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密室生死存亡

因为宋先生手里有枪,加上他也会操控那些纸人,所以我跟救我的人,也就是苏旻,一直跑出了很远很远才敢停下来。

“苏旻!你怎么会在这里呢?”我们两个人都是累的气喘如牛,歇了半天才有精力问他是怎么回事。

“我一直在跟踪那姓宋的!”苏旻压着双腿气喘吁吁的说。

“你跟踪他,为什么呀?”我按住自己手臂上被纸人割伤的地方,扫了一样四周,周围静悄悄的。那姓宋的眼睛受了伤,应该是无暇来追我们了。

我慢慢走到路灯下的花坛边,就地坐了下来,幸好那些被割伤的地方伤口都不深,没什么大碍。

“因为老爷子。”苏旻也跟着坐了过来,好心问道:“你的伤势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现在都这么晚了,我们缓过口气得赶紧走才行,去医院就免了。

我摇了摇头,接着问:“能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老爷子的死跟那姓宋的难脱干系!”苏旻捏着拳头狠狠的说。

“宋先生?”这个我倒真是吃了一惊,老乞丐是他请来的,他怎么会害老乞丐呢?不过想想他操控纸人,又跟二瞎子是一伙的,害死老乞丐好像也不是特别奇怪,毕竟二瞎子的死老乞丐也有干涉其中。

只听苏旻接着道:“上次你不是利用灵魂脱体去过去追查凶手吗,你说你没有看到凶手,但是事情是发生在丽晶酒店的,我想那位请我们来的宋先生肯定知道些什么,我跟踪了他好些天,果然是发现了蛛丝马迹,并且还发现了他的秘密生意!”

“可恶!”我愤愤不已:“那天我差点丢掉了性命,结果是一无所获,那个杀人凶手就像是幽灵一般,一点痕迹也没有,没想到他当时就在我们之间!”

“你说对了,他还真是幽灵!”苏旻接着道:“你知道姓宋的为什么要请这么多阴阳高手在他酒店里除鬼吗?”

我不知道,理所当然的摇头。

苏旻气道:“他的目的根本不是除鬼,而是……”

而是什么?

苏旻还没有说完,突然“砰”的一声枪响,苏旻被打中了!

“苏旻!”我大叫的抓住了要倒的他,“你没事吧,你撑住呀!”

苏旻后背中枪,铆劲推了我一把:“快走!一定要替老爷子和我报仇!”

“先不要说话,我马上送你去医院!”我怒的回头,果然是那姓宋的追上来了,他手握着一把黑色的手枪,将枪口对准了我,“秦玖玖!你只要敢动一下,我让你脑袋开花!”

“看来……看来我们……走不了!”苏旻吃力的说着,已经是痛的昏厥了过去。

我恨的牙齿都快要咬碎了,却无事于补,都怪我太大意轻心了,刚才我和苏旻就应该一直跑,一直找个地方躲起来才对呀!

可是现在懊恼这些有什么用呢?我用力的搀扶着苏旻,许多鲜血从伤口里涌出来,浸染红了他的衣裳。他靠着我一动不动,我很担心,很惶恐,如果苏旻因此死了,我该怎么对老乞丐交代?

姓宋的端着手枪瞄准了我,另一边他已经是招呼了几个纸人朝着我和苏旻围了过来。

那些纸人,知道我有所忌惮,便毫无顾忌的靠近我们。我护住苏旻,预备跟它们大打一场,结果它们才稍微靠近过来,我还不知道它们弄了什么东西,就忽然闻到一股香味——

那味道淡淡的,但是越闻越不对劲——

“不好!”等我意识到不对劲想要掩住嘴鼻的时候已经是迟了!

我脑子越来越重,眼前的纸人、高楼、路灯就出现了重影,终于两腿也支撑不住,哐当倒地昏迷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手脚都被捆住了,被仍在一间灯光昏暗,狭小而又充满了腐臭味的房间里。

“苏旻……”带适应了小房间里的灯光,我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四处找寻苏旻。

“苏旻!”他此时此刻也同样的被捆住了四肢,仍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可恶!”我受这样的待遇也就算了,苏旻中了墙上,姓宋的不但不帮他医治,居然就这样绑住他的手脚,将他丢在这里等死。

此时此刻,苏旻躺着的那片地上,多了好大一滩血水,这样下去他非死不可!

“苏旻,苏旻,”一看他这个样子,我难受的不得了,真恨不得当时姓宋的枪打的是我,而不是苏旻。为了能够查看苏旻的伤势,我吃力挪动身体慢慢的移到了他旁边。我俯身低头,在他耳边喊了好几声,他一点反应也没有。我脊背顿时一凉,心里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难道苏旻已经死了吗?

