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调包计

晚上我早早就被顺利送去了赌场,赌场里还是那么热闹:各种各样的赌徒,形形色色的表现。我一去就坐到21点桌子上开始玩,那个荷官好像记得我,和我礼貌地打着招呼。那个中年人和那年轻人在轮盘前押着钱,不知道啥时候来的。一切都和平常一样,但是我知道今天晚上有不平常的事要发生,我看着那荷官,忽然有点可怜起他来了,为什么要跟他们出千呢?欠了债?家里穷?亲人需要钱帮助?我要是不出现,他能见好就收吗?谁知道呢。

大概晚上8点左右,那个中年人和那个年轻人照常坐了上来,我和他们彼此点头打着招呼。那靴牌玩的时间可真长,因为我看他俩没坐上来,就没给德子暗号。我们之前商量好了,我要等他们都坐上来后,前面六副牌都玩完了,要换新牌的时候再给暗号,德子在远处一直盯着我的一举一动呢。快到晚上10点的时候,那靴牌终于打完了。赌场经理示意跑腿的去牌房取牌,然后又是荷官开封,放在桌子上。一般都是先开封,然后六副一起都打开了,才挨个列开让大家验看。我要等的就是他都开封完了还没列开的时候下手。荷官专注地拆扑克,我站了起来使劲伸个懒腰,手放下的时候趁机把那副扑克卡在手里。德子接到我的暗号立刻走了过来。

德子过来站到了桌子边上,大声说:“小盛,晚上注意点,最近场上发现一批假筹码。”那个荷官连忙说好。德子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个筹码,一看就明显的不一样,没有哪个傻子会拿这样的筹码来这里玩——他演戏吸引人视线,给我制造机会。德子郑重其事地拿过去让那个荷官察看,赔码的也探头去看。21点桌子边上的玩家议论纷纷,也都凑过去看那筹码,再拿它跟自己手里拿的筹码比较,看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我要的就是这个机会。我装作不耐烦,伸手去把离我最近的那副扑克拿起来,拿的工夫就把手掌里的那副扑克和桌子上的换了。因为我的手掌对付两副大扑克确实有点难度,还是怕人发现。有德子的掩护,我做出帮荷官列开扑克的动作(顺着我收力的方向列开),把苦扑克列开,同时让换下来的那副扑克顺利进入我的袖子里。所有动作一气呵成,看众人的反应,应该是没人发现我的动作。

德子看我都做完了,又简单交待了几句,就去另一个桌子装模作样说假筹码的事去了。荷官把我列开的扑克收了过来,把全部扑克在自己面前呈扇子型分别列开,让大家验看。还是老一套的东西,玩家都没意见,开始洗牌,切牌,装进牌靴里,削牌,大家押钱,开局。开局后德子就站在我第一天找的比较好的观察点,在那个隔开百家乐桌子

的屏风后,脑袋一侧就可以看到这边的情形。

一切都按计划进行。他们都没有发觉哪里不妥,那中年人和那年轻人继续嘻嘻哈哈地说着笑话押着钱。我和德子研究过,如果按照发一圈牌尝一次的频率计算,大约每发出30张牌能尝一下。六副牌是312张,根据概率,52张牌混在里面应该可以让他尝到其中的苦牌。前七次派牌,都没出现我想看到的效果。我还在想:尝不到明天继续。这时候那荷官脸色突然变了,只见他眉毛、眼睛、嘴巴好像都变了方位,向一个方位靠拢。看来他尝到了我换的苦牌。他在努力忍着,别过脸去使劲吐了几口。但是那苦味儿可不是他几口唾沫能吐走的,这个德子有经验。具体有多苦我没尝过,但是看那表情,应该是苦到了极致,而且是极难缓解的。

我支着胳膊用手托着脸,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那荷官完全顾不上发牌了,光去吐口水了。那中年人和年轻人也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德子过来表现出很关心的样子,拍着他的背问他怎么了,荷官连连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但是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张脸憋得通红。他还努力想镇定下来,还想站好了继续派牌,奈何他苦得都不记得外面玩家是要牌还是不要牌了。其实当他感觉苦的时候,外面把末门的小伙子根本没有做要牌或不要牌的手势。荷官完全蒙了,他想让大家以为他很正常,但是他如何又能正常起来呢?大家对着镜子使劲把五官往一起挤,就知道是啥样子了,当时他就那表情。除了我和德子,桌上的玩家都不解地看着荷官,纷纷议论他突然之间怎么这么奇怪。

德子又轻轻拍了拍那荷官的肩膀说:“没事吧?是不是病了?要不要去休息休息?”荷官含糊地说:“没事。”德子反复确认好几次,一个劲问他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那荷官都坚持说没什么事。最后德子终于火了,说:“小崽子,味道变了是吧?是不是挺苦的啊?”那荷官听到德子这样一说,脸“刷”的一下就白了,呆呆地看着德子。巨大的恐惧让他忘记了自己嘴巴里是苦的。他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而赌场的人此时也围拢上来,那押钱的年轻人可能是知道自己败露了,“唰”的一下站了起来,估计是想跑,马上就被身后的人搂住脖子,动弹不了了。那中年人也想站起来,手到兜里想去掏什么东西抵抗,立刻被人拿双管猎枪(枪口被锯掉的那种,很短,拿在手里像手枪)给逼住了。那些人手脚十分利索,四五个人架着一个,当场拖着就弄走了。一群人把这两个小子拉到了外面,不是休息的地方,而是我第一次来时上楼见到的那间会议室。现场一下子乱起来。

