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总是和奸细有不解之缘的袁彬

韩政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东西,他通敌卖国,他贩售钢羽,他贩售火器,他身为大明的臣子,在刨了大明的根基。

但是渠家三兄弟,不仅没什么下限,而且格外的狠毒,不仅如此,他们比韩政更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们认为自己是好人,做的是对的,错的是大明皇帝。

论不要脸这一点上,韩政自愧不如!

所以韩政要不惜一切代价,将渠家三兄弟踹下车,否则他们真的去了和林,韩政、赛因不花,都会立刻被排挤掉。

渠家三兄弟,将成为瓦剌人的更加倚重的对象。

因为渠家人,有前往西域的商道,更有向大明境内腹地兜售货物的商路。

这都是韩政和赛因不花所不具有的优势。

但是阿剌知院面色为难的说道:“不行,我们返回和林,还需要渠家的粮食,把他们绑缚了,怕是要鱼死网破,临阵内讧,乃是取死之道。”

阿剌知院最终还是没同意韩政的说法,但是他对渠家三兄弟,依旧保持忌惮之心。

这帮人,太疯狂了。

疯狂到制造了集宁大屠的瓦剌人,都为之胆寒的地步。

朔方府的爆破声不绝于耳,四处都是哀嚎之声,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和火烧火燎的味道,烟雾阵阵,将所有的街道封堵。

毁掉河套的大计,是绝密的,在放火之前,百姓们根本无人知晓,当百姓们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大火已经在城中蔓延了开来。

大火将整个天空烧成了惨红色,四处都是残垣断壁、焦梁炭柱,那些被渠家组织起来的纵火司流匪懒汉,很快就将整个东受降城,悉数点燃。

纵火司的疯狗,出城之后,开始四处烧荒,他们骑着马,将火把扔到各个村寨的茅草房、粮仓之上,又呼啸而去。

大火很快从朔方城开始向整个河套地区蔓延着,整个阴山都变成了一片火海。

这种有组织的纵火,很快就可以将整个河套烧的一干二净。

无数的百姓奔走着想要逃离,但是都被所谓的戡乱司之人,一把抓住,将他们悉数砍死在屠刀之下。

一个孩子被母亲护在了身下,侥幸活命,但是哭声还是惹来了那些勘乱司的注意,他们将孩子扔进了水缸之中,笑的格外的张狂。

炮药司炸毁了朔方城几乎所有的桥梁、沟渠、水坝,掘开了所有的河堤,破坏了自汉时就建立的许多水渠,然后扬长而去,向着下一个奔去。

渠成义的意思很明确,不留一草一木以资敌用。

“呜!”

悠扬的号角声在大明军的军营中响起,擂鼓声震云霄,号角声、擂鼓声阵阵,秋风起兮,黄沙阵阵的扫过了大明军的军营。

无数的大明军队开始集结,在下达了进攻的命令之后,大明军队做了最后的休整和动员,但是仅仅过了一夜,整个河套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一片涂泽。

在看到了河套方向的火光之后,于谦用了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归化城附近,当他得知渠家如此丧心病狂的做法之后,其心情已经不是用愤怒可以去形容了。

归化城军营的点将台上,石亨站在狂风之中,手持长槊,满面的怒气盎然。

石亨的身后是镇守太监李永昌、征虏总督军务于谦。

整个校场一片肃杀,待到号角声和擂鼓声减缓,石亨用力的吐了口浊气说道:“敌人的疯狂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他们要把河套变成一片焦土。”

掌令官骑着马匹,在军阵之间穿梭着,他们将石亨的话,带到了各军军阵之中。

“我,大明武清侯石亨!命令你们。”

“在草原上看到了敌人,就把他们杀死在草原上!在田野里看到了敌人,就把他们杀死在田野里!在厕所发现了他们,就把他们溺死在粪坑里!”

“日月山河永在,大明山河永固!”

“十二团营,进攻!”

石亨高举手中长槊,大声的怒吼着。

“日月山河永在,大明山河永固!”军士们已经知道了昨夜发生了何等惨绝人寰的人间惨剧,他们的钩镰枪、他们的长短兵、他们的火铳,早已经变得饥渴难耐了。

“陛下威武!”

石亨跳下了点将台,翻身上马,高举手中长槊,大声怒吼,策马狂奔,直逼朔方府而去。

“明军威武!”

