩。

早年间,每到冬天就是北方农村猫冬的季节,大家就凑一起看老牌,一次几分钱,输没了就赌工分。王驴子总输,后来输急眼了,就和自己老婆做扣儿。他在场上玩,他老婆在边上看眼,把别人和什么牌通过暗号告诉王驴子。可能他们的暗号太显眼,没多久就叫大家破解了。据说他们用的是十位减法暗号,估计是他们自创的,比如人家和8索,他媳妇就念叨2什么什么的,以此来告诉王驴子别打那张牌。大家知道他们夫妇做扣儿,谁也不去他家玩了。但是王驴子好这个,别人不来,他就跑别人家玩,也不带老婆去。说来也怪,玩得臭的赌徒,越臭越好玩。王驴子工分输没了,就拿地窖里的地瓜、萝卜和人家赌,地瓜、萝卜输光了,就打起了生产队公物的主意。他绰号王驴子,别人反对也没用。后来生产队的东西都被他输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窝猪崽子和一头老母猪。一心扑在赌桌上的王驴子,硬是冒着漫天大雪把小猪崽子赶到镇里卖了,回来继续赌。几十年来,当地人说起王驴子,必然要讲雪天卖猪崽的典故。

后来,生产队解体,王驴子成了无业游民,老婆跟别人跑了,他就带了一个儿子过活。早先几年靠给人干零活为生,因为他盘的一手好炕,垒的一手好锅台,所以不愁生活来源的问题。谁家盘炕、垒锅台都会找他。但是他一直好赌,赌了几十

年还是傻瓜一个。上梁不正下梁歪,他儿子继承了他的传统,也好赌。不知道哪一年跑外地赌,因为出千被人把腿打断了,落下终生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人送外号:一米六、一米七。原因是他走路的时候,重心在好腿上时个头一米七,走一步就变成一米六。

人穷思变,被人打瘸后,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到了老千扑克,回家拿给王驴子看。王驴子看着扑克,一下就愣在那里——王驴子仿佛几十年来第一次开了窍。父子俩商量一番,决定卖掉住了几十年的瓦房,两人住进当地部队遗弃的澡堂子。不知道后来怎么运作的,他们和附近所有的副食品批发商取得了联系,只批发他儿子进的扑克。想来是按照本钱或者亏本卖给批发商,我估计批发商肯定不知道这些扑克的猫腻。何况王驴子父子的扑克做工很好,玩起来手感也好,可以仿冒各种品牌扑克,质量称得上上等,所以没几年他们父子俩就垄断了这个小镇子上所有扑克的进货渠道。王驴子父子卖给批发商的就是切线扑克。我们又走了几家批发点,大家都异口同声——扑克是从王驴子儿子那儿进的货。镇子很小,这样一折腾,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

大家议论说,难怪王驴子最近赌钱发家了,从小镇大规模经销切线扑克开始,王驴子和他的儿子无论到哪个赌局上玩都能赢钱。短短半年,这爷俩就发达了,还盖了个小二楼,每天都穿得锃亮,学会了找小姐。王驴子的瘸腿儿子还找了个小姐结了婚,正琢磨着生儿育女。

本来这事跟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不想让我给看破了。最后这事情不了了之,大家对王驴子无可奈何。王驴子死活不承认他知道扑克的猫腻,还要死要活的,弄得来问的人头皮发麻。扑克不是他买来带上桌子的,认得牌怎么了,你有本事你也可以啊。像王驴子父子这样,为了在赌场上赢钱,什么方法都能想出来的,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

(本章完)

25〉“声色”有讲究14〉事出蹊跷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9〉警惕站前美人计5〉切线扑克28〉一拍两散61〉发酸的花牌28〉一拍两散28〉一拍两散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3〉闷牌.烟盒.做记号34〉老虎身上拔毛31〉杀入内场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51〉疯狂过后的凄惶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13〉第一次合作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12〉初逢杨老二56〉目标出现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29〉穷极“拨玉米”9〉警惕站前美人计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51〉疯狂过后的凄惶51〉疯狂过后的凄惶43〉闷牌.烟盒.做记号10〉超烂押宝局2〉苦觅良机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2〉苦觅良机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54〉找德子打秋风1〉缺德的“填大坑”63〉调包计38〉憨人二牛2〉苦觅良机63〉调包计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2〉苦觅良机28〉一拍两散61〉发酸的花牌63〉调包计54〉找德子打秋风2〉苦觅良机32〉弹指神功25〉“声色”有讲究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2〉苦觅良机14〉事出蹊跷55〉熟悉环境32〉弹指神功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28〉一拍两散10〉超烂押宝局12〉初逢杨老二28〉一拍两散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56〉目标出现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8〉套中有套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33〉无漏可捡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5〉宝盒机关多58〉迷雾重重14〉事出蹊跷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31〉杀入内场54〉找德子打秋风57〉寻找突破口32〉弹指神功35〉见好就收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57〉寻找突破口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28〉一拍两散13〉第一次合作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43〉闷牌.烟盒.做记号17〉欺人太甚57〉寻找突破口22〉移动的筹码12〉初逢杨老二59〉初尝扑克17〉欺人太甚17〉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