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心同谁诉

清冷的雾气弥漫在整齐的街道上,灰色的屋顶和地上都覆上了一层薄雪。巷子里没有人行走,那一地雪白就像一地白豆腐,又像是铺了一地的上等云锦,红底黑字的对联已经贴好,那是这银白世界中比较显眼的颜色,即使暮色渐深也掩不住它带来的喜气,店铺门前的招旗像是被冻结了一般,立在杆子上一动不动。店铺除了客栈基本上都打烊了,今夜是除夕,这时候,家家都在准备着祭祀,准备着年夜饭。不时地有鞭炮声响起,“咚-啪”“噼噼啪啪……”声音在城上空回荡着,炊烟伴着饭香从各家的烟囱上飘出,散在灰蒙蒙的空中。

一个少年手拿着一大棵树枝从街尾匆匆走来,伴着咯吱咯吱的声音在白雪上留下一串浅浅的脚印和一缕幽幽的香气。到了灯火通明的客栈前,少年一个箭步跨上去,携裹着白雪的寒气直奔后院,正在招呼客人的小二只感觉背后一阵寒气掠过,回头看已什么都没有,只那地上遗落着两三团碎雪,证明刚才有人经过。那少年便是萧羽,他来康州一个多月了,萧然交代他的事,他查了这么久,除了最初的那点线索外,再没有更多的进展。正在他烦躁之际,他收到了信鸽从东谷带来的消息,那天他打开竹筒,抽出信纸,短小而窄的信笺上只有“萧羽何时回谷”六个字,字虽少,却让萧羽惊讶地站起来。他认得那娟秀的小字是谁的字,心底的那股子兴奋怎么也压制不住,一贯冷静的脸上挂着怎么也掩饰不下的笑。而这还没完,那竹筒里还有半片银杏的叶子,萧羽想:竺儿这是在告诉我东谷的银杏叶都落光了么?她是想我了么?可恨我现在不能回东谷去。

不管怎么说,萧羽很是兴奋地给细君回了信,不过他的回信比较长,所以换了个大的竹筒。

隔了几天,信鸽又带回了细君的信,细君知道萧羽在康州后,说自己很久没有见到家乡的梅花了,在信中对萧羽讲小时候一家人在梅花

树下的故事。萧羽看后,当下便跑到江都王府去折梅花。

江都王府虽然没有人住了,但是朝廷没有收回房产,每个月官府都会派人收拾一番,园中虽无人住,却不荒芜,也不是了无生气,萧羽翻墙进入后的感觉就是这家主人出去游玩了,而不是这家已经很久没人住了。江都王府很大,萧羽方步脚步在里面转悠,欣赏着其中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亭台楼阁,移步换景;飞檐雕梁,玲珑精致。萧羽一边转一边想象着细君小时候住在这里的情景,这树下她仰头看过知了;那个台阶上,她坐着仰望过月光;这庭院里她曾与家人嬉戏、练剑;那飞瀑亭中,夏日里曾经飞瀑溅白珠,亭下溪流潺潺,与亭中细君拨弄琴弦的声音相和……

直到暮色渐起,萧羽才惊觉,忙定下心来寻梅花在哪里。好在,江都王府的梅花是成片种植的,在这薄雪的冬日黄昏,暗香浮动,很容易萧羽就到了梅林前。只见一树树梅花在白雪中半藏半露,红的娇艳,黄的妩媚,白的淡雅,幽香互不相让。萧羽赏了一阵,叹了一阵,动手折了几枝,便匆匆离开了。他似乎听到了江都府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待跃出王府,萧羽悄悄潜到正门一看,果然有人从正面的角门进了王府,想来是打扫王府的下人来了。

客栈里,萧羽细细看着折来的梅花,发愁怎么让信鸽给细君捎过去。全带去太不现实了,信鸽根本带不动这么多梅花,就算能带动,这么道一束,飞在空中也太惹眼了。最后,萧羽不得不将梅花从枝上摘下来,小心地放进竹筒,这回他没有写信,竹筒中满满诠释梅花。看信鸽消失在夜空,萧羽的脸上露出舒心的笑,细君一定会明白这梅花是从哪里来的。