有人看到这边出事了,聚拢过来想看个究竟,而21点桌子上的玩家和看热闹的都让开一条道,让打手们架走人。当时我坐在桌子前,我刚想站起来离开,就有人按住我肩膀,有人很凶狠地对我说:“老实坐着,没搞清楚之前,暂时谁也不能走。”

我满眼无辜地望着德子,恰好德子也发现了。德子扒拉开人,走了过来,用手点着按在我肩膀上的手,呵斥说:“把手给我拿开。”那人可能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立刻就把手拿开了。德子也不说话,拖着我的手就走,拉我去了牌房。

进了牌房,里面已经站了很多人。那几个股东都在,都一脸严肃地看着几个人在牌房里忙碌,有几个人打开所有扑克检查。我一看,没我啥事,就站门口看热闹。那丫头也知道事情败露了,靠着墙边站着,两条腿直打哆嗦。一会儿就检查出来了,有一些扑克确实是酸的。看来准备了不少。然后有人把那丫头也押去了会议室。我也跟着去了,去的时候我还往大厅里看了看,那21点的桌子空着,上面赌具什么的都没了,人也没了。大家都在议论说有人出千,被赌场给抓到了。很多荷官和赌徒都在往这边张望着,想过来看热闹的也有,奈何这边已经被人封了起来,他们过不来。

进了会议室,几个股东凑在一起议论几句就都走了,好像这个事和他们没有关系一样。那中年人和那年轻人都在地上跪着,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被人暴打过了。那荷官直挺挺地趴在地上,面朝下,应该也被人暴打了,满脸是血。那丫头被人责令跪下,她还没反应过来,也可能是没听明白,被人抓着头发按着跪在那里。她耷拉着头,头发盖着脸,浑身哆嗦着。德子好像也不想参与,拉着我就出了赌场。外面顺利的车在等着,接着我俩就回了酒店。

事后才知道,那个押钱的年轻人是牌房那个丫头的对象。他俩牵头,然后拉拢那个荷官一起来做这件事情。他们利用保管牌具的便利条件,把扑克房里的扑克带回去做了手脚,又带回牌房混进其他牌里面去,自己记得哪些是酸牌,等21点桌子要牌的时候给送上去。桌上就用这些做过手脚的扑克,他们根据事先做好的暗号赢钱。大致就是这样的。

对他们的处理,好像是要他们吐回来赢走的钱。他们被赌场扣了,逼着他们家里人做赔偿。再具体的情况我也没多去问。

这家赌场开了好几年,后来因为形势变化,那湛江老板退出,其他的人接手继续做。再后来转战去了很多地方,因为存在年头久,有很多邻近省份的固定客源,所以搬到哪里都不缺人去赌。最后在陇南郊区被公安给端了窝。

(本章完)

54〉找德子打秋风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11〉分账不均引发的斗殴事件9〉警惕站前美人计15〉宝盒机关多46〉等待“牛局”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17〉欺人太甚43〉闷牌.烟盒.做记号54〉找德子打秋风54〉找德子打秋风3〉贴还是不贴17〉欺人太甚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9〉穷极“拨玉米”56〉目标出现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29〉穷极“拨玉米”2〉苦觅良机59〉初尝扑克10〉超烂押宝局7〉贼喊捉贼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8〉套中有套56〉目标出现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2〉移动的筹码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9〉警惕站前美人计58〉迷雾重重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3〉贴还是不贴43〉闷牌.烟盒.做记号32〉弹指神功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2〉苦觅良机35〉见好就收33〉无漏可捡15〉宝盒机关多43〉闷牌.烟盒.做记号33〉无漏可捡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59〉初尝扑克31〉杀入内场45〉警察家里设赌窝51〉疯狂过后的凄惶21〉邋遢小老千64〉高科技赌具纵览47〉暗通款曲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57〉寻找突破口10〉超烂押宝局22〉移动的筹码53〉偷鸡不成蚀把米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58〉迷雾重重6〉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22〉移动的筹码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4〉遭遇群蜂64〉高科技赌具纵览53〉偷鸡不成蚀把米38〉憨人二牛1〉缺德的“填大坑”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40〉兄弟如凯子34〉老虎身上拔毛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54〉找德子打秋风9〉警惕站前美人计7〉贼喊捉贼59〉初尝扑克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1〉缺德的“填大坑”8〉套中有套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54〉找德子打秋风17〉欺人太甚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21〉邋遢小老千58〉迷雾重重59〉初尝扑克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12〉初逢杨老二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64〉高科技赌具纵览14〉事出蹊跷35〉见好就收14〉事出蹊跷9〉警惕站前美人计45〉警察家里设赌窝49〉盛宇抓千不得要领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3〉拴筹码的发丝能不能捆牢爱情5〉切线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