大明军如同猛虎出笼一般,直扑朔方府,而杨俊带领着四勇团营,用最快的速度,沿着黄河南岸,直奔五原府而去。

昼夜星驰,甚至杨俊比阿剌知院的还要早半天,赶到五原,但是在渡河之后,瓦剌人已经从阴山夹道跑的无影无踪。

朔方府大火,并没有蔓延到五原府,并不是渠成义等人良心发现,而是瓦剌人要撤退,把五原府点了,他们就没办法撤退了。

杨俊带着精骑三千人,拍马追赶,衔尾追杀而去,但是因为大军急行,本就是疲兵,根本没追多远,就不得不停下。

靖虏府和五原府虽然没有发生烧城之事,但是却亦有大屠,整个河套地区,一片人间炼狱。

于谦看着满目疮痍的朔方府,看着那些被抬出废墟的尸体,看着那些无处为家的百姓,呛人的烟火气,让于谦不得不带上了口罩,他的痰疾虽然完全好了,但是还是得防范。

徐有贞从榆林卫一路狂奔,赶至了朔方府,工部营缮司郎中石景厂总蒯祥、御史陈镒等人,也赶到了朔方。

徐有贞看到这等炼狱景象,破口大骂,愤怒不已喊着:“这群不是人的东西,如此遭天谴之事,他们也下得去手!”

“某本以为陛下磔刑,乃是暴政酷吏之举,但是今日看来,就应该把他们扔进阿鼻地狱,方能洗刷这份罪恶!”

“不够,远远不够!”

多么辛苦才能安定一方?徐有贞治理张秋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但是依旧无数人死在了水患之中。

徐有贞气的人都有些眩晕,站在满是焦土的草原上,忿忿不平的说道:“这些瓦剌人,全都该死!全都该死!”

于谦叹息的说道:“是渠家人做的,我已经找了幸存的人询问过了。”

徐有贞不敢置信的问道:“渠家人?就是那个商帮渠家吗?他们怎么敢!怎么敢!”

徐有贞一甩袖子,振声喊道:“他们怎么敢!就该把他们送进太医院里!”

“没错!送进太医院里,生生死死,永世不得轮回!”

徐有贞张牙舞爪的生气,他很愤怒,他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就连朱祁镇在迤北娶亲的时候,他也只是在院子里伏地痛哭罢了,何曾如此愤怒过?

从未有过。

他感觉自己满腔满怨的怒火,无处发泄,是渠家人。

“渠家人在哪里!渠家人在哪里!”徐有贞的眼神里尽是怒火,但是渠家人跑了。

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渠家人跑了。

那些在瓦剌耕耘了多年的奸细,居然没有把渠家人踹下瓦剌人的战车。

于谦深吸了口气,他同样愤怒,但是愤怒无济于事。

于谦宽慰的说道:“好了,徐御史,怒火不能让你清明,你还有大事要做,河套地区的水文,你需要亲自去走访,然后确定该如何去经营河套,而不是这样歇斯底里。”

徐有贞擅长治水,陈镒擅长调动百姓,这两个人配合之下,河套地区恢复生机不难,但是渠家人对河套的破坏太严重了。

“我明白了。”徐有贞长舒了一口气。

陈镒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枚头功牌,笑着说道:“徐有贞接旨。”

徐有贞一愣,头功牌他当然认识,他当然也曾眼红这功赏牌,但是自己也有吗?

要知道徐有贞可是站错队的人,要不是陛下看他有治水的本事在身上,他的脑袋早就被摘掉了,他治水是为了求活,但是陛下居然赏下了头功牌?

他赶忙面朝京师方向跪下,俯首帖耳。

李永昌拿出了一份圣旨,大声的说道:“徐有贞治水有功,张秋多传美名,为百姓谋福乃生民之功,朕不敢私,特赐头功牌,以咨嘉奖之意,万望徐卿惓惓以生灵为念,为天下苍生谋福,竭力治水,尽安土牧民之责,钦此。”

徐有贞跪在地上,大声的喊道:“臣,定不负皇恩。”

徐有贞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于谦拿过了那枚头功牌,挂在了徐有贞的胸前,用力的拍了拍徐有贞的肩膀说道:“好好做,陛下虽然对你心有芥蒂,但是你有功在身,行正道,陛下又能拿你如何呢?”

