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时间回到十五年后。

昔日的可爱女娃儿,历经光阴的洗礼,蜕变成如今的小女人,美得让男人惊艳,只要看上一眼,就可以记住一辈子。只要她开口,就有前仆后继的男人,抢著要为她达成愿望,只为求得美人青睐。

不过,那些男人看她的眼神,是想吞了她;这个男人看她的眼神,却是想杀了她!

她困难的咽著唾液,仰头看著悬宕在身上的男人。

眼前的张彻一,远比当年更高大强壮,脾气也更暴躁粗野,昔日的俊帅轮廓,如今变得冷硬而粗犷。眼前的他,强悍而又冷酷,远几十五年前更危险,只要是爱惜生命的人,都不会想招惹他,肯定是有多远闪多远──

太迟了,她早已“招惹”过他了!

回忆像潮水般涌来,轰隆隆的在书眉脑子里乱绕,想起离开台湾前,她对他所做的那些事,她冷汗直流,几乎要呻吟出声。

唉,这肯定是个噩梦!她作梦都想不到,这辈子还有机会再遇上张彻一;她更想不到,竟会跟他困在同一部电梯里。

他准备用什么方法报复她?!

书眉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能活著走出这部电梯。

“你、你、你──你想要做什么?”她的声音不争气的颤抖,修长的腿儿也抖个不停,先前冷静专业的形像,这会儿全不见了,要不是靠自尊硬撑著,她肯定早就软倒在地上了。

张彻一挑起浓眉,稍微退开一步,双手却还撑在她的颈侧,没有放开对她的禁箍。

那双锐利的黑眸,在应急灯微弱的薄光下闪烁,缓缓的、缓缓的滑过她娇美而女性化的曲线,闪烁著难解的光芒。

“你说呢?”他不怀好意的反问,模样看来好邪恶。

她抱紧公事包,像被兜头浇了一桶冰水般,整个人抖得更厉害。

俗话说得好,相见不如怀念。虽说分开的那日,她曾在心里,默默的跟他说了一声“再见”,但并不代表,她就真的想“再”见到他啊!

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这一辈子,都在心里,默默怀念他被她恶整得脸色发黑的模样。

难道是她当初真的太过份,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才特地送给张彻一这个大礼,让他有机会亲手报仇,跟她好好的“叙叙旧”?!

“呃,你该不是想要打我吧?”书眉狐疑的问,心跳得更快,包裹在丝质窄裙下的粉臀儿,因为脑中太过鲜明的回忆,竟然开始有些刺痛。

除了吼叫咒骂外,她更害怕张彻一的“绝招”。

“有何不可?”他笑得更邪恶,单手握住她的肩膀,用力的一拉。

“啊!”她惊声尖叫,只觉得眼前一花,就被他拖得往前摔跌,整个人摔趴在他的腿上,狼狈得让她脸红。

这样不雅的姿势,她可是熟悉得很。十五年前,每回张彻一逮著她恶作剧时,就会靠著蛮力,把她摆弄成这样,然后他会──

老天,这个男人是认真的!

“张彻一,住手!”她惊慌的挣扎著,修长的腿儿胡乱踢动,像只活虾似的,在他腿上乱扭,却没办法甩开他的力量。他只用一只手,就压制住她的所有反抗,拙在她腰上的宽厚大掌,比铁钳更有力。

“试试看说个理由,告诉我为什么该要住手?”他冷笑著,指掌曲伸,为接下来的处罚做热身运动,骨节还发出清脆的喀喀声。

“呃,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小时候的恩怨,实在不适宜用这种方式来解决。你要是还介意的话,我愿意道歉。”她又羞又急,勉强克制著心中的惊慌,试著跟他讲道理,希望能够免去皮肉之痛。

可惜,张彻一不是可以讲道理的人。

“我不要你的道歉。”他阴沉沉的说道,宽厚的大掌,威胁的举高,坚持要她为当年那桩“小小的”恶作剧付出惨痛代价。

眼看用说的没用,她挣扎得更厉害,开始放声尖叫,惊慌的叫声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听来凄惨极了。

“啊,住手,你要作什么?不要碰我!你听不懂国语吗?你──你──张彻一,你别碰我,你敢?你敢?!”