不可以!不可以!苏旻绝对不可以死!

老乞丐已经是因为我的事情,而死在了丽晶酒店,现在我又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苏旻死去呢?

“苏旻,你怎么样了?”我急的快要哭出来:“你听到我的声音,应一下好吗,哪怕就哼一声也好呀!”

“我——”突然,我看见苏旻的头动了一下。

我大喜,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苏旻,你撑住,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救你离开,你一定要撑住!”我使劲的想要把手上的扎带挣开,可是那东西扣的很紧,我越挣它越紧都割进肉里了,好疼。

虽然以前没有遇到过这种被囚禁的事情,但是我心里十分的清楚,苏旻的身体情况不允许我坐以待毙,我得想办法先把这该是的东西弄开才行!

我仔细的在这间小小的房间里寻找着可利用的东西,可是扫了一圈下来什么也没有,姓宋的倒是收的很干净。倒是对面的那扇铁门,不知道它的边缘能否磨断这可恶的东西?

我想总得试试的,于是慢慢的平衡身体从地上站了起来,我试着一蹦一跳的挣扎到了门边上,刚准备背过身去,那生满铁锈的门突然响了起来!

有人在开门!是姓宋的来了吗?

未免让姓宋的觉察我的举动,我忙蹦开几步倒在了苏旻身前将他护在后面。

做完这些动作,我才松了口气,那铁门发出刺耳的声音,已经是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我朝着门口看了过去,进来的人正是宋先生,他还是西装革履,但是右眼睛上面缠着白色纱布,不知道他那只眼睛日后是否还能看东西?

“醒了!”他不阴不阳的朝我走来,揪住我就推到了一边。他穿着一尘不染的黑色皮鞋的脚,狠狠的碾到了苏旻中了枪伤的位置。

“秦玖玖,我们废话不多说,只要你告诉我荷灯的使用方法,我就绕他一条性命,你看成吗?”姓宋的蹲下声,跟我谈起了条件。

这个衣冠楚楚的禽兽!我满腔的怒火,却只能强忍着,咬牙道:“什么荷灯,我见都没有见过,我怎么知道怎么使用?”

宋先生踩在苏旻伤口上的脚又是狠狠的一碾:“别给我装!你是盛经纶的女人,你会不知道荷灯怎么使用?”

难道姓宋的也知道吴岩就是盛经纶的事情吗?是不是林展他们都知道,就是我不知道啊?

我气愤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吴岩对我说过好几次他一直在找荷灯,他要用荷灯替我改命,而且老魏也说过荷灯很神奇,它同样也可以帮助吴岩变成一个正常人。现在这个宋先生这么威胁我,难道荷灯在他手上吗?

此时此刻这里的情势虽然危机万分,苏旻更是命在旦夕,但是我的心情却是充满了激动与丝丝欣喜。于我来说荷灯有下落了,吴岩就有救了!真好,真好!

“你居然还笑的出来!”姓宋的痛恨的吼道。他儒雅的面孔早已经是扭曲,他抓着一把水果刀朝我逼来:“这么说来,你根本不知道荷灯的使用方法,对吗?”

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狠瞪着他没有出声。

他抓着水果刀,用刀尖在我脸上刮着:“既然你不知道,活着也就没用了!你废了我一只眼睛,现在我要把你一双眼睛都挖掉!”

提起眼睛他就像是发了疯一般,挺着水果刀,已经用刀尖对准我的眼睛。

他的样子不像只是吓唬,而是真狠,我知道不管今天我在这里怎么配合他,我的这双眼睛都保不住了!

未免让他看出我的惊恐,我大声叫道:“你敢!”

“你以为我不敢吗?”姓宋的吼的更大声,那冰冷的刀尖离我的眼睛也不过是几毫米远。

我浑身血液逆流,身体绷成了一根弦,我无法想象自己变成了瞎子将会是什么样子。

“你想用荷灯干什么?”我用这饱含力量的声音,顺利的将姓宋激动的情绪压了下去。

“不用你管!”姓宋的不耐烦的强调,“你只需要告诉我荷灯的使用方法,别的事你不需要问!”

被说我不知道怎么使用荷灯,就算我知道,我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告诉他。只要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还会对我和苏旻手软吗?依照他对我的恨意,显然是不会的。

我故作镇定的冷笑:“既然是这样,那你挖了我的眼睛吧,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告诉你怎么使用荷灯!”我不相信他敢动手。

“找死!”姓宋的大怒!

