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新章·9.20

整个节目录制过程很顺利, 显然这帮学霸们平时应该没少接受采访,跟主持人的互动应对自如,官腔打得那叫一个得心应手, 其实跟徐栀以为的实验班学霸好像有些出入, 她莫名在他们身上多少看出了一些陈路周的影子, 包括连说话的口气都有一股说不出的相似劲儿。

尤其那个戴着无框眼镜、穿着白衬衫的省状元。

щшш⊕ттkan⊕C〇

主持人笑眯眯问:“取得这样的好成绩, 请问李科同学有什么好建议给未来的学弟学妹们吗?”

李科长相斯文, 彬彬有礼,本以为他会说官腔,没想到他半开玩笑跟主持人接了一句, “首先,你得有一个神一样的竞争对手, 有了这样的对手, 你等于成功了一半, 因为你这个神一样的竞争对手在每一次考试中总能刷新出神一样的成绩,这样的人会不断激励着你前行, 最后,他因为某些不可抗力的因素考试失利,你就是状元。”

主持人刚刚在后台跟他们闲聊的时候就听好几个同学提起过,可惜那位神一样的对手没来,这样的场合少了他, 确实少了点味道——

杨一景和徐栀对视一眼, 杨一景用口型说, 就是我说那个裸分大牛。

主持人说:“看来你跟这个神一样的对手关系还不错?”

李科笑笑:“当然。我们是好朋友, 说实话, 有这样一个劲敌在班里,惺惺相惜都来不及, 不会关系不好的。毕竟我跟他都挺寂寞的,而且他本身就是一个挺有趣的人,大男孩,他心态比我好,高三其实没几次考过他,有一次考过他了,我还跟他吐槽哪里不该丢分,要换做别人早打我了,但他从来不会觉得我在炫耀什么,或许这就是跟内心强大的人当朋友的好处。是对手,也是良师诤友,从他身上我学到很多。”

旁边有同学忍不住跟主持人爆料,“他俩也经常玩脱,有次大考前晚上还逃了晚自习溜出去看电影,结果正巧碰上我们教导主任跟老婆在那过结婚十周年的纪念,被抓个正着,煤气罐当场就炸了——”

因为教导主任姓梅,脾气一点着,绰号煤气罐。大概是氛围太轻松,爆料的同学瞬间忘了这是节目录制现场,直接叫出了教导主任的绰号。但这是要播出的,一中的学生瞬间哄堂大笑,那学生立马反应过来,诚惶诚恐、战战兢兢地问:“导演,能剪掉吗?”

场下的副导演笑眯眯地比了个ok的姿势,让他继续说。

“梅老师吧,人特别好,长得也帅,尤其是脾气,那是一点都没有。你说说就这么温柔岁月静好的一个好老师,给他俩气得冲进我们班就当场表演了个徒手掰核桃,你说,他俩得有多可恨。”

现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气氛逐渐进入到白热化的程度,同学们之间说不完的话题和趣事,徐栀和杨一景频频对视,因为主持人极少cue他俩,或者说这帮学霸话太密,他俩根本插不上话。

杨一景是失落的,感觉被电台骗来给人当背景板。

场外副导演也察觉到,徐栀他俩被冷落了,他提醒主持人无数次别忘了还有俩,但现场氛围堪比脱口秀,主持人也很无奈地看着场外导演,你看我有办法吗?我都快插不上话了。

“我们梅老师以前是当兵的,他不仅能徒手掰核桃,还能徒手把大铁门锤进去一个洞。听说艺术班的每个门都是他花钱换了一扇新的,因为每次去那边巡检的时候,发现跟菜市场一样闹哄哄的,就气得不行,他都是一拳头下去,那个门就直接凹了。有一次特别搞笑,正好碰上教育局的人来检查,校长还在跟人信誓旦旦地介绍,我们学校的师资力量绝对是一流水平,结果老远听见梅老师把艺术班的门锤穿了。也就那一年,我们学校好像没评上先进。”