他敢!

男性的掌重重的落下,准确的拍击著柔嫩浑圆的粉臀儿,对怀里的小女人施以降龙十八掌,清脆的声音回荡在电梯里。

“啊!”臀上的痛击,带来火辣辣似的疼,痛得她眼泪都快淌出来了,她不死心的扭动,曲著修长的腿儿,用高跟鞋猛踹他的肩膀,想踹死这个可恶的施暴者。

张彻一却像赶苍蝇似的,轻易揪住她挥动的腿儿,把高跟鞋脱了,扔到角落去,两、三下就卸除她的武装。

啪!

又是一下重击,她哀叫一声,不敢相信事隔多年,这个男人非但没忘了夙昔恩怨,还一直记恨到如今。

“你、你住手啊!我不是小女孩了,你不能这样对我!”她喘息不已,尴尬的察觉,他肌肉纠结的大腿,紧抵著她柔软的浑圆,随著她的挣扎扭动,时轻时重的摩擦著。

“我知道你不是小女孩了。”他冷笑几声,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这不能阻止我,反倒还能增加我在报仇之外的乐趣。”

书眉倒抽一口凉气,不敢相信他竟然这么恶劣,连这么失礼的话,也能大剌刺的说出口。

离开台湾后,她受到最好的教育,礼仪上被调教得无懈可击,如今别说是粗鲁的脏话了,她连咒骂都甚少出口。

成年之后,她涉足商场,曾经跟不少男人交手,其中也不乏想揩油的登徒子,但是靠著舅舅的财富,以及她的聪慧,那些妄想占便宜的男人,全被她四两拨千斤的挡开,至今没人能一亲芳泽。

而张彻一却藉著报仇之名,把她抓在怀里,结实的身躯放肆的紧抵著她的温香软玉,言下之意,似乎半点都不在意,反倒还享受得很。她既尴尬又愤怒,连粉颊都浮现嫣红的色泽。

“你这个不要脸的──啊!”又是一下重击。

“底片呢?”他问道。

“什么底片?”她装傻。

“米老鼠。”言简意赅,再附赠一击。

书眉被打得心头火起,红唇一张,开始口不择言的胡说。

“喔,那个啊,我一直好好收藏著,遇到哪个台湾来的朋友,就冲洗一份分送,让他们留作纪念──啊!”这一下打得特别重。“可恶!你敢再打我,我就去架个网站,把照片传上去,让全世界的人都来看看你的蠢样──”她说得咬牙切齿,正想要撂下更厉害的威胁,应急照明灯却陡然熄灭,头顶的灯光大亮,电梯恢复动力了。

接著,当的一声,那扇原本紧闭的电梯门开了。

门外挤著众多人马,有“福尔摩沙”的主管、职员,还有其他层公司跑来凑热闹的人,以及被紧急找来负责维修电梯的技工。大伙儿前三层、后三层的把电梯口挤得水泄不通,全都探头探脑,直往里头瞧。

“纪小姐,你们还好──”凌云的话只说了一半,就因为电梯里的怪异景况而住了口。

其他的人们也呆住了,有的低声议论,有的猛揉眼睛,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看错,难以相信才一会儿的时间,电梯里的男女就能发展得如此迅速──

呃,不对不对,再仔细一看,虽说那女的有些衣衫不整,还脸儿嫣红、气喘吁吁的,但是被“摆”的姿势实在太过怪异。他们的模样,不像是正在“乱来”的偷欢男女,反倒像是正在体罚的老师与学生。