此时他离的我很近,很近,满口的唾沫甚至都飞我脸上了。但是我的专注点不是在这里,也不是在他刺向我的水果上,而是他包着纱布的眼睛上!

我几乎是没有犹豫,一头迎了上去,我想过了只要我能够得逞,那就有得他受的。

姓宋的已经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他根本不知道我已经定准了他的眼睛,一张扭住的脸靠的越来越近——此时角度正好,卯足劲的撞上去,他一个大男人被我撞开了一米多远,手中的刀子更是哐当的掉在了地上。

我成功了,正好是撞在了他的眼睛上!

姓宋的痛苦的捂着自己的眼睛,在地上打滚!

我赶紧面部朝地,用嘴巴将那把险些挖了我眼睛的水果刀叼了起来,不敢有丝毫耽搁的、吃力的,用它割着我脚上的扎带。

我的双眼眼睛时刻的提防着那边痛的鬼哭狼嚎的宋先生,生怕他会突然还击!

可是这一撞,比我想象中严重多了,或者是这姓宋的根本吃不了痛,就这样他已经是在地上滚了好几个来回,并没有要来收拾我的动作!

我叼着刀子的最不敢停,脚上扎带的割痕越来越深,眼见着就要断了,我突然听见苏旻气若游丝的说:“小……小心!”

我心里一惊,停下动作,猛地抬起头,只见着满脸鲜血的宋先生,狰狞无比犹如丧失一般朝我挺了过来!

我看见他手中还拖着一根手臂粗的铁棍子,拖拉在水泥地上发出的刺耳声音,好像是死神的召唤一般!

宋先生形如恶魔一般,朝我逼来——

生死一线之间,祈祷谁来救都没有用,我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而苏旻是死是活也全系在我的身上。我可以让自己出事,但是我不能看苏旻因我而死,不然就算是将来下到了黄泉,我也无法面对老乞丐。

来吧!我心想,狠狠咬住刀子,更加的用力。

“小……”苏旻突然音量加倍!

我知道姓宋的来了!

他举起了手中的铁棍,力量十足的朝我砸落了下来,我听见了夺命的风声,也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杀气,可我没有做任何躲避的动作!

我的嘴仍旧是没有停,知道它终于断了!

我叼着刀子快速在地上打了个滚,那力道铮铮的铁棍子,狠狠的打在了水泥地板上,随之被打出了一个凹坑!

幸好!扎带被割断的及时,不然那一棍子要是打在我身上,不管是打在哪个地方,我都必死无疑吧!

我庆幸的同时,更是心有余悸。

姓宋的抓着铁棍子一招失手,瞄准我在的位置再出狠招。他毕竟是伤了一只眼睛,视力肯定不比我们正常人。

我瞅准他视力上的弱点,再次巧妙的避了过去!

如此几个来回,姓宋的已经是被我逼疯了,他暴跳如雷一幅不打死我不罢手的样子,而我决计是不能让他得逞!

他举起铁棍子朝我再次打来,我知道这样耗下去最不利的是苏旻,我不能跟姓宋的拖时间。

我屏住呼吸,紧紧的咬住了嘴里的水果刀,目光专注的盯住了气势汹汹而来的宋先生!

就在他咆哮着要将我打倒的时候,我迅速屈膝后仰,直腰迎上一头撞去,那匕首狠狠的插进了他的胸膛!

姓宋的用来威胁我的水果刀,最终被扎在了他的身上,那温热的血液彪在了我的脸上,而他举起的铁棍子僵在半空,终究是随着生命的消失而跌落到了地上。

他不肯相信的瞪着独眼,死死的盯着我,不甘心的摇晃,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我嘴里咬着那水果刀的刀柄,僵硬在原地半天不敢相信,我就这样把老宋给杀了!

是的,我把他杀了!这是我第一次在如此清醒的意识下杀人,片刻的欣喜瞬间的被恐惧和慌乱所替代,我吐掉嘴里的凶器,朝着姓宋的扑了过去,大叫道:“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荷灯在他的手上,他还没有告诉我荷灯在哪儿,他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是了呢?没有荷灯,吴岩该怎么办,他的身体腐烂的那么严重,他该怎么办?

“你……你没事吧?”苏旻虚弱无力的声音传来。

姓宋的死了,对我们俩都是好事,可是我半点也开心不起来,反而是自责更多。荷灯好不容易有了线索,而我就这样轻易的让它断了。

我恍惚了很久,直到苏旻吃力的抬起手碰了碰我,我才像是魂魄归体一般的醒了过来——我跟吴岩已经分手了吧?他是后悔与我相爱一场的,所以,我们彼此是死是活,从此跟对方都是没有半点关系的吧?