“你们不知道,李科那位神一样的对手多缺德,有次过去艺术班找人,眼见梅老师又在训话,手刚抬起来,他立马好言相劝说,梅老师,这都是钱啊,您那点工资全用在换门上了,跟师母的日子还过不过了,不能结婚二十周年纪念了还只带人耗在电影院吧?建议您下次出门带个拳击手套,捶门至少门不坏啊,直接锤人也行。梅老师一听觉得还挺有道理,采纳了,还真买了两副拳击手套,艺术班的人都吓得自动躲避视线,也从此记住那位的大名,我们走路上都听到有人骂他。”

这样的对话只是冰山一角,他们大多时候还是在背滚瓜烂熟的稿子和聊一些有的没的官腔,比如,保持平常心,只要平时不要敷衍自己,结果就不会敷衍你之类的。然而在李科提起这位神一样的对手时,现场的氛围异常热烈,这段估计都会被导演剪掉。但徐栀也能想象到,有这位神一样的对手的校园生活会多有趣。在这种场合都能被人这么侃侃而谈,现实生活中,那得多风光。

被省状元称为是神一样的竞争对手。

有这样的头衔,已经很风光了,他的未来,该是什么样?

录完节目,徐栀跟杨一景上了大巴车,学霸们意犹未尽,还在热火朝天聊东聊西,李科打完电话,过来跟徐栀他们道歉,直接坐在徐栀和杨一景前面,他长得白净斯文,确实很难让人有脾气,杨一景这人也是墙头草,频频摇手,“没事没事,你们能聊就行,我还担心镜头对着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呢。看你们聊天也挺有趣的,我本来以为你们一中应该学习氛围挺紧张的,没想到你们宗山校区的实验班,氛围还这么好。”

李科笑起来,眼神在徐栀和杨一景身上来回扫,他可真是个端水大师,眼神在他俩身上的停留时间估计都计算过,很平均:“也不是,我们班还行,其他班卷得比较厉害,我们班情况比较特殊,因为高一到高三我们就没分过班。”

徐栀问:“你们不分文理科吗?”

李科解释说:“我们是宗山一班,其实我们全名是叫,宗山实验一期。班里都是各个县市的中考状元,市一中当时跟我们签了个协议,中考状元直接进这个小班,因为人数最少,其他实验班大概都有五六十人。这个班有奖学金补贴,就是每年都要出去参加各大竞赛,也就是帮学校刷奖状的。”

“那不就是给人耕地吗。”

“还好,我们高一就开始上高二高三的内容了,高二上半学期基本上就全部学完了,基本上剩下就是复习,出去比赛这样,如果跟不上强度的话,大概高二就可以退出去普通的实验班。我们班也走了几个,但大部分都留下了。所以大家感情深,你们别见怪。”

“各个县市的中考状元这么多人吗?咱们也就十一个县市啊。”杨一景疑惑。

“还有一些外省的,我那个神一样的对手,他就是另一个教育大省招进来。”

“他不是本地人?”徐栀心里一紧。

李科斯斯文文地推了下眼镜,“是本地人,只不过初中跟着父母做生意在外省读书,也是我们班唯一一个直接保送过来的。等会他也会过来吃饭,你们不介意吧?”

他只是随口一问。杨一景很没骨气地说:“不介意不介意,我恨不得多见几个大神。”

李科笑着看徐栀,似乎在征求她意见。

徐栀心口一下一下撞着,很热。脑子里想得都是那张脸,于是问:“介意你们就不让他来了?”

“那不行,没了他,今晚这餐饭就没意义了,”李科昂昂不动地看着徐栀,眼神里对他的对手,很是骄傲和维护,“或者这么说吧,徐栀,如果我没记错,你刚好全市第三十,如果他没错过自选,今晚,你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

这他妈也太伤人了。

杨一景觉得李科很适合去做外交官,说话不阴不阳,彬彬有礼,却很扎心。

徐栀哦了声,不咸不淡地一刀扎回去:“你也不是省状元了。”

李科:“……”

他们显然是经常聚餐,订得位置也是老地方,一进门就听几个女生在讨论这家酒店的烧烤好吃,他们定的是户外餐厅,在草坪上支了一张长桌,能容纳二十人,旁边还摆了一个琳琅满目的甜品台,堪比婚礼现场。

杨一景连连感叹大手笔啊。

“来了吗?”