徐有贞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徽章,深吸了口气,闭目良久,才说道:“陛下虚怀若谷,求益无方,臣等弥深感叹。”

徐有贞面朝京师方向,吐了口浊气,感慨万千。

袁彬并不在于谦的身边,他此时在阴山外的草原上,他身边有战马五匹,身后有二十余缇骑,在跟着他飞奔疾驰。

他要抓渠成德。

渠成德出五万银两,组织了纵火司、炮药司、戡乱司,在河套肆意枉法,但是他们撤出的时间,晚于瓦剌军队。

在镇虏卫看守粮草的袁彬,随着四勇团营来到了五原府,夜不收捕捉到了这些奸细的行踪。

袁彬二话不说,立刻褪掉了甲胄,将甲胄放在了备马之上,带枪、带铳、带弓箭,再次开始了漫长的捕捉渠成德的路。

袁彬不由的想到了当初抓喜宁的超级长跑。

彼时彼刻,正如此时此刻,袁彬总是和这些奸细有着不解之缘。

袁彬对此并无什么不满,抓奸细有功赏牌可以得,更有赏金可以拿,最主要的是,抓这些奸细,袁彬肯下死力,不为别的,就为了念头通达。

他换了马匹,终于追到了渠成德这些奸细。

“缇骑儿郎们,前面四百余人的大队人马,就是渠成德奸细聚集之地!我们要冲过去抓到渠成德一干人渣!”袁彬在马匹上坐直了身子,慢慢减速。

缇骑们开始披甲换马,接下来是作战,自然要换体力交好的马匹。

“四百人,你们怕吗?”袁彬扣上了面甲,声音变得低沉了起来,板甲的好处就在于在保持重量的同时,有更好的防御力。

缇骑们将钩镰枪插进了枪袋之中,检查着弓弦、火药、箭矢等物,他们听到了袁彬的喝问,振声喊道:“不怕!”

袁彬勒马踱步,点头说道:“那就…杀光他们!活捉渠成德!”

“活捉渠成德!”

袁彬勒住了马,大声的喊道:“缇骑听我命令,随我冲锋陷阵!”

“杀!”

“杀!杀!杀!”

袁彬一马当先,带着缇骑冲了出去,向着渠成德四百多人奸细仓皇逃窜的车马掩杀而去。

贪财的渠成德拉了两辆大车的银两前行,这就是他耽误时间的原因。

马蹄声阵阵,弓弦的声音在空中爆鸣。

袁彬并不莽撞,相反,他非常的谨慎。

他一直保持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对这些奸细进行围猎。

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缇骑虽然只有二十余人,但是对着四百余人奸细是单方面的碾压和屠杀。

不断飞出的箭矢,从火铳的枪口出膛的铅子,呼啸的射向了那些满手血腥的奸细们,落在人群之中,就溅起了阵阵血花。

即便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袁彬依旧是有条不紊的指挥着缇骑们,进退有据、丝毫不失分寸的慢慢绞杀着他们。

渠成德惊恐万分,他就晚了那么一个时辰,这帮带着面甲的家伙,就追了上来。

“结阵,结阵,结成圆阵,你们在此挡住那些缇骑!我去瓦剌大军请援兵!”渠成德惊慌失措的让手下众人留下来为他殿后。

但是一群屠夫聚在一起,丧命之时,谁还管你是不是渠家三房?

奸细这些家伙,全都一窝蜂、毫无章法的在草原上狂奔,但是他们始终无法甩开那些如同鬼魅一样的缇骑。

正如当初喜宁骑着马,无法甩开袁彬一样。

现在袁彬有五匹马!

缇骑们训练有素,他们的箭矢和铅子,稳稳的落在了奸细这一行人的马腿和腿窝之内,有的刁钻的会射脚踝,这些人都是要去太医院坐雅座的家伙,怎么能轻易的死去呢?

这么死去,太便宜他们了!

整整用了三个时辰,这场狩猎才结束,渠成德艰难的往前爬行着,但是袁彬一脚踩在了他的小腿之上。

“啊!疼!疼!缇骑爷爷,饶了我吧,我有钱,我有很多钱!我可以全都…”渠成德依旧想要爬行向瓦剌大营的方向,但是他的小腿被踩断了。

“啊!”