“没……没事。”意识到这一点,我突然感觉心底炸了一个闷雷,心被炸的粉碎,好痛好痛。

“我现在就来帮你解开扎带!”我不敢继续悲伤下去,更不想让外人看见我这幅样子。

我背着水果刀坐下,反手抓住它,慢慢的割着手上的扎带。这一次虽然没有了宋先生的威胁,可是我握着凶器的手反而是发颤,几次都割到了自己的手。鲜血流在我的手上,我感觉不到痛,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带着苏旻赶紧离开这里!

“嘎嘎嘎……”就在我双手刚刚挣脱自由,准备去扶苏旻的时候,我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了那些纸人的声音。听响动,它们应该是正过来,不过响过几声之后便没有了声音。

我顾不得它们,赶紧的割开绑缚住苏旻手脚的扎带,吃力的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苏旻受了枪伤失血过多,已经是奄奄一息,他无力的摇了摇头:“你自己走吧,我……”

“别说傻话了,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不管!”我斩钉截铁的拒绝了他。

他虚弱的一笑:“老……老爷子的仇……他的、他的仇报了,我也安……”

“苏旻!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我将他的胳膊搭在我肩膀上,扛着他往外面走。

苏旻到底是个男人,加上受伤太重自己使不上什么力气,完全压在我身上,我走的步步维艰十分吃力。

一想到外面可能还有那些纸人埋伏,一场恶战肯定是难免的,我就心里打鼓。不过幸好姓宋的已经死了,那些纸人没有了主人引导,战斗力必然是减半。

我心里盘算着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然而当我们走出那间狭窄的房间时,我发现地上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纸人,它们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就像是扎纸铺子里的普通纸人一样,没有任何的危险气息。

怎么回事?我困惑不已,这些纸人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呢?难道是因为宋先生死了的缘故吗?

不可能!刚才在宋先生死了之后,我明明的听见它们的声音,所以它们变成这样跟宋先生无关,应该是旁的人暗地里帮助了我们吧?

这个人是谁呢?

我就近了查看了一个纸人的情况,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因为苏旻伤的太重,我不敢耽搁,赶紧寻着出口离开。出了小门,我才发现我跟苏旻回到了丽晶酒店的地下室里,也就是老乞丐丧命的地方。

想不到地下室里还有这样一处隐蔽的地方,当初我们几次来地下室,看见的这个位置都是一排放满了东西的货架,而现在货架被移开了,那个密室的入口也就露在了外面。

“小心脚下——”苏旻虚弱的提醒,让我注意到,密室的门口打倒了一罐绿色的油漆,流了好大一片地方,不知道是谁不小心的踩到了,留了半截脚印。要不是苏旻提醒,我也该踩上去了。

我带着苏旻离开了丽晶酒店,试图在路边拦一辆车去医院,当我们刚刚离开丽晶酒店的范围不到半分钟,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响彻了静谧的世界,就连脚下的大地也跟着震动了几下。

我吃惊的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居然是丽晶酒店爆炸了,整栋大楼都爆炸了!

【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13】刘婆婆【023】离开【120】你要去哪儿呀【016】一封信【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04】是做梦了吗【065】围堵【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63】发作【008】你不是鬼吧【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49】无耻【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46】怪事【014】瓷娃娃【121】结阴婚【020】烧她脚【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57】鬼经【028】他看不见我【030】挑拨【045】吴岩【055】二瞎子【027】你背我【086】他正在归来【083】你到底是什么人【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29】不要再缠着我【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04】是做梦了吗【006】女鬼【022】他就是盛经纶【112】只要你嫁给我【009】施咒找人偿命【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28】他看不见我【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37】他们都在【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77】不能提及的人【112】只要你嫁给我【014】瓷娃娃【007】救他们【030】挑拨【064】谢谢【109】赠你一片花海【049】无耻【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107】密室生死存亡【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64】谢谢【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83】你到底是什么人【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63】发作【038】都死了【073】交锋【052】伤口【055】二瞎子【101】蛇打七寸【070】信任【072】目的【075】黑洞成谜【016】一封信【037】他们都在【004】是做梦了吗【130】家里的我是谁【005】情敌【037】他们都在【014】瓷娃娃【005】情敌【063】发作【023】离开【070】信任【080】有我在,放心【041】怪胎【044】黑气【002】盛经纶【093】你不是林展哥【023】离开【008】你不是鬼吧【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42】陈玺【025】女鬼【009】施咒找人偿命【075】黑洞成谜【093】你不是林展哥【006】女鬼【007】救他们【077】不能提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