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气死·混球

要换做以前, 徐栀肯定立马道歉,对不起啊,不是故意的。现在大概是熟了, 所以她用一脸你可真锱铢必较的表情对陈路周说了一句, “小气。”

陈路周:“……”

这他妈能用小气来形容?

他咳了声, 言归正传, 把电脑推到她面前, 示意她看电脑,“建筑学类底下的专业很多,我觉得你如果不是非要上建筑系其他专业相对来说可能——不过, 我觉得你这人怎么老是这样。”他不知道为什么话锋又突然一转。

徐栀听得可认真,没想他话头又折回去, 也是一脸懵地看他。

徐栀:?

“第一次见面, 在楼道里, ”陈路周一只胳膊肘吊儿郎当地挂在桌沿,两腿敞着, 另只手撑在大腿上,冷森森地瞥她一眼,有点秋后算账的意思,“你当时盯着哪儿看呢?”

徐栀想起来第一次见他,就在那个狭窄逼仄的楼道口, 他妈当时在厉声厉色的训话, 他还懒洋洋地靠在门口给自己点猪脚饭。

“猪脚饭好吃吗?”徐栀笑眯眯地反问。

“眼睛挺尖啊。”他冷笑。

这话里带水带浆的讽刺, 徐栀后知后觉, 忙解释说:“我当时真没盯着你下面看, 而且,我也不知道你里面没穿内裤啊。”

陈路周:……?

月光倾洒着银白色的余晖, 落在墙外,不知是谁种了一院子的玫瑰,火红艳丽,像一簇熊熊燃烧的火焰,引人冲动,那红似光火映在蠢蠢欲动的少年人眼底。屋内静谧,透着一种诡异的沉默。

陈路周见她眼神似乎马上又要往下面扫,用指节警告似的狠狠戳着她的脑门,给她推回来,“还看!你就这么好奇!我今天穿了!”

“我没好奇你穿没穿啊,”徐栀哭笑不得,也急了,看着他说,“我没看你,我刚刚一直就想说,你的毛毯蹭到我的腿了啊,好痒,能不能拿开。”

陈路周:“……”

陈路周无力地靠在椅子上,不想跟她说话了,给她载了两份A大建筑学类历年各专业的分数线,让她自己看,他则窝在椅子上一副病骨支离的模样,一声不吭地用手机看电影。

“生气了啊?”徐栀胳膊肘支在桌上,托着后脑勺,看着他问。

他冷眼傍观地靠在椅子上,装模作样咳了声,“没有。”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她又来。

毯子往下滑,陈路周无语地勾了下嘴角,轻微抬脚把毯子扯回来,“你哄人除了讲笑话,还有别的没?”

“别人我才不哄呢。”

净他妈在这徒乱人意。但陈路周心情难得爽了下,刚要说你分数还看不看了?快看,看完了带你出去吃宵夜。

但是徐栀又说,“别人没你这么爱生气啊。”

陈路周:“……”

院子的玫瑰都黯然失色,月光依旧清冷,卧室门关着,隔音其实不太好,他俩说话声音都很低,门对面就是厕所,那对小情侣大概蜜里调油够了突然开始在厕所里吵架。

“到底谁啊,你给我看下。”男生说。

“就一个学弟,不是前几天学校弄了个跳蚤市场,我们把书都留给这个学弟了。”

“卖个书用得着加微信吗?那学弟长得不一般吧。”男生阴阳怪气。

“哎,姜成你别无理取闹啊,你微信里加那个女的,我也没问啊。”

“你们女生真牛,说你自己的问题,你他妈总能扯上我,行,反正总归都是我错行了吧。”

“姜成你真没意思。不行就分手吧。”

“你再说一遍。”

“分手。”女生声音很冷静。

“分啊。有本事,你以后都别找我。”

“……”

“……”

卧室内,两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相顾无言。徐栀说实话没见过这种场面,怎么说,一中的人好像都挺神奇的。她支棱着后脑勺,看着陈路周,干巴巴地眨了下眼睛,说:“额……你不出去劝一下吗?”

陈路周其实已经很习惯了,他俩就这德行,这一年分了不知道多少次。无论当着他们的面吵多凶,他俩都分不了。陈路周压根都犯不上去劝,因为他俩的事就是屎里裹糖,旁边的人都看得清楚明白,只有姜成在自欺欺人。朱仰起和姜成算不上多熟,但是这么闹过两次他都知道杭穗怎么回事了。

“我觉得你这次不要再去找她了,真的,这样没意思,你当初抛下她跟前女友复合,现在她跟你在一起就是单纯的报复你啊,你自己受着吧,别再跟她这么下去了,她难受你自己也难受。”朱仰起在门外真情实感地劝。

陈路周半天听不见鼠标点击和滚动声,抬头看她,发现徐栀听墙角听得挺起劲,哪还有心思研究专业,不耐地啧了声,“看你自己的,跟你没关系。”

但徐栀觉得耳目一新,听得好刺激,看着他感慨说:“我突然好羡慕朱仰起冯觐的女朋友。”

陈路周:?

