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论广场》对抗苹果 谷歌、脸书转型高下立判(李学文)

脸书谷歌。(网路截图)

数位汇流终端看来还是比内容及应用服务端强势及较有底气,无论这个服务或内容应用是来自于大如Google或是Facebook等,喔,或许我们应该入境随俗,称它们为Alphabet及Meta Platforms。英国《金融时报》发现,在苹果改变其隐私设定后,Snapchat、Facebook、Twitter 和 YouTube 损失了约近百亿美元的广告收入,不幸的是,这隐私权影响广告的效应,现在才刚要开始而已,汇流终端的iPhone的确是厉害。

最近有一个举措很有意思,过去原是广告业务竞争者双方,居然出现了Google开始在脸书页面上做广告来贩卖自家广告的有趣事件。原来,为了联合对抗共同敌人Apple,两者也可如此合作,天下真的没有永远的敌人。从更高的层面来看,虽然过去双方都是以广告获利,但双方的转型,两者套路却天差地别。一个越走越虚幻,一个却越走越实体

Facebook已正式更名为Meta Platforms,在之前所提出的元宇宙,已造成数位世界天翻地覆,有太多版本讨论佐克柏脑中的元宇宙究竟是甚么,每个人极尽绘声绘影之能事,让我不禁莞尔。元宇宙的入口是AR/VR,至少到目前为止,Facebook首款太阳眼镜大厂Ray-Ban合作的眼镜Ray-Ban Stories还不算真正具备扩增实境功能,另一入口VR,据研究机构IDC统计,不像每年需求量2亿台的笔电、14亿支的手机市场,在过去3年,VR装置全球出货量仅在500万台上下,尽管到了今年上半年,VR累计出货量达到317万台,全年更被IDC看好有望突破800万台,但这样的量,仍不到笔电或手机市场的4%。如此这般,佐克柏如何带领他的居民进入元宇宙?

元宇宙虽然太过虚幻,言人人殊,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佐克柏是个创造议题及转移负面新闻焦点的高手,经过这样一翻搅动,宏达电股票连翻涨停,辉达市值排名晋升全球第7,而Meta公司的产品甚至还没真正贡献多大产值哩!

另一个转身,却越走越实体的是GoogIe。我之前有专文质疑Google自研晶片、自做手机及平板,不啻走回头路,让人雾里看花。因为,如iPhone等等汇流终端已经遇到创新瓶颈,iPhone 13贩售成绩目前为止并不好,给苹果造成不少压力,企图转往内容及新分流。苹果的新走法之一,是将Apple Podcast改成订阅制,认真玩数位听觉内容,另一个则是史无前例地跨平台在Sony PS5游戏机上提供Apple Music服务,其他的,就是传闻中将于2022年推出的MR产品。Google难道没有查觉硬体市场的困境,应该更积极地往新分流走,怎回头自己下场卖手机?

上周,Alphabet公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财务业绩,收入达到创新高的651亿美元,收入同比增长41%,利润同比增长近69%。Google首席财务官Ruth Porat 在财报电话会议中提到,本季度强劲增长的一个贡献,来自实体店。很多朋友认为Google自做手机只是为了测试自有软体表现,为了提供更佳的服务,我的看法不同,卖硬体是未来的营收方向,所以在今年6月开了第一家全球实体店,不同于过去的快闪店,但同样卖硬体,Google store与Apple store有本质上不同,不是强调硬体数量,而是新分流经济

数位经济发展遇到瓶颈,方向不明,全球科技巨擘开始从贩售硬体往提供数位内容应用服务及新分流走,而新分流经济是新硬体加软体加内容应用及服务的三合一,缺一不可。只是,全球至今数位分流成功案例真的不多,年出货量500万台的VR、Amazon停止无人机送货,更别说之前Google Glass的失败!

表面上,Google好像走回到头路卖硬体,更精确的说法,其实是它将智慧手机重新定义为新分流的方向,也就是手机不再是通用的载具,而是要搭配特别应用情境及功能,因此需要Google自研晶片,而且其应用不支援其他android品牌手机,也就是跳下来自己玩分流生态系,或许以后我们的Android手机会分两种,一种是其他世界品牌的,一种是Google自推的,彼此未必能互相支援。

从两大巨擘的华丽转身来看,我觉得Google更棋高一着,毕竟手机做为分流载体,还是比AR/VR载具更亲民吧!(作者为科技专栏作家