却说东谷,因着细君而准备的第一个新年,虽比不得世俗城镇那般热闹,但是在萧然和舞幽鹤的精心准备下,也颇有几分年味儿了。年初一中午,细君刚吃过午饭,在谷中转悠,便见

天空中一个小点朝自己飞来。近了,看清楚原来是萧羽的信鸽,细君不由得扬起笑容。

红蜡封缄的竹筒掂在手中比平时略重了几分,细君猜想:萧羽在集市上买了什么小玩意儿。刮掉红蜡的那一瞬间,一股馥郁 幽香扑进鼻孔,细君一下惊呆了,深吸一口气,这是……呵,细君不由的湿了眼眶,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闻到着熟悉的香味了!父王、娘亲……

虽然萧羽没有说着梅花是从江都王府摘的,但是细君就是知道他是从哪里弄的。很坚定的知道,不仅仅是因为江都王府的梅花品种特殊,还有她与萧羽之间的那一丝心有灵犀。

捧着那红的黄的白的梅花,细君将脸埋在花香中,任思念泛滥,从没有哪一刻如此的想念你们,想念我们的家---江都王府。

她从不曾忘记,只是将记忆深埋,只要有一个引子出现,那记忆便会翻江倒海地涌现,心底被思念腐蚀的痛谁可以安慰?亲颜再不能见的伤痛谁可以抚平?纵有朋友环绕身边,父母的位置却无人可以替代。皇后对她很好,认她做女儿,可是她终究还是代替不了娘亲;舞幽鹤和萧然帮她摆脱和亲的命运,接她到东谷,教她棋艺和更高的武功,但是他们仍然不是她的父母。因为这世上,每个人只有一对亲生父母!失去后的思念,失去后的痛,不管隔多久,只要被翻起,就会又难以承受的难受,因为爱,早已刻骨铭心!

舞幽鹤知道这一点,她本是很聪明的女子,所以当绿衣来报细君捧着梅花伤心痛哭时,她只走过来远远看了一眼便离开了。每个人都需要一点自己私属的空间,里面只有自己,在里面藏一些自己的小秘密;在伤心时独自疗伤。她无权干涉,她可以做的就是努力让细君过的开心,在想起她父母时可以不那么难受,至少,要她自己可以在心里对父母说这样一句话:看,你们不在,我也过的很好!你们可以放心的!

(本章完)

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三十三)情定飞瀑亭番外 苏扬(三十)时来运转(十三)出宫 (上)(七)花名将离(下)(二)拯救苍生(十四)非你莫属(二十九)以其之道(十六)阮家药铺(一)惊天消息(二)和亲路上(中)(一)惊天消息(三十)萧羽吃醋(十三)玉笛同心(十)长记洛阳春(十一)雨夜倾诉(下)(一)惊天消息(十)长记洛阳春(五)细君受伤(一)大火之后(二十)证人重现(十二)京畿三百里(十三)出宫 (上)(十六)阮家药铺(二十六)流光(三十)人选风波(三十二)所谓三生(下)(十)往事如梦(十二)齐聚京师(九)眉目(十八)手帕之交(二十三)冬雪(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三十六)夜袭辽州(二十六)一同出谷(四)三遇灵鸽(十四)非你莫属(十五)淇水汤汤(十一)从别后,忆相逢(七)人选内幕(二十六)一同出谷番外 苏扬(五)洛寒受伤(二十九)玁狁使团(二十)中秋宴(十二)齐聚京师(二十九)玁狁使团(八)燕啄花间(十八)手帕之交(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三)一扇潇洒楔子(十一)莫名其妙(十三)宫宴献舞(十)往事如梦(十)雨夜倾诉(上)(八)谷主回谷(十六)阮家药铺(四)三遇灵鸽(三十)萧羽吃醋(二十一)白跑一趟(三十八)苏家覆灭(三)和亲路上(下)(十五)细君病倒(二十四)醍醐(二十一)白跑一趟(十五)细君病倒(三十五)萧羽归来(十二)双花及笄(十二)齐聚京师(十三)玉笛同心(二十四)原来没忘(十七)初遇清兰(十)初雨(二十二)我有多想你(二十四)为君远走(十八)抉择(十)往事如梦(十九)皇后中毒(一)和亲路上(上)(三十四)我是为她(三十八)苏家覆灭(十六)阮家药铺(十二)比试(下)(十八)驿寄梅花楔子(二十四)为君远走(十七)双凤求凰(大结局)(三十四)我是为她(十八)抉择番外 苏扬(十九)心同谁诉番外 当时只道是寻常(十四)剑走偏锋(二十二)定亲(三十二)所谓三生(下)番外之紫绮蓝芙(十一)雨夜倾诉(下)(三十一)所谓三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