徐栀:“她们肯定知道很多八卦。”

陈路周:“你怎么不羡慕我女朋友。”

徐栀:“你好像没他们那么八卦,感觉是不太会跟女朋友八卦的人。”

陈路周笑了下,下巴煞有介事地指了指电脑屏幕,“先别研究别人的感情线了,研究研究你的分数线吧。”

徐栀哦了声,慢悠悠地收回神,不过看两眼分数线,就看看陈路周的发际线。因为他一直低着头专注地看手机,另只手百无聊赖之余偶尔会抓下发际线,结果前面刘海都被他在无意间给拨上去了,他如果剃光头的话,头型应该会很像一个桃子,因为发际线有很标准的美人尖。

徐栀在打量他的余光中,发现了一架挂在墙壁上的小提琴,“陈路周,你会拉小提琴啊?”

他茫然地抬头顺她视线看过去,才不经心地回过神,“嗯,小时候学的。”

“有考级吗?”

“考了。”

徐栀哦了声,陈路周都做好准备说十级了,她不问了,算了,她向来不按套路出牌。

“我爷爷也有一把小提琴,但他不会拉,”徐栀看着那把挂在墙上的小提琴说,“但我奶奶生病那几年,我爷爷就每天坐在院子里给她拉小提琴,特扰民,我那个时候特别不理解,为什么爷爷拉那么难听,奶奶还非让他拉。”

“为什么?”陈路周好奇地看她一眼。

“不告诉你啊,”徐栀想了想说,“要不等我八十岁的时候,咱俩要都还活着,你给我拉一首,然后我就告诉你答案。”

“想的美,八十岁谁还拉小提琴,”陈路周靠在椅子上,收回视线,继续看手机里的电影,男女主角已经快亲上了,他这会儿并不想看这种戏份,于是一边划拉手机拉进度条,一边颇有远见、没脸没皮地说,“八十岁我要做坐在公园里拉二胡,那时候谁知道我单身还是有老伴儿,有老伴儿就拉给老伴儿听,没老伴儿就拉给别人的老伴儿听。”

“行吧,也是种活法。”

徐栀就喜欢陈路周身上这种“少年人的情绪,就像春日里茂密生长的树林,就算是绿,他妈也要绿得理直气壮”的这股劲。

“看完了?”陈路周问她。

徐栀嗯了声,“差不多。”

陈路周把手机也关掉了,随手丢在桌上,“怎么想?”

徐栀想了想说,“你觉得园林与景观设计怎么样?其实我最开始想学的就是这两个专业,园林设计也很有意思,我小时候就想着以后一定要买个大别墅,带花园的那种,然后我自己设计。”

花园里种什么呢?他本来想问,“你自己想好就行。”

“你呢?”徐栀问他。

“我?”陈路周瞥她一眼,有些自嘲地扯了下嘴角,低头又去捞手机,“我出国啊。”

徐栀说:“一分段表还没出来,不过我估计你的省排名也在三百左右?在国内也能上个985了啊,北京除了A大没有学校想上了吗?”

陈路周低头看手机,电影界面已经退出来,这会儿也就漫无目的点开微信看看朋友圈,低低嗯了声,“我家里有安排。”

徐栀哦了声,“那好可惜,本来还想以后能在一个城市上学,也挺好的,周末没事儿还能去你们学校玩。”

陈路周靠在椅子上,笑了下,满脸不信,“等你去了北京,认识了新朋友,你就乐不思蜀了,还能想到我。”

“也不一定是北京,A大万一没录取,我很大概率就去上海了,F大,T大都有可能,或者回庆大。”徐栀说,“到时候我也不告诉你我在哪,你也别告诉我你出国去哪。”

也就三四个地方,他要找还不容易?幼稚。

陈路周看了她好一会,才点点头说,“好。”

屋内开了空调,大概是开得高,徐栀还是一脑门大汗涔涔,陈路周看她嘴唇干巴巴的,问了句,“要不要吃哈根达斯?冰箱有。”

陈路周昨天买的,被姜成女朋友吃了一个,刚朱仰起要吃,他没让,总觉得徐栀今天不来明天也会来。果然,还真留给她了。

徐栀早就口干舌燥,点头,“吃!”

陈路周刚把东西从冰箱里拿出来,顺手把下午买的车厘子一起洗了给她拿进去。然而朱仰起从后面不怀好意地走过来,将他堵在厨房,“陈大少爷金屋藏娇玩得真溜啊,看来以前没少玩?是不是以前聚会都带女的回来了?”