“他跟许逊在路上了,另外两个估计不来了,我让班长把原先有靠背的椅子给撤了,然后让服务员拿凳子过来,这样大家挤一挤还能坐一起。”

“没关系,那边还有个bbq,让一波人先去那边吃烧烤,等会大家再换过来。”

他们确实默契够高,全程安排得有条不紊,徐栀想想要是他们班这会儿估计已经炸开锅了,估计满场都有人班长班长这个放在哪儿啊班长班长那边要不要挂个横幅啊,反正魔音绕耳,每次搞这种活动她就头疼。

灯光音乐全都调好了,旁边还支了几个小帐篷,树上挂的小彩灯全都亮了,桌上摆一排齐齐整整的白蜡烛,现场氛围相当浪漫了,这看来是一群重情调的学霸,杨一景说这帮学霸就是谈恋爱估计也比别人浪漫。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有人要喝酒吗?”

徐栀忙举手,“我。”

她和杨一景刚好坐在整张长桌的桌尾位置,许是位子太偏,那男孩估计没看到,转了一圈后又把剩下酒放回篮子里准备拎回去。

月光那会儿清冷地洒在草坪上,有人一根根点上蜡烛,现场的浪漫氛围愚见浓郁,悠扬的音乐声也缓缓从一旁的音响里流淌出来,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小小的起哄声,徐栀以为是他们在玩游戏没太在意,她一心扑在酒上,刚要站起来,就听见耳边响起啤酒瓶轻轻的碰撞声,叮当一响,眼前有了遮挡,一双干净修长的手出现在面前。

徐栀于是在摇曳的昏黄烛火里,看见一瓶百威放在自己眼前。

头顶上是他熟悉冷淡的嗓音对那男生说,“是她要酒。”

徐栀也没回头,看着那瓶刚被他拿过的百威,因为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瓶身起了霜雾,有几个清晰修长的指印,是他的。

那个被省状元称为神一样对手的人,是他。

不加自选,裸分考上七百一的人,也是他。

难怪他能那么轻松就说出,“我们的前程我们自己说了算,各有各的风光”这种话。

她多少有点被降维打击到了,她还以为谁都能风光呢。

徐栀上完厕所出来,结果发现自己的位置就被人坐了。

原本相当冷清的一个角落,因为那人疏疏懒懒地往那儿一坐,没一会儿,就围了一圈人,众星捧月地自动以他为中心圆形散开。

也许,是他们在一起时,总是两个人居多。所以徐栀有点忽略了他在人群中的吸引力。

他难得穿了一身白,脑袋上一顶黑色鸭舌帽,懒洋洋地靠在她的椅子上,纯白色的运动服拉链被他拉到顶,只露出流畅的脸部轮廓,拉链锁扣被他松松垮垮地叼在嘴里,一只胳膊肘搭在旁边的椅子上,正在漫不经心地听李科说话。

李科大约是邀请他一起去旅行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陈路周靠在椅子上笑得肩膀都颤,喉结一滚一滚地,侧脸看着他,一脸你饶了我吧的表情,“真不去啊,你别算上我,新疆我去年刚去过。我顶多无人机借你拍,人你就别想了。”

“我们只要人,”旁边一个小胖哥说,“说实话,风景我们用眼睛看看就行了,毕业旅行少了你就没什么意思了啊。”

“别,我真不去,或者你们附近找个地方玩,我顶多陪你们两天。”他一边低头发微信,一边说。

……

下一秒,徐栀手机在兜里震,她看见陈路周发完微信把手机丢在桌上,回头看了她一眼。

Cr:你不过来,我过来了啊。

Cr:数十下。

Cr:10

Cr:9

Cr:8

Cr:7

Cr:3

Cr:2

徐栀:你少数了六五四。

Cr:陈路周从小数数就这么数。来不来?

