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驿寄梅花

“嗒”,晶莹剔透的棋子被两根嫩葱般的手指按在棋路上,上等大理石打造的棋秤上,霎时黑白分明云开雾散,细君长呼一口气,疲惫地靠在椅子上,擦着额头上的汗道:“不行了,我认输。”这棋下的累死人了,比练剑还要累!萧羽离开东谷后,舞幽鹤天天拉着细君下棋,细君求饶说自己下棋不行,舞幽鹤就说,“不行才要练,你爹爹是弈棋高手,你下棋的水平怎么能太差?”

舞幽鹤自己也是弈棋高手,教细君下棋根本不按常路来教,直接从实战出发,每次与细君对弈都把细君逼得的满头大汗。细君每次都叫苦不迭:“姨娘啊,我爹说过下棋是要靠天赋的,我天赋不足,您就饶了我吧!我弹琴给您听好不好?”诉完苦,细君就开始讨好。舞幽鹤每次都掩嘴失笑:“你这丫头,继承了你娘的才能,怎么就没继承她的温柔贤淑?继承了你爹的机灵古怪,怎么就没继承他下棋和练武的天赋?唉……”

每每听到舞幽鹤如是说,细君就道:“我若是将爹娘的优点全都继承了,那我不得累死?!再说了,我爹娘也没有姨娘你说的那般优秀,若是那样,别人还要不要活了?”

舞幽鹤就伸手点一下细君的额头,然后示意橙衣或紫衣取来琴给细君弹。流水淙淙,环佩叮咚,风声萧肃,花落无声,空谷神音。舞幽鹤也不得不承认,细君能在这般年纪就将琴弹的如此引人入胜,实在是难得!与她娘亲相比,着实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想当年,细君的娘亲罗绮在谷中弹琴,高兴时能引的百鸟围贺相鸣,难过时,百花闻之纷纷凋谢。看细君着资质,将来必是要更胜她娘亲一筹了!

当东谷的树叶快要落尽时,舞幽鹤不再每天只“硬逼着”细君下棋了,改为每天习武、下棋、练琴交错进行。按细君的兴趣,她今日愿意学什么就学什么,如果什么都不想学,那就去书楼看书去,总之,还是不能有空闲的时候

。细君倒也不抗议,乖乖听话,反正这里比皇宫好多了,没有那么多规矩,自己想学就学,不想学也没人逼着。如此一来,无论是琴技、棋艺还是武功,细君都进步的很快,看来自学就是又好处哈!

不知不觉中,新年又要到了,东谷里冬天也没有雪,温度比外面也要高,而且,东谷里不过新年。很多年以后,细君才知道,舞幽鹤他们不过新年是因为他们不是大陵人,那个国家的“新年”是每年春暖花开的时候。

不过从这一年开始,因为细君的到来,东谷里决定开始过大陵的新年。舞幽鹤不能出谷,便拉着细君写物料单,将要买的东西列成明细表,然后让“彩虹七卫”出谷去买那些东西。而细君的姨父---萧然则一概不过问,宠溺地任舞幽鹤将东谷装点的跟世俗街道没什么差别。细君高兴之余,不仅想到萧羽,抽了个空问舞幽鹤萧羽什么时候回谷来,“他啊,呵呵,他要到流苏花开的时候才会回来。”舞幽鹤回答的时候头都没抬一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手中的剪纸,正剪刀关键处呢,可不能出错,因此,她错过了细君脸上那失落的表情。

到是紫衣看到了,见细君落寞的离开舞幽鹤的屋子,紫衣便悄悄跟着退了出去。

“小姐,”在离开舞幽鹤的院子一段距离后,紫衣开口叫住细君,见细君回头,紫衣笑着福了一下道,“小姐可是想少主了?”细君的脸腾地红了一片,嘴上却强道:“你胡说什么!”

紫衣呵呵笑:“小姐不必失望,少主虽然不能回东谷陪小姐过年,但是小姐可以给少主写信啊,将东谷里过年的细节写给少主知道,少主看到信再把他看到的世俗新年写给小姐知道,这样不就等于是少主陪小姐过年了么?”