不同于书眉的羞窘,张彻一还是依然故我,手起掌落,旁若无人的继续“行刑”。

“喂,你快住手,你没看到──啊!”制止无效,她垂著颈子,不敢接触那些人的目光,羞得全身发烫,气愤得好想咬他。

直到补足了二十下后,那宽厚的大掌总算停止,不再落下,改而落到她颤抖的肩头,毫不留情的把她推下膝盖。

“啊,好痛!”粉臀儿撞上地面,书眉再度疼出了眼泪。她坐在地上,一手揉著发疼的臀,泪汪汪的眼睛则怨恨的瞪著他。

逞凶完毕的张彻一迳自起身,面无表情的跨步往外走,锐利的黑眸往四周一扫。

那凌厉如刀的视线,比什么言语都有用,电梯外的人墙,就像是摩西分开红海似的,自动自发的退开,迅速让出一条笔直的道路。

康庄大道上的唯一障碍物,是面带微笑的凌云。他勾著唇,双手交叠在胸前,神情莞尔。

“这就是你坚持要我北上的原因?”张彻一眯起双眼,怀疑这个貌似忠良,其实心机谋略比任何人都深的男人,老早就认出了书眉,却始终秘而不宣,把所有人都蒙在鼓里。

凌云耸肩,没被那森冷的目光吓退,态度仍是佣懒闲适。

“我只是想看看兄妹重逢的感人场面,才会煞费苦心的安排一切。”他轻柔的说道,语气诚恳,让人无法怀疑他的“善意”。

张彻一瞪了他半晌,知道就算是再冰冷的眼神,也吓不退那抹温文的笑。他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看向仍坐在电梯里,含著泪揉著臀儿的书眉。

深不可测的黑眸,从那张泪湿的花容月貌,游走过洁白细嫩的颈、衣衫下柔软贲起的女性曲线,以及修长的腿儿。她的衣衫凌乱,细心吹整的发丝,这会儿散乱如云,但是那狼狈的模样,反倒让她看来更添几分诱人。

一抹微乎其微的火焰,跃入黑眸深处,让他的眼睛看来更闪亮。

书眉轻轻呻吟,在女职员的扶助下,撑著虚软的腿儿起身。才一抬头,就发现他正在眯著眼睛,一瞬也不瞬的瞧著她。

她深吸一口气,虽然臀儿仍旧刺痛,但是一脱离威胁,骨子里那不肯服输的天性又冒出头,她骄傲的拾起下颚,气恼的瞧回去,等著看他还有什么恶劣的招数没使出来。

一男一女,隔著大票人马,无声的僵持著。

半晌之后,张彻一漠然的撇开视线,迈开步伐,掉头准备离开现场。

“你要去哪里?”凌云问。

“回去了。”

“回去?”他诧异的重复,望了书眉一眼。“那这桩合作案怎么办?”

“取消。”

取消?!

因为气愤而嫣红的脸儿,立刻转为惨白。

取消?这桩合作案,可是她耗费数个月的心血,搜罗大量情报、分析整体市场,又费了不少唇舌,好不容易才谈出点眉目来的。如今就凭他简简单单两个字,她之前投注的所有的努力,就要付诸流水?!

“你不可以这么做!”书眉激动的大喊,急著想要追上前去,但是酸软的双腿难以使力,才跑没两步,就软得差点扑倒在地,对那个可恶的男人行五体投地的大礼。

张彻一的薄唇一扯,看著她微笑──

那笑容,让所有人都心里发毛。

“我当然可以。”他无情的扔下这句话,当著她的面,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滚烫的热水,徐徐倒入哥本哈根的皇家手绘瓷杯里,红茶的香味飘散而出,充斥在空气之中。

凌云亲自端著红茶,离开职员们的休息室,推开办公室尽头的那扇竹编门扉。

这是一间隐密的休息室,空间不大,但是布置得中西合璧,极为用心。一幅巨幅的玻璃屏风上,用喷砂效果,雕刻出连雅堂的《台湾通史》序文。

屏风前摆著软绵绵的贵妃椅,可坐可卧,舒服得让人一坐下去就不想起身,地上则铺著厚厚的丝绒地毯,整个房间看来华丽而舒适,跟外头简洁的办公气氛截然不同。

他走到贵妃椅旁,另外拉了张椅子坐下,将红茶搁到欧式小桌上。

“这间房间是我妻子布置的,你可以在这里好好休息。”凌云微笑著,不论态度或是神情,都诚恳而温和,能让人觉得心旷神恰。

他虽然已经是个杰出的企业家,却仍旧温和有礼,永远不疾不徐、有条不紊,没有半点咄咄逼人的傲气。

“谢谢。”书眉挤出笑容,端起茶杯,一面不自在的挪动姿势,尽量不去压迫到发疼的臀儿。

那个该死的张彻一,手劲居然比当年还要重,虽然没打伤她,但是也让她吃足苦头,软嫩的肌肤疼得无法好好坐下。就算是坐在软绵绵的贵妃椅上,她也必须每隔几分钟就换个姿势,才不会疼得想哭。