徐栀:徐栀从小也不是别人随便喊两下就会过去的人。

这条消息过去之后,徐栀站老远看着陈路周人靠在椅子上,微微仰了下头,活动了一下脖子,他大概是觉得有点无奈,旁边有人问他吃不吃烧烤,他摇摇头,冷淡低头看着手机,一边飞快得打字,一边疲塌地活动着颈骨。

Cr:你这要生气的话,今晚这账咱俩先欠着,过来,我给你介绍人。

徐栀:你应该欠了不少妹子这种风流债吧?

Cr:我发现看人第一印象是不是特别重要?自从咱俩第一次见面,我妈说我那些话,你是不是刻进骨子里了?还是你以为我对谁都这样,这里都是我同学,你但凡能问出一个桃花债,我跟你姓。

徐栀:别这么自信啊,别人喜欢你算不算?两点钟方向就有个疑似的。

陈路周顺着抬头看了眼。

Cr:那不是我们班同学,那你要求太严格,这事儿我能控制?

徐栀:那你就别扯什么洁身自好。

Cr:你能保证从小到大没人喜欢你?

徐栀:有啊,但我老实。

Cr:嗯,你多老实啊,你老实劝人考A大,你是A大招生办的呢,明年A大在咱们省的招生任务你提前完成了七十分之一。

徐栀气得直接陈路周的备注改成——裸男713。

6.烧烤·红薯40.社死·现场67.头衔·挺多70.庆宜·小黑马39.煮粥·志愿44.新章·9.2076.确定·心意17.一起·吃饭吗?25.两虎·相遇30.混球·吃醋(二)15.画板·怼弟69.自信·徐栀12.无缝·焊接26.挣钱·要紧41.气死·混球70.庆宜·小黑马53.狗·东西69.自信·徐栀31.金钱·交易(双更合一)2.筒楼·冰啤69.自信·徐栀66.重逢·食堂32.公主·乳腺57.特别·差劲37.间接·接吻(二更合一)43.掉马·现场(一)8.山庄·认怂3.混球·可乐(二更合一)54.甜蜜·日常75.最后·玫瑰(修,加了一段)62.变故·其一4.混球·折腰58.毕业·狂想曲(上)28.见面·吃醋67.头衔·挺多76.确定·心意73.二更·合一44.新章·9.2032.公主·乳腺77.女朋友·徐栀48.看·电影(一)68.一起·上课61.来日·方长14.徐栀·Cr18.狗东西·魅力31.金钱·交易(双更合一)61.来日·方长43.掉马·现场(一)64.荡·秋千75.最后·玫瑰(修,加了一段)50.屁股·翘40.社死·现场51.查皮特·51(修)18.狗东西·魅力70.庆宜·小黑马42.渣男·语录(二更合一)71.二更·合一12.无缝·焊接13.峰回·路转(二更合一)62.变故·其一43.掉马·现场(一)67.头衔·挺多38.出分·黑马44.新章·9.2057.特别·差劲49.蜻蜓·点水(二更合一)2.筒楼·冰啤46.跃跃·欲试64.荡·秋千56.二更·合一(小修)5.混球·仙草13.峰回·路转(二更合一)26.挣钱·要紧60.毕业·狂想曲(下)43.掉马·现场(一)64.荡·秋千23.查皮特·2374.男朋友·陈路周54.甜蜜·日常34.二次·会面38.出分·黑马48.看·电影(一)30.混球·吃醋(二)57.特别·差劲4.混球·折腰48.看·电影(一)43.掉马·现场(一)60.毕业·狂想曲(下)72.等候·召唤12.无缝·焊接65.二更·合一36.物尽·其用75.最后·玫瑰(修,加了一段)1.高考·黑马31.金钱·交易(双更合一)1.高考·黑马41.气死·混球64.荡·秋千47.鸭子·微信(修)27.朋友·陪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