细君心道:对啊,她这个建议不错,可是……“哼,为什么要我先给他写信?要写也应该是他先给我写!”细君没发现,她这句话的意思

已经是同意采纳紫衣的办法了,紫衣却是捕捉到了,抿嘴一笑道:“其实,紫衣昨日看到少主用来与谷主联络是白鸽回来了,那白鸽腿上绑着信筒,定是少主给谷主带的信了。只是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小姐的……”说到这里,紫衣突然大叫一声:“呀!紫衣茶点忘了,谷主派我过来是取东西。东西没取到就跟小姐聊开了真是,唉!”说完急急转身走了。留下细君被吊起来的胃口,一脸埋怨的站在那儿,一阵微风吹过,扬起碧色的裙裾。

关于东谷的联络规则,细君是知道一点的,一般来说,自己接自己的信鸽,没能及时接信鸽的由“彩虹七卫”中的专人代收再转交。比如萧然的信件由橙衣接收转交,舞幽鹤的由紫衣接收,萧羽的则是蓝衣代接;而最后所有的信件的内容必须报于萧然知道;回信时,一般也是“彩虹七卫”代劳。现在萧羽不在谷中,代替他接收和发送消息的就是蓝衣了。

“蓝衣大哥,喂马呢?”细君蹦跳着在马厩里找到蓝衣,蓝衣正拿着一个大筛子准备给马儿添草料,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看一眼细君也不说话,细君摸摸鼻子,讪笑一下道:“那个,蓝衣大哥,姨父让我来叫你,说有事情找你。”蓝衣回头看细君,盯着她一动不动,细君吸一口气,站直身子人蓝衣打量,眼睛眨也不眨,无畏地看着蓝衣,努力证明自己刚才说的话没有掺假。一时间,马厩里除了哪儿咀嚼草料的声音,什么也没有。半盏茶后,蓝衣移开了视线,转身出了马厩,仍旧未跟细君说一句话。细君轻轻呼出一口气,拍拍胸口,朝蓝衣走的方向做个鬼脸,便跑到马厩边上的鸽笼里抓出那只脖子上带灰点的鸽子。萧羽曾经跟她说过,那只脖子上有灰点的鸽子是他的。

扑棱棱,白鸽飞离了马厩,冲向碧蓝的天空。细君长舒了一口气,望着白鸽消失的方向,心理默默道:白鸽啊,你要快点找到萧羽,把东西带给他……

(本章完)

番外 情深不寿(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七)初遇清兰(六)花名将离(中)番外 妙手难回春(四)三遇灵鸽(三十六)夜袭辽州(十一)雨夜倾诉(下)(二十)中秋宴(七)流苏呈雪(二)和亲路上(中)(十六)母女(五)洛寒受伤(九)名正言顺(十八)手帕之交(七)礼物(三十三)情定飞瀑亭(七)花名将离(下)(五)失踪(三)罪臣之女(二十九)恩人之子(一)惊天消息(二十四)原来没忘(四)三遇灵鸽(四)初游上苑番外 苏扬(十五)细君病倒番外 情深不寿(三十)萧羽吃醋(二十五)茶楼听书(十三)宫宴献舞(十一)莫名其妙(五)洛寒受伤(十六)阮家药铺(四)周山采薇(十三)宫宴献舞(十六)母女(十三)暮烟追到(二十一)无功而返(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三十三)姑娘如花(十六)追女秘笈(十七)云子闲敲(二十四)醍醐(三十七)文慕清兰(三)一扇潇洒(五)洛寒受伤(二十一)无功而返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五)洛寒受伤(二十三)冬雪(十)初雨(五)失踪(十五)练剑风波(二十)踏雪寻踪(二十)中秋宴(二十五)生辰快乐(五)洛寒受伤(十五)练剑风波(八)燕啄花间(十五)细君病倒番外 红狐之祸(二十九)以其之道(九)那时心结(十七)云子闲敲(九)那时心结(二十七)决计回宫(五)失踪(三)暗卫暮烟(十三)出宫 (上)(三十)人选风波(三十)萧羽吃醋(二十二)凄清新年(三)罪臣之女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二十三)换人和亲(十三)出宫 (上)(一)惊天消息(九)又见“蜈蚣”(三十八)苏家覆灭(二十八)计划(二十八)半途而废(二十四)原来没忘(七)礼物(十)初雨(十)初雨(七)花名将离(下)(三十)时来运转(十一)比试(上)(三十)时来运转(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五)失踪(二十一)无功而返(十一)从别后,忆相逢(二十)踏雪寻踪(二十七)郴山飞絮(二十五)出征(三十三)情定飞瀑亭(二十二)定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