凌云双手交握,礼貌的转开视线,假装没看见她困窘的动作。为了避免让她觉得尴尬,他还体贴的主动开口。

“小眉,你还记得我吗?当初,我也是篮球队的队员之一。”他莞尔的自我介绍。“自从教具室里,那场令人印象深刻的聚会后,我似乎就不曾见过你了。”

“在那之后,张彻一就不准我再去学校了。”她搁下茶杯,黑白分明的眼儿抬起来。“你早就认出我了?”她求证。

“我的记忆力很好。”

她咬著唇,发出一声呻吟。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她用手遮住眼睛。

“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凌云微笑。

惊喜引这哪里算是惊喜?根本是惊吓吧?认出张彻一的那一瞬间,她吓得差点想要打开窗户,跳楼逃生呢!

“从他的反应看来,十五年前,你们似乎有些事情还没解决?”他好奇的问,连用字都十分谨慎。

她悲哀的点点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何止是没解决?当年那桩“恶作剧”,严重的打击了他的自尊心,让他即使事隔十五年后,也还念念不忘。看来,这件事情,够他记恨到进棺材的那一天了!

唉,不都说,大人不计“小人”过吗?事发当时,她只有九岁,的确是名副其实的“小人”,他一个大男人的,心眼怎么这么小,偏要跟她斤斤计较,甚至还迁怒到公事上头?

想到几个月来的心血,被他轻易的否决,书眉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还想亡羊补牢,作最后的努力。

深吸一口气后,她振作精神,直视著那张温和的俊容。

“凌先生,我还是希望两间公司能够合作。”她慎重的说道,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脑袋可远比张彻一冷静多了。

“福尔摩沙”成立才短短十多年,却以品质卓越的手工家俱,在欧洲与亚洲创出惊人营业额,消费者们趋之若骛,每有新作推出,没多久就销售一空。

凭著优异的商人直觉,书眉料定,这些优质的手工家俱,在美洲也能够大放异彩。

金边眼镜后的浓眉,轻轻的一扬,他的眼神中透露著赞赏。

“我早就料到,你会是个优秀的商人,毕竟早在十五年前,你已经向我们展示过,你那优异的商业长才。”每回想起那场“销赃大会”的情形,凌云都会忍俊不禁。虽然认识张彻一多年,却从来没有人,能像书眉这样,成功的激怒他,让他彻底失控。

“我所听到的,是赞美,还是讽刺?”书眉偏著头,清亮的眼眸眨动,大胆的打量著面前的男人。

能在商界打滚多年,她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早就看出,凌云并非如外表看来那么温和无害。他是那种静水深流,藏而不露的人,而这种男人,肯定要比那些虚张声势的家伙更难应付。

“福尔摩沙”会成功,并不是一个偶然,在这间公司里,有太多优秀的男人,有的进攻、有的防守,就如同当年在篮球场上一样,他们配合得天衣无缝,在商场上同样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凌云一手撑著下颚,唇上笑意未减。

“两者都有。”他爽快的承认,接著话锋一转,再度提起合作案。“小眉,实话说,我也愿意继续跟你谈这笔生意,毕竟合作案一旦成功,对两间公司只有利,没有弊。”

“只是?”她挑眉,知道他的话还有下文。

他轻笑一声,对这个美貌的小女人更加欣赏了。

“只是,张彻一是工厂的厂长,所有产品都由他监督制造,在合作案上头,他有极大的许可权。”