“对,我跟你玩。”陈路周懒得搭理他。

朱仰起也不闹了,“徐栀还在里面啊?你俩干嘛呢,带出来玩会儿啊?”

“帮她选专业,”陈路周关上水,将车厘子沥干,想了下,“算了吧,免得姜成和谈胥乱说,刚在门口碰见谈胥爸妈,估计还要找她麻烦。”

之前蔡莹莹也提过,这事儿还真是,估计谈胥爸妈心里呕死徐栀了,自己儿子一帮一,给人帮成了全校第一,自己儿子还考砸了,“这样,我爸认识睿军的校长,要不要我去帮你求求我爸,你放心,我跪着求他,他肯定能答应。你给我吃一口车厘子。”

陈路周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求你爸干嘛?”

朱仰起说:“让校长别找徐栀麻烦啊,谈胥爸妈要是找她麻烦,多少还能罩着好吧。”

陈路周觉得朱仰起那点脑回路应该都被车厘子塞满了,“你用脑子想想,现在考第一是徐栀,校长会为难她吗?谈胥爸妈再想找麻烦,现在都毕业了,校长能找她什么麻烦,写检讨啊?写呗,检讨你不是最有经验了。”

“也是,”朱仰起说,“看来还是兄弟我多虑了。”

陈路周随口问了句:“你打算报哪了?”

“北京戏曲,他们学校的舞台美术设计专业,老子以后就是朱艺谋。”

“嗯,徐栀打算报A大的园林景观设计,”陈路周说,“以后估计也在北京,你帮我看着点。”

“你让我看什么,不准她交男朋友?这我可看不住,女孩子谈起恋爱来拦都拦不住。”朱仰起满心唏嘘。

陈路周下意识回头看了眼虚掩着的卧室门,有昏昧的光线从门缝里泄出来,好像藏了一颗月亮在房间里,只有他知道。

“男朋友随便她交了,反正你别让她被人欺负就行。”他说。

“真假?男朋友都随便她交吗?”朱仰起“善”意满满地说,“那我到时候给你发他俩海边十指紧扣、接吻的照片。”

陈路周本来剩了半袋车厘子给他,直接全拿走了,“嗯,你要是想死就尽管发。”

70.庆宜·小黑马4.混球·折腰28.见面·吃醋64.荡·秋千67.头衔·挺多11.谈胥·撞见31.金钱·交易(双更合一)53.狗·东西8.山庄·认怂36.物尽·其用24.查皮特·2466.重逢·食堂55.陈路周·哥哥4.混球·折腰48.看·电影(一)24.查皮特·2435.特殊·爱好35.特殊·爱好29.混球·诗人52.生涩·亲吻55.陈路周·哥哥60.毕业·狂想曲(下)25.两虎·相遇2.筒楼·冰啤70.庆宜·小黑马3.混球·可乐(二更合一)8.山庄·认怂9.棋逢·对手41.气死·混球61.来日·方长54.甜蜜·日常14.徐栀·Cr30.混球·吃醋(二)10.茶室·约她54.甜蜜·日常51.查皮特·51(修)48.看·电影(一)11.谈胥·撞见9.棋逢·对手34.二次·会面18.狗东西·魅力7.混球·all in22.查皮特·2216.山鸡·一对53.狗·东西10.茶室·约她13.峰回·路转(二更合一)7.混球·all in43.掉马·现场(一)47.鸭子·微信(修)45.钓系·徐栀(二更合一)44.新章·9.202.筒楼·冰啤61.来日·方长67.头衔·挺多40.社死·现场22.查皮特·2237.间接·接吻(二更合一)49.蜻蜓·点水(二更合一)67.头衔·挺多15.画板·怼弟47.鸭子·微信(修)35.特殊·爱好57.特别·差劲2.筒楼·冰啤42.渣男·语录(二更合一)24.查皮特·2452.生涩·亲吻64.荡·秋千56.二更·合一(小修)26.挣钱·要紧31.金钱·交易(双更合一)58.毕业·狂想曲(上)13.峰回·路转(二更合一)55.陈路周·哥哥31.金钱·交易(双更合一)26.挣钱·要紧42.渣男·语录(二更合一)50.屁股·翘20.靠近·谈心40.社死·现场69.自信·徐栀6.烧烤·红薯36.物尽·其用68.一起·上课28.见面·吃醋64.荡·秋千65.二更·合一14.徐栀·Cr56.二更·合一(小修)57.特别·差劲55.陈路周·哥哥27.朋友·陪聊44.新章·9.2023.查皮特·2348.看·电影(一)33.送子·观音34.二次·会面50.屁股·翘3.混球·可乐(二更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