渠成德话被打断了,因为袁彬嫌他聒噪,踩断了他另外一只腿。

“可惜了,袁某只有二十骑,再多些,就冲一冲这瓦剌军阵!”袁彬非常可惜的看着数里之外的瓦剌军阵,这要是有百骑,他定要冲一冲这瓦剌军阵。

渠成义和渠成仁还没擒拿。

可惜他只有二十余人。

第四百二十章 过犹不及 旧事追罚第九十七章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第七十七章 少保第四十五章 夜哭天明,能把瓦剌人哭死吗!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明皇家参谋部第四百三十五章 人生,有很多的选择第二百二十九章 生命的奇迹第二百八十六章 赠颖国公,谥武襄第九十三章 冠军旗第四百六十一章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第三百八十二章 左眼跳灾,右眼跳灾?第三百九十六章 是我、有我、无我第四百一十二章 万里追魂索命第九十五章 天寒地冻,来往不便第七十三章 京师保卫战,大获全胜第四百五十五章 大思辨=文艺复兴第三百四十五章 徐州是南京的门户,应派虎将把守第一百五十二章 陛下又一个奇思妙想第一百一十七章 太阳再次升起第四百二十七章 关于开会的若干小技巧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仅要杀,还要有理有据第一百零六章 噤若寒蝉(均订加更)第四百五十二章 罗马正统在大明第七十七章 少保第八十一章 要想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第三百九十六章 是我、有我、无我第七十八章 万夫一力,天下无敌第三百一十八章 不会吧,不会吧!第一百三十七章 接着奏乐,接着舞第四百一十七章 法不责众,冤魂何以慰藉!第四百零六章 第一次海战第五十八章 众人拾柴火焰高第二百五十二章 三倍利,则无法无天第二百七十二章 此乃乱命,臣不奉诏第一百章 刺王杀驾(求订阅)第四十五章 夜哭天明,能把瓦剌人哭死吗!第一百九十六章 来自太太团的支持第一章 乱糟糟的朝堂第五十章 瓦剌人的狂悖第三百零五章 十万成丁十万兵,一寸山河一寸血第四百四十九章 地狱就在人间第四百一十八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三江感谢+上架感言+加更规则第四百五十五章 大思辨=文艺复兴第一百二十二章 胸章胸前挂(均订加更)第四百四十六章 舌战群儒,醉翁之意不在酒第一百七十二章 计划委员会第二百零八章 国家用人之道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明守夜人——夜不收(均订加更)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十年不决口?第三百五十五章 景泰通宝第三百八十六章 陛下不愧是陛下!第三百三十四章 咨政院主政第二百四十一章 衍圣公,他有几个团营?第三百五十八章 那只能苦一苦势要豪右之家第一百七十八章 天子北狩第三百六十章 威逼利诱、文武并用第二百八十九章 钞关商税不能免第二百七十七章 得加钱第三百四十章 赵辉伏诛 还有同谋第三百四十九章 老鼠给猫系铃铛第三百三十三章 昂贵的军费,昂贵的朝廷第一百四十七章 京师讲武堂,开堂了!第二百五十四章 密州市舶司第四百一十九章 好人就该被枪指着第一百二十二章 胸章胸前挂(均订加更)第三百零七章 也先大悦!第二百一十三章 京察第四百六十章 景泰四年的奇功牌第三百四十八章 英明神武的大皇帝陛下君临他忠诚的应天府第四百三十一章 以泰安宫为准的标准时第二十七章 于谦的长袖善舞第二百九十三章 戏子无情耍翰林,入戏贪嗔恨寻觅第四百零七章 陛下不唱红脸,也不唱白脸第一百七十九章 送稽王归京第二百七十四章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第四百六十五章 离线国王制之我在大明当琉球王第四百零四章 天的尽头是什么?第一百三十六章 是非曲直,难以论说第三百三十五章 陛下你改悔吧!第一百一十三章 重铸蒙兀荣光!第二百二十一章 京察和大计的抓手第三百零五章 十万成丁十万兵,一寸山河一寸血第一百二十八章 申斥都察院第二百七十五章 不仅要军事胜利,还要政治胜利!第二百七十二章 此乃乱命,臣不奉诏第二百一十章 授勋放赏!第四十八章 欢乐的空气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明掘墓人第四百章 金濂路倒第一百九十九章 利益分配原则第一百章 刺王杀驾(求订阅)第一百一十七章 太阳再次升起第八十章 统统拖到午门外,斩首示众第五十七章 八百里分麾下炙第七十九章 朕,要多生儿子!第四百三十一章 以泰安宫为准的标准时第二十九章 真正的黑火药第六十四章 援军将至第一百一十七章 太阳再次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