“他是厂长?”她瞪大眼睛,对这点倒是非常讶异。

凌云点头。

“不只如此,他还参与了研发,你最欣赏的这套‘虚怀若谷’竹制家俱,就是由他设计开发的。”他拿出一份简介,搁置在她的腿上。

“福尔摩沙”的成功,不仅仅是靠著在商场上的运筹帷幄,精致而富有创意的产品,也是致胜的关键之一。

不同于销售部门的光鲜亮丽,工厂的部份,作的可都是流血流汗的劳力工作,不但辛苦,还不能出半点差错,非得要有过人的意志力,才足以负担这项重责大任。

话说回来,就因为张彻一负责工厂的一切,长年隐身在幕后,从不曾现身,她在接触这项合作案时,才会忽略了他的存在。

“你的意思是,我如果希望这桩合作案成功,就必须从他的身上下手,先取得他的同意?”她翻阅著印刷精美的简介,愈来愈觉得,这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

耗费数个月的心血,好下容易进行到最后阶段,如今万事俱备,只差临门一脚。难道,就因为张彻一的否决,她就要竖起白旗,宣布自个儿被他打败,然后夹著尾巴,窝囊的回美国去?

不,绝对不行!

十五年前,她能把张彻一当成摇钱树,十五年后,她照样能从他身上摇出大笔钞票。要她投降?哼,没那么容易!

凌云轻抚著方正的下颚,看著眼前的小女人低头沉思,眼中的光芒变换灵动。他开始热切期待,想看看她会使出什么手段,逼迫张彻一改变主意。

“我就直说了吧!”他敛下眼睫,用温和的表情掩饰眸中的笑意。“小眉,只要你有能耐,让张彻一点头,我们的合作案就算是成功了,我随时能在合约上签字。”

书眉双眼一亮,霎时间忘了粉臀上的疼痛,整个人激动的站起来,兴奋的看著凌云。

“你说话算话?”

“绝对没有半句虚假,你什么时候让张彻一点头,我们就什么时候签约。”

她用力点头。

“好,一言为定!”

暮色浓浓,小镇四周的菊花田里,点起大量的灯火,入夜之后显得光亮无比。设置灯火是为了加速菊花的生长,供应国内与外销的市场。

自从兰花市场转趋低迷后,镇上转为经营花卉批发生意,产业道路的两旁,绵延数十间规模不同的花卉批发商。每天从太阳还没露脸,花商们就开始忙进忙出,分送各类新鲜花卉。

除此之外,这几年之中,镇上倒是有了另一项更具商机的产业。

“福尔摩沙”的成功,带起手工家俱的风潮,不少媒体争相报导,也让商人的眼光投向这个花香四溢的小镇。

因为利之所趋,几间类似的公司相继成立,也选择把工厂设在镇上,除了良性竞争之外,也不乏有人财迷心窍,私下暗动手脚。

张彻一才离开没多久,木料选购就出了纰漏,他风驰电掣的从台北赶回来,直接去找供应商交涉。

直到夜色迷蒙,他才驾著吉普车,回到家中。

那栋屋龄久远的日式平房,早在几年前,就由他亲自设计监工,作了部份翻修,外观看来没什么改变,里头倒是花费不少功夫,让张家夫妇能住得更舒适。

一踏进家门,那阵悦耳如银铃的笑声就飘入耳中。

他拧起眉头,一步步的走到客厅,果然看见,那个早上才被他困在电梯里,揍过一顿的小女人,这会儿竟成了座上嘉宾,笑容甜美的坐在那儿,陪张家夫妇聊天。

书眉先看到他,清澈的眼里闪过些许怒气,旋即消失不见。

“大哥,我比你先到家呢!”她开口说道,笑容甜得要滴出蜜来。灯光照亮那张精致的瓜子脸,弯而细长的柳眉,衬著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美丽得让人屏息。

“你可回来了。”柯秀娟回头,也是满脸笑容。“你啊,既然遇著小眉,还邀请她回来小住,怎么不事先通知一声,好让林嫂把客房整理出来?”几年前,她终于承认,自己对家务缺乏天份,索性聘雇了管家,把家中的杂事,全权交给专业人士处理。

张彻一走到桌旁,黑眸盯著她,无情的戳破那个谎言。

“我没有邀请她回来。”

“难道是我会错意了?”书眉眨眨眼儿,遗憾的起身。“既然大哥不愿意让我住下,那么我这就离开,摸黑去找住处好了。”她狡诈的一笑,把责任全推到他头上去。

柯秀娟哪里舍得放人,连忙伸手,把她拉回去坐好。

“你想去哪里?留下留下!”她迭声嚷著,还对林嫂猛挥手,要她快些把行李藏好。“你这小丫头真该打,出国十几年都没回来。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怎么可以说走就走?”

下午书眉出现时,他们夫妻二人高兴极了,拉著她说东说西,只差没有摆桌宴客、公告邻里,庆祝书眉重回故乡。

“虽然没回国,但是爸妈的生日,我可不曾忘记,每年不都挑了礼物寄回来吗?”她笑著求饶,坐在妇人身旁撒娇。

这几年来,虽然说她远在海外,不曾回台湾,但是贴心的礼物从不曾间断。

她是真心喜欢这对夫妻,感谢他们对她的关爱。只是,她实在不明白,这么善良的夫妻,怎么会生出一个桀骛粗鲁的儿子。

清澈的眼儿滴溜溜的一转,瞄到那个高大的男人身上。想到他先前在电梯里对她的所作所为,她就怒火中烧,恨不得扑上去,对他拳打脚踢,再把他大卸八块,然后──

呼,不气不气,她必须忍耐!小不忍,则难赚大钱,她还想把那桩合作案谈妥呢!

柯秀娟握紧她的手,疼爱的拍了拍。“小眉,我说啊,你就暂时留下,在家里住一阵子,我们可以──”

站在角落的张彻一开口了。

“她没空。”他面无表情,冷冷的瞪著书眉。

“噢,你错了,我很有空。”她露出天使般的笑容,存心跟他卯上了!

柯秀娟连忙出来打圆场,对儿子猛挥手,要他滚远一些。

“喂,你是哪里不对劲了?小眉回来,难道你不高兴吗?想当初,你们兄妹感情多好,她要离开时,你还想追上前去道别呢!”说起那一幕感人的画面,她这个作母亲的,就感动到好想哭。

她哪里知道,当年儿子抱病追上前去,其实是想要亲手杀了书眉!

张彻一懒得多费唇舌,他知道,那个诡计多端的小女人,有一百种以上的办法,能够赖著不走──好吧,既然她不走,他走!

“我去睡了。”他冷淡的宣布,转身往卧房走去,还旁若无人的脱下衬衫,属于成年男人的完美体魄,在灯光下展露无遗。

唔,看来,他的身材比当年更有看头了呢!

书眉放肆的大饱眼福,打量那高大挺拔的背影。虽然说,这几年来见过了不少俊男帅哥,但是她还不曾见过,有哪个男人的体魄,能跟他一较高下的。

“对了,妈,怎么都没见到嫂子呢?”她装作漫不经心的问,猜测那群疯狂的爱慕者里,应该有人能逮著这个火爆浪子,顺利冠上张太太的头衔。

柯秀娟却重重叹了口气,担忧的猛摇头。“哪来的嫂子?他脾气这么坏,哪有女人肯嫁他?就算是有胆子跟他交往,却都禁不起他吼几次,全都哭哭啼啼的跑了。

镇上的年轻男女,老早就各自婚嫁了,唯独她的儿子,到现在还孤家寡人,连个女伴都没有,她不知还要等上几年,才能抱到宝贝孙子。

月老啊月老,难道是忘了,她家里还有个适婚年龄的儿子吗?

不但如此,就连年轻貌美的书眉,似乎也还没找到对象,她这对漂亮优秀的儿女,竟然都被月下老人晾在一旁。

看来,她明天得去准备些水果什么的,到月下老人的庙里,求个姻缘签,就盼月老快快出手,让她的儿子和女儿,都能找到终身伴侣。

柯秀娟看著窗外的月亮,开始默默祈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